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绝色妖娆:鬼医至尊   首席总裁,爱你入骨   凤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来   断簪记   我是美人鱼:老公,你别动!   豪门重生盛世闲女   军婚缠绵:顾少,轻一点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长嫡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宦妃还朝   翠色田园   商户娇女不当妾  

  
      我做了个噩梦。我梦见沈轻言同我谋反失败,皇帝笑眯眯地让宁恒砍我的头,宁恒精挑细选了一把锋利的大刀,冰冷的刀面紧贴我的唇,他阴森森地说:“太后,让微臣替你抹最后一次嘴吧。”言讫,眼前刀光一晃,鲜血四溅。
  
      我吓得冷汗淋漓,嘴唇发抖。我喊了声如歌,须臾,如歌便从外阁匆匆地迈步到我床榻前。我见到如歌时,心里已然平静了少许。我让她点了盏宫灯,驱走了寝宫里的暗色。如歌垂首在一边,我问:“什么时辰了?”
  
      “回娘娘,子时一刻了。”
  
      我又问:“西阁的灯灭了吗?”
  
      “回娘娘,还未灭,宁大将军方才还吩咐了内侍准备热水。。”
  
      我沉吟片刻后,道:“你下去罢,也不用在外阁守着了。”
  
      如歌出去后,我下了床榻,趿了鞋便走到铺了如意云纹锦缎的桌边,我倒了杯碧螺春,浅尝数口方稳下了一颗心来。我有个习惯,半夜定要起来喝杯茶,尤爱碧螺春。是以,我寝宫里的茶壶每隔半个时辰便要换一回。
  
      说起这习惯,起初是因捡了个太后来做,生怕翌日就不能睁眼,便夜夜捧着碧螺春喝了一口又一口直到天明。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得知这太后的位置非我莫属时,我方松懈了下来,但这喝碧螺春的习惯却再也停不了了。
  
      许是这几年安逸了些,我待人待事难免多了几分随意。如今夜我对宁恒的羞辱,我因在苏府失望而归便迁怒宁恒。如今想起,这委实是万万使不得的。宁恒终归是皇帝眼前的红人,还是皇帝心尖尖上的人。我思量了片刻,得出了决定——哀家如今便要去西阁一趟,寻个措辞好好同宁恒解释一番。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在心里头转了这么多个弯无非是在掩饰自己胆小这一事实。
因为一个无端端的噩梦,竟是把我初为太后的惶恐再次引了出来。噢,不对,不该如此说,该是说哀家这是未雨绸缪,聪慧得很呐。
  
      我踱步到西阁,心里颇为忐忑。待会见到了宁恒也不知该怎么同他开口。我在门边停留了片刻,忽地我听到宁恒的声音响起——“进来罢。”
  
      我一愣,宁恒这眼倒是厉害,我还不曾开口他便知道我来了。我伸手推开了门,迈进去后我顺手关了门。
  
      我抬眼一望,整个人顿时怔楞在地。
  
      宁恒……他竟是在沐浴!他背对着我,大半个身体被木桶掩盖住了,他双臂展开懒懒地撑在木桶的边沿上,背上有许多七零八落的疤痕,想来是在外带兵时弄成的,右肩上还有个拳头大小的胎记。
  
      我第一次目睹男子沐浴,心里难免有些羞涩。但我转眼一想,我都同他一起睡过了,前面的上半身也瞧了一回,我此时最最最不需要的便是羞涩。
  
      我壮着胆子挺直了背,宁恒这时开口道:“曹武,过来替我捶背。”
  
      我一愣,此时方知宁恒竟是将我当成了曹武。我千不该万不该的又起了戏弄之心,我也不晓得是不是常年久居深宫,将我这一大好姑娘憋出了个如此别扭的嗜好。对着宁恒这个常年不苟言笑的大将军,能逗其脸红,我心里竟是颇有征服之感。
  
      我当下就把那阴森森的噩梦给抛之脑后,我放轻了脚步,慢慢地靠近了宁恒。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搭在了宁恒的肩上,宁恒的身子觉倏地一僵,瞬间,我的手腕被他狠狠地扣住,“谁?”
  
      我痛得叫出了声来。
  
      我这声音未落,宁恒就慌忙松开了手,他急急扭过了头,神色相当的震惊。我的手腕已是红了一圈,我摸了摸手腕,笑道:“致远,你的力气真大。
兴许改日你可同雁儿比一比,雁儿能单手举起一只鼎。”
  
      宁恒沉默了下,垂着眼道:“致远方才不知是太后,多有得罪,还请太后海涵。”
  
      我不甚在意地笑了笑,亦是不甚在意地伸手往宁恒□的肩膀一拍,“哀家没事,致远不必自责。”
  
