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宁番外002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钦天疑云   试婚老公,用点力!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一年多了。

    距离两个人上一次亲吻,足足过了一年多时间,很久。

    《法制新闻》栏目主持人是他学生时代便立下的目标,眼下尚未到三十岁,他已经实现了。

    江卓宁是有些意气风发的。

    得到消息的那一刻,下班开车的那一刻,今晚上每一刻,他都因此觉得心情愉悦,当然,如果忽视感情问题的话。

    这一年多他拼命工作的原因他知道,童桐拼命工作的原因他也知道,他们同处一个屋檐下,相敬如宾,不过是为了彻底的放下过去,并且极力忽视两人之间很难跨过的那些隔阂沟壑。

    可——

    他突然有点不想忍了。

    已经结婚了不是吗?

    他动心了不是吗?

    童桐心里也并非没有他,不是吗?

    既如此,为何都要紧紧关上那扇心门,堵住两人能好好在一起的可能性?

    他想过正常美满的日子了,不想再像现在这般,一会一个面具,上一刻还在父母面前扮演恩爱夫妻,下一刻没人了又客套疏离,感觉起来,总有一天要人格分裂。

    他想要童桐,想让眼前这越来越好的姑娘彻底属于她,这念头不知从何时起慢慢萌动,眼下,终于有点无法克制了。

    江卓宁一只手捧着她的脸,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脸上,火热又迫切。

    童桐很快就喘不过起来,事实上,江卓宁贴上来那一瞬,她便有点难以呼吸了。


    上了班步入社会,公安局里什么状况都有,同事有时讲些荤段子她仍会脸红,却已经不像从前那般坐立难安了。

    这人,真是她的劫难呀。

    他每一次主动靠近,都让她心跳加快慌乱无措,面对他,她总觉得自己要渴死了。

    孟佳妩回来了。

    许辉也回来了。

    他们都回来了。

    她觉得,推动她命运的那只手好像又要动起来了,不知道前面有什么。

    可是,她感觉自己要彻底的失去江卓宁了。

    这好像偷来的一年半时光怕是要走到尽头了,她如此不舍得,只想想,都有点痛不欲生。

    能放纵一次吗?

    无论他为什么吻,醉了或是寂寞,反正是他主动的,是他主动的。

    童桐胡思乱想,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总算摸了上去,无力地揪住他后背的衬衣。

    她仰着头,闭着眼,无比温柔地回吻他。

    江卓宁一愣,喉结滚动了一下,吻上去的力道越发激烈,一条腿也下意识屈起,整个人都几乎压在童桐身上。

    童桐抱住了他的腰,趁着他气喘吁吁的空当,将脸颊抵在他胸口上。

    砰砰砰,她听见了极为急促有力的心跳声。

    江卓宁一只手扣在她脑后,摩挲着她柔软光滑的头发,拦腰一搂,突然将她整个人都打横抱起,往沙发上走去。


    童桐被他放在了沙发上。

    月光银色的清辉从落地窗洒进来,他屈膝半跪在沙发边,神色温柔地看着她,一只手触上去,摸着她的脸。

    这待遇太突然,童桐整个人都完全恍惚了。

    她下意识坐起来,神色定定地看着他,也去摸他的脸。

    江卓宁看着她笑了笑。

    他的白衬衫披着月光,头发理得短短的,映着棱角分明一张脸,越发显得沉稳坚韧,笑起来却一如往昔,风光霁月。

    “你真好看。”童桐近乎痴迷地看着他。

    江卓宁温热的一只手落在她衬衣最上面一粒纽扣上。

    “可以吗?”他哑着声音问。

    童桐定定地看着他,主动凑过去吻他。

    江卓宁起身将她压进了沙发里。

    手肘抵在一侧,正好压上了沙发边的遥控器,滴一声,稍远处的电视突然亮起来,光芒笼在两人重叠的身影上。

    童桐觉得自己好像陷进了一团棉花里。

    江卓宁整个身子都紧绷的不像话,感受着身下女孩的紧张无助,便又撑着身子略微起身,想要将她抱到楼上去。

    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

    女儿美不美

    女儿美不美

    ……

    耳边缠绵的歌声突然传来,缭绕在安静的大厅里,让意乱情迷的两人均是一怔。


    江卓宁下意识抬眸看去。

    他怀里的童桐,第一时间推开他胳膊,站起身来。

    昏暗的大厅里唯有电视屏幕亮着,屏幕里只有舞台亮着,孟佳妩握着话筒由远及近,一张脸越来越清晰,在两人眼前无限放大。

    “她回来了。”

