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悲壮的战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甲 书名:夏启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啬夫记   三国召唤之英雄集结   最强特种兵王   唐朝好地主   匪战山河   龙起南洋   水浒求生记   银狐   盛唐崛起   贞观大闲人   赘婿   神话版三国   特种兵之利剑纵横  

  雪停了,风止了,一轮明月挂在空中,又一个萧杀的深夜。
  一行千余人的冷面杀手,周身散发放噬魂的杀气,借着月光和火把,向西北急速奔驰。
  马蹄上裹着的麻布已经扔掉,裹在马嘴上的麻布也已经不见了踪影,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有多名士卒被零星的熏育人射落马下。
  急速行驶的将士,神情木然,只顾埋头赶路。
  东方肚白的时分,启子远远的看见了那一片巨大的营地,在王帐大营的四周,散落数十个大小营地,大大小小的营帐尤如繁星。
  上甲冷冷的看着一眼望不尽的营地,见大家都已经汇集整齐,一挥手,有二队人马冲了出去,划了个弧形,越过一个又一个散落的营帐,直奔王帐大营冲去。
  睡梦中的熏育人感受到大地的震动,从震动中,他们断定出来敌军的人数和攻击的方向。营帐里的人纷纷冲出来,手提着各种武器和弓矢,人数虽然很多,都是老弱病残,虽然射落了十多个,拼死拦下十来个,却完全无法阻挡更多的中原人越过他们营地,揣倒十分低矮而又不太结实的篱笆,杀进了王帐大营。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中原人踏翻了一个又一个高大而又华丽的大帐,砍翻一个又一个拼命逃跑的高贵老爷们,哭声,尖叫声、频死的惨叫声响成一片。
  埋伏在正门两侧的熏育军士,慌忙向两侧杀去,企图阻拦住这群凶恶的不速之客。
  上甲紧张的观察着战场上的形势,又一挥手,一支200人的骑兵嚎叫着冲了出去,直奔大营正门杀去。
  启子仔细的聆听着上甲下达的各种指令,仔细观察着战场的变化,包括双方的队形、阵形,士卒之间的配合,分析着双方打法的优劣,以及兵器的优劣。
  天空又开始飘起大雪,寒风吹过,刮在人的脸上,如刀子割的一般。
  散落在四周营里的人,全然没有注意到空中的飘雪,王帐大营里的惨像把他们惊呆了,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又有一支骑兵杀了过来。
  等他们有所觉悟的时候,这支骑兵已经越过了他们,忙搭箭射去,零星的箭镞连马屁股都没摸着。
  刚冲到大营正门,营帐外面的伏兵就急不可耐的杀了出来,这时,他们的身后又传来阵阵马蹄声,一阵箭雨飞来,立刻倒下了十多个人。
  这群伏兵顿时大乱,各自为伍,全力拼杀,岂能经得住骑兵的反复冲击,不多一会,就全部躺倒在冰冷的雪地上,温暖的鲜血流淌了一地,渗进冰冷的雪里,很快,就结成一块块惨白的血冰。

  大营外围的营地里站着的熏育人,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知所措。
  大营里面,许多体型臃肿的男人四处乱窜,如狼奔豕突,一脸的恐惧和慌乱,许多人被砍翻在地,刚才还鲜活的生命,转眼间就消失了。
  一条生命如此脆弱,在这个肃杀的清晨,贵族的生命,并不比一个低贱的奴隶高贵多少,一刀下去,贵族流出来的血更多一些,来年,这片土地更肥沃些,长出来的花草更茂盛一些。
  克牙骑着战马,横冲直撞,挥舞着长戈左刺右戳,一个又一个凶悍的壮汉倒在他的长戈之下。
  一个衣衫不整的肥胖男人胡乱的闯到他的戈下,克牙犹豫了一下,一挥长戈,把他拨到一旁,继续向前杀去。
  肥胖的男人惊魂未定,感觉在阴间走了一遭,摸了摸脑袋,发现还在,忙又慌乱的钻进一个大帐里。
  山南跟在克牙的后面,龇着牙,单手挥舞着一根短戈,遇到没死透的士兵,上去补上一戈。
  熏育人的抵抗十分顽强,不时有健壮的熏育人一跃而走,抱着易国的士卒打滚在一起。熏育人体型更健硕,他们从小就练习骑射、摔跤,这二项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一旦肉体相搏,易国士卒往往比较吃亏。
  部分大帐被炭火引燃,不时有浑身着火的人到处乱窜,惨叫声撕心裂肺。
  许多受了伤的熏育士卒,或者战斗力相对弱一些的男子,抱起易国士卒,冲进大火之中。
  场面极其的悲壮,各自为了生存而战,为了家族而战,为了种族而战,为了父母和妻儿而战。
  世间本应无战乱,一切战乱皆因贪婪而起。
  人类的贪欲永无止境。
  人类的杀戮也永不停息。
  启子骑着战马,陪在上甲的身边,看着眼前的一切,双拳紧握,脸色很难看。
  一个时辰后,有抵抗能力的熏育人基本被消灭,士卒们开始打扫战场,大营外围营帐的熏育人渐渐的接受了眼前的事实,纷纷放下了武器,重又钻进自己的营帐里。
  士卒们逐个营帐搜寻财物,遇到抵抗的,当场击杀。
  所有财物堆放到一起,挑出贵重的物品,装满了上百辆大车。
  士卒们十分有秩序,认真的,一丝不苟的把各种财物码放到马车上。
  启子没看到有一个士兵私拿财物,不禁对上甲刮目相看。
  十多名士卒押着一群衣着光鲜的男女走了过来,一名百射向上甲禀告:“公子,我们抓到国相2位,王子3位,公主5位,贵夫人8位,另有200多位贵族老爷及他们们的家眷,并俘虏了十多名士兵。

