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许是晕多了,我醒来的速度也了些。不过半个时辰尔,我便醒了过来。还未睁眼,便闻到一股浓厚的药味。

    我睁开眼,“唔”了声,如歌和如画便奔了过来,“娘娘,您总算醒来了。”

    如歌扶了我坐起来,我揉揉眉心,“哀家这回又是动了胎气?”

    如画答道:“回娘娘,是的。”

    我又揉揉眉心,抬起眼皮子往四周望了望,如歌不愧是我的贴身宫娥,我话还未问她便开口道:“娘娘,沈相在外面候着。”

    我此时心中颇为忐忑。虽说孩子他爹恰是我心尖尖上的人,这是不幸中的大幸,但这孩子也委实来得突然了些,就如那一场我压根儿没有记忆的春风一度。

    我如今也不知该如何面对沈轻言。我曾在多少次午夜梦回里,做过这羞人的春梦。方才沈轻言虽是口说对我有不轨之心,但我却感觉出他这话假了些。想来那一夜,定是我喝了酒便顺手强了他。而他碍于我这太后的身份,唯好闭口不言。如今闹出了个种,为了让我好下台,他便歪曲了事实。

    我越想越觉有理。沈相乃是正人君子,又怎会借酒与我春风一度?如今当真春风一度了,铁定是我的错。我无颜面对外头的沈轻言,便差了如歌去他说:“此事哀家自会处理。沈相不必担心,也不必向陛下请罪。”

    如歌回来时,如画正伺候我喝安胎药,我喝了口,微苦。可是一想到孩子他爹是我心尖尖上的人时,我便隐然觉得,微甜。

    许是上天眷顾我,知我与他无法共结连理,便赐我一夜春风,得出一个孩子,满足我这些年来的盼望。

    待我喝完安胎药后,曹武踏了进来,“禀告娘娘,宁大将军求见。”

    宁恒来找我,委实罕见。
我与宁恒并不相熟,不过我颇是欣赏宁恒此人。我最初垂帘听政时,宁恒还只是正五品的郎将。这几年宁恒一步一步走来,我也是看在眼底的。如今他贵为正一品的大将军,立了多少功勋,想必也不会有人不服。

    且宁恒此人颇为正直,当年先帝命我扶助太子登基的旨意一出,那段日子里,如歌和如诗每日都需挪上三个时辰来清点朝臣所送的礼,其中也不乏稀世珍宝。后来,如歌点算了一番清单,文武百官中,唯独没有宁恒的名字。

    其后,我与他在朝堂上相见,他望我的目光颇带责怪,从那时起我便知宁恒不大待见我,他与坊间小民一致认为哀家是大荣的祸害。不过从另一方面而言,宁恒的确是忠臣一名。

    他与皇帝之间的关系,颇值得探究探究。坊间曾有传言,皇帝至今不曾纳妃,其因便在宁恒身上。我当时听罢,不由失笑。坊间里头果真人才辈出,竟是能想出断袖二字。不过某日我趁闲暇时在御花园里赏花,忽见皇帝的内侍与一宫娥交头接耳的,我屏气凝神细听了一番,不由得惊骇不已。

    他们竟是说半夜在皇帝寝宫里见到宁大将军和陛下以坐骑之势喘息不止,其间旖旎不可言喻。我当时不由得再次感慨一番,坊间传言委实妙不可言。

    宁恒进来时,我正处于浮想翩翩状,他给我行礼时,我正用妙不可言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瞧他这身板子,估摸朝服之下摸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宁恒与皇帝以坐骑之势行鱼水之欢时,想必定是宁恒为上。不过看皇帝那深不可测的眼神,许是在床第间也不肯输给他人。

    我笑得深意几许,连忙让宁恒起身。

    宁恒起来后,目光往我身边的如歌如画等人移了移,我当即了然一笑,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退下。

    如歌如画退下期间,宁恒的表情颇是纠结。我心想许是宁恒与皇帝按捺不住了,宁恒来找我诉衷情。
想来昨日皇帝猜想我肚里头的孩子是宁恒时,那表情也有些痛心。

    啧啧,看来他们两人之间定是有不可告人的奸|情。待周围无人后,我慈祥地看向宁恒,“宁卿,不知你前来所谓何事?”

