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我不动声色地喝完了一整碗安胎药,之后我佯作面含倦态同常宁告辞,常宁也没留我,只是同我道了声“好好养胎”云云之类。

    回宫后,我依旧不动声色地唤了如歌给我端碗安胎药进来。我让如歌搁在桌案上,不经意地问道:“这安胎药是谁煎的?”

    如歌道:“回娘娘,是如歌。”

    “是按照太医给的方子?”

    如歌答道:“是的,娘娘。”

    我摆摆手,让如歌退了出去。四周并无宫人,我端了药再尝了一口,果真同常宁的安胎药味道不一。我不假思索便把剩下的药都倒在了盆栽里。

    外头天色渐暗,我唤了雁儿进来。在这偌大的福宫里,如歌如画如诗如舞她们四人想必和皇帝脱不了干系,是以我唯一能信的人仅有雁儿。

    雁儿的身手不错,让她去太医院里偷方子我最放心不过。我同雁儿一一交代后,雁儿也如我所料地道:“太后,我一定会帮你拿到的。”

    我满意地笑了笑。我当初愿意让皇帝怀疑也要把雁儿留下来当宫娥的原因就在此处,雁儿太过讲义气,平宁皇叔不过是救了她一回,她就愿以命为报。我救了她一命,她定也会报答我。

    翌日我佯作不适,让太医院里的所有人都来了福宫,一一为我把脉,我拖了他们约摸有半个时辰,见雁儿面色沉静地走了进来,方让他们退了下去。

    雁儿给了我一张药方,我问她:“确定没有拿错?”

    “没有,太医院里的方子都是有记录的。这张方子定然是太后您的安胎药。”

    我见雁儿一脸笃定便也信了。我展开药方细细地看了看,我并无习过医理,是以也察觉不出什么不妥来。
我想了两日,第三日时,常宁进宫来探我。

    我一见着了常宁便顿时有了个主意,当下便以替常宁解闷为由,将雁儿借她几日。

    常宁答应得甚是爽,想来她也欢喜得很。

    雁儿临出宫前,我把重新抄过的药方给了她,让她趁机出府去寻一大夫来细问。雁儿道了声“好”,顿了顿,她颇是犹豫地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的。

    我放柔了声音,问道:“怎么?可是在担心?”

    雁儿摇头,道:“我有个心愿,不知太后可不可以帮我达成?”

    我眯眯眼,这雁儿倒是聪明,懂得在这种时候来要挟我,“什么心愿?你尽管说,只要哀家能做到的,就定然帮你达成。”

    雁儿低声道:“我有一兄长,从小就和我失散,如今就在这宫里,望太后能帮我找到我的兄长。”

    我道:“这倒简单,宫里的男人也不多,要找也并非难事,只要你兄长在宫里,哀家掘地三尺也会替你找出来。”

    雁儿点点头,感激地道:“谢太后。”

    之后的几日,每回如歌端来安胎药时,我皆是趁无人注意时便给倒了。宁恒这几日时时刻刻都跟在我身边,我闲来无事便时不时逗弄他一番,瞧见他满脸通红的模样,我心里头的不舒服便一扫而空。

    雁儿回来的时候,我恰好在和宁恒在玩二人马吊。

    同宁恒打马吊是件愉悦的事情,他虽是新手,但却有着敏锐的出牌目光,总能知晓我要的是什么牌。其实打马吊牌玩得也不过是心情,宁恒这人在朝堂上不懂得变通,也不知为何到了马吊牌桌上却是让我愉悦极了。

    我随手摸了张牌,便问:“雁儿,在公主府里过得如何?”

    雁儿小声地回道:“常宁公主待我极好。


    我出了牌,笑道:“常宁对哀家的人向来都是极好的。”顿了下,我忽地想起雁儿之前说的那事,“雁儿,你之前说的兄长可有画像?”

    “没有。我兄长从小就和我失散了,我只记得他有一双浓眉大眼的。”

    我一时顾着和雁儿说话,不小心打了张不该打的牌,我颦眉望了望,又望了望宁恒,宁恒垂眼道:“致远什么都没瞧见。”

    我喜笑颜开地拿回牌桌上的牌,又同雁儿道:“这宫里头浓眉大眼的男子也挺多的,你瞧瞧,致远便是浓眉大眼的。兴许他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兄长。”

    雁儿过了一会,才说:“太后莫要说笑。宁大将军并非宫中的人,又怎可能是我的兄长?”

    宁恒打了张我要的牌,我吃下后,颇为苦恼地道:“只记得浓眉大眼,这倒是困难得很。要不哀家让宫里头所有男子都站成一排,让你认一认?”

