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宁恒也忒不给面子了些,竟是呆坐在床上,纹丝不动。我微微用力,又是一推,他依旧稳如泰山。

    我颦眉,“木头,往后倒。”

    宁恒一愣。

    我恶声恶气地道:“手臂张开,平躺在床上,不许动。”

    许是我面目狰狞了些,宁恒这会二话不说往后倒,然后睁着一双晶亮的眼睛瞧着我。我七手八脚地爬到他身上,宁恒的身子颤了下,“太后要做什么?”

    我嘿笑一声,佯作面露□的模样,并似模似样地摸了把他的胸口,“你说哀家要做什么?”

    “……致远不知。”

    我又摸了把他的胸口,眯眯眼,道:“你同陛下,谁上谁下?”

    宁恒正色道:“自是陛下为上。”

    我不由得有些感慨,我这皇帝儿子年纪虽小,在某些事上,果真真不肯甘为人下。我同情地看了看我身下的宁恒,宁恒的身子又颤了颤。

    我瞧了眼他红透的脸,猛地意识到我似乎摸到不该摸的地方了。

    我慢条斯理地收回了手。对付宁恒这样忠心耿耿的木头,唯有采取此种异于常人的方式,方能一丁点一丁点地慢慢攻破。

    我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你府中可有妾侍?”

    “不曾有。”

    “你几岁上花楼?”

    他颇为厌恶地道:“花楼此等污秽之地,致远自当远之。”

    这话说得倒好听,我真真是万个不信。
京城里富贵人家的公子哪个不是小小年纪就开了荤?我又道:“莫非你上的是小倌楼?”

    京城里打从出了常宁圈养面首的事儿后,便迅速刮了阵面首风。小倌楼也因此拔地而起,生意也甚是红火,男客女客都接。

    宁恒面色一变,皱眉道:“致远从不上小倌楼。”

    倘若宁恒这些话都是真的,那么他倒是个清清白白的好郎君。我嫣然一笑,俯下身凑至他耳畔边,轻声道:

    “哀家也不同你说废话了。哀家甚是怀念六月初十那一夜同致远的鱼水之欢,今夜月色怡人,我们不妨再来回忆回忆。”顿了下,我又道:“那一夜,我在马车里扑倒你,可是用这样的姿势?”

    宁恒倏地弹起,我一时未预料到,整个人一时不稳便后倒去,我“啊”了一声,腰间蓦然一紧,我下意识地往前倾,嘴唇便碰上了一处柔软。

    我一愣。

    宁恒瞪大了眼睛。

    我也瞪大了眼睛,与他干瞪着。过了好一会,我才赶紧推开了宁恒,手捂住了唇,继续干瞪着他。

    宁恒黑溜溜的眼珠子瞧着我……的唇,一副震惊的模样。

    苍天可鉴呀,我今夜果真真不知触了什么霉头,我不过是想套套宁恒的话。没想到最后竟是赔上了我的清白。

    只不过如今这么一瞧,宁恒那副模样倒像是被轻薄了的那个。我想了想,觉得我该大度些,宁恒是我的面首,亲个一两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如此一想,我的心情顿时顺畅了不少,我愈发觉得我该再接再厉,趁宁恒此般模样好好套话,我清清嗓子,道:“致远为何如此吃惊?莫非六月初十那一夜我们不曾……不曾……”我好好酝酿了番,方道:“嘴舌交缠?”

    宁恒的手一抖,“致远忘了。


    我凑前了一些,他往后退了些,我眯眯眼,“你在怕哀家?”此时此刻,我颇是感慨。倘若我眼前有面菱花镜,我定要好好瞧瞧我这副恶霸模样。兴许下次番果戏班开戏时,我还能上去演一演,定比那小麻雀好得多。

    宁恒咳了咳,道:“太医说太后此时不宜……”

    “不宜甚么?”

