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宁番外 005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钦天疑云   试婚老公,用点力!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童桐微微闭了眼睛。

    身上还是疼,洗澡的时候她好几次站不住,眼下躺进被子里,整个人虽然放松了些,听着里面的声音,却又紧张起来。

    真的发生了。

    她抿唇恍惚想着,思绪又忍不住飘忽起来,回到了记忆里那个阳光明亮的午后,那个少年于喧嚣吵闹中的相护。

    这一生,似乎已经圆满了。

    刚才江卓宁流的那些汗,说过的那简短几句话,足够她回味一生了。

    想着想着,童桐慢慢睡着了。

    江卓宁从洗手间出来已经十一点多,房间里很安静,童桐侧身背对他躺着,露出白嫩如玉的一块背。

    她皮肤很好,身上流了汗,肌肤比牛奶还滑嫩。

    江卓宁胡乱想一下,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童桐侧躺着,他平躺,只留了床头灯,目光静静地落在空中,注视着昏暗里的水晶灯,看着看着,忍不住弯唇笑了。

    真好。

    他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心安的感觉席卷了他的心田,洗了澡十分舒适,这乖巧可爱的姑娘就躺在他身侧,让他觉得神清气爽。

    江卓宁失眠了。

    过了一会,他有点忍不住,侧了身,让自己的胸膛贴上了童桐的后背,他从后面抱住她,让她窝进了他的怀里。

    童桐好像受惊般颤了一下,“疼,江卓宁,我疼。”

    “什么?”江卓宁一愣,有点没听清。


    童桐缩着身子又道:“江卓宁,疼。”

    她睡熟了,迷迷糊糊说着话,身子蜷成一个虾米,因为他的贴近而紧张,竟是在梦里也害怕了。

    江卓宁突然了悟,忍不住又想笑,念及她那会的反应,心疼不已,他将下巴抵在她肩头,低声呢喃,“嗯,别怕,以后轻一些,慢慢就不疼了。”

    童桐睡着了,当然听不到他的保证。

    江卓宁却全不在意,垂眸在她肩膀上落了一个吻:“傻丫头,下辈子换我追你吧。”

    自说自话,他好像也不觉得倦,保持着抱着她的动作,慢慢的,终于闭上了眼睛。

    翌日。

    阳光从窗帘缝隙映进来,缕缕光线将房间里照得敞亮。

    童桐迷迷糊糊醒来,一抬眸,正对上江卓宁近在咫尺的脸。

    他还没醒,依旧闭着眼睛,长而黑的睫毛垂下来,挺鼻薄唇十分好看,像漫画书里躺着熟睡的青年,俊雅至极。

    童桐呆看着,只觉得心脏似乎都不会跳动了。

    江卓宁薄薄的呼吸喷在她脸上,她脸颊痒痒的,鬼使神差,忍不住慢慢伸出手,想要触碰他如画的眉眼。

    “啊!”

    江卓宁突然睁眼,准确无误地握住她手腕,将她吓了一大跳。

    两个人四目相对。

    童桐整个人都不好了,抿着唇就想起身。


    江卓宁勾着唇角淡笑,握着她手腕又将她整个人带到怀里,声音里带着初醒的慵懒随意,说,“时间还早呢。”

    “妈在呢,我起床弄早饭。”童桐撞进他怀里难免有点晕,小声找理由。

    她不敢看他,江卓宁却不满意,一只手落在她后颈上,勉强让她抬起头来,他便抵着她额头,轻声道:“你真美。”

    童桐:“?”

    她茫然地又看他一眼,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她美?确定是她吗?她的相貌匹配江卓宁其实有点心虚的……

    他怎么可能在说她呢?

    童桐垂下目光,抽着手腕又想起身,江卓宁仍是不让,直接道:“就是在说你,童桐。”

    “我……我要去做饭了……”

    童桐心慌意乱,看都不敢看他。

    她能产生那种错觉吗?

    江卓宁这么温柔,她会当真的,她会真的以为他有多么喜欢她,对她来说,震惊远远比喜悦多。

    江卓宁紧紧拥着她,“孟佳妩是我的过去。童桐,我没办法抹去过去。再多爱我多包容我一些好吗?让孟佳妩和赵律师都成为我们的过去,行吗?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们……我们一起……白头到老。”

    他说到最后语调很慢,神色却极为郑重,含着期待,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白头到……老?”

