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上回刚从苏府回来,皇帝便让宁恒再次住在我的福宫。估摸皇帝也不知晓得了些什么。我这腹中的娃娃来得奇怪,我敢肯定的是这里面皇帝做了不少手脚。

    苏府铁定是我解开这个谜团的重要线索。

    皇帝已是对我有疑心了,倘若我再去苏府,皇帝的疑心定会更重。我不能连累了常宁,是以这回我不能再让常宁掩护我出去。

    但今日苏府我定是要去的。

    不过我绞尽脑汁想了许久,直至宁恒下朝时,我也没想出个法子来。

    宁恒是同皇帝一道来的,皇帝今日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他同我请了个安,便坐在我身侧。宁恒又变回了不苟言笑的大将军,我瞥了他一眼,他瞅我了一下,目光恰好在半空中相遇,我微微一笑,“致远,别站着了,坐到哀家身边来罢。”

    正在用茶的皇帝搁了下杯盖,似笑非笑地说:“太后对宁卿倒是上心。”

    宁恒走了过来,在我身侧坐下,我笑了笑,道:“致远是我肚里娃娃的阿父,我自是上心些。”说话间,我将宁恒和皇帝的神色收拢在心底,宁恒始终是嫩了些,我不过是一句试探,他的面色立即一变。皇帝依旧笑眯眯的,神色不曾有什么变化。反倒是呵呵地笑道:“也是。”

    皇帝如此一说,倒是显得我道行浅显了。我颇是感慨,我进宫时,皇帝不过八岁尔,常常睁着一双天真烂漫的眼睛央我讲坊间的趣事。还有回皇帝尿床了,生怕被身边的宫人知晓,半夜三更的,小小的个子抱着大大的锦被偷溜出东宫,熟门熟路地摸到我的殿里,竟是将锦被藏在了我的床榻下。

    不知不觉中,那个尿床的太子殿下都成了当今圣上,喜怒不形于色,那个可爱的小太子早已是一去不复返了。想来如今的皇帝要是尿了床,定也能面不改色地让身边的宫人将被铺撤下去。

    我愈想愈伤感,不由得轻叹了一声。


    皇帝道:“太后为何叹气?”

    我道:“不过是想起了以前的事罢了。”

    皇帝摸了摸下巴,道:“过多几日便是重阳,太后曾同朕说过,每逢重阳,太后便同家人一起登高插茱萸赏菊花。正所谓每逢佳节倍思亲,也难怪太后会伤感叹气。”

    经皇帝如此一说,我更是伤感。

    不料皇帝下一句却是说:“今日秋高气爽,太后不妨出宫去苏府走走,以解思家之情。”

    我心里一喜,面上则是淡淡地道:“也好。”

    不料皇帝又道:“今日朝中也无大事,宁卿你便陪同太后一起前去罢。”

    宁恒应了声“好”。

    我愣是盯着皇帝的嘴,生怕他又再口吐能让我心中大起大落之言。幸好,皇帝接下来便起身要回去批阅奏折了。

    我心里欢喜不过,恨不得来个敲锣打鼓以显我欢喜之情。

    皇帝一走,我扭头盯着宁恒,“你要同哀家一块出宫?”

    宁恒道:“陛下旨意,致远不敢不从。”

    这话我虽是听得不悦,但宁恒说的诚然是事实。皇帝开口让我去苏府,不放个心腹在我身边,他又怎会放心?罢了,跟去就跟去,也好过我在福宫里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有宁恒这个大将军在,我便只带了雁儿同我一块出宫。在宫外,我这一身宫装打扮难免累赘了些,遂临出宫前,我唤雁儿进来寝宫替我梳妆。雁儿在梳妆方面手脚不大灵活,她摆弄了许久,我的发髻依旧是松垮垮的不成形。
我见她一脸沮丧,便道:“罢了,哀家自己来。”

    雁儿是服侍我的众多宫娥里手脚最不灵活的,她除了长得讨喜可爱及身手不错外,其余压根儿就不符合宫娥的要求。不过我听雁儿说,她家境不错,但后来与家人失散了,流落在外,险些饿死街头时被平宁皇叔给救了。我瞧她一双小手白嫩嫩的,想来也没做过什么活儿。

    我让雁儿进来自是有我的目的。

    我随意梳了个简单的发髻,让雁儿替我换了身暗红色的齐胸儒裙后,便贴在雁儿耳畔边道:“你想同木头将军切磋下武艺么?”

