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小药妻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淡樱 书名:小药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试婚老公,用点力!   钦天疑云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传奇  
<="box"><="">好看的小说>介绍>小药妻【书名:第26章小药妻淡樱作者:】

    “……恳请侯爷收回成命。”

    事后,阿殷匍匐在地,雪白的广袖铺开,白色的绸缎像是盛开的白玉兰,中间还有一缕一缕漆黑的花蕊。遮光的木板子早已从窗沿撤下,漫天的阳光铺洒进来,白衫黑发,还有她耳垂上有因侍疾未曾来得及褪去的红晕,叫沈长堂看得有些出神。

    直到她红晕散去时,他方回神,长长地“哦”了声,问:“若你不愿,便不再找你?”

    他明知不是此事!阿殷心想这位侯爷怎地这般胡搅蛮缠,她为何来这里,他是心知肚明的,非得逼她亲口说出来才成吗?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这屋檐还是镶金的!她道:“华绸商铺,还有江南富商……皆请侯爷收回成命。”

    她原本就觉得不对劲,有时候好事太多,多了便不是巧合。

    是她道行太浅,未能第一时刻发现。

    他们奉命行事,对她们姐妹俩特殊照顾,能做到那个份上的都是人精,顺藤摸瓜一探,不用多久便知上头护着她们姐妹俩的人是永平的穆阳候,她今日若不来,再过些时日,恭城上下都知她是打上穆阳候印记的人。

    她不想依附其他人,可到头来也只剩去永平给穆阳候侍疾的这一条路,下场跟以前直接答应去永平没有俩样。

    此时的风光,以后的风光,凭的都是穆阳候的一念之间。

    他喜,是天堂;他怒,是地狱。

    这样的她,与以色侍人又何区别?搁在别人后宅里,无非是多个会雕核的传言,平添闺房情趣罢了。

    屋里的地板都铺了波斯地毯,色泽艳丽,头碰着地毯,柔柔软软的,像是有羽毛挠着额头。


    她将头垂得更低。

    “阿殷愿为侯爷侍疾,只求侯爷不带阿殷去永平。”

    侍疾她不愿,去永平她更不愿。可是在强权之下,似乎也别无他法,只能暂且先退一步,且将穆阳候当作垂死之人,需她的唾液方能解救,如此一想,倒也不害臊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这么做,老天爷看在眼里,迟早有一日会恶惩穆阳……阿殷打了个激灵,几乎将整个头颅埋在了羊毛上。

    ……幸好穆阳候再神通广大,也无法窥测她的内心。

    沈长堂自是不知阿殷在想什么,他盯着她埋得越来越低的头颅,道:“本侯不会一直留在恭城。”

    阿殷说:“侯爷需要阿殷侍疾时,不管风雨,不管劳顿,阿殷义无反顾。”她嗫嚅了下,说:“我生性胆小,且怕惹事,此生不求富贵荣华,只求平平安安偏安一隅。”

    换做大白话来说,便是在外不愿与穆阳候三字牵扯上任何关系。

    “你抬起头来。”

    阿殷颤颤巍巍地抬首,连眼睫都在轻颤。

    沈长堂道:“你当真这么怕我?”

    阿殷这回老实地道:“是。”

    “罢了,本侯也没你想得那么恶劣,干不出强抢民女的事情。你若真要这般,本侯遂了你的愿又如何?以后陈豆跟在你身边,本侯需要你时会让陈豆接你。你不愿与我扯上关系……”轻声一叹,叹出了几分惆怅,“也遂了你的意思。至于华绸商铺与江南的富商,你无需担心,不会有人知道。”

    穆阳候忽然这么好说话了,阿殷有点不敢置信,以为他又想耍什么把戏。


    “你要与本侯分得清清楚楚,本侯也不拦你,那些便当你侍疾的酬金。”

    .

    阿殷回到家中时,已是暮色四合。

    她从后门悄悄进去,还未走到房间时,便见房间灯火通明,隐隐还有阿璇抽泣的声音。阿殷暗自心惊,加快了脚步,走到房里时,方发现向来整洁的房间此时此刻竟一片狼藉,箱笼里的衣裳被翻得乱七八糟,就连妆匣里的核雕也被翻了出来,杂乱无章地散落一地。

    姜璇站在角落里,眼睛已经哭成了核桃。

    而房间的中央摆了一张竹椅,殷修文翘着二郎腿懒散地坐着,面色沉沉。

    “舍得回来了,跪下。”

    阿殷不知发生了何事,阿璇张嘴,又被殷修文斥责:“你是我殷家的贵客,怠慢不得,你出去等着。今日我要闭门训女。”

    姜璇看看阿殷。

    阿殷示意她先出去,姜璇这才走了出去,也不敢关了屋门,留了一条缝。

    待屋里只剩父女俩人时,阿殷方跪下来,轻声道:“女儿斗胆问父亲,不知女儿做错了何事?不管女儿做错了什么事,还请父亲息怒,父亲教训阿殷,阿殷定当谨记心中,只盼父亲莫要气坏身体。”

