江卓宁番外001 身体原因,不定时更新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钦天疑云   试婚老公,用点力!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门诊楼。

    儿童心理科。

    孟佳妩抬眸看了眼保姆阿姨怀里的小江回,心情复杂,侧过头,有点不耐烦地朝着通道口拐角处看了过去。

    十分钟左右,去拿报告单的许辉匆匆折回。

    上星期两人回了云京,抽空抱江回到医院做了检查,到了今天,所有检查结果也差不多出来,他们提前预约了儿科专家李教授的号。

    孟佳妩收回思绪,将脸颊上散落的卷发拢了拢,有点烦躁,“我们是几号?”

    回来好几天了,她一直想去找江卓宁,偏偏许辉和保姆阿姨总是念叨着孩子不正常,说什么也要她先带着来医院看看。

    孟佳妩当然不高兴。

    她本来想要个男孩,生出来却不是。意外早产让她受了些苦头,这孩子一出生三天两头生病不说,更连累她月子里不得不大补,以至于身材都完全走样了。

    好不容易出了月子,素来爱美的她意识到身材变形,整个人更差点崩溃。

    美容,健身,保养,这些事做起来自然有个过程,她几乎浪费了大半年,身材和皮肤状态才算恢复到怀孕前。

    小江回倒也听话,一出生便不怎么哭闹,两月大开始吃婴儿奶粉也没有不适应,保姆喂着吃饱了多半就很安静,要么睡觉要么睁着眼睛发呆,让她省事不少。

    她觉得孩子这样就挺好。

    可保姆带婴儿有了经验,每次见了她总忍不住念叨:回回翻身太晚了;孩子不爱哭也不爱笑,逗她都没反应,不正常;怎么快一岁了还不会出声呢;必须上医院看看才行……

    凡此种种,她耳朵差点生出茧子了,也只能跟着两人走了这么一遭。


    “请江回女士到第一诊室就诊。”

    耳边一道机械又温柔的女声突然传来,孟佳妩收回思绪,和其他两人一起进了诊室。

    李教授头发花白,人瘦,穿着白大褂显得清癯抖擞,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抬眸看人很温和,此刻一手接了许辉递过去的报告单,很快在电脑上调出了就诊记录,微微蹙了眉。

    “您看,这孩子?”

    许辉小心试探着问了一句。

    “哪位是家长?”李教授扶了扶眼镜,侧过身来,一本正经地问眼前三人。

    孟佳妩相貌张扬,和许辉没什么眼神交流,保姆阿姨三十出头,看上去一脸着急,穿着打扮却普通了些,和许辉也不怎么相称。

    饶是他行医多年,倒也一时无法确定哪两位是这小孩的父母了。

    听见他问,孟佳妩略点了一下头,“我是。”

    李教授温和的目光便落在她身上,眉微皱语调平静,“孩子是自闭症,又称儿童孤独症。”

    “自闭?”孟佳妩一愣。

    “对。语言障碍,不和亲近人交流,表情木讷,动作习惯单一,这些都是自闭的典型表现。”

    “可她才一岁!”

    “先天性孤独症最早几个月就能察觉,按着你们这状况,孩子过了九个月才咿咿呀呀出两声,本该早点看。”李教授目光落到电脑屏幕上,继续道“还有翻身爬坐这些,不正常也应当及时就诊才是。


    “怎么?”孟佳妩看一眼安安静静的小江回,仍是觉得不可思议,“她看起来和一般孩子没两样,也就安静点。”

    “哦?”李教授笑了笑,“那你知道一般孩子都是什么样?”

    “……”

    孟佳妩一噎,竟是说不出话来。

    她的确不曾了解过。

    边上许辉看她一眼,脸色有些凝重,发问道:“那这个病是怎么来的?有什么办法医治?”

    “先天脑部功能损伤,后天所处环境影响,医学界对成因目前尚无具体定论。治疗方面也一直没什么显著成果……”

    保姆阿姨一惊,“治不好吗?”

    “极少数孩子到了青少年时期很多症状会减轻或者消失……”

    “那我们该怎么办?”

