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久岚 书名:名门娇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钦天疑云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逆天驭兽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江夫人一旦动气,便是真的生气。

    那骆府什么家底,在他们江,华二家面前,渺如尘埃,照理原不该拒绝,结果却偏不松口,不知天高地厚。

    江老爷忙安抚她道:“你为此动肝火,不值当。”

    江夫人按着八仙桌复又坐下,但气并不能消:“放眼京都,我家丽宛,谁家的公子不能挑,那骆元昭算得什么?要不是这傻丫头一心一意,我哪里有闲工夫去应付她们!别说那骆老太太了,三教九流都往家中钻,跟着打叶子牌,没个教养!”

    她个性清高,目下无尘,在京都便不太与人交往的,如今为了女儿愿意迁就,谁料还没个好结果,也是忍无可忍。

    看她气呼呼的,脸颊泛起红晕,江老爷笑着拍拍她的手:“你们女人家做事拐弯抹角,拖拖拉拉,反是弄得含糊,这件事还是交予我吧。”

    对面的男人胸有成竹,江夫人眼睛一亮:“你有法子?”

    江老爷呷一口酒:“为让娘子高兴,我少不得要请骆昀吃顿酒了。”

    江夫人看丈夫愿意出面,知晓必是能行的,可区区骆家,还得他们主动提起,着实又有些不悦,眯起眼睛道:“若他还不识相的话,老爷莫再拦着我。”

    “那定是他咎由自取。”江老爷放下酒盅。

    过得几日,正当休沐,骆昀从衙门刚一出来便收到邀请,说江老爷在酒楼摆了宴席,犒劳他这阵子的辛苦。

    作为一省之长,需得包揽辖下所有县城的事务,但江老爷只有一双手,故而多得依靠各知府,知县的配合,如今骆昀处事得当,上峰嘉奖也是常理之事,他并没有多想,立时便随那小厮去了酒楼。

    雅间里已是摆上酒菜,香味四溢。

    骆昀上前行一礼,含笑道:“大人破费了。


    江老爷请他坐下,亲手给他倒上一盅酒:“今年多亏你阻拦洪水,不然百姓又得颠沛流离了,你这大功,我必会报于皇上,那是功德无量啊!”

    “哪里哪里,若没有大人鼎力相助,派遣人手,以下官一人之力也难以达成。”

    两人互相吹捧几句,正当也是吃饭的时候,顷刻间,酒菜就去了一半。江老爷打个饱嗝,放下筷子,拿帕子擦嘴道:“为官者,滑溜如鱼者多,我甚少与人能如此相谈甚欢了,青岚,你是少见的一个。”

    突然叫他的字,多了几分亲切,要说酒足饭饱,人容易松懈,可骆昀因此却警惕起来,稍许坐直身子道:“大人博闻强识,下官受益匪浅。”

    “谦虚,青岚,当初殿试,要不是皇上看在柳大人的面子,点了柳元宗,那状元定是你的,虎父无犬子。”江老爷看着骆昀,“你两个儿子也是有乃父之风,尤其是元昭。”

    骆昀眉梢微微一挑,看来这宴席是鸿门宴,虽说没那么凶险,然而江老爷仗着官职,当面恐是不好拒绝。他委实也没想到江家会如此坚持,不过一桩婚事,不成便不成,何必强人所难?

    想起年少时在各处念书,出身寒门,他此生受到的屈辱也是数不胜数,多少公子哥儿仗势欺人,如今便算做到知府,仍是难以摆脱。可到底有些不一样了,他微微笑道:“元昭生性开朗,打小就说要闯荡四海的,我正打算让他去游历一番,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

    “男儿成家立业,成家是摆在前头的。”江老爷抚着胡须道,“这小子也颇合本官心意。”

    骆昀道:“不过是个野小子,不懂礼数,倒是让大人见笑了。”

    眼前此人才是滑溜如鱼呢,说到这份上了,还在打太极,只江老爷比起江夫人来,手段更为老练,他重新拿起酒盅喝了几口酒道:“湖州虽则逃过一劫,然近日因别处洪水四起,盗匪猖狂,弄得城无宁日。
你身为知府,该当负起责任,要是再有打家劫舍的事儿发生,恐是我也无能为力。”

    身为布政司,学得一手给属下背黑锅的好本事。

    骆昀对他此举颇是不屑,站起来行礼道:“属下遵命,定当还湖州安宁。”

    他转身走了。

    江老爷瞧着他的背影,脸色微沉,这骆昀他原是看好的,聪明能干,只他既不愿投靠自己,又不愿学别个儿知府知县,孝敬上峰,那就别怪他杀鸡儆猴。

    走下酒楼,骆昀瞧着天边卷起的乌云,表情凝重。

    随身小吏轻声道:“大人何必执着,不如就让大少爷娶了那江二姑娘,于大人总是没有坏处。”

    骆昀哂笑:“他江顺曾鼠目寸光,元昭如何能因此毁掉前程?今次……也不过是贬官吧。”宦海沉浮,在他踏入之时便知晓其中的凶险,可若是次次都瞻前顾后,这官怕是不当也罢,“将捕头请来。”他一拂袖,朝衙门而去。

    一夜未归。

    老太太听说,连忙使人请袁氏:“可不得累坏了!到底为何事?”