      我明显得很感受到手下的那片□的灼热,我猛地缩回了手。
  
      不得不说,此情此景委实尴尬了些。宁恒光着身子坐在木桶里,我衣衫不整地站在他身后,倘若被朝中那几个有事没事爱奏我一本的老臣瞧见,定会说我有伤风化。
  
      我感慨了一番,倘若此时的场面被皇帝瞧了去,他的脸色定能比唱戏的还要精彩。我不经意地瞥了宁恒一眼,他的耳尖像是熟透的虾子。
  
      我不由得多瞧了几眼,许是发现我的目光,宁恒的脸又红上了几分,木桶里的水气氤氲,也不知是不是沐浴的缘故,宁恒此时的一双眼睛水润润的,宛若两颗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水晶葡萄,我忽地觉得秀色可餐四字,用在宁恒身上亦是不为过。
  
      我想起梦里的宁恒,那阴森森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而如今的宁恒,委实想让人一口吞下去。
  
      许是我太过沉默,宁恒垂首道:“太后可否转下身?”
  
      我一愣,“什么?”
  
      宁恒颇是尴尬地道:“致远赤身,怕是污了太后眼目。”
  
      我恍然大悟,当即便转过了身。身后衣袂窸窣,我心中忽地有些微妙感。不曾思出这微妙来自何处时,宁恒便已低低地开口:“太后,致远可以了。”
  
      我转身瞅了瞅他,宁恒只穿了里衣,鬓发上沾满了水气,湿湿地紧贴在大脑门上,他的脸颊红扑扑的,整个模样和今日站在皇帝身后时截然不同。

  
      这宁恒倒是奇怪,在我面前和在皇帝面前竟是如同两人一般。我想起梦中的宁恒,莫非这宁恒会变脸术?
  
      我顿了顿,此时方想起我来西阁的目的,遂清清嗓子,道:“致远,哀家要同你说一事。”
  
      宁恒轻声道:“太后请讲。”
  
      道歉这种事我似乎不曾做过,是以如今让我拉下面子同宁恒道歉也不太可能。我问:“这几日你在朝中可有遇到什么困难?”
  
      宁恒道:“没有。”
  
      看来皇帝将宁恒保护得很好,一朝重臣成了面首,朝中的那几个老顽固想来也会借机为难宁恒一番,不曾想到竟是没有。
  
      忽地,我闻到了一股异香,我颦眉问道:“这是何味?”
  
      宁恒愣了下,回道:“是千丝草的味道,致远不大习惯脂粉味,遂去了太医院要了些千丝草,驱除异味。”
  
      常宁的公主府还未建成前,她常常来我福宫里陪我说话,有时遇着了天色过晚,她便在我这福宫的东南西北阁里睡下,西阁是常宁的最爱,是以里面摆满了许多常宁的用品。我望了望这西阁,胭脂水粉珠帘幔帐,轻轻浅浅,委实不像是一男子的房间,难怪宁恒不喜。
  
      我笑道:“这千丝草不用也罢,味道闻着怪难受的,致远明日便搬到北阁去罢。北阁里头不曾有这么多闺阁之物,兴许你会喜欢。”
  
      “如此便谢过太后了。”宁恒走到檀炉前,挑了挑盖子遮住了香气,又道:“太后有孕,不宜多闻。闻多易有滑胎之险。”
  
      我倒是知道麝香能令人滑胎,不曾想到千丝草竟也有此种功效。我笑道:“你在这方面倒是知道得清楚。”
  
      宁恒道:“前些年驻守边疆时,识得一大夫,他对草药一类颇有研究,致远跟着学了一段时日。”
  
      “哦?”我挑挑眉,“你学到了什么?”
  
      宁恒笑道:“并不多,仅是能认得一些草物,以及知晓哪些草物对人有害或是有益。就好比这千丝草,闻多了能致使滑胎。又好比坊间常用的迷香,亦是采了草物提炼而成的。”
  
      “坊间的迷香……”我蓦地想起我前几次在苏府里晕倒,第一次晕倒是因为喝了酒,我意识迷糊倒也无话可说。但第二次我一丁点酒也未喝,仅在祠堂里待了半个时辰,出来后不过同那赵姓小厮说了几句,而后便觉身子一晃,头痛欲裂,像是被人踢了一脚似的。许是因为我被人下了迷香?
  
      我顿了顿,道:“迷香可是一闻便会立即晕倒?”
  
      “这倒也不是,得看迷香用料的多少。用料多一些的会立即晕倒,用料少的则是迟一些。”
  
      我心里颇是不解。
  
      无论怎说,我都是苏家的人。我不过在自己府邸里停留些时刻,便会意识全无地被人抬出来。究竟是谁这么对我?莫不是苏府里藏了什么我不该知道的东西?
  
      我此时也无心同宁恒闲聊下去了,我佯作呵欠连连,便回了自己的寝宫里。窗外月色不错,不过我却无心欣赏。我在床榻上又再次辗转反侧,迟迟不能入睡。我想了一整夜,喝了一整壶碧螺春,天将明时,我决定我要再次去苏府一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十五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