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钦天疑云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逆天驭兽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极耀眼的那道光在唐毅头顶一闪而没,原来是他躬身下来,双眉之下凤眸带笑,和蔼又亲切地看着她。

    可是,能成为凌绝恩师的人,会和蔼亲切到哪里去?

    应怀真只觉得手指尖都冰冷着,白着小脸不发一言。

    唐毅见她面色有异,便问:“怎么,莫非吓着你了?”忙小心地伸出手去把她从石头上抱下来,放在地上,又嘘寒问暖。

    那双手挟裹住她,应怀真机伶伶地打了个寒战,醒了神,然而大概是在这儿站了太久,双脚落地,里里外外的寒意顿时交相袭来,冷得那脸越发地白了,小唐试着握握她的手儿,只觉那软软地小手如冰棱子一样,不由惊道:“这是怎么了?”还好此刻应兰风也已出了门来,见状只以为她不舒服,忙着先抱回后院去了。

    当夜应怀真大做噩梦。

    一会儿梦见凌绝狞笑着,举刀向她劈来,一会儿梦见应兰风披枷带锁,被林沉舟跟唐毅两个踩在脚下。

    次日一早,李贤淑在房里帮应兰风整理袍服,应兰风道:“今日我得先去处理了公事,林兄跟唐贤弟两人,还劳烦娘子代为招呼。”

    李贤淑道:“昨儿晚你已说了,我理会得。”

    应兰风笑看她说:“我知道你能干,我不过也是白唠叨罢了。”又问道:“真儿还睡着么?昨儿睡得可还安稳?”

    李贤淑道:“我起来看了两次,没什么事儿!”

    应兰风叹道:“没事是最好的,昨儿不知怎么了,一个人在院子里,冻得脸都那样了,问她也不支声,若不是唐贤弟发现,这傻孩子不知会怎么样呢,刚又出了那件事,这会子可要用十万分精神看紧了些,她若再有个三长两短,我的命也就给折腾没了。”

    “呸呸,咱们家闺女的命大着呢!大清早说这些没道理的话!”李贤淑笑着打他一下,又道:“不过可真的要好生谢谢这两位,若不是他们,还不知阿真要给拐到哪里去呢?”

    应兰风思忖道:“我也正是这么想,故而先多留他们住上几日,只不过咱们这家里的情形,也没什么可拿得出手的东西相送……”

    李贤淑细想了想,道:“你忘了前些日子你那小表弟送的补品?我看真儿一个孩子也吃不了那许多,不如分些虫草燕窝做人情,岂不又体面又便宜?”

    应兰风道:“你说那些,我也知道真儿吃不了太多,然而我本来还想你也吃些的……”应兰风说到这里,声音渐低:原来李氏自嫁了他,也不曾享受过什么,反倒里里外外操劳,此刻应兰风想到这个,心里不由有些难过。


    李贤淑看一眼应兰风,便晓得他心里所想,当下反而一笑,道:“嗐,你又唠叨些什么,我好端端地又补些什么,再说我也不爱吃那些东西……你就别惦记着了!别说这些,只是昨儿我担心阿真,拧了你的耳朵,你可别怪我才好。”

    应兰风握住她的手,道:“照我看是拧的轻了些,谁叫我没听娘子话呢。”

    应怀真夜间噩梦连连,到早晨才睡了过去,因此未免起来的晚。李贤淑抱她起来,穿衣穿袜,洗脸梳头,又把朵新掐的粉白花儿簪在髻上,最后捧着那粉嫩的脸蛋亲了两口,娘儿两正腻歪,有人丫鬟如意在外叫道:“张家奶奶跟小少爷来了。”

    李贤淑一听,忙转身迎接,却见帘子打起,走进来一位银盘脸儿的貌美妇人,手中牵着张珍,款款进了门来。

    张珍一看应怀真,便挣手先跑过来,叫嚷道:“妹妹,你没事吗?那恶人有没有打你骂你?”