    童桐一只手揪着自己乱糟糟的衬衫,仿若呢喃般说了一句。

    江卓宁侧头去看她,薄唇动了动,半天,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太意外了。

    直到孟佳妩一曲终了,他才仿若回神般,嗯了一声。

    《华夏新声音》是今年最火的音乐选秀节目,他如何能想到,孟佳妩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出现在他眼前,出现在众人眼前。

    她唱了《女儿情》,那是她在ktv必唱的一首歌,童桐也知道。

    如此这般,她到底……

    江卓宁只想着都觉得头疼,心乱如麻,那种许久不曾出现的烦躁和厌恶感又齐齐涌现,竟是让他一时间难以说出话来。

    童桐看着他,一颗心却直直往下落。

    孟佳妩回来多久了?

    肯定有些日子了才对,她回来怎么可能不联系江卓宁呢,江卓宁本来就该是第一个知道的才对。

    他却……却……

    满腔激动忐忑尽数退去。

    只想着他晚上反常的举动情绪,童桐都觉得无比难受。

    “呕!”

    她喉间忍不住发出一声响,一只手捂着嘴,飞快地朝洗手间跑去了。

    江卓宁无暇多想,关了电视追过去,脚步却生生定在了外面。

    童桐背身对着他,抱着马桶吐。

    觉得恶心吗?

    因为自己刚才那些吻?

    因为突然看到的孟佳妩?

    他胡乱猜测着,眼底的眸光慢慢变的黯淡,那些热烈的心思,也很快冷却了下来。他甚至抬手扣在洗手间外的墙壁上,坚硬的墙漆都差点被他抠了下来。

    他很脏。

    孟佳妩一出现,似乎就在提醒他这一点。

    他已经不是童桐年少时痴恋过的那个少年,他的嘴唇吻过别人,身体也曾和其他女人深切纠缠过,他的人生他的心都曾经被别人占据过,原本已经千疮百孔。

    他自私,这份自私三番两次地伤害她,直到现在……

    他能抹掉孟佳妩存在过的痕迹吗?

    不可能。

    童桐能心无芥蒂吗?

    也不可能。

    深重的无力感慢慢席卷了他,江卓宁转个身靠在墙上,微微闭了闭眼睛,只觉得突然疲惫。

    几分钟后童桐收拾好出来。

    江卓宁看着她问,“还好吗?”

    “嗯。”童桐抬眸看着他,半晌,微笑着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房洗漱,你早点休息。”

    “好。”江卓宁点点头。

    两个人都绝口不提孟佳妩,也不提刚才的事,好像一切都根本不曾发生过,还和以前一样。

    对待感情,他们很多地方相似。

    怕受伤,不得不克制感情,怕对方受伤,许多事绝口不提,这一年多就这么过来,也不差这么一次,早已经习惯。

    似乎再没什么好说了。

    童桐转个身,一步一步,往楼上房间走。

    心如刀割,却不会再像以往那般落下泪来,她苦笑,觉得自己这一年多总归是有着变化的。

    她学会整理情绪了,也越来越能克制情绪,再难过,似乎都没有多少眼泪可以流,还能很快带上笑容说话。

    是因为心肠越来越硬吗?

    社会果真是一所好学校,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变得好像无坚不摧。

    童桐很快回了房间。

    江卓宁目送着她的背影,头很疼,也回了自己房间。

    洗了澡出来,他盯着自己的手机发呆。

    果真——

    手机很快响起来了。

    屏幕上跃动着一串数字,是陌生号码,他却知道是谁,静静地看了一会,直到电话响第二遍,他总算接通了。

    “阿宁?”

    那头孟佳妩的声音传来,没有他想象中冷淡僵硬,似乎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喜悦和温柔。

    江卓宁慢慢道:“我知道是你。”

    “你看节目了?”