    雁儿眼睛一亮,如小鸡啄米式地点头。

    我轻笑道:“待会去了苏府,哀家便圆你心愿。”

    我阿父尚在人世时,唯一的喜好便是收藏宝剑。但凡是阿父看上的,无论对方开价多少,阿父即便是当光了身上的物品,也定是要捧着它回府的。我阿娘常常对着满屋子的宝剑唉声叹气,说了阿父好几次了,阿父见着宝剑的神情依旧比见着了我和阿弟还要亮上几分。

    只可惜如今阿父已然走了九年,原苏府里的宝剑都被大火烧得精光,即便后来皇帝命人重建了苏府,也命铁匠打出了阿父挂在阁里的各式各样的宝剑,但我的阿父阿娘阿弟却再也回不来了。

    如今我望着墙壁上的宝剑,内心委实伤感。不过伤感归伤感,正经事还是要做的。我敛了敛神色,对宁恒道:“致远,上回哀家见你舞剑舞得甚好,想必你也是精通剑术了。”

    宁恒道:“精通二字,致远不敢当。只能算是略有接触。”

    我笑道:“宝剑蒙尘,不若拿来一用,雁儿练过几招剑式,之前便央求过哀家让致远与她切磋几招。择日不如撞日,致远你便同雁儿过几招罢。”

    言讫,我对雁儿使了个眼色,雁儿的小脸溢满了兴奋之色,对宁恒抱了抱拳,道:“宁大将军,还请多多指教。


    宁恒被逼得此份上了,也唯好应之,面无表情地取了把麒麟长剑,雁儿也取了把云纹利剑,两人便一起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苏府里的婢女小厮倒也机灵,知我想看他们二人比剑,便早早设了处看台,台上置有上好的檀木椅,椅上铺了胭脂色的凤尾纹软垫,椅边的高案上摆了数叠精美点心和一壶碧螺春,椅后一美婢擎了盖伞亭亭而立。

    我端起茶杯,浅尝了口碧螺春后,方道:“你们开始罢。”

    这场比试,想必不用看都能知晓结果。雁儿和宁恒之间差得不只一截。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宁恒和雁儿过起招来倒也是不相伯仲,一时间竟是难分高下。

    不得不说,宁恒执剑的模样是极好看的,青衫墨发长剑,隐隐有了几分世外高人的潇洒之态。不过此时我无心欣赏男色,眼见他们二人愈发专注,宁恒眼里也是少见的神采奕奕,我又喝了口碧螺春便悄悄起身。

    我身后跟了两名婢女,也不知她们是谁的人。不过要甩掉她们,这倒不是难事。我抚了抚手腕上的碧玉镯,对她们道:“哀家要去如厕,你们退避罢。”

    两名婢女低眉顺眼地应“是”。

    每一回我光明正大地来苏府,除去来伺候的人外,府中其余下人皆需回避。如今伺候的下人都在宁恒与雁儿那边,我这里周围静悄悄的,更是方便我行事。

    我匆匆绕进了竹林里,从竹林那处去祠堂是为最隐秘的路。约摸走了一刻钟,我方走到了祠堂门前,我往四处张望了会,见并无人迹时,我方进了去。

    祠堂一如既往的宁静,许是我因在此处晕了两回,我心里头愈发觉得诡异。不过这回我有备而来,不管是什么迷香,我不吸进去便是了。我拿了帕子捂住了鼻子,开始在祠堂里四处查探。

    祠堂里的摆设也如之前一般,案上依旧是摆着元宝香烛。

    我细细回想了一番,我总共是来了祠堂里三次,其中晕了两回,但我皆是进了祠堂。前两回我之所以晕倒,我并无感受到明显的异香突袭。谅也没有人这么大胆,敢如此光明正大地作案。

    我晕倒的原因绝对离不开祠堂。

    但我三回都在祠堂里待了半个时辰之久,为何偏偏就第三回没有晕倒呢?莫不是第三回我在祠堂里没碰到什么不该碰的?

    我回忆了下,究竟我前两回在祠堂里做了什么而第三回却是没有做的?

    我的目光在整间祠堂里扫视了一圈,最后我的目光落到了案上的元宝香烛。如果说我第三回在祠堂里没有做过的事情,那么便是焚香了。

    焚香焚香……

    我的目光倏然一紧。我立即伸手抓了柱香放至眼下细细观察,这红底金身,同皇家用的香并无异同,但……

    我正欲往深思考,祠堂门外忽地出现了一人影。我心中一惊,慌忙将香塞进了衣袖里。我喝了声:“谁?”

    大门被缓缓推开,我定睛一望,竟是沈轻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十六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