    此刻李贤淑便起身迎了,道:“怎么你亲自过来了,说了是有惊无险,让你们放心的。”

    张家奶奶道:“我倒是想让怀真再休养些时候再过来看,可元宝等不及了,昨儿晚上若不是他爹强压着不许乱跑,早就过来了。


    李贤淑笑着让了座儿,张家奶奶看看榻边的两小,压低声儿对李贤淑道:“我们老爷打听到了,据说那贼是冲着元宝来的,那时候元宝正在你们这儿,他就发毒心把真儿给掳去了,所以这件事儿,还是真儿替了元宝的祸,唉……亏得真儿有菩萨保佑,平安无事归来,不然的话……”说到这里,便举手拭泪。

    李贤淑自也后怕不已,昨晚已经抱着应怀真念了千百遍的菩萨保佑,今儿听张家奶奶说起此事,也甚是感念,便也湿了眼。

    张家奶奶又道:“我这次来还想跟妹妹说,这段日子里要多看着怀真些,我家里也多派了人看管元宝,等闲就别叫他们出门……免得又给别的歹人盯上……”

    两个妇人在旁边说话,旁边张珍拉着应怀真,忧心忡忡地道:“爹说以后不许我出来乱跑,我很怕他不让我来见你了。”

    应怀真听着他关切的问话,耳旁又传来张家奶奶的只言片语……

    她模模糊糊记得前世在泰州这段时候,李贤淑把她圈在家中好久不许外出,而她也不曾见到张珍,仿佛是很长时间后才重又见面,而再往后的零星记忆中……张珍的一条腿就是残了的。

    或许,有那么一种可能,真的是……

    应怀真将张珍上下看了会儿,道:“你是该多听听你爹的话,对了,你的腿不疼么?”

    张珍一愣,然后低头踢了踢两只脚,又跳到地上,十分灵活地蹦了两下:“不疼呀?好端端地怎么了?”

    应怀真看着张珍呆呆的模样,透过他清澈的眼睛,却仿佛看到那个在法场上拼命想冲向前的身影,他焦虑忧痛,血流满面……那于人群中的身影摇曳,逐渐远去消散。


    应怀真抬手在张珍的头顶抚过,粲然一笑:“不疼就好,没事啦!”

    张家奶奶这遭儿过来,随身的几个丫鬟又捧了好些吃食之物,并不贵重,然而看着却十分丰盛,李贤淑有些过意不去,再三推辞,张家奶奶道:“听说你们这儿也有客在,还是救了怀真的大恩人,故而对我们自然也是有恩的,知道知县大人得避嫌,故而只送了点吃的东西过来,寻常邻里照应也是如此……另外,我们老爷说了,改日还要亲恩人们请过府饮宴呢。”

    闲话了半个时辰,张家奶奶带了张珍便先回府了,张珍虽想留下,然而张家经历这遭,果然把他看管的十分严厉,加上他娘说应怀真得多休息,故而也只好恋恋不舍地家去了。

    送走了人,李贤淑把应怀真安置在屋内,不叫她乱跑,便拉上门出来,正巧吉祥如意从廊上来,说说笑笑地,见了她,忙止步行礼。

    李贤淑道:“林爷跟唐爷都起了吗?”

    如意道:“刚去看都起了,按照奶奶的吩咐,我们正要备饭呢。”

    李贤淑一挥手道:“都利落有眼力价些,别怠慢了贵客,快去吧。”两个丫鬟齐说“知道了”,往厨房去了。

    李贤淑县衙虽不大,但人更少,两个丫鬟都给李贤淑派了用处,招财进宝也各有活计忙碌,因此空荡荡地,十分寂静,隐隐听到树荫里传来鸟鸣。

    应怀真在屋内翻来覆去了会儿,闷得头晕,出来闲走了会儿,想到林沉舟跟小唐都在,不免犹豫,有些不敢到处乱走,生怕撞上。

    正神游太虚,忽然听到扑簌簌一阵声响,应怀真闻声抬头,那响动却是从头顶树上传来,她暗自心惊:莫非又是一个贼?

    呆看间,却见满树细碎黄花洒落,绿油油之中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头,一只小奶猫向着她“喵”地叫了声,有条不紊地顺着树干往下,轻轻跃落地上,跑了个无影无踪。

    应怀真不由莞尔,鼻端却嗅得甜香之气阵阵袭来,原来是这一树桂花,翡翠样叶片间簇簇堆金,那花儿香气沁人心脾。

    应怀真看得欢喜,忍不住又深深地呼吸了两口,只觉心情也都愉悦起来。

    且说林沉舟跟小唐清早起身,应兰风便先来打过招呼,请他们在偏厅用饭。

    早饭都已经备好,琳琅满目地摆了一桌子,无非是些小米粥,白米粥,腌的嫩黄瓜,扁豆,咸菜,豆腐干之类,看起来摆弄的十分干净,吃起来也清脆清甜。

    林沉舟跟小唐微服私访间也吃惯了民间饭食,却没尝过这样的新鲜风味,应兰风只陪着起了筷子,说已经吃过了,又道:“这都是内人亲手所做,林兄跟唐贤弟不嫌弃就好。”

    两人还未吃完,外头就有人击鼓,应兰风告了失陪,匆匆而去。

    林唐两人将桌上饭食吃了大半,吉祥跟如意便上前收拾,林沉舟看着两个丫鬟,道:“想不到你们奶奶有这种手艺。”

    吉祥善谈,便道:“先生不知道,我们奶奶会的可多了,这县衙里全靠她一个人撑着呢。”

    林沉舟挑眉:“这是什么意思?”