    袁氏也不太知其中真正的原因,说道:“城中有贼匪,扰乱民居,老爷亲自带人去抓捕了。母亲放心,我已叫厨房熬了人参鸡汤送去,让他补补身。”

    “光是鸡汤哪里够,不是还有些鹿茸吗,也一并炖了。”

    那是他唯一的儿子,老太太是放在心尖尖上的,生怕他有些损伤,甚至又派了人去打探消息,毕竟是抓人嘛,指不定还要打斗。可她这儿子只会念书,哪里学过腿脚功夫呢,可不得担心?

    幸好过得两日,骆昀平安归家。


    下颌胡茬都长起来,惨青色一片,瞧着便是没怎么睡,老太太心疼极了,让玉扇拿参片给他含在嘴里。

    骆昀失笑:“又不是将死之人,含什么呢,娘,我没事儿,只消睡上半日就好。”

    那一展颜,清俊无双,也扫去了惯有的威严,玉扇手指微微一抖,那参片落在他长袍上,她连忙低头去捡。捡了又不知道如何好,总不能再给骆昀吃了。

    看她为难,骆昀将参片拿过来,随意一擦放在嘴里:“这回不吃都不行了。”

    老太太笑起来。

    玉扇脸色微微发红,他看着淡漠,可总是不经意间令人动心,只奈何她没有金姨娘的美貌,他并不喜欢她。手指甲划入掌心,带来疼痛,可也没有她的心来得痛,每回远远看着他,都恨不得即刻死了,或者这样还舒服一些。

    可也舍不得吧?

    因为死了就再也见不到面。

    她默默退开,立在老太太身侧。

    袁氏斜睨她一眼,不像金姨娘,这玉扇当真是找不到丝毫毛病,挑无可挑,幸好生得普通,没有多少威胁。且老太太由她照顾,陪着闲话,总好过常叫她服侍,说起来,还算是个大大的优点呢。

    故而她也没有找过玉扇麻烦。

    “幸好老爷今儿就回来了,珠珠都不知问了几回呢!”袁氏看着女儿扑到丈夫怀里,抿嘴笑道,“珠珠,别缠着你爹爹了,爹爹累了。”

    骆宝珠却不肯走,抬着小脑袋问:“爹爹去抓坏人,可抓到了?”

    “抓到几个,还有些躲在外面,爹爹过阵子还得出去。”骆昀捏捏她的小脸,“想爹爹了吧?”

    “都抓到,爹爹天天回来就不想了!”

    骆宝珠嘻嘻笑,天真可爱。

    看着他们父慈女孝,骆宝棠咬了咬嘴唇,她虽然也想,可却做不出骆宝珠的动作,好似生下来,她就缺少那股活力。她侧头瞧了一眼玉扇,娘亲也正看着这儿,目光里透着难以言说的悲伤。

    她手指动了动,仍是无法上去,终于认命般的仍端庄的站着,像个大小姐。

    幸好骆昀不厚此薄彼,朝她们几个女儿一一看过来,问起女夫子教功课的事情,她才能与父亲说上几句话。

    从东苑出来,骆宝樱走在他身侧,轻声问:“爹爹,祖母说爹爹不会武功的,那为何抓盗贼要爹爹亲自去啊?”

    夕阳西下,晚霞在她睫毛上晕染了一层橘红色的光,闪闪发亮,骆昀有些讶然,半响道:“有些事情,必须亲力亲为才能做好。”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骆宝樱到底不是小孩子,她担心骆昀这节骨眼上有什么,就不能调去京都,那她该怎么办呢?她叹口气,拉住骆昀的手:“爹爹要小心些,莫受伤。”顿一顿,“我给爹爹做双鞋吧,穿了就能将所有贼匪都抓获的。”

    骆昀笑起来:“你会做鞋子了?女夫子还教女红?”

    “跟母亲学的,妹妹也在一起学呢。”她年纪小,不能嫁人,又不能出门玩耍,能怎么消磨时间,还不是靠着这些。

    女儿越来越懂事,骆昀当然高兴,笑道:“好,那为父就等着你的鞋子穿,好将盗贼一网打尽。”

    骆宝樱嗯了一声,在心里祈祷骆昀一定要顺顺利利,这样她才能去京都嘛,也才能跟弟弟再次见面。

    只她不知道,一道弹劾骆昀的折子已经送去了路上。

    吏部为六部之首,原因在于它多少决定了官员的升迁贬谪,当然,虽然最终拍板者是皇帝,吏部的职权仍不容忽视。只此一事也是机密,故而罗天驰便算到得京都,凭他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如何知晓骆昀能否升职?

    管着这手的都是重臣,罗天驰的身份再是尊贵,在一干臣子面前,也是个毛头小子,可这事儿不好再拖,眼瞅着已到九月,再过三个多月,吏部就会发出考绩结果,难以挽回,这日,罗天驰兴匆匆去往宫里。

    春晖殿里,太子杨旭正当听课,身边小太监轻声禀告道:“听闻宜春侯来拜见皇后娘娘,岂料溜到这儿了,殿下您瞧外面。”

    杨旭侧头看去,果见窗外有个人影鬼鬼祟祟,不过二人彼此熟悉,只晓一眼,便知是谁,他眉头略拧,暗道臭小子去了趟湖州,真忘记表妹了?竟四处溜达玩耍,岂有此理,枉费罗珍那么疼他!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娇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娇妻012》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娇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娇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