  上甲问道:“我们损失了多少人?”
  “回公子,战死252人,重伤62人,另有300人轻伤,熏育人死亡超过800人。”
  上甲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启子忙上前对他耳语了几句,上甲厉声喝道:“无论是受伤的,还是战死的兄弟,都带回去,一个都不要遗漏。俘虏的军士全放了,多余的马匹还给他们,其余不能带走的东西,全部烧毁,这些俘虏的贵族全部押上马车,带上搜来的财物,半个时辰后出发,返回大营。”
  不一会,熏育的营帐一一被点着,哭喊声响起。望着满眼的星星火光,启子似有不忍,转过脸去。
  陆续汇集过来的士兵,神情都比较木纳,木纳中带着哀伤。
  过了一会,克牙和山南终于回来了,启子松了口气,旋即又把心提了起来,只见克牙的马背上还驼着一个年轻的女子。
  上甲一眼就瞧见了,脸色十分的难看,克牙不是有易氏人,不能以族法处置,但是,可以军规进行处罚。
  上甲脸色阴冷的看着克牙,启子十分紧张,面色却十分平静,直直的盯着上甲,拳头握的紧紧的。
  克牙一脸的不在乎,嗡声嗡气的说:“她倒地雪地里,身子快冻僵子,我看她还有一口热气,把她救活了。”
  山南抢过话来,“是老子发现她躺在地上的,老子胳膊不利索,被你抢先抱上马了。”
  克牙不理山南,继续说,“她大哥前几天前战死了,爹娘刚刚被砍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无亲无故,帐蓬和财物也没了,我只好把她带过来,否则,把这么一个俊俏的姑娘扔在野地里喂了野狼,实在太可惜了。”
  启子见克牙和山南全部卷进去了,感到十分头疼。
  上甲又看一眼启子,然后,一扭头,继续下达各种指令。
  启子又松了口气,狠狠的瞪了一眼克牙和山南。
  启子明白,这一天多时间相处,他与上甲二人虽话语不多,却惺惺相惜,十分投机,他施给了自己一个大人情。
  克牙和山南陪着笑脸。
  克牙和山南对自己十分忠诚,杀敌勇猛,这二人要是调教好了,都能成为非常不错的猛将,只是一向散漫,纪律性比较强。
  启子有心栽培他俩,觉得不能开这个先例,要不然,以后指不定还会搞出什么乱子来,下令道:“克牙,把这个姑娘押上马车,与那些俘虏一起押回去。

  克牙和山南的脸色大变,见启子的脸色阴森森,十分冷峻,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
  克牙看了一眼山南,见他也是一副苦脸,只得下马,抱起姑娘,全然不理会她那一脸的惊恐和哀怨,大步走到一辆马车旁,轻轻的放了上去,然后,一狠心,扭头就走,重新骑上战马,不再向那姑娘看上一眼。
  启子感到十分欣慰,看着克牙和山南,“回到营地后,你俩要开始习字,每天至少学会二个字,否则,重则五个军棍。”
  “啊?!”克牙和山南同时失声惊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夏启王》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夏启王第6章 悲壮的战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夏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启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