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话说那一夜,沈轻言与宁恒争执了许久,谁也不愿落后,最终还是我一人独自睡了。不过那一夜我却睡得十分好,也不知是甚么缘故。

    我洗漱完毕后,一出寝宫就瞧见了沈轻言站在廊道上摇着折扇,见着了我便立刻合起折扇,施施然向我行礼。

    这一大早的便瞧见了自己心尖尖上的人,无疑是三月桃花朵朵开,我心里头花香萦绕。我笑得灿烂,“沈卿不必多礼。”

    沈轻言却是蹙眉道:“太后既是唤宁恒为致远,为何偏偏要唤璟之沈卿?莫非太后心里头喜欢宁恒多些?”

    这误会可大了,我苏浣可对天对月对星发誓,我心里头仅有沈轻言一个。只是这些话又教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我支支吾吾了半天,依旧支吾不出个所以然来。

    果真真是相思到浓难言语呀。

    眼见沈轻言的面色愈发不善,宁恒此时亦是施施然前来,对我行了个礼。

    我见他们二人都在,猛地才想起今日是休沐日。

    我故作不经意地道:“璟之,致远,你们可用了早膳?”这话一出,我内心忍不住泪流满面。天知道这璟之二字,我盼了多少年。

    沈轻言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是满满的笑意,我看得心头愈发荡漾。

    宁恒却忒不识趣,上前迈了一步,挡住了我与沈轻言互望的视线,“致远没有。”

    幸好沈轻言又往迈了几步,重新对上我这含蓄的目光,“璟之也没有。”

    我心情大好,遂道:“哀家也没有,既然如此,便一起罢。”

    我平日皆是在福宫的偏阁里用膳,半月形的窗户外不偏不倚正对了一树浅白的扶桑花,如歌同我说,这扶桑花花期甚久,长年累月对着这白花,恐是不吉利了些。


    后来每天对着它用膳,日子一久我亦有了感情。每当它花期一过,枝桠秃秃时,我就忍不住念起它的白来。

    沈轻言忽地道:“璟之记得苏府里也有棵扶桑树。”

    我感慨地道:“是呀,只可惜……”我又望了眼窗外的扶桑树,只可惜此树非彼树,苏家亦是不复存在了。我抬头笑了笑,“用早膳罢。”

    刚刚沈轻言这样一提,难免引起了我的伤感。我此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是苏家惨遭灭门,整整三十六条人命,一夜之间全数尽毁。后来,先帝怜我凄苦便重建了一座苏府,只可惜此苏府与偏阁外的扶桑树也是同个道理。

    忆及往事,我顿时就没了胃口。这时沈轻言舀了碗荷叶粥给我,轻声道:“往事已矣,太后莫要伤怀。”

    宁恒一直在沉默,他倏地放下手中的碗,抬头对我道:“致远虽是不懂乐理,但尚通剑术,致远愿舞剑以博太后一笑。“

    我一愣,委实没想到宁恒突然会来这一招。不过也罢,用早膳时还能赏赏大将军的舞剑之姿,我也甚是乐意。

    于是,宁恒便向福宫里的侍卫借了把剑,我撑着下颚,饶有兴致地等待表演。沈轻言却是轻轻地道:“宁大将军为博太后欢心,委实卖力得很。”

    这话我听出了某些不寻常的意味来,我酝酿了下,“璟之似乎话中有话?”

    沈轻言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却道:“璟之不过是吃味了。”

    这话惊得我呛了下,我当真是跳湖也不会料到我这心尖尖上的人竟是会说出这般话来。沈轻言倒了杯水给我,“太后为何如此惊讶?璟之对太后的心,莫非太后还不明白么?”

    沈轻言三番五次地表白心意,这不禁让我非常伤感。
我委实没有想过,我这腹中的孩儿竟有如此大的魅力,让沈轻言昧着良心说了一次又一次的情话。

    至于我为何要次次否定沈轻言的心意,只因我知道沈轻言亦有一个心尖尖上的人。那人是赵家的三小姐。想必沈轻言以为我不知道,但偏偏我却清楚得很。他还未到及冠之年,便结了花环送给了赵三小姐,只可惜赵三小姐及笄那年便香消玉殒。第二年,沈轻言发愤图强,仕途之路亦是平步青云。

