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宁番外 003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钦天疑云   试婚老公,用点力!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一路无话,两个人一起进了办公室。%D7%CF%D3%C4%B8%F3

    工作重点仍是五福湾的灭门案。

    五福湾那地方说起来情况复杂,开发到一半,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被害的一家人经济条件不错,出事现场被翻得一团乱,很明显有财物损失,已经被初步定性为抢劫杀人案。

    昨天一众人走访调查了一天,初有眉目,目前已经根据情况锁定了三个犯罪嫌疑人。

    今天要做的不过是分头行动,先将这三人抓捕到案。

    “走了,会议室。”

    童桐刚整理完自己手头的资料,肩膀便被人拍了一下。

    她“哦”一声,连忙起身,抿着唇跟在前面几个人往会议室方向走。

    警队里工作压力大,年轻人时常开些玩笑解压,童桐拿着笔记本跟上,几句闲谈就飘入耳中了。

    “昨晚看了,没办法,老婆爱看。”

    “那个叫孟佳妩的条件不错。”

    “身材好,哈哈。”

    “行了行了,刑队听见又得黑脸了,大早上不说正事。”

    “……”

    戏谑的几句话很快收住,一众人到了会议室。

    童桐调过来其实不算久,一个来月而已,年龄最小资历最浅,进了门自然而然地往后走,选了个略偏的位置坐下。

    私底下众人都挺照顾她,工作上却一贯本分,警队里又大多是糙汉子,也没人想着非得将她捧成一朵花,很快随意落了坐,说起了案情。


    童桐想着刚才听到那几句,却有点出神。

    她忍不住想到江卓宁了。

    昨晚情绪失控是因为她吧,在电视上看见她那一瞬,他在想什么?

    此刻,他又在做什么?

    想起来有点难受,可她却忍不住去想,江卓宁也调了岗位,今天开始成了节目主持人,粉丝肯定更多了吧。

    他以前就是发光体,进了华夏台当记者,免不了在电视上露面,已经和姜衿一样,在网上有了挺壮观的粉丝群。

    他的粉丝自称小溪,给他封了个“华夏最帅男记者”称号,以至于江卓宁一段时间挺苦恼,他实名认证了微博,原本是方便网友提供新闻线索的,结果每条微博下都是好多句,“我想给你生猴子”、“阿宁转战娱乐圈吧,好不好好不好”、“不想看心灵鸡汤,想要自拍,啊啊啊”……

    她自然关注了他的。

    只是从未评论过他任何一条微博。

    她羡慕那些隔着屏幕看他的女孩,她们能叫着喊着说喜欢他,无所顾忌、张扬肆意,她却不能。

    太深的感情总无法轻易地说出口。

    李敏说她傻,几乎让江卓宁成了她的信仰她的神,小心翼翼供奉迁就未免太累。

    她明白,甚至知道这种感情很多时候会成为江卓宁的负累,可是仍然没办法改变。

    只能拼命压制、掩饰、伪装。

    她觉得,自己显得不放在心上了,江卓宁可能会轻松些。


    这一年多,她一直这样努力。

    “童桐!”

    耳边一道拔高的男声突然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童桐一愣,下意识喊了一声“到”,端端正正站起身,目光才朝着喊她的声源而去。

    边上响起扑哧扑哧的笑声。

    邢东林也是被她的过激反应郁闷了一下,压压手示意她坐下,声音低沉,“大早上想什么呢!”

    他前面叫了两遍,这姑娘都没听见。

    童桐惭愧得不得了,咬着唇正想道歉,邢东林已经话锋一转道:“得了。你今天还是跟我和小徐,下去准备准备,十分钟后走。”

    “是。”

    童桐忙不迭应了一声。

    邢东林直接挥手让解散,对面徐正华笑看她一眼,打趣道:“刑队这有意带你呢,别紧张。”

    “嗯,谢谢,我没事。”

    童桐一张脸还是觉得烫,抿唇跟着他最后出了门。

    遇到江卓宁开始她就一直在锻炼身体,每天都会跑步,最初是为了减肥,到了最后跑着跑着也成了习惯,所以体能还算挺不错,考试的时候这一项也轻易通过了。

    不过——

    细算起来,跟着出去的次数实在有限。

    抓捕嫌疑人容不得马虎,严重了个人安全都成问题,这些她心知肚明,自然再不敢走神了。


    锁定的三个嫌疑人彼此之间并无关系,现场调查取证后也早已经确定是个人作案,连同她在内,邢东林总共带了三个人,要去嫌疑人林庆女朋友的住处走一趟。

    林庆和被害人一家是亲戚关系,寄宿了有一段时间,事发当日有人见他背着包急匆匆离开五福湾,再没出现,行踪成谜。

    他在KTV上班的女朋友今天请假,自然引起了邢东林的注意。

    上午十点半,警车停在了距离五福湾不远处的城中村巷子口,邢东林一行人下了车。

    按着得到的消息进了居民家,徐正华守着门口,邢东林和另一名警员问了房间先上楼,剩下童桐在房东处了解情况。

    家里可能住了个杀人犯,四十多岁的女房东受惊不小,站在院子里自是焦急不已,童桐尽可能宽慰她。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脚步声。

    城中村出租房条件简陋,基本上都是整层公用洗手间,可这一层却是根本没住户,女房东见有人从洗手间出来顿时不满了,站在台阶上嚷嚷道:“不说了不能用一楼洗手间吗?”

