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宁番外 011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钦天疑云   试婚老公,用点力!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孟佳妩一只手按着桌面,静静看他。

    江卓宁将酒杯里所有酒都喝光了,一滴不剩。

    终于解脱了。

    端起酒杯的那一刻,他心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曾经爱也罢恨也好,过去种种,总算终成过去。

    孟佳妩肯放手,他整个人都觉得无比轻松。

    江卓宁招呼服务员过来结账。

    孟佳妩全程没说话,直到两个人出了餐厅,眼见江卓宁脚下不稳,她上前一步,抬手扶住他。

    江卓宁眼花了,城市的繁华夜景在他眼前转圈儿,天地都不怎么对劲了,猛一低头想清醒些,只觉得徒劳,睁不开眼睛了。

    “江卓宁?”

    孟佳妩胳膊上突然一重,她侧头试探发问,没人回答她。

    江卓宁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好像将全身的重量都托付给她了,这感觉,让她第一时间想到了两人亲热的那些场景。

    有点想了。

    一年多,她已经一年多没和任何人发生关系了。

    孟佳妩侧头看江卓宁一眼,直接抬手叫了俩出租车,扶着江卓宁上去,朝司机师傅开口道:“找个酒店停下。”

    司机一愣,问话道:“哪个酒店?”

    “随便,条件好一些。”

    “再过两个红绿灯是一品皇庭,行吗?”

    “嗯。
”孟佳妩略微想了想,点头应声道:“那就去那。”

    话音落地,她整个人便懒懒地靠在了座位上。

    五分钟左右,出租车便停在了酒店门口,江卓宁睡了过去,她一个人将他弄上楼实在费劲,便请了酒店服务员帮忙,等一切再收拾好,她坐在床边看着江卓宁,时间又过去十几分钟。

    不过——

    虽然她出了一身汗,却心满意足。

    自从再见面,江卓宁好像还没有这么乖的时候,低垂眉眼躺在床上,任由她摆弄抚摸。

    “江卓宁?”

    孟佳妩又在他脸上拍了拍,江卓宁没什么反应。

    她在酒里放的是速效药,很快就能让人四肢发软晕过去,可,也就这样而已,药效过了也就会醒来。

    孟佳妩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

    等她总算停下,又在包里拿了另外一包药粉,倒在半瓶矿泉水里摇匀,扣着江卓宁的腮帮子往嘴里灌。

    她不想下药的。

    给男人下药,对她来说也是第一次,以前只有男人想法设法和她发生关系,哪有这样倒过来,她上赶着倒贴的。

    可——

    不知为何,因为面对的是江卓宁,她没信心了。

    他一直那样心如止水冷冰冰的样子,她甚至怀疑,等他投怀送抱,他能不能自己硬起来。

    她不想去检验这个事,她只知道,依着江卓宁的心性,一旦要了她,就不可能再回去找童桐,那他们相处的时间就能无限期延长下去,她还是可以慢慢要回他的心。


    手里的半瓶水灌了一半,江卓宁突然呛了一下,身子都弹了起来。

    孟佳妩深吸一口气,咬牙又灌了一些,自己也折腾得精疲力尽,才终于停了下来。

    放下水瓶,她静静地打量着江卓宁的睡颜。

    他的相貌其实没什么变化,只是气质越发冷冽沉稳,即便睡着了,蹙起的眉峰也有锐利冰冷之感。

    孟佳妩倾身抱住了他。

    江卓宁的胸膛是坚硬滚烫的,隔着一层衬衫,她能听到他的心跳声,沉稳有力。

    她的男人。

    这是她第一个付出感情的男人,目前来讲,也是唯一的一个,她怎么能容许他心里住了别人呢。

    孟佳妩脸颊贴着他胸口笑。

    这男人只能是她的,无论身心,她都要,他只能爱她,为她生为她死,童桐算什么呢?