    宁恒张了张嘴,说了句“微臣”后又闭上了嘴,我心如猫抓,“宁卿有话直说。”顿了下,我又道:“哀家是个开明的人,宫里头的事情再惊骇世俗哀家也是能接受的。”

    想来是我这句强心剂给了宁恒力量,他猛地跪下,一字一句地道:“微臣有罪。”

    我笑呵呵地道:“其实哀家真的挺开明的,两情相悦之事,也无分男女无分|身份。只要是真心的,又何必惧怕世俗?”

    宁恒面露惊诧之色,“太后不怪罪微臣?”

    我道:“不怪罪,宁卿敢于打破世俗,哀家甚是欣慰呀。”

    宁恒的面色变了变,“微臣罪该万死。一切都是微臣的错。”

    我听罢,不由得打量了他几眼。想不到他竟是将所有罪责都揽在身上,这样的儿媳妇我甚是欣赏。我决定开导开导他。

    我清清嗓子,道:“宁卿何罪之有?”

    宁恒道:“太后,您腹中的胎儿是微臣的。”

    这话无疑像是无数惊雷从天劈下直中我的天灵盖,我心头颤抖了一会,方颤颤地问:“宁卿你说甚么?”

    宁恒满脸愧色地道:“六月初十那日,微臣路经苏府,太后您似乎喝了不少的酒,硬是要上微臣的马车。微臣唯有扶了太后娘娘您上车。在马车里,您命令微臣脱衣。微臣不敢抗旨,微臣也未曾想过,在微臣脱了上衣时,太后您便骑到了微臣身上,之后……”他脸上的愧色加重,“微臣一时把持不住便在马车里与太后您做了那事。


    我倒吸一口气。

    宁恒抬头对我道:“微臣做了如此大不韪的事,微臣不敢奢望可得太后的原谅。只求太后降罪。”

    兴许是这两天来,晕的次数多了,这会我想晕也无法晕。宁恒是出了名的不会说谎,如今见他这副模样也不像撒谎。沈轻言说的也是六月初十那一日,沈轻言断然不会骗我。如此说来,莫非是那一夜我与沈轻言春风一度后,离开苏府时又和宁恒来了次春风一度?

    我被自己的想法惊得几近窒息。

    宁恒又道:“恳请太后降罪,微臣愿意自降官阶流放边疆。”

    这话委实重了些,宁恒是大荣的栋梁,若是因为我这桩风流事而损失一个人才,未免有些得不偿失。更何况我也不好厚着脸皮同他说,哎,宁卿,兴许腹中的胎儿不是你的,在你之前,哀家刚和沈相来了一遍。

    我揉揉眉心,温声对宁恒道:“宁卿,此事待胎儿出来再作打算罢。你勿用操心,哀家向来都很开明。你先退下吧。哀家有些累了。”

    宁恒瞧了瞧我,神色颇为古怪。想来他也不曾预料过大荣里竟会有位如此糊涂的太后。和别人春风一度不知道,再和另外一个人春风一度也不知道……若是再跑出第三个人来,我估摸会再次晕过去。

    这下,我颇为烦恼,太阳穴也腾腾地疼。

    宁恒离开后,我唤来如诗为我揉穴位。如诗的手法相当不错,平日里揉个一刻钟,我便能舒缓痛楚。

    如歌在檀炉里头燃了些艾草,我闻了闻,也舒服了些。

    如诗揉得委实舒服,没一会,我便昏昏欲睡。我打了个呵欠,撑着颚便开始打起瞌睡来。待我睁眼时,外头已是黑压压一片。周围却不见如歌如画她们的身影。我低头一瞧,身上盖了张薄被,檀炉上依旧冒着艾草的香味。

    我转了转酸痛的手腕,抬眼望去,有一人影倒映在玉镂雕花的屏风上。我定睛一瞧,竟是皇帝的身影。

    我轻咳了声,唤道:“陛下?”

    皇帝从屏风后头转了出来,笑笑意吟吟地瞅着我,“绾绾可醒了?”

    我听他如此唤我,便知我这寝宫里头的人都被他使出去了。我揉了揉略微有些酸的脖颈,道:“承文怎会在此?”

    他的目光深了深,“我有话同你说。”

    我愣了愣,蓦地想起今日沈轻言与宁恒的惊骇之言。我心知我宫里头有皇帝的眼线,沈轻言以及宁恒今日所说的话定然会一字不落地传到皇帝的耳里。

    我的脸色变了变,“陛下可是想处罚沈卿与宁卿?”