    瘦高男生不答话,背对他们快速往门口走。

    边上有警察,女房东也不好开口骂,扭头朝童桐抱怨道:“现在这些年轻人一点也不讲究,说了多少遍都不听,简直……”

    她话未说完,童桐蹙眉看着那道背影,突然道:“林庆!”

    男生直接拔腿跑了。

    门外站着徐正华,好巧不巧正在向刚进门的两个人打听他,一回头就看见他破门而出了。

    “站住!”

    徐正华一声厉喝,里面出来的童桐也紧跟着他追了出去。

    这几年云京市日新月异,可这种老巷子仍是不少,许多都提上日程面临拆迁,自然都可着劲盖楼招揽租户,乱的很。

    林庆时常混在这一片,自然比他们熟悉,出了巷口就游鱼一般滑进了另外一道杂乱的巷子。

    徐正华见情势不对,窜进了一个岔道口想包抄。

    很快,身影远远出现在童桐的视线里。

    童桐跑得汗流浃背,正紧张,刚松一口气,就瞧见正跑着的林庆突然朝着她的方向折了回来。

    “……”

    站在原地看着,她一时有点懵了。

    他们几人出来都穿了便装,跑得又快,边上人都根本没摸清状况,除了抱怨喊骂的,大多人顶多探头看两眼。

    毕竟,城中村里每天这样追来追去的事情太多了。

    见怪不怪。

    童桐抿着唇,眼见他越来越近,情急之下一把拿起边上一家店门口放着的笤帚,紧握在手里。

    林庆急着逃命,根本没将她往眼里放。

    童桐拿笤帚去拍他,他反手握着另一端就将她往边上甩。

    童桐脚下一崴,笤帚反而碍事,连忙扔掉直接扑过去,这一下用了大力,林庆本来差点跑开,愣是被她拖累,两个人摔到了地上。

    “滚你妈的!”

    没留神被小姑娘扑倒也是够丢人的,眼看身后徐正华越来越近,林庆也顾不得她了,一拳捶在她胸口跳起来就要跑。

    正是夏天,童桐穿了件薄T恤,这么一下自是痛得不行,眼见他起身也着急了,直接掏出手枪大喊道:“站住,小心我开枪了!”

    “啊!”

    边上躲在门里探头的几个店家都被吓了一跳。

    林庆也唬住,止了步子看她一眼,眼见她爬起来一身狼狈,咬紧了牙,突然笑道:“开啊!”

    他在试探,笃定她不敢。

    童桐咽一口口水,握着手枪的一只手都抖了起来。

    掏枪指人,这对她来说的确是第一次。

    目光落在她紧抿的唇上,林庆基本也有了判断,抬步直接又跑了。

    童桐一愣,紧握手枪又去追,突然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邢东林和另一人,顿时松口气。

    可——

    邢东林身上这气质太明显,林庆几乎下意识又往她这边跑。

    这状况让邢东林也惊了一下,加快步子的瞬间,他就瞧见不远处的童桐突然也换了方向,跑得比林庆还快。

    邢东林:“……”

    第一次见到嫌犯追着警察跑的,真是长见识了。

    对面徐正华正好过来,他也不迟疑,三个男人三下五除二打趴了林庆,拷了手腕扭着走。

    童桐跟在边上,抿着唇装了手枪。

    徐正华看她一眼,扑哧一声笑道:“你转个身朝我跑什么,真是……哈哈,这行为回去一说够大伙笑半个月了。”

    边上邢东林也垂眸看了她一眼,竟是不晓得如何开口训斥了。

    面对罪犯,他可从没转过身。

    童桐也尴尬得不得了,小声说,“我看你们都过来了,肯定能抓住,我怕他劫持我。”

    只有她一人时她不会避让,可一旦有了主心骨,她往往都会退缩一步,甘当绿叶衬红花。

    当背景,减轻存在感,做陪衬,不成为别人的负累,这样的事她原本也做惯了。

    跟在最边上的女孩说话声音不大,带着羞愧,落到了邢东林耳边,他忍不住叹口气,瞥眼看去,“不敢开枪?”

    刚才这姑娘拿枪那状态可被他尽收眼帘了,想来想去也就一个字形容:弱!

