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我揣摩不出皇帝的真正意图,又见他一副我非答应不可的模样,我唯好勉为其难地从此走上了□宫廷的道路。

    沈轻言与宁恒跟我回了福宫,福宫是我的宫殿,“福”与“扶”字谐音,亦为先帝所赐。我将沈轻言安置于东阁,而宁恒则安置于西阁。我宫里的人训练有素,见我带了两个活生生的男人回来,依旧面不改色。

    如歌替我宽衣后,我屏退所有人,独自一人坐在梳妆台前把玩着沈轻言送我的如意囊。我轻轻一晃,铃铛清脆作响。我望着它出神,心中实在不解为何沈轻言要来当我的面首。

    无论我如何绞尽脑汁地想,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我索性灭了灯,就寝去了。翌日醒来后,我传了早膳,如歌如画在一旁伺候我。

    殿里十分安静,我喝了一小碗粥后,清了清嗓子,问道:“沈卿与宁卿可是去上了早朝?”

    如画与如歌互望了一眼,如歌方答道:“回娘娘,是的。”

    “可是一同前去的?”

    如画答道:“宁大将军比沈相早了一刻钟。”

    我琢磨了一会,又问:“如今是什么时辰了?”

    “回娘娘,已是巳时四刻。”

    还有半个时辰早朝才结束,想来沈轻言与宁恒昨夜睡在我这,今日早朝结束时,便会传的满朝皆知。定然也会有奏章来说我行为不检,不过既是皇帝开的口,皇帝自是会解决。如今我烦恼的是不知如何面对他们二人。

    我思来想去,依旧没有想出好的法子。早膳过后,皇帝前来请安。皇帝笑吟吟地瞅着我,“太后昨日睡得可好?”

    不等我回答,他又自顾自地道:“太后今日面色不错,想来昨夜定是有声有色。


    我看了看皇帝,确认他这话的的确确仅有调侃之意后,我方叹声道:“哀家如今有了喜脉,又何来有声有色?”

    皇帝一愣,他的面色变了变,但又迅速变成笑眯眯的模样,“太后让沈卿与宁卿注意些便好。”

    我的嘴角抽了抽。

    皇帝凑了过来,小声道:“朕知太后你偏袒沈卿,但也不要因此冷落了宁卿。宁卿他……”皇帝停了下,深深地望了我一眼。

    我立刻被感动了。

    想不到这皇帝竟是此般神情,不仅亲手将心尖尖上的人送到情敌身边,还担心情敌冷落了他……这情感,委实惊天地泣鬼神呀。

    我故作深沉地道:“陛下可放心。”

    皇帝笑了笑,“既然如此,今夜太后便让宁卿陪寝罢。”

    我惊地眼睛一瞪。

    皇帝又道:“宁卿身子颇是冰凉,如今天气炎热,最是适合不过了。”

    我听得浑身一颤。坊间传闻果真不假,皇帝若是不曾以坐骑之势与宁恒在一处,又何来得知“宁卿身子颇是冰凉”。

    我干笑一声,“到时候再算罢。”

    皇帝在我这处用了午膳后才离去了,我赶忙唤来如歌如画她们四个,为我梳洗了一番,而后坐上了步辇往含光湖去。

    我委实不愿面对宫中的两位面首,也不愿招来宁恒陪寝,是以我唯有使“拖”字诀。正值夏日,我可在含光湖上泛舟,在湖中夜游赏月,还可来个夜宴……总而言之,不拖到沈轻言与宁恒睡下就绝不回去。


    我让人去请了常宁过来,说起玩乐,大荣里常宁敢认第二,就无人敢认第一。如歌如画早已再含光湖上准备妥当,一船舫停在湖边,摆了踏阶,正待我拾阶而上。

    常宁在一炷香后出现,她今日难得正经,一身芙蓉色的齐胸襦裙,手臂挽着轻如云烟的披帛,脚上踏着圆头花鞋,站在眼前,便是一道极致的美景。

    我笑呵呵地道:“大荣美人何其多,唯有常宁倾城国。”

    常宁却是瞅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你平日不是就爱闷在福宫么?怎么今日就来了兴致要游湖?”

    我最不爱常宁这个表情,每次她此般看我,我都会想起和她同胞的皇帝。我挑眉道:“兴致好还需原因?”

    常宁瞥了眼我的小腹,恍然大悟道:“原是如此。”

    我不愿解释,拉了常宁便往船上去。船舫内摆了张高足食案,食案上不乏解暑圣品和精美点心。常宁坐下后,便抱住她爱的葡萄浆不放,喝了一杯又一杯。

    我见状便道:“常宁你倒专一,眼前这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美食你看也不看,就只顾喝葡萄浆。”

    常宁顿了下,忽而笑道:“葡萄浆的滋味尝过了便再也舍不下。”

    常宁这话我听得颇是感慨。常宁口中的葡萄浆并非葡萄浆,而是指她的驸马。常宁对她的驸马用情多深,我全都看在眼里。只可惜后来竟是弄成了如斯田地,委实可惜。

    我道:“葡萄浆味道固然好,但这白玉露也不错,呷上一口,凉沁心脾,芳生齿颊。你试试罢。”

    常宁苦笑道:“我试过,只可惜仍旧及不上葡萄浆。”

    我执起玉杯,刚想呷上一口白玉露,如歌和如诗便齐齐上前,急道:“娘娘,不可。
”她们互望了一眼,如歌又道:“郭太医说,白玉露性凉,不宜养胎。”

    我不以为意地道:“无妨,一杯怡情,多杯方伤身。”

    我正要抬杯要喝,如诗又急道:“娘娘,不能喝。”如歌连忙点头,“娘娘,凤体为重,真的不能喝。”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们二人,前些日子我喝了几杯也不见她们有如此大反应,今日我还不曾碰一口,她们便面有急色,一副我喝一口她们便要抹脖子的架势。

    我眯眯眼,“郭太医又说了些什么?”

