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钦天疑云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逆天驭兽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应怀真不是好端端在泰州么,怎么会随着一个陌生汉子来到百里开外的齐州?这还要从两天前的一件事说起。

    应兰风接了一件公案,是两个青年子弟争风吃醋,斗殴致死人案,这件案子的奇特之处在于,这两名男子都并非本地人士,都是自他处而来,栖居客栈之时,一语不合继而动武,才闹出人命的。

    事情发生在应兰风的制下,自然责无旁贷,开堂问案,问询过行凶者,提审各色人等,分别一一录下口供,这事情的来龙去脉眼见是一清二楚,应兰风心情舒畅,正欲给出判决,却见家奴招财在公堂一侧向着自己招手。

    应兰风情知有异,只好暂缓审讯,来到后堂问起端倪,招财道:“少爷,你可是想判这郭继祖死罪?”

    招财原本不叫这个名字,此刻县衙里的两个仆人,年纪大点的这位叫招财,年纪轻些的是进宝,加上两名丫鬟:如意,吉祥……这四个的名字,却都是李贤淑李娘子统一所改,据说是图个吉利。

    招财是从应公府跟着应兰风来到泰州的,算是从小到大看着应兰风长大,也是应兰风心腹的人,因此应兰风对招财还是有几分敬重的,此刻听了这话,虽然有些不悦,仍道:“怎么?杀人者死,有何不妥么?”

    招财摇头道:“少爷,我瞧你是真不记得了,你忘了这郭继祖跟咱们府里有些牵连么?你小的时候还曾跟他见过面的。”

    应兰风一听,心念转动,猛地惊了一惊,失声道:“我还想这名字有些熟悉,难道这郭继祖就是府里夫人娘家兄弟的那个?”

    招财见他记起,不由笑道:“可不是他怎地?他的左边脸上有一颗痣,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少爷,这是夫人那边的亲眷,此刻你若是判了他,府里恐怕不好交代呀。”

    应兰风听了,不由地皱起眉头来,他虽然出府四年多,然而毕竟应家是他的出身,且他从小也曾受嫡母的教诲……深知嫡母的性情,倘若此事他判了郭继祖,只怕嫡母那边,可不仅是一个大大地得罪了。


    应兰风本以为这是宗简单的案子,如刀切豆腐般不容分说,没想到半路竟杀出亲戚来了,瞬间忧闷,待要狠心判了郭继祖……又真怕回应府后不好交代,思来想去,只好暂时拖一拖,就把郭继祖押在监牢里,容他三思后再定夺。

    应兰风退堂,闷闷不乐来到后院,就听到前方笑语喧哗,乃是童稚之声,应兰风循声而去,只听云雀般的笑声响起,说道:“大元宝,你跑什么?”另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回答:“你打我可以,不许捏我的脸,我娘会问起来,我可不知怎么回答她了。”

    应兰风一听,忍俊不禁,知道自己的女儿应怀真正在跟张家的小少爷张珍一块儿玩耍呢,他索性放慢了步子,一边侧耳倾听,只听应怀真噗嗤一笑,道:“这话怎么说?”张珍道:“我可不能说谎了,上回奶娘看到我的手臂划破了,娘发了好大脾气,我差点瞒不住啦。”应怀真道:“上回你手臂划破,是你太笨,谁让你躲在蔷薇花丛里了,花枝是有刺儿的呀。”张珍道:“我瞧着花开的好,哪里知道有刺呢。”

    应怀真大笑,也不知她做了什么,就听见张珍杀猪似的叫了起来,应兰风在花丛后听得心旷神怡,又怕张家小少爷有事,忙迈步出来,一眼瞧见应怀真正伸手揉着张珍的小脸儿。

    应兰风心头一松,故意咳嗽了声,道:“真儿,你胡闹什么呢!”