    她一只手撑在他身上,半抬起身,开始帮他脱衣服。

    衬衫、皮带、鞋袜、长裤……

    很快,江卓宁身上就剩下一条平角内裤了。

    孟佳妩上下打量着他,毋庸置疑,这是一具修长精瘦的男人体魄,流畅紧绷的双臂、两条柔韧有力的大长腿,腰部无一丝丝赘肉,六块腹肌随着他呼吸的起伏而凸显,性感迷人极了。

    眼前的江卓宁,比她记忆里的江卓宁更有魅力。


    孟佳妩低头在他小腹吻了一下,坐起身,将自己身上的裙子也脱掉,又倾身抱住他,火热的吻落在他脸颊上。

    从餐厅到房间,被动地被折腾了许久,江卓宁总算有了点意识,却是觉得燥热无比。

    似乎出了汗,他全身的血液都在躁动奔腾,想发泄,想将身上动来动去的东西碾碎撕裂。

    这感觉让他又崩溃又头疼。

    江卓宁一只手下意识按上额头,皱着眉抬起眼皮来。

    两种药效交织在一起折磨着,他浑身都没什么力气,扶着额头的动作都有点狼狈,这一睁开眼睛,眼底的红血丝更是汹涌而来。

    “孟佳妩?”

    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脸,他迟疑半晌,才找见自己的声音了。

    “嗯,你醒了?”

    孟佳妩能感觉到他身体已经起了明显变化,自然也没什么顾忌了,一只手抵着他胸口,轻声问。

    江卓宁这才惊觉不是梦,抬手去抓她手腕,却发现自己连抓紧她手腕的力气都没有,他瞪着她重重喘息,“你给我下药?”

    “你会愿意的。”

    孟佳妩手指在他身上游走,低低回话。

    江卓宁看着她说不出话,他根本没想到,孟佳妩先前的爽快不过是假象而已,她根本没打算好聚好散。

    他大意了。

    不但大意,此刻这般躺着,浑身上下已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行啃咬,他迫切地想要发泄,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朝孟佳妩身前伸过去的双手。

    “嗵!”

    江卓宁猛地咬了下唇,推着孟佳妩,两个人一起滚到了地毯上。

    孟佳妩身材好,白晃晃一片映入眼帘,他只觉眼前五颜六色彩光一片,几乎克制不住。

    可他一只手紧紧地扯住了床单,不待孟佳妩回神起身,床上的床单被子一股脑下来,盖在了孟佳妩的身上。

    江卓宁踉踉跄跄往洗手间走。

    孟佳妩很快跟上,先一步进去的江卓宁已经将花洒开到最大,冰凉的水花全部喷射下来,冲击着他紧绷的身子,他从头到脚都湿了,整个人站在浴室里,好像自讨苦吃。

    孟佳妩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握着,怒不可遏,又觉得无比屈辱,气急败坏叫他,“江卓宁!”

    “出去!”江卓宁在水幕里抬起头来,声音扭曲而狼狈,“到此为止!你给我出去!”

    “我不!”

    “别让我看不起你!”

    江卓宁几乎嘶吼着说出这句话,眼眶更红了。

    该哭吗?

    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每次遇上孟佳妩,这人都有本事将他逼迫到忍无可忍的地步,可笑,真是可笑,他这一辈子,就这么毁在一个女人身上了,真他妈可笑!

    江卓宁手里的花洒直接朝孟佳妩砸了过去。

    孟佳妩侧身一躲,冲过去抱他,却被一地水花滑了一下,她和江卓宁两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别这样。”如此狼狈,此情此景总算刺痛她眼睛了,孟佳妩坐在地上去拉扯江卓宁一只手,声音低低道,“我们以前很好的,别这样好吗?童桐有的我都有,江卓宁你……”

    回答她的是一阵低低的嘶哑的笑声。

    江卓宁扯着门把手站起身了,看也不看她,摇摇晃晃又往门外走。

    孟佳妩快步出去拦住他。

    江卓宁中了药,走路都走不稳,原本就勉强靠一股子意念支撑着,碰上她都不得了。

    药效正厉害,冷水不但没压制,此刻反而更强烈了。

    孟佳妩白晃晃的身子刺激着他的眼球,他觉得自己根本就像饿到极致的野兽,没有道德、没有自尊,不知道哪一刻,就会抛却心里最后一点顾忌,不管不顾地扑过去,将她撕碎。

    江卓宁一只手按在桌面上,重重喘息。

    孟佳妩显然也明白他忍不了多久,没再逼他,站在一步开外看着,神色却复杂而动容。

    何必呢?