    如意谨慎些,便对吉祥小声说:“你别多话,留神奶奶知道骂你。”

    小唐便一笑道:“是啊,你们奶奶看来是个厉害的人。”

    两个丫鬟看着他玉面生辉,不由脸热,吉祥便说:“我们奶奶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罢了,其实是个极能干的人,不然大人那点儿薪俸,怎么能养得起这家子呢!”

    林沉舟一震,小唐仍是笑笑地,问:“是吗?我也觉着应大人真是个大大地清官……若是其他当官儿的,哪里至于这样呢?”

    如意看一眼他,到底是女孩儿有些羞,便也不再出言,只默默地把碗盘撤了下去,吉祥见她走了,才又说:“这一次多亏了两位救回了小姐,不然我们真不知怎么办了,我们大人是不是清官我可不清楚,只知道外头百姓都叫他青天大老爷呢。”向着小唐一笑,扭身出门了。

    林沉舟跟小唐两个见人都去了,便双双站起,走到门口,两人沉吟片刻,林沉舟想到方才外头击鼓,便道:“咱们兵分两路,我出去看看发生何事,如果能看他审案则再好不过,你在这衙门里转转,我看着你在这里面打听消息比我要容易的多。”

    小唐听出林沉舟话语中的戏谑之意,自然是说方才两个丫头被他一笑迷倒的情景,当下一笑,两人分开,林沉舟往前,小唐则信步往后院而行。

    这县衙看来已经有些年岁,墙皮不免斑驳,然而收拾的十分整洁干净,且三五十步就见花花草草,勃勃生机中显出幽然之趣,小唐且看且行,心道:“能把庭院收拾的如此雅致,主人必然也不至于是个大奸大恶之徒罢。”

    走到廊下,一墙之隔,便传来人声,似是方才的如意跟吉祥。

    小唐放缓步子,听如意道:“方才你多嘴的事记得别跟奶奶说。”

    吉祥道:“我也没说什么别的,不过是些实话,奶奶知道又如何?总不会就骂我。”

    如意道:“我是说,咱们得顾及大人的体面,想咱们这县衙穷得这样,得奶奶领着咱们种菜吃……你在那两位客人跟前说大人没钱,人家一来瞧不起大人,二来,或许还觉得咱们是在哭穷呢!想这两位是救了小姐的大恩人,咱们自然要尽心尽力地对人家……要不然奶奶怎么会特意地弄那么一大桌子的菜……这话怎么能叫人知道呢。”

    吉祥听了才明白:“好姐姐,果然是我又多嘴了,你万万别告诉奶奶,我以后一定把自己管的牢牢地,唉……都怪那唐爷,笑得真真好看,我一瞧他笑,就着了魔似的总想说点什么才好。”

    如意吃吃地笑起来:“你哪里是着魔,明明是犯花痴了!”

    吉祥不肯饶人,道:“只说我,难道你不是么?方才我瞧你的脸都红了。”

    如意含羞忍笑道:“你够了,再说我我就跟奶奶告状去了,赶紧打水,奶奶说了,那秋黄瓜再不浇水可就长不起来了。”

    两个丫鬟说说笑笑,声音渐渐远去。

    墙壁这边,小唐听得发呆,半晌才又迈步往前,一阵北风徐徐吹来,风中竟有朦朦胧胧地甜香,小唐身不由己循香而去,才进月门,便发现一株破粗的桂花树,挨墙而立,枝叶散开如一蓬大大地伞,点点桂花落一地金黄,颇见雅趣。

    小唐正看,忽然幽幽地一声叹息,似是从树上传来!小唐盯着那花枝掩映处,半信半疑唤道:“小怀真?”

    才说完,只见桂丛一阵簌簌地抖动,自花叶之中探出一个乌溜溜地小脑袋,圆圆地双眸中满是惊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与花共眠》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 8 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