    应怀真见他出现,便笑盈盈地松了手,道:“爹,你瞧大元宝,也忒胆小了。”

    应兰风看着张珍,瞧着那肥嘟嘟地小脸被揉的发红,待要笑,却又觉得这样不好,便忍住了,只道:“元宝是男孩子,自然要让着你,可你怎可如此欺负他?”

    应怀真嘟了嘟小嘴,张珍已经抢着开口道:“叔、叔父,我乐意给妹妹欺负!”

    应怀真转头看过去,张珍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又说:“不、是我说错了,妹妹并没有欺负我……我们闹着玩呢。


    应兰风略有些愕然,看看张珍发红的脸,若有所思笑了两声,转身对着应怀真,道:“你瞧元宝多懂事……你呀……别仗着人家喜欢你就一味胡闹啦。”说着,伸出手指,轻轻地在应怀真额头一点,又笑说:“小心有一天他就跑了不见了。”

    应怀真原本笑眯眯地,听了这句,脸色微微一变,也不做声。

    张珍忙摆手说:“叔父,我不会不见,我得陪着真真妹妹,只怕她会不、不喜欢我……赶我走……”

    应兰风挑眉,看看张珍紧张羞涩的脸色,又看应怀真有些出神的模样,不由低低笑念道:“真是……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啊……”

    应兰风见两个小孩儿玩的开心,他也不愿立在这里阻碍他们,加上他自己还有宗难办的“公务”,便叮嘱两人不许打架,轻笑两声,负手而去。

    花园里,张珍见应兰风去了,才又恢复了之前的活泛,见应怀真默立不语,他生怕她不开心,便拉拉她的衣袖:“妹妹,我们还玩捉迷藏吧?”

    应怀真听了,歪头看他:“不玩了,你这样笨,万一还望蔷薇丛里躲藏该如何是好。”

    张珍道:“躲在那里也好呀,你知道我藏在那里,就会早一点找到我。”

    应怀真双眸微微泛红:“傻子,被人早点找到很开心么?”

    张珍道:“当然开心啦,每次跟你捉迷藏,我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给你捉到的时候。”咧开嘴笑,像是天上掉了个大元宝。

    怪不得每次轻而易举找到他的时候,他总是笑得跟天上掉下一个大元宝一样。

    晶莹的双眸圆睁,樱唇紧闭,应怀真死死盯着张珍,小孩儿有些害怕,不知自己做错什么,喏喏问:“妹妹,我说错了么?你、你别生气……”

    应怀真忽然用力推他一把,叫道:“你是真傻么!”她用力极大,当下就把张珍推倒地上,她却不理会,倒退两步,转身跑了。


    地上张珍愣了会儿,才爬起身来,叫着:“真真!”想要去追,他的小厮却赶了来,将他拉住:“少爷,夫人找你了……你怎么又弄了一身泥?”生怕受责罚,拉着张珍就走,小孩儿叹了口气,一步三回头地跟小厮走了。

    应怀真一口气跑到花丛边上,眼前是星星开放的蔷薇花,小簇的花朵,很是活泼地点缀了半边墙,有粉色的,有纯白的,含着微微暖黄的花心。

    应怀真伸手掐住一枝,脑中却浮现许多凌乱的场景。

    多半是她遭事之后的记忆。

    那个微胖的,面貌平淡腿脚不便的张珍,四处奔波,上下打点,用尽所有方法求见她一面:“妹妹,我听说叔父出事就动身来京了,我、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我一定会救你!你别怕……”

    他颤声说,似说了很多,但当时那种朝堂争斗,俨然已是诸神之战,似张珍这种低微凡人,哪里有插手的余地?别说是救人,他沾手此事便已似飞蛾扑火。

    而那时的应怀真,早已心死,双耳已经听不见任何,心神也不愿再理会周遭,故而对张珍奉上的关切,也同样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此刻,都在那看似童稚无心的对话中,有些零碎的场景浮现,是在法场上,人群中,他拖着腿奋力要闯上前来,声嘶力竭地叫:“真真!”声音都嘶哑变调,守卫不得不举起器械将他击退,不知是什么狠狠打在他的头上,血顿时就迸流出来,那身影愈发踉跄,人浪中似大海孤舟。

    只是那日,流了太多的血,故而应怀真竟不记得,其中,还有一个叫做张珍的,她昔日的青梅竹马的玩伴。

    要如何才能见真情假意?