    童桐看着他,下意识呢喃。

    江卓宁一只手拥着她,慢慢地,慢慢地,薄唇越凑越近,终于落在她唇上。


    他给了她一个缠绵温柔至极的亲吻,好久好久才停下,摸着她的脸,声音低低道:“嗯。”

    童桐嘴唇都红肿起来了。

    看着他的脸,她脑海中好像有烟花绽放,将整个世界都炸亮了。

    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感觉到喜悦,像春雨,像惊雷,洗涤她,又提醒她,让她整个人都好像脱胎换骨了。

    她终于能感觉到江卓宁的情意,他的眼睛黑而亮,含着期待,神色郑重沉稳,含着期待,他是真心的,真心实意在邀请她,一路相伴,直到终老。

    童桐傻乎乎地点头。

    江卓宁便笑了,在她脸颊上又落了蜻蜓点水一个吻。

    两个人先后起身,洗漱完,也不过早上七点而已。

    夏天原本亮的早,童桐拉开窗帘让阳光统统照进来,一颗心也跟着亮堂堂。

    楼下——

    卓娅早已经开始忙碌了。

    童桐和江卓宁下了楼,她已经打好了红枣豆浆,在小区外买了小笼包和油条回来。

    昨晚那尴尬的一幕三个人都还记得,不过,这种事总不好提到台面上来说,因而,三个人很默契地闭口不言,安安静静地吃了早饭。

    卓娅不住地打量两人,觉得高兴。

    她的儿子她了解,先前结婚多少有点逃避的意思,因此她才一直心疼童桐,可这一年多看下来,却觉得这两人当真合适极了。

    先前孟佳妩性子太自我,自己这儿子骨子里也像极了他的父亲,最初那一点爱的激情退去,等着他们的还能是什么呢?无休止的争吵而已。

    也许有妥协,可那样两个人,谁妥协谁痛苦,终归不得善终。

    童桐无疑是善良的,也合适,她一直心疼不过是因为觉得自己儿子不够爱她,可眼下看来,哪里是不爱,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感情就已经生根发芽了。

    她可还记得昨晚让她目瞪口呆那一幕呢。

    想到那些卓娅又有些尴尬了,等两人吃完饭,嘱咐了两句路上小心,也就乐呵呵地去收拾碗筷了。

    童桐和江卓宁去上班。

    对童桐来说,这一天过的无比漫长。

    她有太多太多的过去忍不住要回想,从初遇到现在,回忆里每一个关于江卓宁的瞬间都是那般鲜活温暖,就连曾经觉得痛苦的那些事,好像也不过点缀而已。

    对江卓宁来说,这一天似乎也无比漫长。

    他有太多关于童桐的事情忍不住去想象,她学生时代的模样,她的过往、眼泪和欢笑,他只能靠想象去补充,自然觉得遗憾。可每每想叹气又忍不住想到昨晚,每一个瞬间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回想起来仍旧悸动。

    早上才分开而已,他却已经开始想念她,迫不及待想见她。

    这心情一直持续到下午。

    等到终于下班,江卓宁便直接收拾了东西,一边出办公室一边给童桐打电话。

    童桐要加班一小会,他便说了过去接她,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挂了电话,江卓宁进了电梯。

    电视台里加班的人在多数,电梯里并不拥挤,江卓宁下去的时候,正好和另一个栏目组主持美食节目的女主持人一起。

    “江卓宁。”

    平时并不在一起上班,对方是长辈,江卓宁在电梯里也是主动打过招呼的,倒也不曾想,刚出来又会被叫住。

    “李老师,您有事?”

    他微微停了步子,低头看人,礼貌微笑着问。

    电视台里见过几次,问话的主持人却是第一次见他如此满面春风的样子,忍不住笑着道:“有什么喜事临近吗?瞧你这样子,嘴角都合不拢了。”

    “……”

    有吗?

    江卓宁一愣,笑意收了收,一时间倒也不晓得如何回答了。

    毕竟关系淡,这问题总归有些隐私了,女主持人也不介意,话锋一转道,“我外甥女刚大学毕业,二十三岁,很是喜欢你。这不想问问你方不方便,和姑娘家见个面,年轻人多个朋友挺好的。”

    她话音落地,江卓宁也就明白了,这是给他介绍女朋友的意思。

    上班一年多,周围怀着这个目的试探的前辈不在少数,他一般都以暂时不想谈为理由,婉言拒绝。

    此刻却不怎么想找模棱两可的理由了,他淡淡笑一下,仍是客气有礼道:“得谢谢您外甥女厚爱了,只是……”

    他笑意深了些,“我已经谈女朋友了,那丫头是个小醋坛子,平时可不许我和其他姑娘过多往来的。”

    谈了?

    压根没听说!