    如今沈轻言说对我之心日月可鉴,我一点也不信。估摸也是因为六月初十那一晚,他占了我便宜,又顾及我的面子,唯好出此下策。

    我避开了沈轻言的目光,开始专注地欣赏宁恒的舞剑。

    宁恒的剑舞得委实不错,他穿着淡青袍子,执着一把普普通通的长剑,舞起来时,颇像是水墨画中的色彩,说是赏心悦目也不为过。

    其实单看宁恒的面相,宁恒并不像武将。若是让宁恒穿件普普通通的青衫长袍,我铁定以为这是哪儿来赴京赶考的书生儒士。且舞起剑来,还有五六分侠士潇洒之态。我那皇帝儿子的眼光果真毒辣,一眼就看穿了这不苟言笑的将军衣袍下的魅力。

    想来是我看得入神了些,宁恒舞完了剑我也未反应过来,直到我意识到这偏阁里有些寂静时,我才连忙拍掌道:“致远不愧是武将出身,舞剑舞得出神入化,一时叫哀家给看呆了。”

    宁恒道:“太后心情如今可有好了些?”

    我道:“有,自是有,当然有。”

    宁恒方笑道:“若是太后喜欢,致远愿日日舞剑。”

    我的手抚上了我的小腹。也不知这孩子究竟有多大的能耐竟是能让宁恒如此牺牲。
不过也罢,人生得意须尽欢,他们爱如何便如何,我从中享乐便对了。思及此,我不由得再次感慨,如今我竟是与常宁愈发相像了。

    沈轻言此时又道:“璟之为太后奏上一曲,如何?”

    我眼睛一亮,大荣里,谁人不知沈相善音律,能吹得一手好笛。我也是爱音律之人,他这样一说,我自是再乐意不过了,当下就命如歌去取来我珍藏的玉笛。

    沈轻言微笑言谢,宁恒坐回我身侧,此时他闷闷地说了句:“沈相真会投太后所好。”

    我道:“致远的舞剑,亦是不错。”

    沈轻言开始吹笛时,含笑地看了我一眼,我心中一跳,宁恒忽地给我倒了杯茶,我对上他的眼睛,他对我意味深长地一笑。

    我心中忽起凉意,方才宁恒这一笑,似乎洞晓了什么。

    我来不及思考,沈轻言的笛音已经飘飘入耳,我喝着宁恒给我倒的茶,赏着沈轻言的笛音,闻着扶桑树的花香,这委实是人生一大美事。

    一曲毕,沈轻言又含笑问我:“太后觉得如何?”

    我拍掌道:“好,甚好,十分好。”

    我话音落时,如诗进了偏阁,手上多了个四方盘子,里面端了碗安胎药。自从我得了喜脉以来,每隔几日便要喝一碗安胎药,且这安胎药苦如黄连,喝得我都成黄连了。

    我正待要往嘴里送时,沈轻言倏地问道:“太后身子何处不适?”

    我放下药碗,见沈轻言和宁恒都一脸关怀地望着我,便伸手摸了摸还未隆起的肚子,冲他们一笑,“安胎药。”

    他们的脸色皆是一变。

    我笑道:“莫非璟之与致远不知女人得了喜脉后是需要喝安胎药的?”

    沈轻言轻声道:“辛苦你了。”这语气跟准爹爹如出一辙。

    宁恒也轻声道:“若是你觉得苦,以后致远陪着你喝。”

    我不由得看了宁恒一眼,他眼里情真意切,看得教我甚是感动。我这孩子的阿爹无论是哪一个,都是人中龙凤呀。

    我颇是豪气咕噜咕噜地喝完了一碗安胎药,放下药碗时,宁恒不知从哪里拿了方手帕替我擦嘴边的药渍,沈轻言也不知从何处拿来的蜜饯送进了我的口中。

    我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两位准爹爹的伺候,这人生委实美妙得很。

    后来我与两位面首去了正厅里闲坐,东南西北地聊些不知所云的东西,后来聊得生闷了,我便唤来如歌取来马吊牌。

    宫中消遣甚多,我初进宫时便常见一群妃子聚在一处玩马吊牌。只可惜如今皇帝年纪尚小,后宫妃嫔甚少,能上得了台面的更是寥寥可数,我想找个马吊牌友也甚是艰难。

    如今我这福宫多了两位面首,也就等于多了两位牌友。不过玩这马吊牌,乃需四人。正当我烦恼去何处寻来第四位牌友时,曹武在外头喊了一声——“圣上至。”

    皇帝一身宫中便服,进来时,我身侧的沈轻言与宁恒纷纷站起行礼,皇帝也对我行了个礼,他颔首我亦颔首便算过了这个客套礼数环节。

    皇帝的目光最先扫了宁恒一眼,而后是沈轻言,再次是我,最后是桌案上的马吊牌。他随即一笑,“太后可是缺了一位牌友?”

