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驱逐刁奴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钦天疑云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阿烟垂首望向那躲在李氏身旁的小男孩,却见他生得眉清目秀,一双眼睛晶亮犹如宝石一般,乍看之间倒是有几分像自己。只是他生得有些太过肥胖,横着老大的一坨,人也有些胆怯,如今站在李氏身旁,怯生生地望着自己。

    其实上一世,阿烟对这唯一的弟弟倒也不差,只是每日里要进学的,也不曾关注过这个弟弟。而父亲呢,公务繁忙,只以为李氏总会尽心照顾,以至于倒把这唯一的儿子给疏忽了。

    如今阿烟见这顾清分明已经七八岁了,可是却全然没有左相家公子爷的气度,反而畏畏缩缩,实在是没有半分体面,当下心中不免叹息。

    一时想起,后来顾家凋零,这李氏被她娘家舅领了回去,带着顾清改嫁离开,临走之前,这顾清还频频回首望向自己,眸中有些许泪花,竟是恋恋不舍之意。

    想到这里,阿烟心中泛起暖意,当下请李氏坐了,自己将顾清招呼到了跟前,露出温柔的笑意,牵着他的手问起近日的功课来。

    顾清当下将近日东席所教的都一一告诉了阿烟,口齿也极为伶俐。

    阿烟心里越发喜欢,抬手抚摸着顾清柔然的发丝,笑道:“清儿小小年纪,倒是个聪明的,改明日父亲回来了,知道清儿如此长进,一定会喜欢的。”

    顾清听到这话,眼前一亮,抬眸望着阿烟道:“父亲真得会喜欢吗?”

    若是昔日十几岁的阿烟,未必能看出顾清眸中那一片渴望和慕孺之情,不过此时此刻的她,自然了然,当下想着父亲对这孩子的冷落,不免心疼,对他越发怜爱。

    “那是自然,等父亲回来,姐姐便带你过去,让父亲看看清儿的长进,可好?”

    这一下子,顾清高兴起来了,歪头笑着,眸子璀璨得犹如放着光。

    李氏从旁看着,倒是有些狐疑地审视着顾烟。


    只因平日里顾清在老爷面前太过得宠了,但凡什么好东西,都是先想着她的。虽则这顾烟不是嚣张跋扈之辈,偶尔间也会记得礼让姐姐弟弟,可到底老爷偏心,李氏对顾烟就多有提防。

    阿烟何等人也,自然感觉到了李氏目光的异样,不过她也并没说什么,只是抬头对着李氏坦然地一笑。

    她对这个继母,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当日父亲不得不娶了这填房的时候,她已经七八岁了,对李氏不会有任何母女之情,可是倒也对她还算礼让。

    上一世父亲病重,临终前这位继母也是帮着料理照顾,尽心尽力。到了那个时候,阿烟才有些悔意,觉得往日倒是亏待了这位继母。虽则后来改嫁了,可那也是被那娘舅逼着,临走前大哭一场的。

    当下复又低头和顾清说话,又把刚才丫鬟摆上来的果子拿给顾清吃。

    顾清刚才听着阿烟那么说,一个惊喜,也就渐渐地不再拘束了,和阿烟有说有笑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顾云也过来了,她那翠玉耳坠失而复得,是特意过来向阿烟道谢的。

    顾云一进门,便见顾清和李氏也在,倒是微诧。

    阿烟打量着自己这个姐姐,却见她乌发黑眸,一身粉蓝色的衫子,生得其实倒是温柔和顺,只是平素里太过少言寡语,以至于总让人忽视了去。

    当下阿烟过去,握住顾云的手,笑着拉她坐下:

    “姐姐客气什么,既是我房里的刁奴偷拿了东西,原本就不该纵容的,改明日我让蓝庭困了她去,亲自给姐姐赔礼道歉,让姐姐出气。”

    顾云知道阿烟素日是极为倚重那王嬷嬷的,万没想到她竟然为了自己要如此下王嬷嬷的脸,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于是也陪着坐下,姐弟几个一起说话。


    一直到了晌午时分,也到了用膳的时候了,李氏起身就要走,顾清却是不愿意离开的,他正听阿烟说起一些闲话故事,正是入迷呢。

    顾云因定下明年开春就要嫁了,如今不过是在房中做些针线准备嫁妆,那周姨娘又是个无知无识的,每日里只知道念叨,也是乏味得很,是以顾云也愿意在阿烟这里说上几句解闷。

    顾烟见此,便提议道:“父亲不在家,这几日大家也都各自在屋里吃,倒不曾聚过,不如今日咱们一家人便一起用个午膳?”

    这个提议自然得到了顾清的喜欢,当下拍手叫好,顾云也笑着道:“原本想着在家里时候不多了,咱们姐妹,却是也该多亲近呢。”

    李氏却有些不悦,扫了顾清一眼,只觉得说不出的滋味,想着不过半日功夫,这孩子倒是和顾烟亲近了呢?