    女主持脸色微微变了变,颇为遗憾道:“没听人说起过呢。”

    “嗯,她怕羞,不怎么热衷见人。”

    “……”

    女主持看着他,简直有点风中凌乱了,半晌,只得勉强笑笑,看着他离开。

    江卓宁身高有一米八,笔挺清瘦,看起来更显高,即便她穿着高跟鞋也比不上。此刻眼见他穿着最规矩的白衬衫黑西裤,单手拎包大步往外走,清俊内敛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好看,正是每个年轻女孩都幻想过的那个白马王子形象,女主持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了。

    江卓宁却没时间多想,很快出了电视台,先去取了车。

    取了车往童桐上班的地方走,边走边想,又在半路上买了一捧百合花。

    花香缭绕到鼻尖,他闻着花香,车子也开得比平时快,很快到了地方。

    可——

    正想找地方停车的这工夫,视线里童桐已经出现了。

    她边上还跟着两个人。

    左右两边都是男的,右边的外形条件非常引人注目,看起来似乎不苟言笑,低头和童桐说话的眉眼却显得温和极了,他一边说话,目光还落在童桐光裸的胳膊上。

    江卓宁蹙眉看着,忽然想起童桐的胳膊似乎有擦伤,其实不只胳膊,她胸口也有点红肿的印记。

    昨天……受伤了?

    他可算后知后觉,眼看着旁的人关心呵护她,心里那滋味也是复杂极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江卓宁直接熄火停车,拔了钥匙下去。

    童桐正和刑东林说话,发现的时候江卓宁已经近在眼前了。

    “你来了。”

    她看着他,抿唇笑了一下。

    “嗯。”江卓宁朝她左右两边笑了一下,目光落定在她脸上,“可以走了吗?”

    “嗯。”童桐侧头看了刑东林一眼,红着脸道,“刑队,那我先走了。”

    “不介绍一下呀?”边上的徐正华刚打趣完,又突然想起江卓宁的身份,整个人都愣一下,大笑道,“喂喂喂,这不是华夏台江记者嘛,做《新闻调查》节目的对不对?我们家老头子可喜欢你了……”

    徐正华其实比江卓宁大一两岁,此刻说起话又是激动兴奋,江卓宁心里原本那一点不悦自然也烟消云散了,他笑着伸手过去,开口道:“你好,我是童桐的丈夫……”

    “?”

    徐正华顿时傻眼了。

    等他迟疑着和江卓宁握了手,又目瞪口呆地看着江卓宁和刑东林寒暄了两句带着童桐离去,仍是觉得不可思议,呆呆地自言自语道:“这姑娘结婚了?”

    “你没听错。”边上刑东林收回目光,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淡淡道。

    徐正华:“……”

    他愣了颇长一会,又道:“这两人,真是打死我也想不到呀。”

    刑东林已经快步走了。

    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先前并未关注过这姑娘个人资料,他一直和其他人一样,以为这姑娘未婚呢。

    竟然结婚了?

    刑东林下意识又看了眼江卓宁的车子离去的方向,抿紧了冷酷的唇。

    车上——

    童桐抱着花坐在副驾驶,忍不住又侧头看了江卓宁一眼。

    江卓宁开着车,没回头问她,“那个刑队在追求你?”

    “啊?”童桐一愣,连忙道,“怎么会?他是工作狂,一向没心思谈感情的。再说了,我……我这样……”

    她觉得她无用极了,刑东林那种视工作如生命的人,怎么可能追求她?

    她急于解释,又为难,江卓宁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半晌,淡淡笑一下,也并没有将这话题继续下去。

    童桐在感情方面一向不自信,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可是童桐不知道自己的好,她这样单纯无害的姑娘,是极容易引起男人保护欲的。

    不过,她一直懵懂也挺好。

    江卓宁胡思乱想,不时和她说两句话,七点多,两个人也就到小区外面了。

    童桐想着去不远处的菜市场买点东西,江卓宁便将车子停在了路边,陪着她一起过去,等童桐买完了,他将几个塑料袋全部拎在手中,另一只手握了她手腕,牵着她往车子旁边走。

    童桐低着头看他手,他便弯了弯眼睛朝她笑。

    这一幕,不巧被孟佳妩尽收眼帘了。

    她坐在路边一辆车里,面无表情看了几秒钟,咬咬牙,抬手就要开门。

    “别!”

    边上许辉一把扣住她胳膊,急声问,“你现在下去干什么?”

    “你管我!”孟佳妩一把挥开他的手。

    许辉复又抓住,“你冷静点。”

    孟佳妩转头怒视他,眼睁睁地看着江卓宁侧身从车边走过,根本没有发现她。

    她就在侧头可见的位置,他竟然没发现!

    他握着童桐的手,和她含笑说话,竟然根本就没有发现她?!

