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久岚 书名:名门娇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钦天疑云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逆天驭兽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月白色的凉衣在夜风里微微拂动,随着那鸦青长发,竟是带有几分仙气,叫人想起话本里的小狐仙,懵懂的闯入到人间来。

    卫琅把灯笼略微放低一些问:“为何这么晚出来?”

    “睡不着。”她道,“睡不着难受,出来走走。”

    卫琅凝视她一眼,告知路线:“从这竹林出去往东走,再左拐,从游廊里穿过去……”

    骆宝樱伸出小手左右指了一指:“东,西,南北,哪里是东呀?”她看向蓝翎,“蓝翎,你知道东边在哪儿吗?”

    被卫三公子的容貌惊艳,蓝翎还没有晃过神,下意识把头直摇:“奴婢,奴婢不认识,这儿地方太大了。”

    主仆两个,一个像是丢了魂,一个年纪尚小,期待的看着他。

    想起卫老夫人对骆家的看重,卫琅转身道:“走罢,我送你。”

    清清淡淡一句话,却叫背后的骆宝樱瞪圆了眼睛,她着实没料到卫琅那么好说话,一时也不知该欣喜,还是恼火,因二人认识之后,他没有一次要送她回宜春侯府的,可现在为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小姑娘,却那么轻易就松口了。

    然而,打打不得,骂又不好骂,骆宝樱跟在后面,只在裙子里伸出脚作势踢了他好几回。

    想象他被踢得滚在地上,她无声的笑。

    不料卫琅却突然转过身,她笑容僵在脸上,连声咳嗽起来。

    肩膀一耸一耸的,小小的身子好似在颤抖。

    冻得吧?

    卫琅拧了拧眉,看看蓝翎,也穿得不多,暗自心想这二人到底出来作甚?也不怕着凉生病,主子小不懂事就罢了,这奴婢也不知道拦着,他解下披风罩在骆宝樱身上:“前面就到了。


    到底是女眷住得地方,他走太近并不合适。

    镶着玄边的竹青色披风,带着淡淡的暖意,直拖到地上,骆宝樱呆立着,只觉一颗心在胸腔里扑腾起来。

    看在卫琅眼里,却是滑稽,他轻声一笑:“太长了,许是路不好走,不过你冻着病了,只怕家人要担心。将就着穿吧,下回晚上别再出来。”

    蓝翎忙去捧那多出来的一大截。

    骆宝樱无法掩饰脸上的滚热,虽然她这么大的姑娘不该为表哥的关切而脸红,可着实控制不住,怕他看清,她垂下头道:“谢谢表哥了,我明儿就还给你。”说完,快步就走了。

    直奔到卧房,脸还在烧着,蓝翎笑道:“三公子人真和善。”

    她放开披风,秾丽的青色铺在地上,好似一片草地。

    骆宝樱不置可否,只道:“你下去吧,我困了。”

    蓝翎答应声,关上了门。

    她板着脸,把披风一股脑的解下来扔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

    去年两家出外游玩,准备归来时,也是寒凉,她冷得忍不住搓手,罗天驰瞧见,立时上来嘘寒问暖,可他手都放在衣襟上了,最终也没有解开斗篷借与她,还是奴婢们慌慌张从车上拿来的。

    而今,他又那么慷慨!

    她实在想不明白,像原身罗珍那样的妙龄女子,还比不上骆宝樱这副小身板呢?她未婚妻的身份也不如一个才见面的小表妹。

    本来暗搓搓想戏弄卫琅的骆宝樱,被他的主动弄得颇是不悦,心中滋味复杂。


    过得半响,方才拾起那披风,闻到上面的墨香,浓而不腻,久而不散,必是前朝“墨圣”亲手制的寻香墨锭,如今后人再如何仿制,也是做不出来的,她侯府家中倒是有几锭,只可惜,此番恐是用不起。

    前事一时在脑中翻涌,也不知何时就睡着了。

    醒来时,天刚刚亮。

    骆宝樱只觉鼻尖萦绕着香气,正是放在床边高几上的,他的披风。

    蓝翎,紫芙进来伺候,前者笑着道:“卫家好周到,天还黑着呢就来问主子要吃什么,奴婢点了几样,如今已经送过来了,瞧着精美的很,定是可口。”

    卫家的厨子那是御厨出身,皇上倚重卫老爷子,从头到脚的关心,饮食上自然也一样,不然年近七十的人哪里有什么精力还在为朝廷效力,日常养生定是不一般的。

    骆宝樱慢吞吞起来,指着披风:“一会儿你们拿好了,还给三表哥。”

    蓝翎瞧一眼,赫然看见几个脚印。

    “姑娘,是不是洗一洗?”

    “不用,这哪要洗啊。”骆宝樱过去伸手一拍,脚印立时就看不太见,“兴许三表哥等着穿呢,咱们还是早些还。”

    洗什么洗,她才不给他洗披风!