    闹到这一步,何必呢?

    她清楚地感觉到江卓宁的厌恶排斥,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回天,甚至,恨不得跑开的冲动。

    这人心里没她了,她就这么上赶着倒贴?

    她又不是没人要!

    可是不甘心!

    她真得不甘心,无论如何都觉得不甘心,从小到大她想要的最终都能得到,尤其在男女关系上向来无往不胜,根本没有她搞不定的男人。

    唯独江卓宁。

    他身份地位并不显赫尊贵,没有手握重权,也没有万贯家财,凭什么这么有恃无恐?

    两个人的关系里她一直占据主动,可事实上,江卓宁一直处在天平的上方,她在下方,她得迁就他。

    就这一次,让他记住她,此后再也两不相干了。

    孟佳妩胡思乱想着,抬眸看过去,一字一顿道:“要是你恨我,那以后就恨我好了。”

    江卓宁双目圆瞪地看着她。

    房间里气氛安静到令人窒息,洗手间里花洒还开着,水流慢慢地涌了出来,地毯很快就湿了。

    “砰!”

    一道刺耳的利响突然落在两人耳边,江卓宁捏着高脚杯,杯壁重重地磕在桌面上,碎玻璃四溅,瞬间就划破了他的手指和小臂。

    孟佳妩猝不及防,瞪大眼睛看着她。

    玻璃刺入皮肉的闷响下一瞬就传来了,她神色定定地看着,江卓宁就在她一步开外的距离,一只手捏着高脚杯,将碎裂的杯沿直接扎进了自己另一侧的手臂中,鲜血顿时涌出来。

    他用这种方式保持清醒?

    “你疯了!”

    孟佳妩回过神来,怒喊出声。

    江卓宁两只胳膊都在流血,右胳膊尤其触目惊心,那些血滴在地毯上,和慢慢涌过来的水流汇聚在一起,很快,他脚下都是一片脏污的血水了。

    孟佳妩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江卓宁又猛地将杯子拔了出来,右臂都喷射出血花了,他却好像浑然不觉得疼一般,喘着气冷笑着说,“疯了,我是疯了,要疯也是被你逼疯的。到此为止吧,今天我们做个了断……”

    他说一句话,脚下就往前挪动一分,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声音沙哑着问她,“你喜欢我什么?”

    他往前,孟佳妩反而忍不住往后了。

    江卓宁没有这么失控疯狂过,看着他胳膊胸膛都是血地往前走,她觉得莫名恐慌,结巴道:“什么……什么?”

    “你喜欢我什么?说啊!”江卓宁突然拔高语调质问,不等她回答,握着高脚杯的那只手就举了起来,“这张脸吗?要是喜欢我这张脸,行,这张脸我给你了!”

    话音刚落,他偏手就对上自己半张脸,锋利的玻璃毫不犹豫划了下去。

    孟佳妩眼看他脸上顿时绽开一条血口,涔涔地往出冒着血,整个人都扑腾一声跌坐在床上。

    江卓宁疯了。

    这不是她的本意。

    不是!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看着他身上的血染得越来越多,整个人不知是太过震惊还是太过惊骇,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江卓宁却还在逼近,他手里的高脚杯也滴着血,被他捏在手中好像夺命的利器,他又问,“一张脸够吗?你怎么不说话?不够是不是?你还喜欢我什么?能和你上床吗?嗯?说话!”

    孟佳妩浑身哆嗦了一下,目光里江卓宁举着的高脚杯直接朝自己身下刺了过去。

    “不!”

