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久岚 书名:名门娇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钦天疑云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逆天驭兽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竭力忍住要发烫的脸皮,骆宝樱一下将羊毫拿在手中。

    假使不当他是自己的未婚夫,写个字又有什么呢?她大咧咧坐下,小手一挥,刷刷刷就写了一遍。

    好似疾风暴雨般,迅疾的完成了。

    这三表妹的性子着实有些奇怪,不过卫琅还不至于闲得要去了解这样小的姑娘,只完成两位长辈的嘱托,认真道:“孙过庭在《书谱》中曾言‘察之者尚精’,故而临帖前必先观之,你既然能背下,可见熟悉。”

    “构字当然都要瞧清楚,不然岂不是白下功夫了?”骆宝樱道,“只我落笔轻飘的毛病不易改。”

    “或者也不用改。”

    听到这话,骆宝樱惊讶的抬头。

    上方的男人眸色清澈,如潭中水倒映出她的影子,微微一笑亦是动人,入木三分的道:“前朝柳文姬,字如水上浮花,别有一番风韵,亲手写得诗集曾在京都流行一时,人人称好。而你的问题,在于力量不均,构字不正,虽则临王延的贴有所助益,然要写出自己的韵味,恐还得花一些功夫。等你了悟,便是落笔轻,到时也能自成一体。”

    徐徐道来,俨然把自己当夫子。

    骆宝樱闷声不吭,因卫琅话中含义很清楚,她字写得好,全是因临帖得来的功夫,若抛开,什么都不是。可她又不要做字画大家,在姑娘们中间,已是很不错了。

    这人啊,要求真高!

    难怪外表再如何温雅,骨子里的轻狂仍在,谁也瞧不上,故而便是她罗珍如此出众,他不也没放在眼里吗?还有陈玉静,也是才貌双全,那日将花扔在他怀里,他拂袖任它落下,连停留都不曾,弄得她一身尴尬。

    姑娘们聚一起,私下都称他如河中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她与他定亲,才叫众多人嫉妒,可不就能亲近了吗?

    见她神游天外,卫琅的笔管落于她头顶:“平日里你也这样发呆?”两次他指点时,她都心不在焉。

    好像夫子的戒尺突然打来,骆宝樱吓一跳,回过神摸着脑袋哼道:“你讲得太深了,我听不明白,你重新讲一遍。”

    卫琅挑眉:“你其实并不想来,是不是?”

    几次躲开他不说,来这儿练字也不集中,可分明是很聪明的小姑娘,倒是为何?要知道,得他指点,总是件好事。

    骆宝樱气闷,并不想被他知道真相,想一想道:“上回你借我披风,都被二夫人说了,这回练字又不知道说什么呢。”

    这卫家大房,二房的老爷,不是卫老夫人生得,总有些隔阂,幸好卫老夫人一直得卫老爷子宠幸,在家中地位不倒,但平日里磕磕碰碰是少不了的。

    小小姑娘想得倒多,卫琅道:“大人的事儿不用你操心,既然祖母同意,二婶不会再多嘴。”

    “哦!”骆宝樱拖长了语调,又露出小姑娘的天真来,歪头看向他,“既然如此,请三表哥继续往下说吧。”

    他不嫌口干,让他说个够。

    结果在书房耗得一个时辰才出来,其间卫琅将一壶茶都喝光了,当然骆宝樱也没落到好处,写满一张又一张的宣纸,骆宝樱心想,这么喜欢教人,怎不去当夫子?在翰林院委实浪费大才,该派去国子监才好呢!

    她揉着发酸的手指回宅院。

    这样的待遇,她不看在眼里,倒是骆宝樟垂涎欲滴,只可惜她今年已十四,标准的大姑娘,怎么也不可能让卫琅去教,只得望书房兴叹。

    过得几日,三山书院终于放出消息,愿意让骆元昭,骆元珏去那里念书,骆昀很是欣慰,拜谢了卫老爷子以及卫二老爷。


    哥哥又要离开她了,骆宝樱很是舍不得,将平日里攒得银子送到他手里:“要是膳房伙食不好,哥哥就自个儿使人去集市买些食材送去。”

    不知是不是像生母,骆元昭虽是俊秀,可身体真有些瘦弱,不能不叫人担心,那又是家里最疼她,毫不需要付出,就能全心全意关心她的人。骆宝樱的确也有几分真心,也知道,那是她将来的靠山。

    因为姑娘就算嫁出去,就算被称为泼出去的水,可只要有娘家,便是一份依仗。

    骆元昭哪里要她的银子:“别人都能吃得这份苦,我也能。再说,你这点儿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你牙缝可真大。”骆宝樱撇嘴儿,“你的银子都给我买东西了,你又剩多少?”