    我颔首,“正是。”

    于是乎,我这第四位马吊牌友便安安稳稳地坐在了我对头。

    我摸到第一把马吊牌后,不禁在心里头感慨了一声我这运气,差得天怒人怨,杂七杂八的牌我这都有。我抬眼望了圈其他三位牌友,皇帝一脸似笑非笑的模样,沈轻言颇是胸有成竹想来摸了手好牌,宁恒则是眉头皱了皱。

    我暗自沉吟了会,我的对家皇帝在马吊牌上颇是记仇,吃他一回胡定会被他盯上无数回,此人只可守不可攻。我的上家沈轻言在马吊牌上听闻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与他打马吊可说是如沐春风,此人可不必在意矣。至于我的下家宁恒,听闻是个生手,马吊牌桌如战场,柿子也专挑软的来捏,此人易攻易守矣。

    如此断定后,我便出了第一张牌,顺带闲聊道:“陛下今日怎如此空闲?”

    宁恒落下了第二张牌后,皇帝方道:“今日休沐日。”说罢,落下了第三张牌。

    沈轻言落下第四张牌时,也道了句:“陛下日理万机,休沐日自当闲上一日。”

    我正欲去摸牌时,宁恒忽望着我道:“是否三张同样的牌可碰?”

    皇帝笑眯眯地替我答了:“正是。”

    “那致远便不客气了。”说罢,取了沈轻言落下的牌,我一望,原是碰了三张筒子。皇帝此时笑道:“宁卿来了个开门碰,不错不错。”

    待宁恒再碰了沈轻言的牌时,沈轻言也笑道:“宁大将军牌气甚好。”

    我眯眯眼,轮到我时,我出了张八筒,宁恒又忽地抬眼瞅了我一下,皇帝也瞅我了一下,沈轻言亦是瞅了我一下,牌桌上甚是安静。

    我瞥了眼站在宁恒身后的如画,她面色大变,我开玩笑地道:“莫非宁卿要胡?”

    宁恒却是道:“要碰。”

    我一怔,宁恒取了我的八筒,打下一张四筒,我又瞥了眼如画,如画的面色又变了变,我当下就明白了。想来是宁恒不敢胡我的牌,如今宁恒手里剩下一张牌,铁定就是四筒。

    我观察了下牌桌上的牌,四筒还剩下两个。

    皇帝摸了张牌,却是抬眼瞅了沈轻言一笑,然后笑道:“想来这第一把牌也该是宁卿赢了。”

    宁恒面色不改地道:“不到最后也难以知晓结果。”

    我摸摸下巴,又轮到我时,我偏不巧又摸了张四筒,我一打出,这回站在沈轻言身后的如诗面色一变,同时站在皇帝身后的如舞亦是面色一变。

    反倒是牌桌上的三位当事人面不改色地继续摸牌出牌。我当时就明了了,看来他们要胡的都是四筒。在我摸到最后一张四筒时,我笑道:“陛下要的可是四筒?”

    皇帝说道:“兴许宁卿要的四筒。”

    宁恒又道:“许是沈相要的是四筒。”

    沈轻言道:“或许太后也要四筒。”

    见他们都如此说了,我低头瞅了眼我的牌局,把四筒拿下改改牌头,的确也是个不错的决定。不过我偏不要遂了他们的意,我又将四筒打下。

    这回,皇帝“啊”了一声,直接把宁恒手里的那张牌给翻了下来,然后瞅着我笑道:“宁卿赢了第一回。”

    沈轻言道了声“恭喜”。

    我心中明了了,这皇帝摆明就是要他心尖尖上的人赢,告诉我不可偏袒沈相,宁恒有他撑着腰,谁也欺侮不了。

    不过宁恒此人却甚是怪矣,第一回赢了,接下来却连输了几回给我,皇帝看我的眼神颇是幽怨,我顿时觉得皇帝也怪可怜的。

    这世间最凄惨的事情莫过于是有一个心尖尖上的人,但那人心尖尖上的人却不是自己。想到此处,我用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目光扫了皇帝一下。

    兴许是感受到了我的意思,皇帝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道:“过多几日便是先帝的祭日,太后莫要忘了。”

    我一愣,不小心松了手里的一张牌,皇帝说了声“胡”。

    我淡笑道:“哀家自是不会忘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八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