    他这举动将孟佳妩瞬间惊醒了,她下意识站起身来狠狠推了一把,高脚杯从江卓宁手中飞了出去,他整个人都跌倒在地毯上。

    孟佳妩惊魂未定低下头,却发现他大腿根部划开了极长极深一道血口。

    她那一推之下江卓宁扔了碎杯子,可同时,锋利的玻璃毫不留情地从他大腿处拉扯了出去,鲜血止都止不住。

    江卓宁平躺在地上,目光放空,唇角带着冷笑。

    孟佳妩却被他这样一幅样子着实吓到了,扑腾一声跪倒在他边上,摇着他问,“怎么样?你感觉怎么样,别吓我!”

    “感觉很好。”江卓宁看也没看她,声音低低地回答道,“就这样吧。孟佳妩,我们之间就这样吧,别叫救护车,你要是爱我,就自割动脉和我一起死吧,多好,反正我们都不惜命。”

    “不。”孟佳妩眼眶里的泪瞬间掉了下来,“我不。你不许死,江卓宁你听见没,不许死。”

    “呵呵。”

    江卓宁看了她一眼,闭上了眼睛。

    很累。

    好像从遇见孟佳妩的第一天开始,他就觉得累。

    不是没有过愉快的时候,可更多的还是累,被逼迫被恋爱,被强吻被强抱,再极致的欢愉后都会有疲倦如影随形,将他禁锢。

    就这样吧,不能善终,总算也解脱了。

    他的唇角竟是露出了一丝笑。

    孟佳妩跪在他边上看着,竟是觉得这一丝笑容触目惊心。

    江卓宁胳膊腿都在流血,脸颊也是,胳膊上那一下和大腿的伤势都很严重,鲜血不断往出冒,她用手去捂,很快,两只手都全红了。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孟佳妩六神无主地站起身,看到床头自己的手机才突然回神了,找出来想打电话求救。

    可——

    找谁呢?

    她第一时间想到了姜衿,偏偏姜衿的号码已经被她删掉了。

    纠结半天,她一个电话拨给了卓娅。

    卓娅接了电话自然吓了一大跳,当时就哭着挂了电话,听着里面传来嘟嘟的声音,孟佳妩握着电话失神了。

    姜衿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开门见山问,“你和江卓宁在哪?”

    “一品皇庭,开元西街一品皇庭。”孟佳妩听着她的声音,整个人才好像突然有了主心骨,飞快道,“江卓宁流了好多血,你快让晏少卿派救护车过来,要快,他真的流了好多血……”

    “我知道。”姜衿也来不及多问,同样语调飞快道,“救护车很快到。你现在马上出去,找酒店服务员,让他们想办法急救止血。”

    “哦。”

    孟佳妩一愣,飞快地挂了电话。

    扯过床边的裙子很快套上,她出门找酒店服务员去了。

    ——

    房间里差点闹出人命,酒店工作人员都吓了个半死,自然不敢懈怠,很快赶到帮江卓宁先止血。

    他手臂上伤口最深,许多碎玻璃扎进去,一时半会没法取出来。

    酒店里也没个外科医生,工作人员只能先用绷带绑了他胳膊大腿,稍稍止了血,和孟佳妩一起等救护车。

    晏少卿亲自吩咐了,救护车自然很快赶到。

    江卓宁被抬到了车上。

    晏少卿、姜衿和卓娅都赶来了,孟佳妩和卓娅跟着救护车一起离开,晏少卿和姜衿坐车随后。

    十点多,救护车呼啸地驶到了佑灵医院,医生和护士推着移动担架,很快送江卓宁进了手术室,其他人等在外面。

    夜凉如水,医院走廊上灯光明亮,白到刺眼。

    姜衿刚松了一口气,转个身,就听到噗通一声,卓娅朝孟佳妩跪了下去,乞求道:“我们江家上辈子欠你的,就当我这个做妈的求你,行行好,放过我儿子行吗?”