    “多着呢。”骆元昭从袖中摸出一张银票于她看,“昨日父亲拿给我的,叫我照顾好弟弟,你当咱们家真那么穷?不至于连可口的饭菜也吃不起。”伸手将妹妹揽在怀里,摸摸她头上梳的两个花髻,“三山书院离得近,我隔几日就能回来一趟,不是什么生离死别,别弄得那么悲切了。”

    “那你还抱我。”骆宝樱哼道,“我都没来抱你呢。”

    骆元昭哈哈笑起来,觉得自家妹妹可爱又调皮,捏捏她的脸,心想长大了也不知被谁娶走呢!

    到得那日,一家子都来相送,不比这亲兄妹两个依依惜别,恋恋不舍,骆元珏虽与骆宝棠同胞,却并不亲密。骆宝棠不喜哥哥对玉扇冷淡,骆元珏不喜她总劝他,竟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在人群里,玉扇暗暗掉泪,却也没有办法,她一辈子的念想都系于骆元珏,然而他此生最讨厌的却也好像是她。


    既如此,也只能装作与他毫无关系。

    兄弟两个坐着马车走了,卫家二公子卫恒,年已十八,去年考中举人,进士还不曾中,先入了国子监,笑着与他们道:“我在三山书院待过七八年呢,此去一趟,终生不悔。”

    是在宽慰他们,老太太道:“瞧见大公子如此风姿,咱们也该放心的。”

    众人都笑起来。

    卫恒原也是英俊男子,身材修长,五官精致,只有卫琅珠玉在侧,终是差了几分。他目光落在骆宝樟身上,她今日穿了件粉色绣芙蓉的襦裙,花色艳丽,更突出了她风情的眉目,竟是比往前第一眼看到还要来的漂亮。

    京都女子多重规矩,有些便显得刻板,而骆宝樟是正好相反,一举一动如水轻飘,只可惜她一来,便只知道看着卫琅。

    是啊,这世上,所有姑娘都想嫁给他,却忘了他卫恒!

    他眼眸微眯,可卫琅有什么呢?也不过是迂腐的才气,故而去翰林院也只是重修《武宗实录》,与他那父亲一个样,在官场上不知逢迎,到头来被人陷害,还不是郁郁而终?可想而知,他也没有多好的前途。

    历来状元,就不曾见有流芳百世的!

    此乃事实,有时候才气与才干并不能同时显于一人之身,只卫恒这般猜想之时,他并不知卫琅的将来。

    春日渐深,骆家姑娘得了新衣,这日个个在试穿,骆宝樟到得骆宝珠那里,果见骆宝樱在,转了个身给她们瞧:“京都的裙衫啊,果真不同,你们瞧瞧这澜边,镶的真漂亮。”

    不得不承认,人长大了就是好,大姑娘的味道散发出来,就跟枝头成熟的果实一样,骆宝樱心里不乐,毕竟曾经也是朵鲜花,如今连花骨朵都算不上,她闷闷的吃了个点心,懒懒道:“是挺漂亮。”

    就一句简短的话,骆宝樟每次找话说,她跟骆宝珠都是搪塞,可作为庶女不容易,她心里也是想打好关系的,哪怕是表面。

    拉着骆宝珠的手,她夸赞道:“珠珠你这头发梳得真好,不像我那丫环,成日就那两个花样,得叫她们来学学。”

    骆宝珠小小年纪也学得嫡女的骄傲,抽出手道:“那你得同母亲去说,我做不得主。”

    两个小丫头,都不是好亲近的人,骆宝樟气得够呛,也不知骆宝棠同为庶女怎么忍得下来的,每日也不见有什么怨气。

    真正是个木头桩子!

    正说话间,有人来禀告:“刘家使人来请了。”

    上回卫老夫人便已经提过,这次定是就要去做客的了,骆宝樱高兴极了,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拉着骆宝珠的手道:“走,快些去上房!”

    刚才还有气无力的,一下就精神了,骆宝樟也知晓刘家是什么人家,心想这三妹许也是个贪慕虚荣的,不然这等欢喜作甚?

    不过据打听来的消息,刘家两个儿子都已娶妻,唯有一个庶女刘莹,没有什么看头,倒是刘夫人的姐姐,宜春侯府大姑奶奶,那可是皇后娘娘。只可惜,她娘娘的身份,定是不会相请。

    骆宝樟有些失望,生于湖州,不止对京城,对皇家也是有几分好奇,但她觉得恐怕这辈子也不可能进宫去瞧一瞧,毕竟她不想当妃嫔。

    那皇帝快五十的人了,没有意思,骆宝樟还是想嫁个世家公子哥儿。

    她略是停顿,方才走了出去。

    而那头,骆宝樱已经等不及了,恨不得立刻就去到刘家,去与弟弟见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娇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娇妻021》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娇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娇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