    皇帝仍旧笑眯眯的,“非也。”

    我算是豁出去了,“陛下,这错不能归到他们二人身上。哀家当时不该喝酒,这酒一喝就误事。”

    “诚然。”

    明明皇帝小我四岁,且是我一手带大的,我如今对着他,心中总会时不时冒上些敬畏之意。许是天子威严的缘故,我这太后也忒无用了些。

    “沈卿和宁卿始终是我朝栋梁,承文莫要因一时之气而误了我朝的前途。”

    皇帝深深地看我一眼,问我:“如此一来,太后可知这腹中的胎儿是沈卿的还是宁卿的?”

    我颇为窘迫地摇头。

    皇帝叹了一声,摸摸下巴,道:“朕想,兴许朕也有罪。”

    我今日最最最听不得的便是“有罪”二字,是以皇帝一出口,我就干脆晕了过去。

    .

    我这晕实为假晕,人晕多了,装起晕来自是浑然天成。若说与沈轻言一夜春风,我可欣然受之,那么与宁恒的春风一度,我亦可勉强受之。我唯独不能受之的便是与皇帝行那闺中乐事。

    我晕过去委实是件对事。打从我得了喜脉后,我身边的事情便一件比一件荒唐。依照这事的走向,估摸皇帝接下来会同我讲,我那腹中的胎儿是他的,偏不巧也是在六月初十那一日,至于过程如何,想必是令人瞠目结舌。

    这日子过得就像那唱戏的,柳暗花明,峰回路转,惊吓不断。

    “绾绾。”

    我不动声色地继续装晕,耳朵竖了起来。这假晕有个好处,倘若皇帝说的话果真如我所想那般荒唐,那我便当作是黄粱一梦。反之,我亦可悠悠转醒,用虚弱的声音道:“陛下,哀家方才是动了胎气。”

    只听皇帝叹了声起,而后用他那把少年老成的声音道:“我只是想说,六月初十那一日……”

    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可偏偏皇帝却停在那儿,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几欲睁眼瞧瞧皇帝安在,却不曾料到皇帝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委实有罪,若是那一日我同绾绾你前去苏府祭奠,便不会有今日的荒唐事。”

    我松了口气。幸好幸好,我孩子他爹与我皇帝儿子并无关联,若是当真与皇帝有关联,他日我孩子出生,该是唤皇帝一声阿父还是阿兄?

    “沈卿与宁卿也糊涂了些,竟与绾绾……”皇帝又叹了声,“罢了罢了,这事我也不想管了,绾绾你爱如何便如何。若是绾绾当真非沈卿不可的话,你要来当面首,我也定会睁只眼闭只眼。”

    我惊地把先前所想的悠悠转醒给忘了,腾地瞪大了双眼,“什么?”

    皇帝云淡风轻一笑,“沈卿果真是太后的良药,朕不过提了句沈卿,太后就不晕了。”

    这话说得我可谓是心惊胆战,这字里行间的听起来隐隐有股不悦的气息。皇帝这眼睛不仅能隔帘探目还能识破我这浑然天成的装晕。我干笑一声,“哀家方才动了胎气。”

    “这胎气今日也动得多了些。”

    “兴许将来是个好动的。”我又干笑了一声。

    皇帝似笑非笑地瞄了眼我的腹部,我想起皇帝这双眼睛的奇特,便倏地来了兴致,“陛下可看出了什么?”

    皇帝一愣。

    我兴致勃勃地道:“你可看出是男是女?是沈卿还是宁卿的?”

    皇帝一下子沉了脸。

    我见状便知不对,也不知刚刚是那一处碰到了皇帝的痛处。我在心里头反复想了想,倏地灵光一闪,宁卿二字扑腾腾地变得耀眼。

    原是此般……原是此般……

    我在内心叹息,想是皇帝不曾料到他心尖尖上的宁恒竟会与他母后有了瓜葛,倘若孩子他爹当真是宁恒,将来这孩子还需唤皇帝一声阿兄。心尖尖上的人的孩子竟要唤自己一声阿兄,想必是个人也不能接受。

    此般反应,所属正常。

    我理解地拍了拍皇帝的肩,“陛下,哀家这话问得有些唐突了,你莫要放在心上。”

    皇帝兴许是听明白了我的话中深意,他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下来,说了声“太后好生歇息”便缓缓离开了我的寝宫。

    我看他那背影,委实是寂寥了些。

    想到我这番无心插足,硬生生成了坊间小民口中的“小三”,我心头顿时有些愧疚。只是如今已经酿成了大祸,再去追究谁对谁错也无必要。如今,我唯有将那罪魁祸首——酒从此收之禁之,否则也不知那一日又跑出了个喜脉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三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