    雁儿道:“谢太后。”

    同宁恒打了一圈马吊牌后,我便有些乏了。我打了个呵欠,便让宁恒退下了。雁儿伺候我更衣午睡,雁儿替我宽了衣后,我压低了声音问道:“可查出了些什么?”

    雁儿望了望我的肚皮,轻声道:“大夫说,那药方子倘若连续喝上数日,便会有喜脉的症状。”

    我一颤,手下意识地抚上了我的肚皮。如此说来,我肚里的娃娃是不存在的?六月初十那一日,竟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想来这幕后人也是显而易见的,除了我那皇帝儿子别无他人。

    我这皇帝儿子果真长大了,都算计到我身上来了。
我此时此刻也不知是何滋味,我伸手摸了摸我略微有些隆起的肚子,一想到里头什么都没有时,我心中颇为感慨。看来同常宁家的娃娃亲或是断袖娃娃亲,都不可能成真了。

    午觉睡醒时,外头已是夜幕降临,不知不觉中我竟是睡了这么久。我伸了个懒腰,懒懒地叫了声“如歌”。少顷,如歌便进了来,将屋里的宫灯一一点亮。

    我打了个呵欠,问道:“如今是什么时辰了?”

    如歌道:“回娘娘,已是卯时五刻了。”

    我这个午觉睡得也长了些,竟是睡了两个时辰有余。我道:“去暖阁里用晚膳罢。”顿了下,我眯眼问道:“宁恒可在福宫?”

    如歌答道:“回娘娘,在的。”

    我道:“传他一起去用膳。”

    虽说这宫里头人人都在唱戏,但我这出戏却是唱得痛苦了些。一想到宁恒这块木头天天都在睁着眼睛同我唱戏,我心里头就甚是不顺畅。我心里头一不顺畅,我就想折磨宁恒。

    是以我用晚膳时,吃了寥寥几口就搁下了筷子。我一搁下筷子,宁恒自是也停了下来。他抬眼望着我,眼神干净得像是不曾融化的春雪。

    我心想这宁恒做起戏来倒是像个十足,我声音冷淡地道:“今晚的膳食简直难以下咽。”

    众人大气都不敢透一下,我皱眉说道:“全都撤下去,哀家再也不想看到这些东西。”顿了下,我道:“把安胎药端上来。”

    须臾,食案上的所有膳食皆被撤下,如画端了碗安胎药上来,我瞥了眼它,又瞥了眼宁恒,宁恒神色淡淡的,倒也看不出什么来。

    我对宁恒道:“女子怀胎十月,方能产子。这期间却是十分难熬。致远身为哀家肚里娃娃的阿父,是否该同哀家一起分担这段辛苦的日子?”

    宁恒愣了愣,方道:“太后言之有理。”

    “如画,再去端多碗安胎药来。”我笑眯眯地看着宁恒,待如画将安胎药端了上来时,我对他道:“既然致远也认为哀家有理,那往后我喝一碗安胎药你便陪我一起喝罢。”

    如画面色一变,忙道:“太后娘娘,万万不可。”

    我佯作不曾听到如画的话,依旧直直地望着宁恒,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容。

    宁恒垂眼道:“若是能替太后减几分苦,致远愿陪同太后一起喝药。”

    我此时方将目光移至如画身上,“哦?怎么万万不可法?”

    如画嗫嚅道:“安胎药乃是妇人所用,宁大将军堂堂一男子,倘若是用了安胎药,岂不是……岂不是……”

    我此时却是想到,倘若宁恒当真用了这药,也不知是不是会出现喜脉的症状。一个大男人被诊出喜脉,委实惊骇世俗了些。

    我瞧了瞧宁恒那副模样,若是当真因我而被诊出喜脉,那宁恒这辈子的污点估计也抹不掉了。

    我淡淡地道:“你担心些什么?哀家不过是说笑罢。”我以手撑颚,盯了眼食案上的安胎药,有些不耐烦地道:“你们都下去罢,致远留下。”

    众人鱼贯而出,宁恒依旧坐在我身侧,低头不语的。

    我问宁恒,“致远,你觉得我们的娃娃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娃?”

    宁恒垂眼道:“致远不知。”

    我往他凑近了一些,“你喜欢男娃娃还是女娃娃?”

    宁恒道:“都喜欢。”

    我摸了摸肚皮,忽道:“致远,你来摸一摸,娃娃似乎在动了。”

    宁恒一愣,我抓住他的手往我肚子上放,他的一张脸瞬间红了,我笑眯眯地问:“孩子他爹,你感觉到孩子在动了吗?”

    宁恒的手颤了下,我使劲地握住,宁恒不敢甩开。蓦地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震撼,他道:“动了,真的动了。”

    瞧他这表情真的无法让人挑剔,我险些都以为我肚里当真有娃娃在动了。

    莫非宁恒也是个不知情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十八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