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久岚 书名:名门娇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钦天疑云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逆天驭兽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生于侯府,她原是金枝玉叶,又有祖父,姑姑做靠山,在贵女圈中,她说一便没有人会说二,除了陈玉静,因她也是身份尊贵的骄女,可二人感情甚好,从小一起长大,她如何会推她入水?

    莫非……

    她脸色一变。

    当初卫琅在江南已渐渐有才子之名,然而初到京城时,却是凭着一张脸俘获众少女的芳心,只等他在金銮殿上令百官折服,被皇上钦点为状元,以一遍策论惊艳天下时,方才真正的名声大震,那时,陈玉静也看上了卫琅。

    甚至在野外踏青时,敢将花扔给他。

    可最后与卫琅定亲的,却是她的前身罗珍。

    为此,两人也曾有过敌对,她请陈玉静来侯府做客,陈玉静竟当面拒绝,好一段时间不曾有过往来。

    便是因他,她要取自己性命吗?

    骆宝樱秀眉拧成了山川,半响摇摇头:“她心高气傲,与我一般,绝不屑做这种事。”

    “可当时她就在你身边,除了她,还有谁?旁人哪个不巴结着你?”

    巴结亦或是憎恨,还很难说,骆宝樱想起江丽珊的话,京都没几个姑娘喜欢她,那些表面的恭维,掩盖了什么,谁又知道?她向来自诩聪明,可到最后丢了命,竟是糊里糊涂。

    可见人啊,真不能骄傲自大。

    骆宝樱叹口气:“我也弄不清是谁了,但玉静,我觉得不是她。”话锋一转,“若是她,既下此毒手,定是想方设法要与卫琅定亲。”

    罗天驰嗤笑一声:“她名声都臭了,个个都知她为抢男人,谋害于你呢,哪里有脸出门?卫家自是与陈家也不来往的。”

    骆宝樱倒抽一口凉气,那她这人不也毁了?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陈玉静有何好处?

    她会是这样笨的人吗?

    “总之你不许冲动,莫去找她麻烦,等我往后到了京都再说吧。
”她按住罗天驰的手,“你从小就沉不住气,我如今不在你身边,更得小心些,侯府每笔账,你都得细细过目……”

    “好了,好了,又在唠叨。”罗天驰盯着她尚且年幼的脸,噗嗤笑起来,“你还是好好管好自己吧,也不知过几年能不能有以前那样高呢?要不要我使人每日送些可口的饭菜于你?”

    原先的她身材修长,不像现这个,先天不足,娇小玲珑。

    骆宝樱啪的打了一下他,懊恼自己没个威信,如今就算板着脸,也只会让罗天驰发笑,她腾地站起来,哼道:“我去找我姐姐妹妹们了!”

    罗天驰忙拉住她:“再坐一会儿。”

    她拂袖:“不坐了,出来许久,恐惹来麻烦,你也走罢。”

    她径直往前去了,等到无人处,使劲在地上蹦了几下,心想这几年真得再多吃些,多动动,不然像个矮冬瓜如何是好?她当真怀念以前啊,恣意飞扬,睥睨群芳,还有个令人垂涎的未婚夫,可现在呢,拿这小身板都没办法!

    要是让她找出凶手,定要将那人碎尸万段!

    一路上,她蹦跳着回去了,来到女眷们聚合之处,方才规规矩矩。

    见到她,江丽宛疾步上来,温和笑道:“刚才我怎么也寻不到你呢,你去哪里了?”

    “我,我去茅厕……”骆宝樱道,“突然肚子疼。


    变小了还有个好处的,扯谎的时候只会让人觉得可爱。

    她脸颊红扑扑的,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江丽宛忙道:“那不是要看大夫了,还疼吗?”

    “现在好了。”骆宝樱坐下来,拿了碟子上的点心吃,泄愤似的要将自己吃大,一下将两颊塞得鼓鼓的,好像青蛙,江丽宛抿嘴一笑,给她端起茶盅,“小心噎着了,快些喝点儿水。”

    真是温柔啊,骆宝樱笑道:“谢谢。”

    江丽宛趁机从袖子里拿出荷包:“上回我要送你首饰,你不要,这荷包并不费钱,你看看喜欢不?”

    针脚工整,上面的荷包栩栩如生,不管是色彩,还是构图,都是极为精致的,还缀着两粒小珍珠,骆宝樱盯着看了会儿,眨着眼睛道:“就算是荷包也不能要,爹爹说无功不受禄,要不我去问问二姐?”

    这骆家的人当真就那么清廉,什么都不要?

    江丽宛有些懊恼,不知该怎么办了。

    看着她那无奈的样子,骆宝樱不由想起自己,因卫琅态度不咸不淡的,她并不知他的心思,也曾拐弯抹角的与他堂妹套近乎,想找到些线索,当时自己也是这等模样罢?