    许辉听他说了一大堆,越听越心惊,犹豫着发问。

    毕竟一条小生命,回回又一向乖巧,相处一年,虽不是爸爸,他对孩子倒也有些感情,实在无法接受她可能这一生都和正常人不一样。

    眼见他着急,李教授倒也和颜悦色,“药物治疗效果不明显。这种孩子多半需要温馨和睦的家庭环境,父母双方最好能多陪伴多爱护多引导,只要大人肯用心了,假以时日,自然有一定效果的,配合中医按摩方法也行,你们可以去神经内科再问问……”

    “总归,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家长要做好心理准备。”

    李教授做了结束语。


    许辉从保姆阿姨手里接过了小江回,三个人沉默着出了诊室。

    保姆去缴费取药,孟佳妩便跟着许辉先往停车场走。

    许辉侧头看她一眼,叹了口气。

    孟佳妩怀孕期间数次抽烟喝酒,他原本对这孩子的到来都有一点担心,孩子平安生下刚松一口气,眼下又……

    他心情复杂,便故作轻松地劝慰道:“小孩嘛,长长再看,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指不定过几年就很容易治好了。”

    孟佳妩目光落在一处,步子渐渐停了,没说话。

    六月,阳光明媚。不远处两男一女穿着警服正走来,最前面的男人英武高大,侧着头露出面部利落的线条,低着头对边上紧随的女警官说了什么,后者便连忙将手里的本子递了过去。

    孟佳妩眯着眼睛打量那位女警官。

    她个子不高,一米六多一点,扎着马尾露出的一张脸光洁而明亮,浅蓝色的制服上衣配着笔挺的深色长裤,不算惊艳,却自有一种积极阳光的丰沛活力,走在两个高个子男人中间,显得娇小清秀。

    看着看着,孟佳妩便笑了。

    那三人也渐渐走近,即将从她身前不远处匆匆走过。

    “童桐。”

    孟佳妩没动,突然出声了。

    视线里三个人便齐齐停了步子,下意识转过身来。

    最中间的童桐看着她,愣了一秒,脸色顿时变得不自然,抿紧了嘴唇。

    孟佳妩走两步到了她跟前,笑了笑,仰头看看边上两个护花使者般将她护在中间的男人,出声问,“考上公务员了呀?”

    “嗯。”

    “近来怎么样?”孟佳妩又问。

    “还好。”童桐有点不能和她对视,声音略低,又回答了一句。

    孟佳妩便噙着笑看她。

    童桐自然察觉到她的目光,垂在身侧的一只手下意识紧了紧,她便忍耐着心里的不安出声问,“那……闲了聊?我还是工作时间。”

    “好。”孟佳妩笑着点点头,“你先忙。”

    童桐抿着唇点了头,目光从边上许辉身上划过,勉强笑了一下,便朝着拧着眉的高大男人道:“邢队,走吧。”

    男人看她一眼,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

    三个人一起往停车的地方而去。

    走了差不多两分钟,邢东林低头看了眼明显心不在焉的童桐。

    这姑娘前年国考后被分到了公安局,表现一直不错,后来破格提到了刑警队,工作踏实勤恳,为人又乖巧懂事,一向都很得队里一众人喜欢,刑警队姑娘家本来就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情况下,这姑娘行情自然走俏了。

    就连他,对她也是颇有好感的。

    不过,暂时倒也没有发展一下的意思。

    毕竟人家姑娘刚大学毕业,还不到二十五岁,他虽然家世背景皆不错,足以衬得起她临江首富之女的身份,却已经三十一岁,还是离过一次婚的。

    当真成了事都免不得被人笑话。

    可——

    刚才这一遭情况明显带着点诡异,他正犹豫着要不要问一句表示对下属的关心,另一边徐正华已经快语开口道:“谁呀?怎么见了面你连魂都丢了。”

    “……”

    童桐似乎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状态不对,扯动唇角笑道:“大学同学。”

    “和你关系不好?”

    邢东林看着她角色,突然问。

    童桐还没说话了,边上的徐正华已经嚷嚷道:“邢队你什么时候都关心这些下属八卦了呀,还以为您老眼里只有案子呢!”

    邢东林睨他一眼,懒得答话。

    他家里往上数三代基本都在公安系统里,他从小耳濡目染,一毕业就扑在工作上,连结婚都是相亲来的。最后老婆受不了他这工作狂的样子,提出离婚,这在队里也不算什么秘密。

    可平时鲜少有人拿来打趣,这徐正华倒是皮痒痒。

    此刻,眼见他神色微变,徐正华也立马意识到自己让老大联想到不怎么愉快的事情,脸色有些苦哈哈。

    被问话的童桐却没察觉到两人眼神交流,略微想了一下,低声道:“也还好,就是好长时间没见了,很意外。”

    她这么说,其他两人自然不追问了。

    三个人上了警车。

    邢东林将笔记本还给童桐,侧头看徐正华一眼,发话道:“一会将你放到地铁口,回去给老二报备一下情况,我和童桐再去一趟案发地点,走访一下。”

    “怎么又是我回去啊?”徐正华想到一会要被踢下车,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邢东林已经发动了车子,看也没看他,直接反问“你有人家姑娘细心?”