    “我……”

    孟佳妩身上也染了许多血,下意识退了一步。

    “阿姨您别这样。”

    姜衿回过神连忙去扶,卓娅却推开她的手,仰头看着孟佳妩,又道:“求你了,放过他行不行?”话音落地,她砰一声直接磕了一个头,孟佳妩又被震得往后退了一步。

    “阿姨。”

    姜衿脸色这下当真不好了,看了晏少卿一眼,二人合力,硬是把卓娅从地上拉了起来。

    卓娅却还是看着孟佳妩,“只要能离开他,你让我这个当妈的做什么都行。你女儿我们家也不要了,你想带就带着,你要不想带我带着,就放过阿宁行不行?他已经结婚了啊,童桐那个好的媳妇说没就没了,主持人那么好的工作说没也没了,你要钱我们倾家荡产都能满足你,行吗?别再折腾阿宁了,我和他爸可就这么一个孩子……他要再出事,我……我……”

    卓娅素来是个柔和性子,说了这么几句,剩下的话愣是说不下去了。

    姜衿扶着她都觉得于心不忍,抬眸看向孟佳妩,迟疑道:“你身上都是血,要不去洗手间收拾一下。”

    “你觉得我该离开江卓宁吗?”孟佳妩突然问她。

    姜衿看着她,想了想道:“你现在看见他觉得快乐吗?”

    孟佳妩神色一愣,不说话了。

    快乐?

    要说快乐,她和江卓宁之间的快乐实在太短暂了,她只觉得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到他除了累还是累。

    孟佳妩目光深深地看着卓娅,距离很近,她突然发现,第一次见到的那个优雅矜持的妇人,不知何时已经头发花白满脸倦容了。

    那些白头发似乎刺痛了她的眼睛,她突然想起刘樱了,回云京有一段时间了,她没见过刘樱,刘樱也根本没来找过她。

    她在这世间还有谁呢?

    江回。

    她想起了那个不吭不响的孩子,可心里连一丝丝的疼爱都没有,只觉得陌生和无措。

    她不会照顾孩子,不晓得怎么和她交流,不爱她。

    她是江卓宁的孩子,看见她都会让她觉得痛苦不甘,她实在没办法温柔耐心地对待她。

    许辉。

    她又想起了许辉。

    是啊,她还有这么一个许辉。

    他爱她纵容她,哪怕她想要他的手指,他都满足她,她的一个笑他奉若至宝,她一蹙眉,他更会胆战心惊。

    他比江卓宁对她好一千倍一万倍。

    虽然她基本上没有正眼看过他,可此刻却如此地想念他,她迫切地需要一个怀抱,能让她埋头进去,对所有烦恼不管不顾。

    她好累。

    这段感情里,一直觉得累的,何止江卓宁一个人呢。

    孟佳妩转个身,不知不觉间就下了楼,坐在楼下花园里胡思乱想。

    身上好多血,偶尔过去一个人看见她都会被吓跑,孟佳妩也不在乎,突然之间起风了,她才觉得冷,掏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遍,那边传来许辉疲惫的一声,“喂。”

    “你在哪?”

    “我……”

    “不管你在哪,”孟佳妩不等他说话就直接打断了,一字一顿道,“许辉,你听好了。我在佑灵医院。不管你在哪,天亮之前要是出现在我面前了,我就跟你走。”

    “你?”

    孟佳妩直接掐断通话,靠在了椅子上。

    就这样吧,她不晓得这样对不对,可她知道,江卓宁醒来也不会高兴见到她,而她,见到他便是满腹怨恨,他们眼下这样的关系,要么死,要么永不相见,最好。

    江卓宁凌晨出了手术室。

    卓娅寸步不离地守着他,姜衿和晏少卿也没回去,休息在医院里,得了江卓宁没有生命危险的消息一众人俱是松口气,姜衿找了半天,终于看见了楼下花园里坐着的孟佳妩。

    “你还好吗?”