    可这样的人家,怎么可能只有一件披风?蓝翎再无知也不至于相信,然而自家姑娘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反驳。

    随着骆宝樱出去上房,蓝翎手里捧着披风,闻到那香气,脸红红的低下头来,心想男人的衣服竟然会那么香,也不知道熏了什么,竟是比姑娘们的裙衫还要好闻,淡淡的,像是春天的气息。


    到得上房,已很是热闹,今日恰好休沐,卫老爷子也在,几十年的朝堂生涯在他身上刻下了浓重的威势,举手抬足间,众人都忍不住屏气凝神,丝毫不敢发话。倒是偶有停顿,看向卫老夫人时,眼角眉梢会露出些许笑意。

    二人做夫妻有四十来年了,走过多少风风雨雨,只有他们心里最是清楚。

    倒是卫二老爷卫春帆瞧着,脸色略有些暗沉,卫二夫人握握他胳膊又松开,朝卫老夫人笑道:“昨儿光忙着说话,也没带几个孩子四处看看,这不,听说宝樱昨日迷路了。”

    吓,这么快就知道,骆宝樱暗想大半夜的,卫家守卫倒灵通,不过她一早有准备,这不把披风拿来了,遂上前道:“晚上怎么也睡不着,不知是否第一次来京都,便出来走走的。幸好遇到三表哥,三表哥怕我冷,还借了件披风呢。”

    她笑着托给卫琅:“谢谢表哥。”

    坦坦荡荡的,光风霁月,也不扭捏,这样的小姑娘,卫二夫人点名说出来,众人都觉得很没意思。

    难不成她还会勾引卫琅?怎么看,都不可能。

    卫琅接过披风,瞧见上面淡淡的脚印,当然不知是骆宝樱故意踩的,只当是太长,她走路不便,微微笑道:“举手之劳,表妹没有冻着就好。”

    竟然真借她披风,骆宝樟在旁边瞧着,暗自羡慕,可同时心中亦是一凛,这要换作她,今日被卫二夫人说,只怕回头就要被骆昀惩罚的,当下忙收回盯着卫琅的目光,心想这卫家规矩太严,哪里有机会接近他啊!

    或者换个人才好,毕竟京都又不是只有卫家。

    表哥表妹态度谦恭,卫琅又是主动借出去的,卫老爷子瞧卫二夫人一眼,朝卫老夫人笑道:“你与老太太感情好,咱们便是一家人,”又与骆家众人道,“你们都安心住着,便算要买宅院,也莫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大笔钱投下去,可没有后悔药。”

    那是给卫老夫人撑腰,老太太松了口气。

    这桩事便算揭过了。

    见母亲枉作小人,十五岁的卫菡眉头皱了皱,主动领骆家姑娘们去园子里玩:“花正当开得好,一会儿咱们就在其间里画画写字,最是惬意了。”又问,“你们夫子都教些什么,四书五经教吗?”

    “自是教的,要说这个,咱们大姐最是精通。”骆宝樟笑道,“不过你们请得女夫子定是比咱们厉害多了。”

    “厉不厉害,咱们一起写字看看便知。”卫莲眼睛一转,“要不就在这儿写?正好给长辈们指点指点,最好的,叫祖父祖母奖赏。”她嘻嘻笑,回头问卫老夫人,“祖母,好不好嘛?”

    “定是看中我那一对芍药花簪子了。”卫老夫人笑道,“罢了,就赏给你们又如何?”

    大梁繁荣,富贵人家姑娘们之间聚会,互相切磋,就像男儿以武会友似的,皆是风雅之事,是以这建议并不冒失。

    “祖母答应呢。”卫莲朝卫菡眨眨眼,好像在说,那东西就是你囊中之物。

    卫菡略是皱眉,让她莫要这样自大。

    下人们片刻功夫便在庭中布置好书案,又端来笔墨纸砚。

    姑娘们写字,长辈们,连同几位公子也在一起观战,卫家本就是书香门第,晚辈们这般乃寻常事,像大公子卫彰,二公子卫恒,还有四公子卫崇,哪个不是这样长大的,卫老爷子为此奖赏过他们的东西也不少。

    不过自卫琅从江南过来,那头筹就再也没有落在别人头上。

    而卫菡虽不是长女,但有女夫子精心教导,书法非同寻常,将将写完就赢得一片称赞,轮到骆宝棠,却是马马虎虎。工整秀丽有,但欠缺灵气,至于骆宝樟,课堂上总是忙着照镜子,能有多少功夫?连卫莲都比不过。

    袁氏心想,等搬家了,真得请个好夫子呢!她并没有气馁,输于卫家,心服口服,别说骆家,就是京都,又有多少人家能比得上?

    老太太笑道:“得叫她们几个多与你们家姑娘学学。”

    那是卫莲隐晦的一记下马威,却也是避无可避的,因早晚姑娘们还得切磋,骆宝樱坐在案前,深吸了一口气。

    也不知卫琅可还记得她的字,但她此番已不在乎,那个不识货的家伙,谁管他怎么想呢,他总不会知道她是罗珍的!

    她将羊毫拿起来,手指细细长长,在阳光下像是半透明似的,衬得那青竹管碧绿如玉。

    不知为何,众人忽地都屏住了呼吸,只见小姑娘手腕微动,徐徐在澄心纸上划出了一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娇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娇妻018》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娇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娇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