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宁恒的手颤了下,我使劲地握住,宁恒不敢甩开。蓦地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震撼,他道:“动了,真的动了。”

    瞧他这表情真的无法让人挑剔,我险些都以为我肚里当真有娃娃在动了。

    莫非宁恒也是个不知情的?

    我心里头有了个猜想——皇帝并不像外面所说的那般信任宁恒,是以宁恒不知我肚里的娃娃是假的,我每回喝安胎药时,他面色复杂估摸是以为自己做了个便宜爹爹。

    我这皇帝儿子的心机深得令人心寒。我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我心里却来气得很。一想到我这段日子的担惊受怕,时时刻刻担心着不知何处会跳出个男人来说是我肚里的娃娃他爹。我苏浣十足十是个小气的女人,皇帝如此对我,我定然不会让他如愿。

    皇帝既是可以让太医诓我得了喜脉,我亦是可以上演一回太后小产的戏码。自古以来,后宫妃嫔小产的戏码不断,可供小产的法子何其多。我略微思索了会,便将地点定在了朝臣每日必要上下的石阶,时间定在下朝后。

    那段石阶不长,仅有八格。想来也摔不死人,仅多就擦破个皮。太后要小产就自是要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地小产,文武百官都是我的证人,到时皇帝想让太医胡诌也不行。

    翌日,乌云滚滚,阴雨绵绵,是个小产的好日子。我穿了身莲青色的翠纹直裾,挽了及地的披帛,携了如歌如画如诗如舞便款款地往目的地前去。

    我算准了时间,算准了地点,算准了证人,唯独算漏了宁恒。

    我脚一滑,正欲扑腾腾地滚下去时,宁恒也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拦腰就搂住了我,我的脸碰上了宁恒的胸膛。

    我的大脑空白了会,然后我听到周围一大片的抽泣声。

    宁恒松开了我的腰,我扫了一眼周围的朝臣,沈轻言目光平静地看着我。
他依旧温文儒雅,依旧面貌如初,依旧是大荣王朝的姑娘的不可触及的梦,但我却发觉如今我的心头没有荡漾。

    我移开目光,淡淡地道:“哀家无事,如歌,扶哀家回宫。”

    众人纷纷躬身迎送,如歌扶着我,宁恒站在了我的左侧,我迈出第一步时,沈轻言抬头望了我一眼,那一眼深不可测。

    我的步子颤了颤,宁恒倏地伸手扶住我的右臂,轻声道:“太后,路滑。”

    如歌和宁恒倒是默契得很,他一扶,她就立刻松了手,默默地退到后面。宁恒掌心的温热透过薄薄的衣料传了过来,我沉默了下,方再次抬起步伐离开了。

    回到福宫时,我从妆匣里取出沈轻言送我的如意香囊,我轻轻地晃了晃,香味依旧,铃声依旧,但那时的情思却淡了。我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许是这些日子以来,我同宁恒相处久了,不知不觉中对沈轻言的心思也就淡了。

    我晃了晃手里的如意香囊,正望着出神时,身后却忽地传来了宁恒低低沉沉的声音。

    “太后。”

    我回过神来,收好了如意香囊,方淡道:“何事?”

    “今日太后滑了下,恐是扭到了筋骨。不妨宣太医来看看。”

    我道:“并不痛,不碍事。”

    宁恒上前一步,道:“此时不治,定会留下病根。”

    我眯眯眼,站了起来,踱步到宁恒身前,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我道:“致远,你如此关心哀家,莫非当真是对哀家情根深种?”

    他一愣,眼睛再也不敢望我,微微地垂着眼,道:“致远当日所说的,句句属实。


    “嗯?哪一句?”

    他耳尖颇红,“致远对太后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倒是个好词。”我顿了顿,道:“那么倘若一日,哀家和陛下一同掉进水里了,你救谁?”

    宁恒怔楞住了,他抬眼看着我。过了好一会,他方道:“救太后。”

    “哦?”我挑眉,“怎么说?”

    他答道:“陛下会水性。”

    我一滞。

    宁恒此时又执着地道:“太后还是让宣太医来看看罢。”

    我无奈了,唯好道:“就依你的意思。”

    我真真是看不懂宁恒,初以为他不过仅是皇帝派来监视我一举一动的心腹,可随着这些日子的相处,宁恒对我可谓千依百顺,事事关心,且无微不至。宁恒的面相虽是及不上沈轻言,也不及沈轻言温文儒雅,但不同沈轻言比,宁恒委实是个俊郎君。

    常宁同我说,她之所以对驸马情根深种,就因驸马在不知她的公主身份时,仍旧衣带不解地照顾了整整一月。她感动了,所以她不顾一切也要这个驸马。

    常宁出阁前,还笑吟吟地同我道:“绾绾呀,女人感动感动着,就会爱上那个男人了。”

    我抬眼碰触到宁恒温柔的眼神,我的脑子腾地冒出了常宁的话,我面色立即一变,冷声对宁恒道:“你出去。”

    宁恒微微一愣。

    我转过身,冷声道:“哀家让你出去,你听到没有?”