    她下了楼,坐在孟佳妩边上问。

    “我不快乐。”孟佳妩没有回头看她,好像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其实从一开始和他在一起,我也不快乐。跳楼也只是为了胁迫他,可是你说他怎么那么傻那么轴,这样的赌约也遵守,竟然真的和我在一起了。”

    “这就是江卓宁吧。”姜衿想到最开始那一出,喟叹道。

    “是。这就是江卓宁。又正直又固执,又可笑又可爱,拥抱亲吻了就会把你当成女朋友,上床了就觉得自己必须要娶你,把你当成他的女人了就会对你好,也不会再把视线投向其他女生……”

    姜衿没说话,只听着她说话。

    孟佳妩自言自语了一堆,突然笑道:“童桐其实挺适合他的。我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觉得她没我漂亮没我身材好,可事实上,这两样是江卓宁最不在乎的。他和我在一起也不是因为我漂亮身材好,姜衿你说是不是?”

    “是。”

    孟佳妩突然哭了。

    姜衿侧过身,眼见她捂着脸肩膀一耸一耸的,迟疑了一下,她倾身抱住了她的身子,抬手拍着她的背。

    “衿衿。”

    “嗯,我在。”

    “我想再回到大一军训的时候。”

    “我们每个人只能活一次。”姜衿的下巴抵在她肩头,声音低低道,“人生路也只能走一次,只能向前,不能向后。很多事遗憾后悔都没有用,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小妩,你明白吗?”

    孟佳妩没说话,过了很久很久,才从她怀里抬起头来,“我们还可能当朋友吗?”

    姜衿一愣,握着她一只手慢慢道:“可能。只是再不可能回到以前那种状态了。”

    孟佳妩看着两人交握的手,久久没说话。

    ——

    姜衿坐了没多久,晏少卿下楼将她叫走了。

    孟佳妩仍在楼下。

    姜衿纵然有些于心不忍,却又无可奈何,这种情况,孟佳妩一个人待着也许能想通许多事,夏天夜里也不算太冷,她想待就待着吧。

    孟佳妩就这样在花园里坐了大半夜。

    天快亮的时候,她开始担心了。

    许辉还没来。

    他父亲去世的消息她已经知道了,家里的公司需要人主持大局,他和他那后妈应该正抢夺得火热吧。

    会不会来?

    想到两人最近的两次对峙,她突然间又有些不能确定了。

    许辉好像对她很失望?

    他那天来了一会,下午应该又坐飞机回去了,她只给了这么一会时间,他怎么可能过来呢,路途遥远,火车都不一定能到。

    孟佳妩低头抱了抱肩膀。

    狠话已经放出去了,如果许辉不来,她该怎么办?

    她对自己的妈妈姐姐都没什么感情,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也欠缺喜爱,她其实知道,那些男人来来往往,没人用真心对她。

    她其实什么都没有。

    呵呵。

    孟佳妩想着想着,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起来。

    是呀,她对绝大多数女生都看不惯,也看不起同龄的那些小男生,她争强好胜一路长大,原本也没怎么付出真心。

    指望什么呢?

    有什么好指望的。

    或许她就该是一个人的,努力站在万众瞩目的地方去,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她不需要任何人喜欢。

    夏天亮的早,东方很快泛起了鱼肚白。

    孟佳妩自长椅上站起身来,直接往医院外面走,没走两步,一抬头整个人却愣在了原地。

    “我来了。”

    许辉在两步开外看着她,笑着说。

    火车都赶不及,他接到孟佳妩的电话,当机立断联系了自己在家乡一大帮狐朋狗友,最终,硬是让人家的私人飞机连夜起飞了。

    孟佳妩没想到他能赶到,在她的感觉里,这对许辉来说其实是不可能的事,可他偏偏做到了。

    因为进了自家公司的缘故,他这一年半也时常西装革履,一副公司少当家的做派,可此刻就穿了宽松的大T恤和短裤,脚上还踩着人字拖,很明显,为了过来见她,他连衣服都没换。

    孟佳妩看着看着,心里竟是有些酸酸的感觉,她勉强扯出一个趾高气扬的笑容来,朝他道:“过来。”

    “你过来。”

    许辉看着她,第一次没答应,而是讨价还价道:“我这一晚上飞了上千公里,剩下这一米,你能走过来吗?”