    宁恒道:“不宜……不宜……不宜……”

    啧,这木头果真生嫩得很,竟是连不宜行房事也不敢说出口。我逗他,“不宜嘴舌交缠?”

    宁恒脸一红,“对,不对,差不多。”

    我佯作疑惑地道:“何为对?何为不对?又何为差不多?”

    宁恒憋着张红脸,硬是不肯开口。

    我问:“不宜脱衣?”

    宁恒摇头,那张脸红得倒想前些日子进贡的红丹果。我伸手戳了下他的脸,“致远,太医究竟说不宜甚么?”

    宁恒闭眼,道:“不宜行房中之事。”

    我轻笑了声,“哀家知道。”

    他睁眼。

    我道:“致远哪只眼睛见到哀家有要同你行房中之事的意思?”我伸手挑起他的下巴,“你这模样倒是俊得很,就是面皮薄了些。”

    我收回手,打了个呵欠,“哀家累了,宁卿出去罢。


    我这翻脸委实可与翻书有得一比,不过我既已经知道该知道的了,宁恒便也无用了。宁恒定定地看了看我,而后默默地下床。

    正所谓伴君如伴虎,我虽不是君,但也是君他娘,伴着我未必就比伴着我那皇帝儿子轻松。要知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偏不巧,我苏浣十足十是个记仇的太后。

    方才看宁恒那副模样,我敢肯定他绝对不曾碰过我。我肚里的娃娃不是沈轻言的,也不是宁恒的。那么,我肚里的娃娃究竟是谁的?

    这问题我想了数日仍旧不曾想出个所以然来。宁恒也不知是不是惧了我,这几日来但凡与我碰面必是目光躲闪。我同他一处用膳时,他的眼睛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飘向我的唇,被我逮住时,他则是满脸通红地埋头用膳。

    我也不知他究竟脸红什么,不过我也不打算同他计较,宁恒既然不是我孩子他爹,那我和他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每一夜同他睡在一处,也不过是为了应付皇帝罢了。

    在用过早膳后,宁恒便默默地站在一边。如画端了安胎药过来,我皱着眉喝了下去。苦涩的味道在嘴里四处蔓延,我摸了摸似乎有些鼓起的肚皮,心里恨恨地想:倘若哪一日我知晓了这孩子他爹究竟是谁,我定要他好看。

    我放下药碗后,宁恒亲自端了一小盘蜜饯给我,我斜睨了他一眼,他低低地道:“吃些蜜饯就不苦了。”

    其实细细想来,在这场不知是谁的计谋里,宁恒也是个受害的。我同他立场不一,他最大的错误不过是忠于皇帝罢了。我委实没有必要为难他。思及此,我冲他浅浅一笑,轻轻地应了声,便捏了个蜜饯送进了嘴里。

    如歌这时领了雁儿进来,经过数日的□,雁儿规矩了不少,低眉顺眼地给我行礼。不过我却是看得有些不欢喜。想来也是我的不好,我当初让如歌□雁儿的本意不过是担心雁儿坏了皇宫的规矩,让我在那群老顽固里再次落下不该落的把柄。如今看来雁儿是规范得有些过了。

    我让雁儿起了身,雁儿睁大了一双杏目望向我身侧的宁恒,她眨眨眼,也同宁恒行了个礼,不过喊的却是“木头将军”。

    如歌方想喝斥她,便被我用眼神止住了。

    我瞧了眼宁恒,又瞧了眼雁儿,脸上溢出了笑意来,看来这雁儿本性还在,幸好幸好。我吩咐如歌不必再教雁儿宫中规矩了,雁儿听后喜得一双杏目亮晶晶的。

    我同雁儿说了不少话,雁儿这张嘴委实有趣,逗得我心情大好。宁恒依旧默不作声地站在我身侧。当雁儿在讲坊间轶事时,外头的曹武忽然喊了声——圣上至。

    我微微一愣,如今仍是早朝时间,皇帝怎会突然来了?我心里虽是压抑,但面上不得不噙了抹淡笑等待皇帝进来。

    皇帝悠悠然地走了进来,我身边的宫人还有宁恒都给皇帝行礼,皇帝喊了我一声“太后”便也算是礼数了。我微笑道:“陛下怎么提前下朝了?”