    宁恒此时方应了声“是”。


    我叹了声,宁恒离开后,我的心思一团糟。我方才也不知在发些什么脾气,好端端的我就变脸了。幸好宁恒是软柿子,我怎么捏他也不会生气。

    我揉揉眉,觉得我该早些小产了,然后名正言顺地把宁恒赶出去。再这样下去,我也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过了些日子,我蓦然发现我的肚子变回了扁平状,脚步也不浮了,几乎所有喜脉症状地消失了。想来是我停用了那“安胎药”的缘故。幸好之前隆起的也不明显,加上我平日里也爱穿广袖宽袍,松松垮垮的,不贴近地看倒也难以察觉出来。

    这几日我想了个法子,正好恰逢中秋,依照惯例,宫中定是会有个中秋宴。我召来了礼部尚书,将中秋宴的地点由御花园改成了含光湖上。

    上回摔跤不成,这回我来了跳湖。如今天气微凉,倒也不冷,在湖水里泡一泡,顶多就病上几日。但这假胎倘若再怀多几日,定是要招皇帝疑心了。如此一来,我还不如走招险棋。

    中秋宴那一日,官居五品以上的朝臣都需前来,常宁亦是携了她的驸马来,常宁的肚子已是隆起得十分明显,驸马在前后呵护有加,两人穿了同色的衣衫,常宁眉眼间尽是盈盈的笑意。

    我心里颇是欣慰。

    含光湖上有两艘船舫,一艘乃是皇帝同朝臣所乘,另一艘则是女眷所乘的。我同常宁都在女眷所乘的船舫上,船舫里摆了张巨型的高足食案,案上皆是中秋佳肴。

    我起了筷后,其他人方纷纷起筷。我不敢吃得太多,浅尝一番便停了筷,待会我要跳湖,吃得再多估摸最后还是会吐出来。

    我一停筷,其他人也不敢吃了。我淡淡一笑,“不用拘束于礼,大家继续用罢。”

    我起了身,给雁儿使了个眼色,雁儿便过来扶住我,“外面景色甚好,哀家出去赏赏月。”常宁瞅了我一眼,似乎也准备起身,我连忙道:“常宁你有孕在身别吹风了,你家驸马方才还恳求哀家不能让你吹了风。”

    驸马是常宁的死穴,一点常宁便不敢动了。

    我总算松了口气,要是常宁在的话,我这湖估摸就跳不成了。如歌她们四人似乎也想跟上来,我温声道:“你们不用跟了,有雁儿一个也够了。今日难得佳节,你们便歇息谢谢罢。”

    我和雁儿出了船舫,站在甲板上,湖光夜色,凉风袭袭,一轮圆月倒映在湖心里,波光潋滟,美不胜收。只可惜,待会我要跳湖。

    雁儿也知晓我的打算,她忧心忡忡地道:“太后,这法子当真可行?要是一个不小心……”她停住了。

    我道:“无碍。待会你记得吼得大声些便可。”

    其实,我也是个怕死的。不过此时不借跳湖来回小产,迟早皇帝都会整死我。正所谓晚死好过早死,我这是早跳早解脱。

    且按照我的打算,待会我一跳,雁儿便会大喊。我这艘船舫同皇帝那艘船舫隔得不远,仅有一丈的距离。定会有人跳下去捞我上来的,倘若真的无人,雁儿也会救我起来。总而言之,无论如何,我这条命是死不了的。

    我深吸一口气,以壮士断腕之势一跃而下。

    噗通一声,湖水迈进了我的口鼻,我隐隐约约听到了雁儿在喊——“来人呀,来人呀,太后落水了!太后落水了!”

    求生的本能让我在水里不停地挣扎着,只不过在这个我认为周密的计划里,偏偏又如同上次一样算漏了一点。上回是宁恒,这回是我高估了自己的体力。

    我只知我拍打了几回水面,整个人便沉了下去。冰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涌了进来,我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忽地,我感受到有一道温热贴上了我的唇,一只炙热的手掌紧紧地贴住了我的腰肢,我艰难地睁开了眼,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过,救我的人会是宁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十九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