    果真还是当内勤更合适。

    今天这事原本都没什么危险度,他也是想着锻炼锻炼她,才破例带了她出来抓人。

    倒是难为人了。

    童桐被他问的一愣,下意识看向他。

    如鲠在喉,没出声。

    让她开枪可以,可让她开枪打人,真是……

    许是没逼到极致,她再回想,觉得刚才那种状况,她无论如何都开不了枪,手都会抖。

    她做内勤一向没什么问题的。

    刑队失望了吧?

    揣测着他的心思,他没回话,也忘了收回视线,睁着一双大而清的眼睛,忐忑惭愧地看着男人。

    边上徐正华也觉得感觉有点僵,哈哈笑着打圆场道:“女孩子嘛,出来跑还是辛苦了些,咱整个警队也没几个出来跑的。”

    男女先天差异原因,警队里没有女警察也不可能,可执勤出警女生还是有先天劣势,哪怕男人,第一次开枪也得难受一段日子,更何况这姑娘才二十来岁刚毕业呢。

    局里调过来也不是指着她抓捕嫌犯的。

    偏偏老大这段时间出去还总点名带着她,难不成,还能将一个非警校毕业的姑娘锻炼成铁娘子?

    徐正华一直都觉得邢东林对这姑娘期望过高了些。

    此刻——

    被腹诽的邢队长看一眼帮腔的徐正华,没说话,虎着脸收回了视线。

    徐正华低声安慰童桐,“没事没事。”

    说着话才注意到她浑身狼狈,连忙又道:“这衣服怎么回事?胳膊摔伤了吗?”

    “没,可能擦了一下。”

    童桐不自然地扶了一下胳膊,“没事的。”

    说是没事,可其实并不好受。

    城中村这地面本就坑洼,隔着T恤衫,她两条胳膊都有不同程度擦伤,脚也有点疼,胸口被捶了一大拳,更别提了。

    回去换衣服都一直龇牙咧嘴。

    制服夏装上衣是短袖,这一整天接下来,她都小心注意着不被人发现,总算挨到了下班。

    灭门案也基本有了结果。

    林庆找姑姑借钱,姑姑不给,他失手推了一把,结果让人摔倒在厨房,脑袋磕到了大理石台面一角,当场没了。

    惊慌下想跑,又咬着牙去找钱,找完了门外又有了动静,他不知所措之下又袭击了毫无防备的姑父。

    到最后一不做二不休,酿成悲剧已经来不及了。

    原本一直没跑也在纠结要不要主动自首,看见警察来又下意识逃跑,毕竟年轻,被审讯没两下就招了。

    这案子虽然没什么难度,顺利侦破却也让人松一口气。

    童桐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下了班又换上,背了包,难得轻松地出了办公室。

    邢东林也不晓得刚从哪里回来,迎面大跨步而来。

    童桐往边上让了一步,问候道:“刑队。”

    “下班了?”

    邢东林看了她一眼。

    “嗯。”

    童桐总算挤出了一个笑,有点勉强。

    回来后邢东林也没说什么,可她一直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太丢人了,肯定惹了他不悦,这笑容也仍旧有些小心忐忑,还带着那么点不自觉的讨好。

    邢东林叹口气,觉得这姑娘家当真挺麻烦的。

    想了想,他不知怎么就突然抬起手。

    童桐抿着唇往边上躲了一下。

    邢东林直接气笑了,“躲什么?难不成我还能打你不成?”

    “刑队,我……”

    她也不晓得她想干什么,她只是下意识缩了一下而已。

    毕竟对面这人有恼意,说话也一直黑着脸,怎么看都仍旧是一副严肃并且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邢东林原本想拍拍她肩膀而已,此刻也收了心思,看着她,声音淡淡提醒道:“哪里擦伤了,回去抹点药。今天这事情就算了,改明儿有时间了,你这体能再练练。”

    “是。”

    童桐连忙点头。

    “去吧。”

    邢东林发了话,大跨步走了。

    童桐长长地松口气,扯了扯背包带子,抬步继续往出走。

    刚上地铁,电话就响了。

    眼瞅着屏幕上亮起的两个字,她连忙接通,笑着唤道:“妈。”

    “童桐呀。”

    打电话的是江卓宁的妈妈卓娅,听见她声音也顿时笑起来,柔声问,“下班了吗?”

    “嗯,刚下班了。您这段时间身体还好吧?”

    江卓宁的父亲在年前突发脑溢血去世,家里就剩下卓娅一人了。

    想着她在临江住着孤独,江卓宁已经好几次提起让她过来住,可卓娅一直以不舍得离开家为由,没答应。

    两人没办法,只能过几天打电话问候一次。

    年初,江卓宁的表姐家孩子上了小学,因为离家远,卓娅便让孩子暂时在家里住下了,又请了保姆,一起和她做伴。

    眼下一众人也慢慢从江致远去世的悲苦里走了出来。

    听到她说话带着笑,童桐下意识就安心了。

    卓娅一贯喜欢她,此刻听见她问候更是笑着道:“我什么都好,就是想你们了,也就没打招呼过来住几天,现在在小区外面的超市呢。打电话想问问你晚上吃什么,妈给你做。”

    “啊!”