    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应怀真拼命跑到后院,胸口像是要炸裂一样,她怕被人发现又要大惊小怪,便停步,轻手轻脚地走到角落,在台阶上轻轻坐了歇息。

    说话的声音,从开着的窗户里断断续续传了出来,应怀真听出是爹娘在说话,便也不以为意,手托着腮边歇息边听。

    只听李贤淑问:“真的是府里的亲戚?你可认清楚了?”

    应兰风道:“可不正是我的小舅舅郭继祖么?脸上有个痣的,我当时并未认出来,是招财提醒了我,不然我差点儿就判了。”

    李贤淑忽然恨说:“什么差点儿,你做什么理会招财叔那老糊涂,左右你起初没认出他来,索性就直接判了!”

    应兰风迟疑:“这、这使得么?毕竟是亲戚,事关人命……”

    李贤淑道:“他若不打死人家,怎会要判他死刑?如今你是官,他是囚犯,又不是偷鸡摸狗的小事可以周旋的,这有什么情面可讲?”

    应兰风道:“然而夫人那边,若是知道了……”

    李贤淑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到时候真的夫人知道了,你便只说你没认出来就是了!反正他们那边不也没有认出你来么?若他们认得你,早来讨情面了,何必招财那个老糊涂提点你?”

    应兰风恍然大悟,却仍有点儿于心不忍:“唉,毕竟曾跟他相识过一场的,我亲判他死罪,未免……”

    李贤淑道:“亏你还是当官儿的,这点子小事竟把你为难成这样儿,可知这事关你的前程,公事公办便是!如今趁着府里没有知晓,你就只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赶紧判了了事!招财叔那边我来料理就是了。”

    应兰风被推着往外,还不忘说道:“别为难招财……”

    李贤淑笑了声:“为难他做什么?我疯了不成?招财叔是你的心腹,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我跟他说透了他必然明白,要知道他是一时糊涂,却并不傻!”

    应兰风长吁一口气:“近来赈灾的事儿还忙得焦头烂额,偏又添这份乱,我自交州程兄处听说,朝廷派了铁骨御史下来巡查,那人是有名的心狠手辣,走到哪里,哪里就得掉几个脑袋,简直就是勾魂御史……也不知是否会到泰州来,我这心里可有些发慌呢。”

    李贤淑安抚道:“怕他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横竖你对得起天地良心朝廷俸禄,他再铁骨勾魂又能如何?别先唉声叹气,平白矮了自家气势,别忘了你还有阿真跟我,上回不是说阿真一心想你做个清官儿么?”

    应兰风听了这句,却蓦地精神万丈:“娘子教诲的很是!既如此,不能再耽搁,我且去了。”

    应兰风抖擞精神,迈步出门,一眼看到台阶上的应怀真,微怔之下过来,摸摸头顶,又轻弹了弹她鬓间那朵小花,含笑问:“真儿怎么在这儿?”

    应怀真道:“方才跑的累了,才过来坐坐。”

    这会儿李贤淑也出来:“阿真在这里?听到爹娘说什么了?”

    应怀真摇摇头,露出疲惫的样子:“跟大元宝玩的累了,有些发困。”

    “那我抱乖乖回去睡觉。”应兰风见了女儿,便把他事忘得一干二净,才伸手要抱,李贤淑推他一把:“你有正经事,还不快去?我抱回去就是了。”

    应兰风只好一笑,又刮刮应怀真的鼻头:“你才病好,不要玩得太疯了些,瞧脸儿红的……那爹去办事了,等回来再看乖乖。”

    应怀真打了个哈欠,点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与花共眠》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 4 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