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我委实没有想过会在这里见到沈轻言,不过见到沈轻言也总比见到其他人好,我松了口气,道:“沈相,你怎会在此处?”

    沈轻言将门轻轻一闭,方对我微笑道:“太后可想知晓六月初十那一日发生了何事?”

    我一愣,“你查出来了?”

    沈轻言道:“璟之仅是查出了些端倪来。”说罢,他走至摆放元宝香烛的案前,俯身拾了支香,对我道:“这香,可看出了些什么?”

    我眯眯眼,“有问题?”

    沈轻言颔首道:“正是,璟之差人去查了这香,发现它同一般的香大有不同。但凡点了此香,不出半个时辰,定会有昏迷之状。”顿了下,他又道:“六月初十那一日,太后闻了此香便昏迷过去,璟之当时以为太后乃是不胜酒力便无多大在意,遂让如诗和如画扶了太后回宫。宁恒那日说同太后在马车里……”他望了我一眼,淡道:“想来也是诓太后的,据璟之所查,在太后回宫的路途里,宁恒正在茶肆里饮茶,有茶肆老板可作证人。太后肚里的娃娃估摸是在宫里头怀上的。”

    虽说我早已知晓沈轻言对我无心,但此番他如此平静地算出我肚里的娃娃何时怀上,我委实心凉。我望着他,问道:“沈相还查出了些什么?”

    沈轻言沉吟片刻后,道:“陛下对璟之已有疑心,如今恐是在猜疑璟之同太后的关系。”

    皇帝如今的确是开始怀疑我和沈轻言了,不然也不会舍得将宁恒放到我身边来。宁恒不过是借面首之名,行监视之实。

    沈轻言忽地往我凑近了些,他压低了声音道:“华平将军愿倾力相助。”

    我脸色一变,“华平将军?那个老顽固?”

    “正是。


    我道:“沈相的口舌果真了得。”华平将军那个老顽固向来都是忠心耿耿的保皇派,对皇帝的那颗心日月可鉴,如今竟愿加入谋反,沈轻言委实厉害。

    沈轻言道:“华平将军也同璟之一般,只愿忠于真正的陛下。”

    我微微一愣,“你是如何令华平将军信服当今圣上并非真正的陛下?”苏家一灭,知晓证据的人仅剩我一人,而偏不巧的是我也不知证据究竟搁在了哪儿。

    “要造假并不难。”

    “华平将军信了?”

    沈轻言颔首,淡笑道:“不然他为何愿意倾力相助?如今只剩平宁王爷那边了,倘若平宁王爷能劝说其他两位王爷一同谋反,那逼宫之日指日可待了。”

    蓦地,沈轻言瞅了眼我的衣袖,道:“太后袖中可是藏了些什么?”

    我伸进袖里摸出了支香,笑道:“方才哀家以为是致远,心里一急便收进了袖中。”

    沈轻言却是沉默了下,道:“太后,璟之有一言,不知该不该说。”

    我道:“说罢。”

    沈轻言道:“大事在即,儿女私情还望太后暂且放下。”我一愣,他又道:“况且宁恒是陛下的人,同太后是万万不可能的。”

    我颦眉道:“哀家对致远并无其他念头。”

    沈轻言轻声道:“如此便好。”

    我出了祠堂,不过是走了七八步左右,便见着了宁恒和雁儿,还有数个苏府的婢女,想来是我去如厕的时间长了些,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我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微笑道:“切磋的结果如何?”

    雁儿道:“宁大将军剑法了得,雁儿输得心悦诚服。


    我望了宁恒一眼,宁恒淡淡地道:“太后身边果真是卧虎藏龙。”

    我笑了笑,道:“雁儿,宁大将军在夸你呢,还不谢过将军。”

    雁儿瞅了瞅我,又瞅了眼宁恒,红着脸,小声地道:“谢宁大将军夸奖。”

    从沈轻言那处得知了真相,我也不愿再在苏府里留着了。我见时间尚早,便打算去公主府同常宁说说话。

    常宁的公主府建得颇是奢华,常宁最爱的便是金光闪闪之物,御史台曾上了不少奏折,明着暗着说常宁的不是,那会我还在垂帘听政,遇到了这样的奏折常常头疼不已,唯好一边让常宁收敛些,一边无视这些奏折。如今皇帝执政,倒是连表面功夫也不做了,直接批阅道:一国公主,自是应当如此。