    “……”

    这个真没有,徐正华直接闭了嘴。

    童桐被间接夸奖了一句,虽不是第一次,脸蛋仍旧忍不住红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

    邢东林自后视镜里看见她的脸,线条冷硬的侧脸都略微柔和了一点,这年头,可当真很难见到这么容易脸红的小姑娘了。

    难怪队里没对象的小年轻都喜欢往她跟前凑,说起来在警察队伍里,这姑娘的长相也算颇为出挑了。

    邢东林淡淡想着,到了地铁口将徐正华放下去,便直接开车往五福湾去了。

    昨天傍晚那里发生了一件灭门惨案,被发现的时候,只有家里十一岁的小孩还有一口气,可不幸的是,这孩子被生生吓疯了,他们在医院半天也没得到几句有用的线索,迫于无奈,只得回去再多了解情况。

    到了地方再一忙,不知不觉就到了六点多。

    两人从附近最后一家住户屋里出来,西边晚霞已经铺了一层,邢东林抬起手腕看一眼,正想说话,边上的童桐突然拿起手机,侧头喂了一声。

    “就要下班了,现在在五福湾这边。”

    “嗯,等下给你回电话。”

    童桐说了两句就挂断,装了手机,一只手握紧了手机的笔记本,问他,“邢队,先回去还是……”

    “有约会?”邢东林目光落在她手上,挑了一下眉头。

    童桐一愣,连忙道:“没,一个同学找我,不着急。”

    她和江卓宁虽然结婚一年多,却一直有名无实,除了家人和几个同学朋友,一般同事自然不知道的。

    旁人没见过她男朋友,自然都以为她尚且单身。

    而她和江卓宁,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也都一直默契地全身心投入工作,江卓宁因为节目需要经常出差,她也有意回避,在局里工作几乎算得上拼命了,要不然也不会破格进入刑警队。

    此刻接了他电话,自然想到孟佳妩了,童桐一时间又有些恍惚了。

    邢东林只觉得她下午这状态不对,想了想也没多问,淡声道:“今天就到这吧,也过了下班时间了。我回队里一趟,你怎么走?”

    “那我在这等同学好了。他在这附近。”

    “行,自己注意安全。”

    邢东林发了话,也没过多停留,大跨步朝着停车方向走去。

    眼见他背影消失在视线里,童桐又给江卓宁打了电话。

    江卓宁过来接她,她便安静地在路边等着了。

    不由自主,又想到下午那一幕。

    许辉抱着孩子,那孩子安安静静很漂亮,粉雕玉琢的,是他们的孩子吗?

    她胡思乱想,觉得有点不可能。

    孟佳妩和她说话的语气太让人不安了,就像在提醒着,她回来了。

    江卓宁……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或者已经知道了?

    他刚才在电话里说,有个事情要告诉她,语气有点飞扬喜悦。

    回想着,她竟是觉得心头尖锐得疼。

    不可否认,这一年多都痛并快乐着,痛在私底下无人时,她在明面上一直努力保持着积极乐观的样子,一方面为了影响江卓宁,一方面为了麻痹自己。

    可事实上她知道,无论变化成什么样,在江卓宁面前,她还是那个小心卑微的童桐,还是那个轻易就会受伤,又忍不住每天都多爱他一点的童桐。

    想着想着,她竟是忍不住苦笑起来。

    突如其来的喇叭声将她惊了一下,她猛地抬眸看去,驾驶座的江卓宁已经落下车窗,探头朝她道:“快上来。”

    这地方不能停车,童桐拉开车门,很快坐上副驾驶,扯了安全带系好。

    她没回队里,自然穿着刑警制服还没换,江卓宁多看了一眼,收回视线淡笑,“眼下倒是比我还忙了。”

    “这边昨天出了命案。”童桐抿唇看着他,忍不住问,“你说有事情和我说,什么事呀?”

    “不急,先回家。”江卓宁发动了车子,薄唇仍旧微微勾着道,“想吃什么?晚上请你吃饭,先回家换件衣服。”

    “哦。”

    童桐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警服,又侧头看看他,觉得自己也的确应该换件衣服。

    江卓宁余光瞥见她有点局促的样子,有点无奈,忍不住又逗她,“问你想吃什么,哦算个什么答案?”

    童桐看着他,“我吃什么都行的。”

    只要和这人在一起,无论吃什么,她其实从来都无所谓。

    江卓宁略微想了一下,“西餐如何?桂香街那一家,你上次说冰淇淋很好吃。”

    冰淇淋?

