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钦天疑云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逆天驭兽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应兰风忙叫进宝,进宝老远也看见他,赶紧翻身下马,应兰风问道:“你为何在此,莫非家里有事?”

    进宝儿道:“大人莫急,家中无事,乃是大姐儿吩咐小的赶去府衙的。”

    应兰风奇道:“你说什么?怀真叫你过来?”

    进宝点头道:“正是,自打大人走了,大姐儿叫如意姐姐唤我,给了小人这个东西,让我带着上府衙,若大人无事则罢,若大人有事,就拿出这个东西来,跟一位姓唐的爷们儿说……大姐儿的心愿已经有了,他自然懂得是何意思。”

    应兰风呆呆怔怔,无言以对,接过进宝手中之物细看,正是林沉舟送的那印章。

    进宝挠头道:“小人虽不知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大姐儿很是一本正经,小人不敢违背,就只得来了。”

    应兰风紧紧捏着那枚印章,心中五味杂陈。

    天气渐渐转凉,应兰风去府衙那趟历险已是半月前的事儿了,那位王克洵大人果然言而有信,很快把赈灾粮食派兵押送过来,同时在吏治之上,整个泰州府不免也有一番动荡,然而对应兰风来说,便如“曾经沧海难为水”。

    这日,天色阴森森地,仿佛是个要下雪的光景,徐姥姥便把家里带来的虎头帽虎头鞋拿出来,给应怀真穿戴上,都是她亲手缝制刺绣的,老虎的耳朵竖起来,眼睛炯炯有神,胡须根根可数,活灵活现,应怀真十分喜欢,爱不释手。

    徐姥姥打量着她花儿似的面庞,不由地说:“啧啧,这真哥儿生得,叫人见一回爱一回……多亏你随你爹多些。”

    李贤淑在旁听了,便笑道:"我的娘,这话是怎么说的呢,难道我长得不俊?人家说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您老倒是好,反褒贬起自己亲生的闺女来了,虽说你那姑爷生得出色,人见人爱,可我也不至于就真那么不堪入目的?"

    徐姥姥也笑道:“那怎么样,有道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得意,你也是修了几辈的福气,才能找这样个好姑爷,出身好,难得又对你百依百顺的……”说到这里,便停了停。


    李贤淑听了咯咯笑了几声,抬眼看着应怀真已经跑到在门口,把帽子鞋子穿戴起来,那身影俨然一头小老虎,就又笑说:“娘,你把你姑爷的心肝宝贝儿捯饬成这个样儿,跟个男孩儿似的,你留神他不欢喜。”

    徐姥姥道:“姑爷有什么不欢喜的,小孩儿头脸上最是娇贵,这棉帽子最厚实,戴上也不怕她到处玩闹淘气了,而且我刚来的时候,见真哥儿虽生得好,只是太瘦弱了些,怕有些邪祟,用虎气给她冲冲也是好的。”

    李贤淑道:“行行,您有理,不过……说来自打您来了,阿真的确比以前爱说爱笑了些,先前她病的那场,差点没把我吓死。”

    两人说到这里,见应怀真自门口走开了,徐姥姥就叹了声。李贤淑留意,便问:“怎么忽然叹气呢?”

    徐姥姥道:“大丫儿,这次来我是有些事儿想跟你说,只是刚来那会儿姑爷正为难着,故而不好说出来又添烦恼。”

    李贤淑停了手中的针线活,便道:“我就知道您老不止是来看您外孙女儿的,到底是什么事儿呢?倒是说呀。”

    徐姥姥道:“这第一件,是二丫儿,她相中了人,整日里哭着喊着地想嫁。”

    李贤淑有些意外,却笑道:“这倒是好事呢,您老做什么愁眉苦脸的,是哪户人家?”

    徐姥姥叹说:“若是好人家,我自然也没话说,你可还记得甜水巷里头开典当铺的于家?”

    李贤淑皱眉一思量,道:“竟是他家?那家子的小子我恍惚里是见过,皮相虽生得不错,只是……听说性子上偏爱惹花惹草的不是?据说这还是他们家一脉相承的习性……美淑怎么看上他呢?”

