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熏育人覆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甲 书名:夏启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啬夫记   三国召唤之英雄集结   最强特种兵王   唐朝好地主   匪战山河   龙起南洋   水浒求生记   银狐   盛唐崛起   贞观大闲人   赘婿   神话版三国   特种兵之利剑纵横  

  在回大营的半路上,一支轻骑赶来,传达了伯铿的指令,“启子立刻赶去邰城前线,面见伯铿。”
  上甲令一个百射护送启子前去,启子十分感激的向上甲一拱手,带上克牙,还有箭伤仍然未愈的山南,策马向邰城方向奔驰。
  一路上,一时遇到打散了逃兵,还有逃避战乱的百姓,逃兵不仅有熏育人,也有许多各部落征调来的士卒。
  启子仔细观察这些逃兵的衣饰,以判断逃兵所属的部落。
  第二天上午,启子望见远处撕杀成一片,喊杀声震天。
  传令的卫兵带着启子等一行人绕开撕杀的战场,二个时辰后,来到了一处临时搭建的大营。
  进了大营,卫兵带着启子进了一个营帐,其余人在帐外面等候。
  伯铿坐在大帐中间,正看着地图,不时在图上画着圈,四周围着几名将领,不时有亲军前来禀告军情。
  启子上前叩拜,“伯铿,启子奉命前来。”
  铿抬起头来,“你小子把什么都想全了,搞得本伯到处抓瞎,我大军与熏育人几乎同时赶到这里,一直打到现在还没消停。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会在这里设伏的?”
  启子站起身来,笑道:“熏育人又不是傻子,我们能想到的,他们也有可能想得到。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就要看谁能随机应变,棋高一着。启子奉命前来,给伯铿带来了一份薄礼。”
  “哦,说说看。”铿领教了他的鬼点子,当然不会往财物上想。
  “上甲长公子把熏育大营的人全放了,马匹也全部归还给了他们,当然,贵族都押回大营了。”
  伯铿盯着启子,目光不断的闪烁着,片刻之后,大声下令,“立刻传令,攻击阵型改为防守阵型,拖住这群兔崽子,跟他们慢慢的玩。”
  “再派人去黄龙山方向,要他们不要阻拦向南来的熏育人,只截杀北去的败军。再派了给邽戎氏送信,要他们向东推进30里待命。”
  启子向伯铿欠了一躬,“伯铿英明,当阵前拼杀的熏育人得知,河湾老营和陇山大营先后丢失,财物尽毁,岂能还有心思作战,他们恐怕只剩下一个念头,尽快找回失散的妻儿老小。”
  伯铿疑惑的看着启子,觉得这个年轻人绝对不像是一般平民家庭出生,“你学过兵法?”
  启子欠了一躬,“回伯铿,启子曾受教于一位老先生,只是他老人家从不肯道出真实身份。”
  “你父亲是谁?”铿又问道。
  启子又欠了一躬,“启子自出生以来,从未见过生父。

  伯铿站起身来,“你不肯说,本伯也不为难你,走,随本伯到前面去看看。”
  一行人骑上战马,出了临时大营,向西而去。
  前方,依然喊杀声震天,攻击的战车方阵正不断向后收缩,步兵方阵向前推进,各种障碍物不断的向前扔去,以迟滞敌军的进攻速度。
  一排排箭雨飞上天空,又落了下去,一批批骑兵摔落马下,立刻被后面的马蹄踩成肉泥。频死的惨叫声,战马的悲鸣声,撕人心肺。
  虽然多次临阵杀敌,启子第一次远观战场,从全局盘衡战局。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如蝼蚁一般卑贱,转眼化作尘土。
  一队千余人的熏育骑兵冲了过来,步兵拼命射箭,仍然无法阻拦他们的冲杀,眼见他们到了近前,弓箭兵后退,一队步兵抡起长戈,猛的向骑兵抛起,一排骑兵摔落马下。
  后面的骑兵,悍不畏死,踏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向前冲,一边搭弓射箭。
  退到后面的弓箭兵扔掉弓,从地上竖起一根尖头长棍,密密的对着骑兵,另一头顶着地,而抛戈的步兵继续向后退去。
  又一阵惨叫声响起,一匹匹战马痛苦的倒地挣扎,一个个熏育人从马背上摔落马下,步兵一涌而上,戈矛齐上,地上又多出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如此反复,战场上横尸遍野。
  熏育人的攻势开始减弱,空中的飘雪越来越大,太阳不见了踪影,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至。
  启子裹了裹皮袄,瞟了一眼克牙和山南,只见克牙满脸兴奋,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冲进战场拼杀;山南则看得目瞪口呆,张着嘴,任由着寒风灌了进去。
  当天夜里,临时大营里一片慌乱,启子一跃而起,胡乱的穿上衣服,向伯铿的大帐跑去。
  刚要进大帐,就见伯铿大步迈出大帐,身后跟着一众将领,一眼看见启子,一边走,一边对他说:“熏育人正在逃跑。”
  启子顺手抄起一支长戈,跟着伯铿出了大营。
  雪仍然飘着,天空黑漆漆一片,大营里亮起一根根火把,众人一手提着火把,一把提着长戈,催动着战马,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冲去。
  追到天明,就听见远处传来震天的喊杀声,启子遥望而去,那边正是黄龙山,显然,北撤的熏育人被埋伏在这里的人马拖住,正与追赶而来的大军激战在一起。启子催动战马,加入了撕杀,克牙和山南一左右,伴在他的身边。
  启子明显的感觉到,熏育人无心恋战,他们只有一个目的,逃出去,回到先祖世代生活的河湾老营,找回自己的家人。

  启子向伯铿靠了过去,克牙和山南随他而动,启子一把拉住伯铿,大声的喊道:“伯铿,赶快喊降,这些熏育人无心恋战,他们只想向北逃回河湾老营,与家人团聚,如果他们感到与家人团聚无望,生无可恋,就会拼死博杀,鹿死谁手,难以预料。”
  一句话点醒了他,伯铿立刻意识到其中的凶险,大声下令,“凡愿意归降我军的熏育人,一概不杀,并可以与家人团聚,拒不归降的,格杀勿论,众将士一起喊。”
  顿时,战场上喊降声一片,熏育人一改悍不畏死的作风,整个战场呈现一边倒的局面,越来越多的熏育人扔掉武器,少数顽固的熏育人,仍然拼命抵抗,双方胜负已定。
  半个时辰后,整个战场恢复了安静,士卒们开始打扫战场,俘虏们被押在一旁,在众将领约束下,士卒们纪律严明,没有人打骂俘虏。
  伯铿令一队人马,押着俘虏的熏育人返回大营,自己则亲率大军奔邰城而来。
  一路上,遗尸遍野,有熏育人的,有不同部落的,也有邰城逃出来的百姓,有不少尸体被野兽啃食过,惨白的骨头外露了出来,瘆人至极。
  一向剽悍的克牙见了也不禁作恶。
  启子看在眼里,直皱眉头,表情似有痛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夏启王》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夏启王第7章 熏育人覆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夏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启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