    如歌低着头支支吾吾地道:“昨夜沈相吩咐如歌,千万不能让娘娘碰冰饮……”

    如诗也支支吾吾地道:“昨夜宁大将军也吩咐如诗,万万不能让娘娘受凉……”

    我恍然大悟。我这两个贴身宫娥心里头都有个崇拜的英雄,一是沈轻言,二是宁恒。怪不得她们如此反应,原是英雄力量使然。

    常宁却是倒抽了一口气,她睁大了一双美目,“你这腹中的胎儿竟是沈轻言和宁恒的!今日我进宫时,听闻他们二人都住进了你的福宫,我本以为是假的,却没料到竟是真的。你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朝两大重臣皆被你收入囊中,你一个面首便顶我十个。”

    没想到传言竟传得这么,从昨夜算起,还不算一日,如今竟是闹得众人皆知。我这张老脸该往哪里搁呀。

    常宁颇是庆幸地道:“我本以为只有我一人会遗臭千秋,未曾料到如今还有你作陪。绾绾,你果真是我闺中知己,有难同当呀。”

    我抹了把汗。其实遗臭千秋我也不在乎,我如今较为在乎的是这天为何暗得如此慢。

    常宁道:“算起来,现今已是辰时,朝臣们也该办完公了。你若是急着回去见你的两个小心肝,你便回去罢。这湖中夜景甚美,我逗留多一会再出宫。”

    我打了个马虎眼,然后让如画去端了壶玉泉酒上来,我亲自帮常宁倒了一杯,“你尝尝。”常宁一碰酒便开始发昏,果真没一会,常宁便开始晕乎乎嘴里也不知在呢喃些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清。

    我让如歌和如诗扶了她去歇息,而后我起身迈步到窗边,湖面上波光粼粼,船舫上的描金宫灯倒映在湖底,一颤一颤的。我开始觉得我这太后当得窝囊,上有皇帝压着,下有宁恒碍着,沈轻言的心思我又猜不着,肚里还有个未知的种,这委实教我苦恼不已。

    我这一站便站了半个时辰之久,我腿有些酸,如歌扶了我坐下来,我问她:“什么时辰了?”

    “回娘娘,戌时五刻了。”

    我沉吟了会,这个时候也算不早了,沈轻言与宁恒劳累一整日,也差不多该睡下了。我打了呵欠,“回福宫罢。”

    到岸时,如舞和如诗扶着醉得不知天南地北的常宁下了蹋阶,问我是不是派人送她回公主府,我想了想,忽地计上心来,便道:“天色已晚,常宁便在哀家宫中宿一夜罢。”

    常宁喜洁,此时一身酒味想必她也睡不舒服,我遂让人替她沐了回浴。如歌问我:“常宁公主可是要住西阁?”

    “非也,就让常宁睡在哀家寝宫里。”

    如歌惊讶道:“这……”

    “无妨,事情就这样办。”常宁在的话,谅宁恒今晚也不敢爬上我的床,我也由此可以拒了皇帝今日的要求,且可求个安心。

    可谓一举两得。

    不过我却不曾料到半夜时,常宁的驸马竟是寻上了门来,大半夜的,我的寝宫外吵得我不由转醒,如歌匆匆进了来,道:“娘娘,驸马爷说是要接公主回府。”

    我皱眉,“赶出去。”

    如歌又道:“驸马爷说今晚见不到公主,就在外头跪到天亮。”

    我瞧了瞧睡着了的常宁,想起之前驸马对她做的那些伤心事,心底火气便来了,“让他跪。夜闯福宫,并扰哀家清梦,这两点足以入牢!”

    我话音一落,外头却传来宁恒的声音,“不知太后愿不愿听致远一言?”

    我拢了拢衣袖,“宁卿进来罢。”

    宁恒对我行了礼,方道:“驸马爷夜闯福宫虽是有罪,但致远方才在外头见着了驸马爷,面上的担心不假,的的确确是担心公主才来的。且一家归一家,想必公主也不想自己的家事闹到了皇宫里,若是传了出去,恐是会影响太后与公主间的感情。”

    我瞥了眼常宁,不得不叹了声。按照常宁的性子,她的确不愿我去干涉她的家事。常宁虽是看起来随和,但在有些事上是连知己也不能干涉的。

    我摆摆手,“罢了,让驸马带公主回去吧。”

    常宁离开后,宁恒目光含柔地看着我,“致远等了太后一夜,如今总算等到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六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