    孟佳妩一愣,看着他没说话。

    下一瞬,许辉却大步到了她跟前,将她抱进了怀里。

    孟佳妩侧头靠在他肩上,“抱紧我。”

    许辉收紧了手臂。

    她又道:“我不要江卓宁了,也不想在云京了,以后跟你走。”

    “你确定?”许辉问她。

    孟佳妩声音一冷,“你不高兴?”

    许辉突然就笑了一下,拉起她手腕道:“怎么会?做梦都会笑醒了,你想离开我们现在就走。”

    他握着她的手走了两步,突然停下,发问道:“回回人呢?你不预备带走她?”

    孟佳妩低下头,半晌,开口道:“留给江卓宁吧。”

    许辉站在原地想了一会,觉得带走她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便也不说话了,和她一起继续往外走。

    医院门外拦了辆出租车,孟佳妩给卓娅发了一条短信。

    “我放过他了。孩子姓江,好好待她。”

    她发了短信,路过高架桥的时候,直接将手机从车窗扔了出去。就像江卓宁说的,到此为止吧。

    ——

    卓娅后半夜睡了过去。

    醒来后才看见短信,不敢置信,来回反复看了三遍。

    如释重负。

    她和江致远结婚大半辈子,做决定的事情一向是留给他的,夫妻关系里她基本是被守护的那一个。

    江致远一去,孟佳妩的事情让她无可奈何。

    眼下终于了结了。

    无论孟佳妩这一晚是想通了还是怎么的,对她来说都无所谓,走了就对了,他们家就可以安生了。

    卓娅抬眸看向了床上的江卓宁。

    江卓宁流了很多血,伤势看着凶险却并没伤及要害,当天中午就醒了过来,得知孟佳妩离开,也并没过多情绪流露。

    昨晚的事情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垂在身侧的一只手下意识就在脸颊上摸了摸,摸到一块纱布。

    “你这孩子,怎么对自己这么狠。医生说伤口深了些,以后好了也免不了留点痕迹,不过现在医学美容这么发达,我觉得总会好的吧。”

    江卓宁放下手,没说话。

    他的相貌如何他再清楚不过了,多少女生喜欢他最开始不就因为这一副皮相么,没了就没了,他不介意。

    可——

    他突然又想到童桐了。

    那丫头对自己这一张脸也是非常痴迷的,等她看到自己这道痕迹,会不会失望遗憾?

    江卓宁微微蜷了蜷手指,再次闭上了眼睛。

    ——

    他在医院里躺了近十天。

    这十天卓娅自然寸步不离,保姆是新来的,一个人照顾着小江回他们也不放心,小江回便在晏家住了几天,和晏家两个小家伙同吃同住。

    二十五号这一天,江卓宁要求出院了。

    自他住院以后,孟佳妩当真和人间蒸发了似的,再也没出现,甚至都没回家拿一下东西。

    江卓宁和卓娅也不再提起她,回家收拾了东西,在晏家接了小江回,一起回临江去。

    他们已经商量好了,回了临江再请两个保姆,陪着卓娅一起照顾孩子。

    要是童桐愿意,江卓宁便留在临江,不在云京发展事业了,毕竟童桐喜欢家乡,云京对她来说也是伤心地,她一直为他背井离乡委曲求全,接下来可能一起走过的这大半辈子,江卓宁想对她好一点。