    “嗯。”

    孟佳妩轻笑一声,柔声说话,“今天晚上才播出,你这么快就看见了,好像是命中注定的。”

    江卓宁只听着,没说话。

    孟佳妩也不介意,话锋一转,问道:“这一年怎么样?”

    “还好。”

    “哦。其实我知道,一直都关注你呢。最近有时间吗?要不要见个面,我请你吃饭。”

    “不用。”

    孟佳妩轻轻吸了一口气,“我们真要这样吗?”

    江卓宁仍是不说话。

    事实上,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懦弱也罢自私也好,这一段感情早已经让他精疲力尽,眼下他毕业了上班了,父亲在去年也去世了,很多事情过去了就回不去了。

    现在很好,他只想过全新的生活而已。

    江卓宁也深吸一口气,“还有事吗?明天要上班,我该睡了。”

    “你在逃避?”

    “只是觉得没什么可说。”

    孟佳妩安静了颇长一会,笑着道:“那好吧。你早点睡。只是,当不成恋人其实也可以当朋友,你没必要那么怕我。晚安。”

    江卓宁挂了电话。

    孟佳妩将手机放在一边,也不知道想什么,略微勾了一下唇。

    这一年半,许是因为生了孩子,她的脾气其实或多或少变了些,后来又坚持做瑜伽健身,凡事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冲动了。

    本来想回来就让江卓宁见回回的,按着他的个性,见了孩子肯定会放下成见和她在一起,可眼下却是不行了。

    一来回回不正常,她不确定江卓宁会不会嫌弃。

    二来,一旦回了这个地方,她便能清晰地感觉到,她不只想要回江卓宁,她还想要回他的心。

    他在华夏台上班,时常出镜,在网上已经算个小名人了。

    可——

    他和童桐结婚的消息似乎根本没人知道。

    这说明什么?

    捆着他们二人的不过是一纸婚约而已,江卓宁不爱她,他心里的那个人肯定还是她,只要他还有一丝感情,她都能重新得回他的心的,只要她耐心,其他的都是时间问题而已。

    孟佳妩定定神,在洗手间洗了脸,出来躺在沙发上贴面膜。

    边上许辉看她一眼,笑道:“晚上节目播出了,微博官网上打听你的人很多呢,指定要红的。”

    孟佳妩淡笑,“那还用说吗?”

    她的身材、她的长相、她那首歌,怎么可能不红?

    要是这点自信都没有,她也不是孟佳妩了。

    许辉看一眼她脸色,晓得她心情很好,便试探着开口道:“医生都说了,回回需要关心疼爱,你该多抱她一些时间的。”

    听到这,孟佳妩舒展的眉头又轻轻皱了起来,“阿姨抱着就挺好的。再说她也不怎么喜欢我去抱,况且马上要晋级比赛了,我有多忙你不知道吗?”

    “你抱她的姿势不对,孩子当然会不舒服的。”

    许辉仍是小心地看着她,颇有些无奈,说起来孟佳妩的确不算个合格的母亲,她的性格,原本就不该这么早要孩子的,自己的生活还没理顺呢,能分多少关注给孩子呢。

    当然,哪怕眼下这人脾气变了好些,他也只敢点到为止。

    孟佳妩敷着面膜,听到这也就不愿意说话了。

    她已经为这个孩子付出够多了,甚至因为她一度身材走样,流了多少汗才恢复过来,眼下事情又多,怎么可能天天围着她转呢。

    只不过许辉这一年多对她的确无微不至,她看在眼里也有所触动,很多时候也就懒得冷嘲热讽了。

    许辉也识趣,眼见她不说话,便彻底住了口,继续低着头玩手机,关注那些和孟佳妩有关的新闻。

    《华夏新声音》原本已经有极高关注度了,像孟佳妩这样条件出挑的选手,自然一出现就吸引了大众眼球。

    这一晚她已经隐隐有了大火的趋势。

    ——

    家里和上班地方有些距离,开车太不方便,童桐一般早起坐地铁上班,路途中,甚至都屡次听到孟佳妩的名字。

    将昨晚那尴尬的一幕幕抛诸脑后,她定定神出了地铁。

    刚出来电话就响了。

    “喂,童桐,孟佳妩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李敏急吼吼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了。

    童桐嗯了一声。

    “你这什么反应啊,她在《华夏新声音》上唱了《女儿情》,摆明是朝着江卓宁的。”

    “嗯。”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李敏被她敷衍了两声,顿时暴躁了,语调更着急道,“就你和江卓宁现在这状况,不清不楚不上不下的,你心里到底怎么打算的?”