    常宁有孕后,皇帝拨了几批身边的侍卫守着公主府,如今是连进只蚊蝇也困难。马车停在公主府门前,常宁也不知是何时得知我要来公主府的消息,竟是早早就在门前迎驾,这回陪在常宁身边的是驸马。驸马同常宁站得很近,常宁浅浅地笑着,比之前些日子的强颜欢笑,如今眼里的笑意真了几分。

    不得不说,常宁的眼光是极好的。她挑的驸马委实俊得很,之前在常宁身边的郎君加起来也及不上驸马。和常宁站在一处,端的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怪不得常宁当初硬是不顾众人反对定是要同驸马结为连理。

    如今驸马对常宁倒也是不错,前前后后的照顾得极为妥当,两个人恩爱非常。我看得颇为欣慰,常宁也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雁儿扶着我在正厅的主位上坐下,我用了口茶,打趣道:“常宁,你和驸马的感情愈发不错了。”

    常宁笑道:“绾绾,我见你和宁恒感情亦是不错。
两人同冰糖葫芦似的,每次我瞧见你,总是同宁恒腻在一处。”

    我险些被呛到,幸好现在男人家都在外头,不然宁恒若是听到了,那张脸也不知会红成什么样。我道:“常宁你莫要说笑。”

    常宁捏了块莲子糕咬了一口,笑道:“绾绾,你何时才让我见见你那藏在苏府里的郎君?”

    我眯眯眼,“这个不急。”这话题我委实不想继续下去,遂转移了话题。我瞥了眼常宁的肚子,又瞥了瞥自己的肚子,感慨道:“常宁,你的娃娃几个月了?”

    常宁拿出帕子抹了抹手指,“两个月了。”

    “你这两个月比起我这三个月的,倒是大多了。”

    常宁瞅了瞅我的肚子,道:“许是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我听太医说,有些妇人要到四五个月肚子才会隆起来。”

    我问常宁:“你有了喜脉后,喜欢吃酸的还是喜欢吃辣的?”

    常宁“唔”了声,“似乎是辣的,最近最爱吃的便是辣白菜。”

    我笑:“常听人说酸儿辣女的,看来你这肚里的是个女娃娃。”

    常宁的眼睛亮了下,“绾绾你上回说你爱吃酸的,莫非是个男娃娃?如此倒是不错,待孩子出生后,我们可为他们订个娃娃亲。”

    我掩嘴笑道:“常宁,八字还不曾有一撇呢。倘若你生的是男娃娃,我生的也是男娃娃,那如何是好?”

    常宁不以为意地道:“孩子若是互相喜欢着,订个断袖娃娃亲那又如何?”

    看来李家的娃娃个个都爱断袖的,皇帝如此,常宁也不拒绝。我这倒是无所谓,为人父母的,我也不奢望我的孩子将来能封侯拜相可光宗耀祖,只愿我的孩子可随心所欲,事事顺心,只求一生无憾,如此便足矣。

    我同常宁闲聊了好一会后,常宁的婢女端了碗黑漆漆的药进来,常宁一见,立马皱了眉头,我笑道:“这可是安胎药?”

    常宁颔首,声音恹恹地道:“这安胎药味道甚苦,倘若不就着蜜饯一起吃,我喝了定会吐出来。”

    常宁从小怕苦,对于她吃药时的愁眉苦脸,我已是习以为常,我道:“喝着喝着就不苦了。我都喝了好些时日了。”顿了下,我又道:“常宁,我教你一个法子。你喝这安胎药的时候,便将它当作是葡萄浆,如此一来,你便不觉得苦了。”

    常宁叹道:“想着容易,做起来却甚是痛苦。”

    我见状,便道:“我陪你喝罢,今早急着出宫,倒是忘了喝安胎药。反正这天下间的安胎药也是一样的。有人陪着喝,喝起来也是容易许多。”

    常宁遂又让人端多了一晚安胎药进来。

    常宁道:“绾绾,得你一人为知己,我此生足矣。”

    我笑道:“你这话严重了,我们之间哪需如此客套。”我至今仍记得,我十三岁那年,高烧不退,是常宁守在我身边,生怕太妃在药里下毒,是以每回我喝药前常宁都定要先自己试过。从那时起,我便想,常宁如此待我,将来我定要回报她。

    常宁笑了笑,端起药碗便喝了一口,一张脸苦得不像样。她颦眉望我,颤着说:“真的很苦。”

    我嘿笑一声,“我们来比一比,看看谁些喝完。”说罢,我抬腕便大大地喝了口,药汁漫进了嘴里,我颤了下。

    这安胎药的味儿怎地同我平时喝的有些不一样?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十七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