    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点头说好,又笑着道:

    “这些日子我身体不大好,一日三餐是不能断药的,若是说把药拿到这里来吃,又怕弄得你这西厢房都是药味,这么一说我还是回去吧。”

    顾烟笑了下,礼貌地劝她把药拿过来吃也无妨,谁知道顾清却小声道:“母亲既要回去吃药,那就回去吧。”

    这话一出,李氏面上那笑都挂不住了,讪讪地瞪了顾清一眼,和顾烟顾云告了别,径自回去了。

    当下顾烟命小丫鬟云封出去通知了厨房,又让绿绮招呼了粗实的仆妇牛婶,一起帮着从耳房搬来了一个长条楠木桌,待到各自饭菜上来,便摆在这木桌上,姐弟几个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

    席间,顾云见桌上有猪手和炒豆渣,倒是些许诧异地看了阿烟一眼。


    而顾清呢,见那炒豆腐渣黄澄澄地那么一坨,不由纳闷:“这是什么?”

    顾烟拿起一个瓷勺来,挖了一小勺喂给顾清吃:“平日里你自然是不吃这个的,不过今日倒是可以尝尝。”

    顾清就着顾烟的勺子小心翼翼吃下那炒豆腐渣,咽下后,新奇地目光望着那炒豆渣:“这味道真好,竟有平日里豆糕的清香,只不过和豆糕又有不同。”

    顾烟见他还算喜欢,这才笑着说了这物的来历,末了又道:“这豆渣性味甘凉,可清热解毒、消炎止血用,如今炒了来吃,口感咸香,别有一番风味。”

    其实豆渣之所以不为大家所喜,只因其口感粗糙,不堪入口。可这顾府的厨子也不是泛泛之辈,如今用麻油葱花将这豆渣一炒,略显粗糙的触感滑过舌尖别有一番嚼头,豆味的清香在口齿间蔓延,其滋味竟比起一般菜肴并不逊色。

    顾清又是吃惯了精细菜品的人,乍吃这个,自然觉得有些新奇。

    这豆渣有各种好处,不过顾烟没说出口的是,它还可以消除体重。

    当下她笑看了看顾清一身的肉,道:“你若喜欢,便多吃一些吧。”

    小孩子在三四岁的时候胖乎乎的犹如一个团子,自然是招人喜欢,可是如今都七岁了,也该抽条了,若是再这么胖下去,看着总是不雅。待到了十几岁上若依然这么肥胖,那便是很难瘦下去了。

    吃过晌午饭后,姐弟三人又说了一会儿子话,此时李氏屋里的丫鬟珊瑚过来,笑盈盈地见过了阿烟,说要带小少爷回去。

    顾清有些不情愿,不过见顾烟并没说什么,也就不情愿地跟着珊瑚回房去了。

    这边顾清刚走,便听到绿绮兴冲冲地跑进来,一见顾云在,倒是一愣,原本要说的话就卡在那里了。

    顾云颇有些不自在,就要起身,谁知道阿烟伸手拉住她,笑道:“都是姐妹,原不是外人,有话但说无妨。”

    绿绮本来性子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乍见到顾云在有些诧异而已,如今见自家姑娘这么说,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刚才哥哥分别问了王嬷嬷和狗儿,开始的时候他们瞒着不说,后来哥哥诈了他们一下,只对狗儿说,你老娘已经全部招了,而王嬷嬷那边,却又对王嬷嬷说,狗儿把该说的都说了。王嬷嬷那边也就罢了,到底是见过世面,什么都不肯说,狗儿却是顶不住了,一五一十的都招了。”

    绿绮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皱着眉头说:“不光是今日二姑娘的耳坠,还有往日姑娘你的体己钱和一些首饰,王嬷嬷不知道偷偷拿走了多少呢!往日里我只以为自己粗心大意,姑娘也不曾责备,不曾想竟是家里藏着一只败家的老鼠,给咱偷偷地把东西往外叼呢!”

    顾烟早就料到这般情景了,当下也并不诧异,只是淡淡地道:“把王嬷嬷带过来吧。”

    这边绿绮过去了,顾云小心翼翼地看着顾烟:“到底是你的奶妈呢,也不必太过下她面子吧?”

    其实顾云也是没法,只因当日顾烟之母,顾左相的原配夫人,身边有两个最为得宠的大丫环,一个是绿绮蓝庭的母亲,如今早已故去,另一个则是如今的王嬷嬷。

    顾烟自从母亲去后,待这王嬷嬷犹如长辈,分外宽容,她又素来是个视钱财如粪土的,区区几个体己钱,便是王嬷嬷拿去了,她哪里看在眼里,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顾烟听着姐姐这么说,却是唇边泛起冷笑:“姐姐,须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我顾家内宅之中断断容不得这等偷窃蛀贼。”

    这王嬷嬷也忒地贪心,平日在自己房里偷偷摸摸也就罢了,竟然去了顾云房中顺手牵羊。

    不过这样也好,顺势便把这王嬷嬷料理了,就此断绝了后患。

    要知道往后就是这个狗儿,因为些许钱财为他人收买,偷了父亲书房中的信函拿去,不知怎么那信函落到了威武大将军手中,并将信函中感叹之词别样扭曲,呈现在永和帝面前,使得本来对父亲多有忌惮的永和帝越发不满父亲。

    当然了,这是后来阿烟才慢慢醒悟的事情。她也渐渐明白,这个王嬷嬷之所以偷了钱财逃跑,或许也是怕有一日这事儿东窗事发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第7章 驱逐刁奴》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