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每逢先帝祭日,我便会率领一众女眷前往太庙为先帝念经。算起来,在封地的几位亲王与亲王妃也差不多该到京城了。

    上一辈的皇家血脉大多活不过及冠之年,如今剩下的皇家血脉也不多,仅有四个,一为与先帝同辈的平宁王,二为皇帝的阿兄永淮王,三为皇帝的阿弟汝南王,四为皇帝的阿姊常宁公主。

    一众亲王入京后,率先要做的事便是来拜见皇帝和我。

    想来他们也是对我的风流韵事有所听闻,进来后眼睛总是不经意地便往我的肚子上扫。太医说我如今不过怀胎两月,再加上是第一胎,自是没这么隆起来。

    是以,他们皆是悻悻地收回目光。唯独平宁王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让我不禁毛骨悚然。不过想来也是,平宁王与先帝乃是同胞,感情甚好,如今知道我活生生地当了红杏爬了墙,恨我怨我也是应该的。

    先帝祭日那一天,我与一众亲王妃浩浩荡荡地往太庙驶去。

    我与常宁坐了同一辆马车,马夫驾车有术,一路上我一点颠簸之感也没有。我懒懒地坐在软垫上,对常宁道:“那一夜,你家驸马领了回去后做什么?”

    常宁的神色淡淡的,“能做什么?也就跟以前差不多。”

    我道:“那一夜,驸马的神情颇是真挚,想来对你多多少少也是有些情意的。”

    常宁神色依旧淡淡的,她从食盒里拿出一盘点心,捏了块芙蓉酥塞进口里,“你要尝尝么?我府中的婢女做的点心比御厨做的还要好。”

    “不了,最近比较喜欢吃酸的东西。”

    常宁笑道:“听闻酸男辣女,莫非你这肚子里是个男娃娃?”

    我一愣,随即又淡淡地道:“我喜欢女娃娃多些。


    常宁颇是感慨地道:“也是,若真的是男娃娃……”她别有深意地瞅我一眼,然后聪明地点到即止。

    我自是明白她后半句要说些什么,倘若真的是男娃娃,想必皇帝定会忌讳的很。我没得喜脉前,皇帝已是忌讳我得很,本以为多了个娃娃,皇帝会借此铲除我,我却未料到竟是让我留了娃娃下来。

    这皇帝虽说年仅十六,但那心机委实令人心寒。

    我对常宁道:“你那皇弟端的不像个少年郎。”

    常宁撩开帘子,却是道:“我的三个皇弟,唯独承文懂事些。承英虽是大承文几岁,但却好赌,前些日子险些连封地都输了,最后顶不住了来向我求救。承武小承文两岁,但却甚是风流多情,汝南王府里头藏的姬妾比承文的多了数倍不止。他坐在那位置,生性自是要沉稳寡言些,堂堂一朝帝王,又怎能像个少年郎?”

    不得不说,常宁敢在大荣里如此放肆地圈养男宠,能给她撑腰的人除了我之外还有皇帝。常宁从小就和皇帝感情很好,就跟坊间的姊弟关系一样亲密。

    即便我与常宁是知己,但有些话我也不会与她明说。我笑了笑,便不再提及这话题。到了太庙时,我与三位亲王妃还有常宁先去沐浴净身。

    先帝祭日时的过程难免繁琐了些,不过我即在其位就要谋其职,虽说我这太后名声差了些,但这些场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沐浴净身毕后我见还没到诵经时间便准备到太庙其他处走走,我也没让如歌如画她们跟着,就只身一人在朱红廊道上悠悠然地行着。

    只不过我今日似乎倒霉了些,不过一时没人跟着,没走一会,草堆处倏地跳出了几个黑衣蒙面的人,我来不及呼救,便被黑衣人一个手刀砍晕了过去。

    待我醒来时,只觉脖颈酸痛,我望了望周围,是一间寻常的小木屋。
我正躺在一张木床上,身边一个扎着双髻的姑娘正撑着下颚在打瞌睡。

    我心里头有种不可言喻的微妙感,我戳了一下身旁的姑娘,她咯噔一下跳了起来,见我睁着眼睛望她,尖叫了一声,然后迅速跑了出去。

    不一会,木屋里走进了一个人,那人宽额长脸,一双鹰目炯炯有神,不是什么人正是平宁王,算起辈分他该喊我一声皇嫂。

    他对我拱拱手道:“还望太后海涵,李仁这小崽子看得太紧,本王唯有出此下策。”

    我顿了下,微微一笑道:“无妨。”

    其实我与平宁王之间除去叔嫂关系外,还有个不为人知的同盟关系。至于同什么盟,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秘密相见,对皇帝出言不逊,很明显的,我和平宁皇叔准备要谋反。

    至于为什么要谋反,这个却是说来话长了。

    却说我十二岁那年,苏家惨遭灭门,我因在重光山养病才免于一劫。苏家是大荣的四大名门望族之一,一夜间全灭自是没这么简单,但偏偏苏家端的给灭了,这背后指使的人权力几许自可揣摩一二。我年纪那时虽小,但我阿父和阿娘就常告诫我要慎言慎行,并同我说若是哪一日他们不在了,也莫要过于伤心,此乃命数云云。

    是以苏家灭门时,我便知道这并非偶然乃是必然,这幕后之手,想必就是那万人之上的先帝。至于先帝为何要灭苏家,这其中缘由,却是沈轻言同我说的。

    我贵为太后的第一个六月初十,我在苏府缅怀家人,那会皇帝心机尚未像如今的重,是以我行动方便得多。沈轻言那时就同我说,先帝不是正统的皇家的血脉,如今的小皇帝亦不是。正因为苏家知晓,所以被灭门。

    那时我问他,为何他也知晓?