    皇帝在我身侧坐下,如歌端了杯君山银针和一碟芙蓉酥放在皇帝身边的案几上。皇帝用了口茶,方道:“如今国泰民安,朝事自是少了。”顿了下,他笑眯眯地道:“更何况沈相为朕减了不少的负担。”

    我了然,看来皇帝此刻的悠哉游哉是拿沈相的悠闲来换的。我笑道:“沈相为国鞠躬尽瘁,委实劳苦功高。”

    皇帝放下茶杯,吃了块芙蓉酥。皇帝自小便爱吃甜的,这点我清楚,我的四个宫娥更是清楚。是以每次皇帝一来,她们定会准备好各式各样的糕点。她们对皇帝比对我这个太后也不知用心了多少倍。

    皇帝又用了口茶,“朕自是不会辜负沈相的一番苦心。”

    也不知是不是我多心,我总觉得皇帝这句话似乎暗含深意。我无暇多思,便接着道:“陛下圣明。”

    皇帝此时却是话锋一转,“只不过却是苦了太后。”

    我一愣。

    皇帝瞅了我身侧的宁恒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太后数日不曾见到沈相,想必如今定是想念得很。”

    我干笑一声,“哀家有致远陪伴,也无暇顾及沈相了。”

    皇帝挑眉,“哦?是吗?”

    我握住宁恒垂在袖下的手,轻笑道:“比之沈相,致远更甚一筹。”我口中虽是这么说,但我心里头绝不会认同。沈轻言不喜欢我归不喜欢我,但在我心目中,无人可代替得了沈轻言。

    沈轻言是我儿时的梦,如今仍旧是我苏浣遥不可及的梦。

    皇帝的目光立即一深,眼如利箭一般射向我和宁恒相握的手,宁恒颤了下。我笑着道:“前几日招了致远陪寝,陛下之言果真不假,宁恒的身子果真真凉如溪河,哀家甚是喜欢。”

    我虽是惧怕皇帝,但如今皇帝的所作所为委实有些过了。既是敢将自己心尖尖上的人送到我身边,任我百般调戏,那便好好承受这个后果罢。

    皇帝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淡然笑之,手依旧紧握住宁恒的手,宁恒颤了回便也不再颤了。我道:“致远为何如此拘谨?前些夜晚,致远你……”我轻笑一声便止住了,其后的暧昧及旖旎想必皇帝听得懂。

    宁恒的脸如我所料地红透了。

    皇帝猛地站起,冷着声音道了句“宁卿好生服侍太后”便拂袖而去。

    我这皇帝儿子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如今一怒为蓝颜,这宁恒的功劳委实不小。我松开了宁恒的手,捏了芙蓉酥咬了一口。

    宁恒神色颇是复杂,我道:“致远怎么了?”

    宁恒默默地摇了摇头。

    我今日触怒皇帝不过是为两事。

    一为离间他和宁恒,皇帝素来霸道,但凡他碰过的人他铁定不肯让其他碰上一丝一毫,想必他以为我不敢碰宁恒,却不曾料到我这太后当真敢坐实了宁恒的面首之名,虽说我并非当真与宁恒做了那床帏之事,但我嚼着字眼,宁恒也无法否认。想来如今皇帝对宁恒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舒服。

    二为转移皇帝的注意力。皇帝如今对我和沈轻言定有疑心,宁恒同我的“肌肤之亲”,许是可减轻皇帝的疑心。

    不过最后我还是低估了皇帝对宁恒的在意,当天夜晚宁恒便被皇帝一道旨意给召走了。我望着空空的床榻,望着外头的月亮,内心却是有些惘然。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十二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