    可——

    回了临江,他在童家门外站了大半天,愣是连门也没进。

    童百善和赵雅文对他怨气颇深,听保姆说是他过来压根连理都没理,大门都没有开一下。

    江卓宁想给童桐打电话,又迟疑。

    他想先远远看见她,看看她这段时间过得好不好,具体如何决定,也想等看到她的近况再说。

    江卓宁低着头,沿着童家别墅外的花园,慢慢往边上走。

    他伤口刚好,走路不能快,慢步走着,心里也没什么头绪,正叹气,抬头看见远远跑来的人影,愣了一下。

    已经到傍晚,童桐朝他跑过来,身后晚霞如火,边上绿草如茵花枝招摇,他停步看着,心里竟慢慢涌起一股难言的感动。

    童桐越来越近,抬眸看见他,慢慢停了步子。

    她神色间带着一抹不敢置信,等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扭头,整个人突然转身往来路跑去了。

    江卓宁一愣,连忙道:“童桐!”

    他声音很大,童桐便被施了定身术一般,不得不停了步子。

    江卓宁也忘了大腿上刚愈合的伤口,大跨步走到她跟前去,站在她对面,抬手去拉她手腕,“看见我跑什么?”

    童桐低着头,被他握着手腕,犹豫了一下不得不抬头,声音低低道:“你怎么来了?”

    话音刚落目光又定在他脸颊上,大惊问,“你的脸怎么了?”

    “已经没事了。”江卓宁打量着她的脸,握着她手腕,说话间就忍不住想抱她,倾身下来。

    “想我吗?”他在她耳边轻声问。

    童桐身子一颤,整个人却古怪地往后缩了一下,恨不得将脑袋埋在胸前,咬唇支吾道:“我……江卓宁,我最近胖了好多。”

    回来后差点患上暴食症,也是这一两天才稍微正常些,可一照镜子,却发现自己已经胖了一圈,刚刚突破一百斤了。

    体重上升,她心里又闷,才出门跑步的。

    可——

    江卓宁却好像没看见似的,她很忐忑,自己都有点嫌弃自己。

    童桐感觉到江卓宁另一只手摸到了她的脸上,她又忐忑又意外又疑惑,下意识再仰起头来,江卓宁唇角却噙了笑意,手指捏了捏她脸上的软肉,嗓音低柔地点头道:“嗯,是胖了。可我觉得很好。”

    童桐抿着唇不知道如何答话了,傻兮兮地看着江卓宁脸上那道因为结痂未退的细长疤痕。

    “我也变丑了。”江卓宁自嘲地笑了笑,“可能这辈子也恢复不到以前那么好了,你……还要我吗?”

    童桐眼眶里渐渐蓄满了泪。

    孟佳妩退出了新声音比赛,好像也离开云京了,她隐约知道。

    她其实还抱有期待。

    哪怕卑微哪怕可怜哪怕没骨气,可这就是她,无论江卓宁怎么样,她都永远那么爱他,无法停止无法消减。

    童桐含泪扑进了他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她在他怀里泪如雨下,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要,要。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江卓宁你知道吗,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你,不管什么样。”

    “傻。”

    江卓宁说了一个字,又忍不住更紧地搂抱着她,低声道:“我也一样。无论你以后变成什么样,我都觉得很好很满意,不会嫌弃。童桐,我们重新开始吧,好吗?”

    童桐在他怀里哽咽出声,说不了话。

    江卓宁一只手拥着她,另外一只手便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脸朝向他,夕阳照得他睁不开眼睛,他便微微眯着眼,慢慢吻去她脸上濡湿的泪水。

    江卓宁番外应该就剩一章了,后天晚上见。

    再,推荐个读者妹纸的古言文,亲们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哦,么么哒。

    灵犀殿下《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简介:

    她是国际刑警,冷静沉稳,聪慧敏锐,最终为国捐躯,英勇壮烈。

    她是将军之女,懦弱胆小,无才无德,最后难产而亡,凄惨冷淡。

    当她变成她,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斗渣渣,算总账,为无辜的她讨回公道?

    还是泡美男,弄权谋,甚至恣意江湖,逍遥天下?

    不不不……

    她是稳重,理智的感性女子,怎么与一群古董计较?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江卓宁番外 011》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