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久岚 书名:名门娇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钦天疑云   商户娇女不当妾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呆萌小娇妻:严少,你被潜了   逆天驭兽师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娇宠田妻:农家小织女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魔皇大婚:倾绝天下   都市极品女皇   庶女毒后  
偏骆宝樱没个反应,好似那是她下意识的行为,不曾注意,照旧认真写字。

    卫琅垂在身侧的手指在衣袍上轻击两下,终究没有开口。

    谁料过不到半刻钟,她微微歪着头,像在考虑什么,突然张开嘴又在竹制的笔杆上咬了一口,这下好了,两排牙印。

    卫琅一下将手掌压在书案上,半弯下腰道:“好吃吗?”

    “什么?”骆宝樱睁着迷茫的水眸,“我没有吃东西呀。”

    侧头时却差点碰到他鼻尖。

    男人的俊脸离得太近,目似点漆,就这般盯着她,骆宝樱心里咯噔一声,忙往里挪,半边身子侧坐,差些从椅子上摔下来。

    卫琅一把拉住她:“为何要咬笔管?”

    果真紧张这笔呢,骆宝樱屏住呼吸,不去嗅他身上的墨香,恍然大悟道:“原是为这个……我在换牙,有些痒忍不住就咬了,还请三表哥见谅。要不,我赔给你,好不好?”

    恩师送与的紫竹羊毫,她赔得起吗?

    可见她表情天真无辜,身子在他手里半缩着,又不像说假话,真是个麻烦的小姑娘,卫琅突然有些后悔教她。远房之情,若不是祖母的意思,他岂会花这份力气?只看她颇有悟性,惜才而已。

    结果就坏了这毛笔。

    看他真在生气,骆宝樱暗道,冷血薄情,她一个表妹还不如一支笔呢,非得把它全咬坏了不可,叫他难过!

    这样幼稚的行为她原是不屑做的,然而变小了,脸皮却厚了,披着这皮囊,好似一下能横行无忌,连演戏都如此自然。

    这般想着,脑袋又凑上去。


    卫琅及时推开她额头,挑眉道:“还咬呢?”

    “痒。”她可怜巴巴。

    十岁的小姑娘也真是在换牙,前些日子掉了上颚一只尖乳牙,如今还没有长出来,是有些痒,可她大人的忍耐力尚在,也知晓舔了的话会长歪,姑娘家爱美,怎么也不可能忍不住,只在说谎罢了。

    瞧这模样,又像是半真半假,卫琅另外一只手伸过来,忽地捏住她下颌。

    略带凉意的修长手指,上下固定住她的脸,骆宝樱吃惊道:“三表哥,你想作甚?”

    “不是换牙吗,我给你看看。”

    “你又不是大夫。”骆宝樱抗议,小手去拨他的手指。

    可一碰触到他皮肤,又像被火烫了一般缩回来,这才知道自己闯祸了,没想到卫琅这么计较,就算她故意咬他笔杆又怎么呢,就不能放过她一个十岁的小姑娘?

    讨厌,真讨厌!

    然而卫琅毫不留情就把她嘴唇掀开看了一看,只见上颚左边果真少了只牙齿,空洞洞的,他立时放开手。

    骆宝樱被强行看了掉牙的窘状,满脸通红,趴在书案上,气得不想理他,卫琅这才意识到有些过分,毕竟表妹是个姑娘家,恐是害羞。可谁让她古灵精怪,非得与他作对,作为表哥,也不过是想敲打敲打她罢了。

    “你……”他将将想安慰两句。

    骆宝樱却忽地站起来,抓着桌上的字画就跑了出去。

    卫琅看着她背影,哑然失笑。

    到得下午,骆家人同去袁家。


    说起这袁老夫人,便算是骆宝珠都没有见过,因袁老夫人一直住在金陵,自从把袁氏嫁与骆昀之后,便没有露过面,袁氏与家人都是书信往来,要不是调至京都,恐是还见不上呢。

    大约这就是生母与嫡母的区别了。

    客气中夹着生分。

    袁家不是名门望族,在官宦中,大约处在中层的位置,现住于羊尾巴胡同,从垂花门下来,甬道还是很宽阔的。不过格局比起卫家小得多,唯有一处花园,并三座院子,与骆家在湖州的府邸差不多大小。