    阿殷说话轻轻柔柔,任凭再大的火气也该消上几分,可殷修文一听,火气却更大了。

    “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姑娘家不像姑娘家,难怪谢家要退亲!这样的语气从哪里学的?在外面和什么人打了交道?你祖父在世时,我没管你,现在你祖父去世了,我再不管你,你是不是能骑到我头上来了?”黑底云靴一踢,撕成七八份的纯黑请帖出现在阿殷的面前,“别以为洛功曹因核雕得了王相赏识,你也能西施效颦。
你真以为洛功曹仅仅因为雕核了得才被王相赏识?你们这些妇道人家脑子简单,你也别以为你识得几个字尾巴就翘到天边了,洛家有钱打点才有今天。你一个姑娘雕什么核,还不如在闺阁里绣花补贴家用。洛功曹给你请帖,你还真当自己有几分能耐?那是看在你救了他妹妹的份上!你要真去了,那就是丢我们殷家的脸面,会害得浩哥儿在寿全学堂抬不起头来。”

    阿殷总算明白自己父亲的怒气从何而来,她也不去纠正他的成语用错,她只知如今她说什么,父亲都不会听,只会一味地认为她是错的,索性顺着他的话,说:“女儿知错。”

    “你这个模样哪里像真的知错?你娘没教好你,二十年了,教出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云靴一翘一翘的,殷修文继续熟络。阿殷左耳听右耳出,微垂的眼睛打量着自己的房间。

    蓦然,她整个人一僵。

    她的妆匣装满了核雕,此时不仅仅散落了一地,还有几个被踩得包浆都掉落了,有几个她平日里时常盘完的弥勒手中佛珠已然不成原形。

    她的手在颤抖,被气的。

    有那么一瞬间,她直接想一跃而起,做一些违反孝道之事。

    可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她,这是她父亲,不能有这样的想法!

    终于,殷修文离开了。

    姜璇进了来,扶起地上的阿殷。阿殷几乎同时就踉跄地扑到梳妆台前,拾起满地的核雕。她数了数,还差最重要的十二个,一急,眼泪都红了。

    姜璇连忙从衣衫里取出十二个核雕,道:“我怕老爷全都毁了,将祖父留给姐姐的核雕悄悄藏起来。”

    阿殷一看,眼泪却是掉了下来。

    若祖父留给她的核雕没了,还不如割她心头肉。

    姜璇见阿殷如此,眼泪也跟着掉,说:“姐姐,都是我不好。我前阵子挣了点银子,买了新的胭脂。今天从华绸商铺回来的时候遇上了老爷。老爷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我换了胭脂,立马问我钱哪里来的,还把大掌柜给我的银子拿走了。然后老爷出去了一会,回来的时候又问姐姐你去哪儿了。我便说姐姐身子不好去找大夫了……”说到此处,姜璇吸吸鼻子:“后来不知怎么的,老爷便问绣帕子能挣多少,我说了以前的数目。老爷不信硬闯进来,翻遍整个房间,把放在衣服夹层的五两银子也取走了,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了洛大人给的请帖。”

    她擦干眼泪,小声地道:“幸好姐姐有防备,把大数目都藏在苍山脚下了。”此刻,姜璇总算明白姐姐之前为何想嫁重病老翁了,老翁年事已高,又不能动,等人送终了便再也没人这样对她们了。

    “妹妹别哭,父亲拿走的银子姐姐给回你,以后屋里不能藏钱,一两银子也不行。”

    阿殷已经冷静下来,道:“我明日把核雕也藏到核屋里。”

    姜璇道:“可是老爷不是不许姐姐出门么?”

    “我若真想出去,家里又有谁能拦得了我?”夜半时分,阿殷本就气结,又因胸痛难耐,辗转反侧都难以歇下。她越想便越恼,真真觉得委屈极了,核雕是她的心肝!是她的心血!每一个核雕都值得被珍重,可如今却因为她的疏忽,或残或毁,真真心痛之极。

    第二天一早,姜璇真怕阿殷又被殷父责骂,说是替她去放核雕。

    阿殷最是宝贝祖父留给她的核雕,不愿假手于人,坚持要自己去。姜璇无奈,只好劝阿殷在殷修文离开家后再出去。这段时日殷修文一出门,往往宵禁时才回来,或是干脆不回,宿在外头。若做得隐秘些,家中冬云忙着侍候夫人和两位姨娘,仆役又忙着照看浩哥儿,秦翁又只守着前门,从后门出去的话,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

    阿殷答应了。

    等殷修文前脚一离开,阿殷后脚就出去。

    约摸老天爷也心疼阿殷,她出去没多久便下了倾盆大雨。乌云沉沉,时而有雷霆,看样子一时半会停不了。阿殷带着帷帽,站在屋檐下避雨。

    今日天气本就不好,街上行人少,避雨的人也不多,稀稀疏疏的没几个。

    对面有个卖粥的棚子,老板是中年人,忙着拿锅盖遮住热腾腾的汤粥,他身边有一双孪生儿女,都是十二十三的年纪,互相帮着忙,很快就把桌桌椅椅都收了进来,父亲舀上两碗粥,坐在边上慈爱地看着儿女。