    童桐慢慢止了步子,略微想了一下,回答道:“我没什么打算。我们的事你也别管了,顺其自然吧。”

    主动权从来不在她这里,若是江卓宁需要,今天离婚,或者明天离婚,对她来说其实都一样,想了一夜她也明白,回避不了的唯一办法是面对,只看江卓宁需要她怎么做了。

    李敏从她声音里听到两分放逐的想法,愣了半晌,犹豫着问她,“你老实告诉我,你还爱着他,是不是?一直没变,对不对?”

    童桐抿唇没吭声。

    “要是他真要离婚你怎么办?”

    “这些你就别担心了。”童桐有意让她安心,淡笑着道,“我们队优质男青年很多啊,总归能找到下家的,再说我才二十五,剩不下,你快将心放回肚子去,好好上班。”

    “真是服了你了。”李敏气呼呼挂了电话。

    童桐看着手机,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刚低头笑了一下,就感觉到有人到了她身边。

    下意识抬眸,对上邢东林挺幽深一双眸子。

    邢东林个子高,走在她左边,肩宽体阔,就差将她完全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了,每次走在一起,都让人油然而生一股压力感。

    童桐也不晓得她刚才的话被听到几句,有点尴尬,扯动唇角道:“刑队早。”

    “早。”

    邢东林虎着脸点点头。

    走了两步,童桐刚松了一口气,又听到他突然开口道:“怎么大清早打电话被催婚?你妈?”

    呃。

    童桐看他一眼,眼见他一本正经,没什么开玩笑的意思,有些无奈道:“没,我朋友。”

    “朋友?”

    朋友有大早上打电话关心这问题的?

    邢东林不爱笑,一张脸却生得好,俊朗硬气,虽然常年风吹日晒黑了些,皮肤却是健康的古铜色,问起话里也时常板着脸微微蹙眉,看上去很是正经严肃,让人望而生畏。

    童桐其实有点怕他的,便认真解释道:“嗯,我妈妈是家庭主妇,不上班的,的确是朋友。”

    “哦。”邢东林点点头,“你这朋友真有意思。”

    童桐:“……”

    邢东林是那种不怎么会开玩笑的男人,她也不觉得他是在开玩笑,可,这有意思到底是几个意思?是褒是贬?她一时有点弄不清楚,想了想,倒也索性不答话了。

    除了案子,自己走到哪都是冷场王。

    邢东林也有自知之明,不过,他当真觉得挺有意思的。

    小姑娘说话这方式听起来挺有趣,让人轻松,还觉得有那么点幼嫩的新奇感,难不成,他真的老了?

    邢东林摸摸了下巴。

    三岁一代沟,说起来他和这姑娘的确隔了两道沟。

    啧!

    今天有个妹纸在评论区说公务员要政审,刑队竟然不知道童桐结婚了。

    先感谢这个提出疑惑的妹纸,针对这个阿锦特地问了一个今年刚考上公务员的表弟,又让他问了他在公安局系统上班多年的老爸,然后得出如下两个说法:【一,资格审查和政审是公务员局负责的,和报考单位没关系,考上后去单位报到,到时候不查资料,所以直属上司不必要知道。二,资格审查和政审没有婚姻这项,只有领导想了解的时候,才会特地去查。】

    然后,刑队地位不错,但不是神乎其神的神探专家,正常工作狂男人一个,不知道这个也是可以滴,阿锦就不改了。

    写文到不了解的地方阿锦都会查资料,文里最夸张的也就是仲宁太聪明和小猫太纤弱,这是设定,纵观全球,这样的例子总是有的哈。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江卓宁番外002》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