    徐姥姥道:“就是说呢,我私下里问过,美淑说,他生得好,所以她看上了。


    李贤淑又气又笑,道:“真真是孩子气的话,她也老大不小了,还是这么赌气任性的?生得好难道能当饭吃,当钱使?以后若真成亲了,外头一大堆混账女人的烂账呢,她能受的了?”

    徐姥姥道:“我也是这么说的,可她说到时候自然有法子降服,总会让他都改了的,叫我不要担忧这些,故而说她铁了心着魔似的了呢,因我之前跟她说了几句狠话,她就跟我赌气,闹了一场,不肯吃饭,闹得我也没法儿。”

    李贤淑恨了恨,道:“难怪说这女大不中留呢,美淑又是那个死犟的性子,怕是劝不了的,若硬拉着,还以为咱们齐心要坏她的好姻缘呢。”

    徐姥姥道:“谁说不是,所以我也有些犯愁,才来问问你有没有什么主意。”

    李贤淑思忖了会子,道:“照我看,娘你也别管了,一来管不了,管的狠了还成了仇呢!成仇倒是小事,只怕美淑那个性子,又闹出什么不好看的来。这二来呢,儿孙自有儿孙福,美淑这么一心铁意的,或许真的有法子降服也未可知。”

    徐姥姥道:“就怕到时候她摆弄不了那于家的,又要受苦了。”

    李贤淑哼道:“那也是她自己死性儿挑的,怨得了谁?”

    李贤淑起身走到门口,看到应怀真跟李霍正在廊下不远处玩耍,她便叫说:“阿真,别走远了!”

    应怀真回头道:“知道了,娘!”戴着虎头帽子,显得炅炅精神,通身透着一股精灵气儿。李霍站在旁边,仍不做声。

    李贤淑这才放心回来,便说:“土娃这性子怪,怎么总闷声不响的?小小地年纪,倒像是有什么心事。
”一边儿摸摸那茶壶都有些冷了,扬声就叫:“如意,倒茶。”

    徐姥姥苦笑说道:“我这要说的第二件事,就是跟土娃有关……是你哥哥的事儿。”

    如意上来把茶壶拿走,李贤淑惊得只看徐姥姥,忙问:“哥哥又怎么了?”

    徐姥姥道:“你也知道你嫂子家里只她一个,她原来不住京里,是在北边的,故乡里还有些个产业,如今亲家门年纪大了思乡,便欲回去,惦记着无人伺候,就叫你嫂子也跟着回去。”

    李贤淑着急道:“这是什么话呢?嫂子回了,我哥哥怎么办?”

    徐姥姥道:“他们的意思,是你哥哥,土娃儿也都一块儿跟去。”

    李贤淑急得一拍桌子,把来送茶的如意吓了一跳,李贤淑横眉怒眼地说道:“真真是些屁话,这万万不行,他们家只一个女孩儿,我们家还只哥哥一个男丁呢,怎么能随着他们去?做什么青天白日梦的!”

    徐姥姥面露忧愁之色,李贤淑心念一转,问道:“哥哥不会是应了吧?”

    徐姥姥才微微点头:“看你哥哥看样子,心里约略也是想去的。”

    李贤淑又是震惊又是气恼:“哥哥好端端地竟要跟着他们走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徐姥姥见她着急,便劝道:“你先别着急上火的,有些事儿我本不想跟你说:前段日子你爹被人施套赌钱,输的还把咱们的铺子也垫了进去,你哥哥找那人去理论,一言不合竟打起来,对方虽然人多,可你知道你哥哥本事好,没吃什么亏反把人打伤了几个,可那些人因此竟然告了你哥哥,他们又跟官府有些关系,竟把你哥哥拿了……好不容易又使钱才救了出来,其中多半还是你嫂子家使的力。事后你哥哥很恼你爹,大吵了一架……”