    童桐猝不及防,自然一愣,待反应过来连忙道:“您大老远过来就别忙活了。我还有三十分钟到家,我回来再做饭,您先歇着吧。”

    “做个饭又没有多累。”卓娅在那边继续道,“天气热,晚上熬点绿豆粥你觉得怎么样?再准备两个我们临江小菜,你和阿宁都好久没吃到了吧。”

    “嗯,那谢谢妈了。那您看着买吧,也别买多了,拎着重,一会我到家和您一起做。”

    再推拒就客气过头了,童桐想了想嘱咐道。

    卓娅一笑,自然答应了下来。

    童桐挂了电话,长舒一口气,想起家里的情况,又觉得有些忐忑,没一会到了家,和卓娅寒暄了两句,连忙上楼去换衣服。

    顺带着,将她的牙刷和洗面奶等东西挪到了主卧。

    卓娅基本每次来都会提前和他们商量,所以两人也从没露陷过,这次实在突然,不过幸好,她是那种矜持省事的婆婆,不至于出其不意地跑到儿子儿媳的卧室检查什么。

    基本收拾停当,童桐换了一身料子轻软的运动衣下楼。

    婆媳俩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小时准备好晚饭,时间已经接近七点了。

    江卓宁还没回来。

    卓娅脸色不怎么好看,问童桐,“他每天都这么晚?”

    “加班是常事。”童桐帮着把碗筷拿上桌,笑着回答道,“华夏台当记者本来就很忙的。您别担心,我打个电话问问。”

    “嗯。”

    童桐去边上给江卓宁打电话了。

    电话响了好几遍那边才接通,江卓宁的声音传来,“办公室有个聚会,我晚点回来,刚才一乱忘了打电话。”

    “哦。”童桐略想一下,提醒道,“妈从临江过来了。”

    “……”江卓宁一愣,“现在呢?”

    “我们已经做好饭了,原本以为你快回来了。没事,那你聚会吧,回来注意安全。”

    “知道了。”

    她这样说江卓宁就晓得并没露陷,松口气挂了电话。

    童桐陪着卓娅吃了饭,两个人边吃边聊,吃完了一起收拾厨房,很快又到了八点多。

    江卓宁还没回来,婆媳两个也没事,一起出了门,沿着小区散步,卓娅看了一眼童桐的衣服,拍着她的手道:“你是要跑步吧?那就别管我了,我在外面广场看看人跳舞。”

    “一晚上不跑也不碍事。”

    童桐原本想着江卓宁回来吃饭,这样吃完饭他陪着卓娅,她自然有时间出来跑步了。

    此刻江卓宁没回来,她也不能留下卓娅一个人,想了想便笑着道:“跳跳舞也能锻炼的,我陪您一起过去吧。”

    卓娅看着她近在咫尺一张脸,心里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她是因为晚上睡不着看节目,意外发现孟佳妩回来了,心里实在不安,才特地过来,总觉得自己看着这小两口才放心。

    江致远去世非常突然,除了江家本家,童家也是一直忙前忙后张罗,童桐更是一直陪着他儿子,安慰照顾他,直到他们母子里一起走出悲痛。

    这么好的儿媳妇,她自然舍不得让她被人欺负了去。

    可——

    心里的顾虑她总不可能和童桐说,跳舞也有点心不在焉,九点一过,也就要回家了。

    童桐自然又陪着她回家。

    两人刚进家门,没一会江卓宁就回来了。

    童桐去开门,卓娅也起身跟着,门一开,一阵酒气扑鼻而来。

    呼呼。

    关于童桐已婚这个事,读者妹纸又提到公务员要审三代。

    阿锦又跑去各种百度了,百度完又跑去质问表弟,结果表弟十分委屈的问我,“是不是各地政审不一样?我真的没审婚姻这一项。”无语的阿锦纠结半天,想起他未婚,不造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所以他一开始信誓旦旦说不审婚姻。

    叔叔太忙了,阿锦只能又去问考试的一些同学,大家说是政审的确严格,要查很多,但是一开始的审查又不由直属上司负责,按着阿锦写文情况,童桐上班后调职,直属上司和队员一开始不太清楚也能说得通。

    所以阿锦还是没改,捂脸。

    文文架空华夏国,基本走的国情,但是很多情况下还是尽量为剧情服务哈。

    昨天去医院预约四维彩超了,所以今天更新晚了,抱歉哈。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江卓宁番外 003》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