    然而京都寸土寸金,这般小,也是价值不菲。

    袁老夫人与儿子袁端义,儿媳宋氏,并两位公子,亲自迎出来。

    她大约五十左右的年纪,冗长脸,眉毛细长直入发鬓,有些不怒自威,但见到老太太,骆昀,还是笑了起来:“我身体一直欠佳,不曾来湖州探望你们,真是失礼。”

    老太太忙道:“在一个地方待惯了,是不愿走的,要不是我儿来京都任官,我还得在湖州呢,如今两家能在一处,可真是件大喜事。”

    袁老夫人笑道:“是啊,往后可得常来往。”

    袁氏上前予母亲行礼,同时让四个女儿见过袁老夫人,恭谨道:“正巧元昭,元珏刚入书院,这才去没多久不便回来,下回定会来拜见母亲的。”

    “去了三山书院吧?”袁老夫人笑,很是高兴,看向大孙儿袁云翱,“你得向你两位表哥看齐呢,到现在还不曾考上秀才,如何与列祖列宗交代?”

    袁云翱惴惴不安。

    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孩子,真是严厉,骆宝樱心想袁老夫人定不是个慈祥的人。


    宋氏顾儿子,忙道:“母亲,他只是调皮了些,等过两年自会好的。”

    袁氏也道:“是啊,云翱也挺聪明,您就别操心了。”

    众人寒暄几句,陆续坐下来,老太太与袁老夫人作为长辈,各自都封了荷包送与几个晚辈。

    轮到骆宝樟时,袁老夫人目光略是停顿了会儿,才笑着与袁氏道:“没想到宝樟生得这么漂亮,我记得那时初次去袁家,她才不过丁点大。”又觉厚此薄彼,“宝棠也与往前不像了,女大十八变。宝樱,宝珠也是可爱,想必长大了,不输于两位姐姐呢。”

    老太太夸道:“都是儿媳养得好,能干,我把家交给她,心里放心。”

    袁老夫人笑一笑,看向骆昀:“我这女儿在家时可不曾这样能干,也亏得你包容她。”

    “哪里。”骆昀看一眼袁氏,笑道:“娘子很是贤惠,倒是我不曾怎么顾家,都是她一个人在操持,也是岳母大人教导的好。”

    听见丈夫这般说,袁氏心里甜滋滋的,微垂下头,露出谦虚的样子。

    一团和气。

    等到小辈们出去玩时,袁老夫人才有些体己话与袁氏说,两人面对面坐着,她微沉着脸道:“你还不曾有消息?宝珠可是有七岁了。”

    袁氏手交握在一起:“也曾让大夫瞧过,身子并无碍,不知为何……”

    “许是因姨娘。”袁老夫人冷笑道,“你可是没拿捏好女婿,时时去姨娘那里呢?那些都是不要脸皮的东西,一早该赶出府去的!”

    直觉自己被抽了一下耳光,因她生母便是姨娘,袁氏轻咬下嘴唇:“不曾,相公许久不去了。”

    “那便是你没本事,不曾笼络好他。”袁老夫人盯着袁氏看,只见她脸色越来越白,方才缓和语气,淡淡道,“老爷总夸赞女婿,称是比两个儿子都有能力,将来必是能扶摇直上,你们应拜见过蒋大人了吧?”