    她突然不想下车了。

    许辉说的对,她下去能做什么呢?揪着童桐打一顿,指责江卓宁?按着江卓宁的性子,她只能将他越推越远,岂不是便宜了童桐吗?不行!

    孟佳妩全程黑着脸,和许辉回了住处。

    许辉在家乡待了一年多,进了父亲的公司,自然有了些资产,心知孟佳妩一心想回云京,他便提前准备了这套房子,面积一百六十平,四室两厅,也算两个人在云京的落脚之所了。

    眼下,两个人先后进了房间,孟佳妩便气急败坏将梳妆台上所有东西推了下去。

    “孩子刚睡了,你冷静点。”

    许辉眼见她生气,有点无奈,毕竟眼下已经过了九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孟佳妩猛地扭头看他,对上他一脸关切神色,突然道,“过来?”

    许辉有些不解地看着她,走两步到了她跟前,叹气道:“别生气了,我帮你想办法好吗?”

    “抱我!”孟佳妩突然命令他。

    许辉一愣,看着他没动。

    “抱我啊!”孟佳妩又命令一声,眼见他依言抱了,更是冷笑着继续命令,“吻我!”

    “到底怎么了?”许辉不赞同地看着她,无奈道,“别胡闹了。”

    这一年多他一直陪着孟佳妩,她最开始有孕,孕后又忙着减肥,两个人连酒后乱性的事情都不曾有过。

    他自然也和以前不太一样了,除了孟佳妩,这人哪怕再不可理喻,仍是他的执念,被他一直捧在手心里。

    许是因为需求不同了,他渴望她的目光垂怜多过欲望,因而反倒不怎么升起欲望了,哪怕孟佳妩只穿着丝质睡衣面对他,也是一样。

    孟佳妩自然不晓得他在想什么,她只觉得一直以来压抑着怒火需要发泄,她踮脚凑到许辉耳边,语调里带着一丝嘲弄道:“我胡闹,许辉你在开玩笑吗?这一年多,你供我吃供我住供我挥霍,像条狗一样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不就是想睡我么,装什么装!”

    “你!”

    许辉不敢置信地看了她一眼。

    有些事他心知肚明,他在孟佳妩跟前早已经不要脸不要自尊,可他自己知道可以,这些话从孟佳妩口中出来,还是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他抿紧唇看着孟佳妩,孟佳妩看着他冷笑。

    “你好,你好……”许辉松开她的手,低头连着笑了好几声,忽然一脸认真道,“难怪江卓宁受不了你,孟佳妩,和你谈感情,真是侮辱了感情。”

    “滚!”

    孟佳妩咬着牙一巴掌挥过去。

    许辉明显也气到了极致,甚至忘了他自己才是这个家的主人,深深看了孟佳妩一眼,他转个身,直接快步走了。

    响亮的关门声很快传开,震天响。

    孟佳妩快走两步到了门边,她一脸怒气地看着门的方向,竟是一时间不敢相信,这人……竟然就这么走了。

    朝夕相处一年多,他还从不敢甩这种脸色给她看!

    孟佳妩顿时烦躁不已,深吸一口气,突然又听见隔壁房间传来一阵哭声。

    没一会,阿姨抱着江回走了出来,笑着试探道:“知道妈妈回来了,这丫头就醒了。难得哭呢,您要不要抱着哄哄?”

    孟佳妩垂眸看她一眼,“抱走。”

    “嗯?”保姆不解地看了她一眼,仍是小心说道,“医生也说了,这孩子需要……”

    “她需要什么关我什么事!”孟佳妩直接转身盯着她快语一句,冷着脸进房间了。

    温馨有爱的家?

    她给她温馨有爱的家,凭什么?

    她呢?

    谁来考虑一下她的感受?

    江卓宁吗?还是童桐?呵呵,真是岂有此理,她不好过,他们两个又凭什么好过!江卓宁竟然那样对童桐,她已经将自己完全抛诸脑后了吗?

    不行,怎么可以!

    在男人这一点上,她孟佳妩什么时候输过?尤其还输给童桐那样的?

    两天没在家,现在还在高速上。阿锦用手机备忘录码的字,然后,竟然用手机登录网页版后台上传了,突然觉得好强大。不过还是让亲们等了,抱歉哈。

    再,其实我也想把矛盾冲突写的柔和点,但是就像许多作者常说的那句,人物在作者笔下真是有灵魂的,我完全控制不住要打出什么字,内容都是从手下直接蹦出来的。不过江番外的大纲阿锦已经写完了,结局大家都不惨,也很快完结的,不用担心。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江卓宁番外 005》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