    他轻轻地同我说,苏家灭门前一夜,我阿父曾让他好生照料我,若是发生了不测,这秘密可作保命符。


    那时起,我便知晓了先帝迎我入宫的动机,恐是怕苏家除了我之外还有余党,是以将我放到他眼皮下好掌握。至于立我为太后,恐是也因见我乖巧了若干年,与其继续防下去还不如将我变为自家人。若是皇帝一倒台,我这太后也得跟着倒。

    只不过先帝灭我一族,我又怎肯忍气吞声地享受这家人用血换来的荣华富贵?先帝要破坏大荣的龙脉,我偏不让他得逞。平宁皇叔是正统血脉,让他为帝,也算是报了我灭门一仇。

    平宁皇叔此时的目光在我的小腹上转了一圈,“太后这喜脉是……”

    我摸了摸小腹,方道:“恐是皇帝的把戏。”

    六月初十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无从知晓。我这身子是清白与否,我也不知晓。而近来我的确有怀孕的症状,是以这喜脉真假与否,我也不晓得。

    平宁皇叔皱眉道:“几年不见,李仁这小崽子的把戏倒是越来越多了。”

    我耳听平宁皇叔左一口小崽子又一口小崽子的就愈发心惊,不过幸好皇帝不在这。我淡淡地道:“皇帝长大了。”的确是长大了呀,都敢这样明目张胆地设计我了。

    我话音落时,小木屋的门被推开了,一道如清风明月般的嗓音徐徐响起——“陛下估摸怀疑到太后身上来了。”

    我抬头一望,一张再熟悉不过脸出现在我眼前,是我心尖尖上的人,亦是谋反的盟友之一——大荣沈相沈轻言。

    我曾问过沈轻言:“为何要同我一块谋反?”

    他当时沉默了一会,方答我:“沈家一直忠于真正的皇家。”

    平宁皇叔又皱眉道:“沈相此话怎么说?”

    沈轻言望了我一眼,方道:“陛下无非是想借太后喜脉一事行一石二鸟之计,即收回了太后参与朝政之权,又借此试探太后有无同党。为保太后,我方承认了喜脉与我有关。”他顿了下,“幸而平日里太后佯作对我情深一片,我承认了这胎儿是我的,陛下也不会对我多加怀疑。”

    我……佯作……对他情深一片?

    我委实惊得不能再惊,沈轻言呀沈轻言,你究竟是那只眼见到我是……佯作?

    偏偏他还抬头对我道:“在福宫里,我和太后演得甚是逼真,陛下并未起疑。”

    我苦笑一声,“正是,我与沈相配合得天衣无缝。”

    沈轻言又道:“宁恒该是陛下那边的人,如今在太后身边,应是起监视之用。”

    我心中苦如黄连,正欲说什么时,腹中似有什么腾地上升,我只觉一阵恶心,捂住胸口就吐在地上的夜香壶里。

    待我吐毕,拿出帕子揩了揩嘴后,却见沈轻言与平宁皇叔一脸诧异地看着我。

    我口中酸涩无比,下了床倒了杯茶水润了润喉方淡淡地道:“估摸我这喜脉是真的,兴许是宁恒的,又兴许是一个我也不知道的人。”

    经方才沈轻言这样一说,那么这胎铁定就不是他的。按照太医诊断的怀孕日子,该是六月初十那一日所得的,只是六月初十那一日我确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问:“沈相,六月初十那一日,你可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轻言沉吟片刻,方想开口时,外头忽地冲进了刚刚在我身边打瞌睡的双髻姑娘,她慌慌张张地道:“王爷不好了,外头来了许多御林军。”

    沈轻言与平宁皇叔的面色皆是一变,沈轻言最反应过来,“王爷,木屋后有密道,跟我来。”而后他又望了我一眼,我对他道:“你带平宁皇叔走吧,剩下的我自会应付。”

    沈轻言颔首,道了声“万事小心”便迅速消失了。

    我暗暗叹了声,对还在发呆的双髻姑娘道:“怎么还不走?再不走你就别想走了。”

    她眼睛泛红,咬着唇道:“王爷曾救了我一命。”

    我瞬间明了。太后被劫,若抓不出主谋,皇帝定会疑心。原来这姑娘是平宁皇叔留下来的替死鬼。不过这主谋难免弱了些。

    我笑道:“你一个姑娘家能做些什么?些走罢。我会摆平剩下的一切。看你年纪也不过二八,不要因此而丧了命。”

    她倏地瞪大了一双杏目,“谁说我不能做什么?”

    话音一落,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竟是一掌劈开了我眼前的木桌,只听砰的一声,木桌成了两半。与此同时,外头冲进了一群御林军侍卫,而带头的正是宁恒和常宁。

    宁恒命人拿下那姑娘,常宁匆匆赶到我身边,一脸心疼地看着我,小声道:“绾绾,他们可有人对你做什么?”

    我无声地摇摇头,一时心里百感交集。

    常宁对我这么好,倘若有一日我当真谋反了,无论成与否,常宁定是要恨我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九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