    那是骆昀的座主,自然来京都一早就拜见的,袁氏嗯了声。

    袁老夫人看她很是乖巧,笑一笑道:“我瞧宝樟生得不凡,你待她好些,虽是庶女,将来总对家族有益的。”又端起茶呷一口,“张姨娘如今还在金陵,我让她在那里养老了,若是你……”

    “既是母亲的决定,想必她能安好。”袁氏抬起头,“不用我去看她。”

    袁老夫人颇是满意,拢一拢衣袖道:“等过阵子,随我去寺庙拜拜菩萨,心只要灵,许是你能怀上。”意味深长,“儿子,还是得有个自己亲生的为好。”

    袁氏颔首应是。

    对于袁老夫人的任何吩咐,她鲜少能反抗,因知道自己这一生除了夫家,能依靠的便只有袁家了。若是他们要抛弃她,自己则一无所有,便是骆昀,还不是因她有这样的背景才会娶她吗?他对她的真心又有多少?

    离开袁家,回到马车上,她靠着车壁默默出神,骆宝珠坐在她身边,小手摸着母亲的脸:“娘,你怎么了?”

    柔软的小手好似能触摸到人心,袁氏突然哭起来,将头埋在女儿的肩膀上。

    骆宝珠吓一跳,惊慌道:“娘,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

    自己失态,吓到女儿了,袁氏连忙抹一抹眼睛,轻声道:“没有谁欺负我,珠珠,你别怕,是娘有些不舒服。”

    车帘挑开,骆昀弯腰坐进来,骆宝珠忙道:“爹爹,娘不舒服呢。”

    骆昀讶然,抬眼瞧去,看见妻子发红的眼睛,睫毛上还沾着泪珠。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也不可能会因为不舒服而哭吧?许是有事?他坐过去,将手搭在袁氏的肩膀上,拢她在怀里,柔声道:“哪里不舒服?”

    他平常官威甚重,然而一旦温柔,整个人都令人难以拒绝,袁氏将头靠在他胸口,脸颊微微发红,可并不把实话告诉他。

    彼此心知肚明,二人之间从没有纯粹的感情,又有什么好说?

    此刻,她只想就这样靠在他身边,已是足够。毕竟人生从来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她能逃离袁家,嫁给他,多少掌控些自由,已是很好了吧。

    骆昀也没再说话。

    车厢内一片安静,只闻得马蹄声敲响在街道,卷起一阵阵烟尘。

    三月转瞬就过去了。

    老太太听闻家中良田已经卖掉,与卫老夫人道:“还得请你一起参考呢,咱们对京都不熟悉,到时也不知能否挑到合适的宅院。”

    “真不舍得你走。”卫老夫人道,“你在啊,我成日都笑哈哈的,谁都说我年轻了好几岁。你让我挑,我给你挑到明年。”

    老太太笑起来:“便就住在邻近,也是一样的。”

    “这倒是个好主意。”卫老夫人极为赞同。

    唯有骆宝樱在心里直挥小手,她实在不想跟卫琅住那么近,两位老太太感情好,要是今天请这个,明天请那个,还得了?岂不是天天都要看见他?她忍不住道:“远香近臭呐,祖母。”

    “这孩子。”卫老夫人噗嗤笑道,“你是嫌弃姨祖母臭了?”

    “不不,我的意思是,一直看到就不新鲜了,就得隔段时间瞧一瞧,才想那!”骆宝樱机灵的辩解。

    老太太道:“远了打叶子牌不方便。”

    得,这句话真叫她回答不出。

    老太太每天都打,两老人家腿脚不便,还能天天走远门呢?骆宝樱满腹心思的告退了,出来时,恰好看见卫琅从衙门里回来。

    穿着一袭绯红色的官袍,腰束缠枝花卉金带,沐浴在夕阳下,正如那水中花,雾中月,好似不似人间所有。

    真是冤孽,甩不脱了。

    从骆宝樱小小的身体发出一声感叹,她拔脚就走。

    谁料卫琅却叫住她,从袖中取出一支笔:“往后来书房,带上这笔。切莫再咬,小心牙齿长歪了。”

    刻着海棠纹的白玉紫毫,躺在他如玉的掌心,骆宝樱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在他幽深的黑眸中发现,这当真是他送给她的礼物。

    第一份礼物。

    一支咬不坏的毛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娇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娇妻024》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娇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娇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