    阿殷心底有些羡慕。

    她也知人各有命,羡慕归羡慕,不愿强求。

    一辆马车经过,挡住了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阿殷看了会,马车竟然停下不走了,她以为大雨天的有人想喝粥,也没在意。未料等了会,马车里没人下来,就硬生生地停在那儿。

    阿殷顿觉古怪。

    帷帽被大雨泼出的雨丝打得有点儿湿,不太看得清,单手挑开纱帘,驭夫的声音从厚重的蓑衣传出。

    “姑娘,去哪儿?我们郎主送你一程。”

    阿殷认出这个声音,下意识地往周围一看,方才避雨的几个人都已经离去,只剩她一人。马车停在这里太久,有点突兀,不上的话,怕会引人注目,她咬咬牙,登上马车。

    马车宽敞,足足能容下五六人。

    她坐在角落里,摘了帷帽,正想施礼,沈长堂淡道:“不必多礼了。”说着,眼角微提,不咸不淡地看着她。经过前几次,阿殷都晓得这位侯爷不是发病时绝对不会轻薄她的,心中倒没那么警惕。

    不过一见着他,她又忍不住忆起前几回的经历,贵人的唇舌又热又软,勾过来时,别有一番缠绵的滋味。这般一想,难免有点儿局促,垂了眼,轻声道:“多谢侯爷送我一程。”

    “去哪儿?”

    “苍山。”

    “哦?你祖父留给你的屋子?”

    阿殷道:“是。”她已习惯了这位贵人的无所不知,此刻他说出些什么殷家的秘密,她也不会出奇。一说完,阿殷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这里去苍山还有一段距离,又因瓢泼大雨,马车行得比平时慢上几分。阿殷心底有点尴尬,她与穆阳候之间的单独相处,似乎都在亲嘴。

    这般一想,她愈发局促,袖下的五指慢慢地捏紧。

    阿殷的小动作,沈长堂皆看在眼底。

    她的眼皮儿今日有些肿,未施粉黛的脸颊略显苍白,鼻尖约摸因为紧张冒出了一滴汗珠,滑落时,滚过唇瓣,掉落在袄衣上。沈长堂是尝过那唇瓣的滋味,没由来邪火攻心,身体微微发热。

    他这怪疾有一处不好,平日清心寡欲便两月发作一次,一旦产生了邪火便能随时随地发作。

    他移开目光,压下邪火。

    “你为何想嫁去蜀州?”

    问题来得突然,阿殷愣了会,才说:“幼时曾读李太白的诗词,尤其向往‘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的蜀山风光,想必是奇山险景,巍峨壮丽,是以心生神往。”

    “是么?”他道:“姑娘家大多喜爱秀丽山河,独你一人喜爱李太白也觉险境连连的蜀山,然蜀山虽难,但也言之过矣。”

    阿殷说:“侯爷心有锦绣河山,见多识广,蜀山之难于侯爷而言自是小事一桩。”

    沈长堂淡道:“你心有猛虎,却不知书中所言不能尽信。孔仲尼言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大兴王朝亦推崇这般孝道,然父食尔骨,母饮尔血,也天经地义尔?”

    阿殷听罢,好生震惊。

    大兴王朝推崇至尊孝道,父母所言,必要从之,否则论为不孝。是以阿殷怎么想也逃不出孝道的束缚,只敢阳奉阴违,远远逃脱了事,眼不见心不烦。她原以为自己已够大逆不道,可眼前的穆阳候更是语出惊人。

    她忍不住靠近他,道:“侯爷见解新矣,阿殷愿洗耳恭听。”

    一双小巧的耳尖微动,像是林间的雪兔。

    他眼底没由来含了笑意,说:“逃者心虚,始终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何不令人惧怕你,仰你鼻息?”

    阿殷眼睛微亮,猛然间只觉醍醐灌顶。

    外头大雨渐停,驭夫拉起马缰,长道一声“吁”,恭敬地道:“郎主,苍山已到。”

    阿殷万分感激,头一回觉得沈长堂变得可敬起来,忙不迭地伏地行礼拜谢。得了沈长堂的首肯,她方高高兴兴地下了车,将祖父留给她的核雕仔细藏好。

    离开核屋时,外头竟然还停着穆阳候的马车,且难得是的那位不喜泥泞的侯爷居然下了马车。

    驭夫不知去了哪儿,剩下沈长堂倚靠着车壁。

    有风拂来,吹起他织金墨蓝的圆领衣袍,那双细长的丹凤眼无端有几分妖艳。

    她愣愣地道:“候……侯爷?”

    “过来。”

    她不疑有他,走了过去,约摸只剩三四步的距离时,沈长堂忽然动了,不过是眨眼的瞬间,他的鼻尖已经抵上她光滑洁白的额头,喷薄出灼热的气息。

    “闭眼。”

    威仪十足。

    她听话地合眼,唇上贴来一道温热,细微的呢喃声响起。

    “……果然还是忍不住。”2k小说阅读网<="">|||||||||</=""></=""></="box">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小药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药妻第26章 小药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小药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药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