    童桐其实没什么印象,回想一下却大概记得在哪,点点头应了。

    回家换了衣服,再开车前往,两人到了地方刚好晚上八点。

    正值六一,餐厅里比平时热闹一些,带着小朋友的家长挺多,一路进去,都能听到小孩天真又欢快的声音。

    服务生领着两人到了靠窗的位置,一落座,江卓宁便侧头道:“两份主厨推荐牛排。”

    “好的,您可以选一下配餐。”

    江卓宁看一眼对面的童桐,察觉她似乎有些魂不守舍,便按着她的喜好,帮着也直接选了。

    “请稍等。”

    服务生微笑着退了下去。

    江卓宁抬手在桌上轻敲了两下,“想什么呢?”

    “你想说什么事呀?”

    童桐好像执着于这一个问题,他微愣,也就不再卖关子了,淡笑着看她,“我调到《法制新闻》节目组了,主持人。”

    童桐愣神地看着他,半晌,迟疑着问,“就这个?”

    江卓宁笑意敛了敛,注视着她,“不为我高兴吗?”

    天知道得了这个消息,他迫不及待地想和她分享,让她感受到他的喜悦。

    “不是。”童桐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就笑起来,“高兴。我只是没想到可以这么快,恭喜你!”

    “嗯。”江卓宁略略收敛了情绪,看着她,眼角眉梢仍是无比柔和的。

    他要说的和自己心里想的不一样,童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心里一块大石头突然就落了下来。

    江卓宁不明白她为何突然间好像轻松了,总归他心情也好,便又招手唤了服务生,开了一瓶红酒。

    童桐心里仍是有着轻微的紧张,没吃饭便先喝了一杯多。

    在家里经常陪童百善喝酒,她不至于醉,却有些飘飘然,吃饭到一半,便突然鼓起勇气道:“弹首曲子送给你吧。”

    江卓宁在她家里见过钢琴,却没听她弹过,此刻心旌摇曳,自然点了点头。

    童桐到了角落的钢琴边,很快,流畅的音节便从指尖倾泻而出。

    她原先学了很多年,此刻喝了酒胆子大,便也不显生疏,一曲终了,餐厅里侧目而视的好些人竟自发地鼓起了掌。

    江卓宁眼见她由远及近,一时间有些微醉,端起手边的酒杯,又抿着唇喝了起来。

    这顿饭吃得慢,两个人离开餐厅时,已经临近十点。

    提前叫好的代驾将两人送到了小区。

    江卓宁在前边,童桐在后边,两人距离半步,一前一后地往家里走。

    六月还不算太热,夜里的凉风吹拂在脸上,温柔而多情。

    江卓宁在微凉的夜风里停了步子,等童桐走到他边上,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江……”

    “我很开心。”江卓宁不等她开口,低笑着慢慢道,“今天真的挺开心的。”

    “嗯。”

    童桐觉得他似乎欲言又止,不免又想起孟佳妩的事情,放下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江卓宁也想着自己的心事,眼见她回答了这么简单的一个字,一时间又沉默了。

    两个人回了家,童桐将自己一只手往回抽,“我去开灯。”

    江卓宁手指松了松,她便将自己的手往回抽,这感觉,好像两个人马上要分离了,带着点突如其来的感伤。

    “童桐。”

    江卓宁突然又猛地攥紧她手指。

    喝了酒,屋里没开灯,在一点月光的清辉下,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微微沙哑,含着那么些迫切又复杂的意味,童桐整颗心都突然颤了一下。

    江卓宁握着她的手,欺身向前,将她整个人抵在了坚硬的门上,空间骤然局促,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

    “童桐。”

    他又极低极低地唤了一声。

    童桐一颗心突然都疼痛了起来,轻声回,“嗯?”

    江卓宁的吻便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医生说卧床七天,但是阿锦完全忍不住,躺床上用手机码了些。

    然后,没存稿又上传了,真是想剁手的感觉!

    目前情况大家也知道,在孕期,身体不好,只能努力抽时间码字,然后还得把出版赶紧修,所以番外决定不定时更新,意外状况太多,实在无法保证日更。为了保证质量和数量,每次字数达到三千加,阿锦会立刻上传的。

    建议:亲们可以每天固定一个时间上来瞄一眼,一两分钟而已,也不影响什么。

    还是那句话哈,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阿锦只能写出自己想写的,亲们可以按着喜好选择自己想看的,群里全文订阅截图也不要求番外,情况允许的话,阿锦努力一两篇福利回馈亲们。么么。

    评论还是大管家打理,阿锦不定时爬爬楼,就酱紫,呃,我真是个话唠,(⊙﹏⊙)b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江卓宁番外001 身体原因,不定时更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