    别人看在眼里,或许觉得可笑。

    可就算同病相怜,她也不能拿这荷包啊,看骆元昭的样子,像是对江丽宛并无意思的,她何必接受这荷包,又帮不了什么忙。

    她低下头,默默吃点心。

    骆府南边一处院落,骆宝樟正对镜梳妆,只画到一半,将眉笔扔在地上,踩了个稀烂。


    就算现在再漂亮又如何,总是不能出去见客了。

    说起来,都怪那骆宝樱,要不是那日她坏自己好事,或许她早已叫两位少年动心,如今被关在此地,错过大好机会,偏还不能闯出去,错上加错,只怕就不是禁足那么简单了。

    看她郁郁不乐,随身伺候的银丹蹲下来将眉笔捡了,说道:“姑娘稍安勿躁,往后时间多得是,何必急在一时呢。”

    骆宝樟轻哼一声:“你懂什么?这等机会,你当日日都有吗?错过这村便没这店!”

    门儿咯吱声,竹帘微微晃动,金姨娘不知何时进了来。

    见到生母,骆宝樟面上盈盈带笑,走过去拉住她的手,甜甜笑道:“姨娘,您怎么来了?”一边说一边使了个眼色,左右丫环一早被她收服,全都听话的退到了外面,叫她们母女两个好好说话。

    金姨娘疼惜的看着女儿,直觉她这几日瘦了,拿起帕子抹眼泪,又咒骂袁氏:“杀千刀的,竟然还不放你出去,真正是蛇蝎心肠!不过是在他们江府转了转,又如何,能是什么大罪?这样罚你!”

    想当初她便是这样勾搭到骆昀的,女人家不知道利用自己的容貌,那是暴殄天物。

    男人谁不吃这一套?

    在她看来,骆宝樟并没有错,那华榛跟罗天驰都是高贵的身份,便是去府里做个姨奶奶,都比寻常人家强,她自己就是个好例子,不然听从父母的嫁与穷酸才,只怕饭都吃不起,而骆昀迟早是要做一方大员的。

    金姨娘相信自己的眼光,就是可惜没有生出儿子。

    不然庶子可比庶女好得多。

    所以这一面,她也觉得有些亏欠骆宝樟。

    骆宝樟叹口气:“罚便罚了,也是我不够谨慎,一早就不该答应三妹与她一同出去……往后我定当注意,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任是什么小错也不该犯的。”就像金姨娘,原先受宠,现在落得什么地步?

    可见事事都得周全些,没有十足的把握,就得好好斟酌。

    故而她那么想出门,还不是忍住了?

    错,犯一次就够了。

    骆宝樟坐下来,给金姨娘倒上一盅茶:“姨娘身子可好?既来了,正好陪我说说话。”

    瞧她面上有些忧色,可五官仍是那样漂亮,就像年轻时候的自己,金姨娘越看越喜欢,柔声道:“气候凉了,西苑也挺不错,你莫惦念我。我今儿本也不该来,只为一件事告诉你。”她握住女儿的手揉了揉,“便算没了这机会,往后可多得是呢,那是天大的机会。”

    骆宝樟眼睛一亮,问道:“什么机会?”

    “老爷明年就要去京都的。”金姨娘很是欢喜,“我就知道依他的才能,非池中之物,到时你自当会跟着去京都,这京都啊,”她眸色闪亮,神往道,“全是皇亲国戚,名门望族,遍地都是世家儿郎。宝樟,你去了那里,只要一露面,谁会不知道你?”

    京都,那是大梁最繁华的地方,骆宝樟听着,也沉溺其间,过得会儿才回过神,询问金姨娘:“这是真的吗?娘如何得知?”

    升官由吏部审查,最终还得皇上拍板呢!

    金姨娘道:“你莫管,我总是有法子,这事儿十有八九。”

    对面的妇人三十余岁,面色白皙,风韵犹存,可喜看的话,眼角已是有皱纹了,毕竟是姨娘身份,吃穿比起主母还是差得多,哪怕是最受宠的时候。目光又落在她头发上,只见早前最爱戴的那支赤金红宝簪已经不见了。

    许是典当了去打探消息?

    骆宝樟暗地里咬一咬嘴唇,但并没有提。

    金姨娘虽然疼她,可不够聪明,好好的得罪骆昀,往后也不知能不能挽回了。

    她站起来朝金姨娘颔首道:“我女诫还得抄呢,便与姨娘说到这儿吧。”

    金姨娘怕打搅她,忙道:“你好好写,老爷心里还是疼你的。”

    说什么疼,男人的感情转头就变,她这姨娘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便是女儿,又能如何?骆宝樟嘴角翘了翘,嗯了一声。

    金姨娘轻手轻脚出去了。

    因挂念骆宝樱的事儿,罗天驰在湖州也没待几日,寻个机会便与她告别,急匆匆去往京都。

    这一别,月余都没有消息。

    骆昀为防灾,整日早出晚归,督造大坝,有时连饭也顾不得吃,到洪水袭来,才始见成效,湖州比起往前,损伤甚少,他这才放心。只两家结亲的事,因骆昀不愿,袁氏数次搪塞,江夫人到底有些恼火。

    摔去桌上碗碟,与江老爷道:“骆家给脸不要脸,还在老爷辖下呢,竟都推三阻四,看不上丽宛,真当他们家是皇亲国戚不成?我临川侯府,只要伸个手,叫他骆昀掉了乌纱帽,都不过是小事一桩!”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娇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娇妻011》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娇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娇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