    李贤淑听了愈发气道:“爹也太过了些,当初我在家的时候,因着他糊涂,每每纵容赊欠,竟弄得铺子入不敷出,好不容易哥哥在外头奔波走动,生意才算有些好了,他竟还是不改这毛病,不帮着哥哥也罢了,竟还添乱……”

    徐姥姥也不做声,李贤淑转念一想,忽地又醒悟道:“所以娘你才把土娃带来跟我见个面,万一真的背井离乡去了,到北边那遥远偏僻的地方,也不知道以后再见是什么时候,就连能不能见着也不可知……”

    徐姥姥听到这里,双眼中已经微微地见了泪光,道:“我是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了,索性先带了土娃过来给你和姑爷见见。”

    屋内两人说着,屋外应怀真正跟李霍玩耍,见张珍兴冲冲来了,手中拿着一本书似的,一眼看见应怀真的打扮,便惊喜交加道:“真真妹妹,你这样打扮可真好看。”围上前来,目不转睛地打量,啧啧有声。

    应怀真举手摸摸自己的虎头帽,道:“姥姥给做的,你家里没有?”

    张珍道:“有倒是有,我觉得难看,我又大了,就不爱戴,如今看你戴的这样好看,少不得我回去也跟我娘要,好歹翻出来也戴一戴。”

    应怀真见他这样呆,便抿嘴笑,又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张珍这才记起自己来意为何,便举起手中的册子道:“我新得的一本连环画,画的又热闹又好,给你看看。”

    应怀真拿了过来,见封皮上画着个戴红肚兜的胖小子,旁边写着“哪吒闹海”四个字,她便说:“原来是哪吒闹海打龙王三太子的故事。”

    张珍道:“妹妹可真聪明,一下儿就认出是哪吒闹海来了。”

    原来这会儿张珍已经开始读书认字,然而应怀真才四岁,尚未认字,可张珍并不知情,只以为她是看图猜出来的,应怀真知他误会,却也不解释。

    两人探头在一处看,旁边李霍也呆呆地看,问说:“这就是哪吒闹海么?”

    张珍道:“你没看见封皮上写着么?”

    李霍的脸刷地一下红了,应怀真抬头看他,若有所思问道:“表哥,你还没开始认字儿吗?”

    李霍闻言低头,并不回答,张珍道:“原来你还没开始读书?你比真真妹妹大两岁,也该开始认字儿了,千字文也没读么?我都背下来了。”

    李霍呆呆地,头越发低,应怀真对张珍道:“你别炫耀,表哥还没说什么,你倒是自问自答起来了。”

    张珍见她开口,便笑着捂住嘴不说了。应怀真便小声问李霍:“哥哥,真个没读书?舅舅没给你找私塾,教书先生呢?”

    李霍愣了半晌,终于才闷声说道:“今年本是要读的,家里一团乱,就没顾上……近来因为要搬,所以爹也没再管。”

    张珍跟应怀真齐声问:“搬什么?往哪儿搬?”

    李霍越发闷闷道:“搬到我娘的老家北边儿去。”

    应怀真心中一震,一时无声。张珍却皱眉问道:“你们在京内,已经算是北边了,还往北那越发到哪里去了?”

    正在这时候,应兰风从廊上来,一眼看到三个在此,又看应怀真是这幅摸样,喜不自禁:“真儿,哪来的虎头帽子?”

    应怀真忙跑过去:“姥姥给的。”

    应兰风把她抱在怀中,道:“这样倒是越发精神,比个男孩儿不换。”左看右看,才想起正经事,忙问:“你娘呢?”

    应怀真指了指那边儿的屋,应兰风道:“爹先去跟你娘说点事儿,待会陪你玩耍。”把应怀真放下,又摸了摸李霍跟张珍的头,道:“一块儿好生玩,别吵嘴。”

    应兰风去后,应怀真看看那两个,见他们正头碰头地在翻那连环画,看的很是入神,她便蹑手蹑脚跟着走到那屋门口,刚站定,就听应兰风说:“……正好岳母也在,这件事也由您老人家给参详参详……我,想要辞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与花共眠》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 18 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