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途中遇刺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甲 书名:夏启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啬夫记   三国召唤之英雄集结   最强特种兵王   唐朝好地主   匪战山河   龙起南洋   水浒求生记   银狐   盛唐崛起   贞观大闲人   赘婿   神话版三国   特种兵之利剑纵横  

  到了第四天,羽江领着二个人进了启子的卧室。
  启子见进来的是一中年和一少年,均脸色红润,精气充盈,眉毛浓密乌黑,身材修长。
  启子忙起来,中年男人急步上前,一把按住他,“礼不加伤病,小哥躺着。”
  就着启子的床榻坐下,一手号起启子的脉搏,微闭双目,忽然身子一颤,双目睁开,注视着启子的面容,眼神中闪过一道异彩,又微微闭上,片刻之后,放下他的手,站起身来,面露微笑,“小哥龙精虎魄,虽刀箭加身,却元神不破,并非常人。再将养二日,必可全愈,久卧无益,明日起,适当加以运动,以活动筋骨,恢复体力。”
  说罢,让启子在床上平躺,掀起衣服,从少年手中接过一个布带,打开,一排排细针闪着寒光。
  中年男人拿起一个细针,过火之后,在他身上扎下,又拿起另一根,同样过火扎下,并时不时的拧上几下,抖上几个,不一会,启子的身上扎下了十多根细针。
  启子只感觉所扎之处,隐隐感觉有酸胀的感觉,过了片刻,又觉得血气畅通,温流周身,精力渐涌。
  羽江上前,向启子介绍道:“这位就是圣医岐伯的
  第二十二代传人兴坚,这位少年是公子少俞。”
  启子躺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只是口头致礼,并问道,“那位姑娘怎么样了?”
  “无妨,她体魄健壮,又以参茸和血草吊着,之所以一直未能苏醒,先是亲人尽亡,又遭惊吓,心力交瘁,眼见救命恩人又倒在血泊之中,生无可恋所致。”
  “好在她是轻度昏睡,我已打通他人中、少商二穴,又请二位小哥在她耳边时时呼唤,以激发她的生念,再辅以刀石,用不了几日,她便会苏睡过来。”
  启子听了,十分欣喜。
  兴坚把针起了,启子把衣服放下,挣扎着起身,羽江想要拦着,兴坚冲他摆摆手。
  启子下了床,走了几步,感觉不再像前几天那般虚浮无力,十分高兴,向兴坚拜了拜,“先生妙手回春,不亏是岐伯的传人,得遇先生,启子之万幸。”
  兴坚向启子回了一拜,“小哥在邰城怀仁慈之心,除残暴之徒,我等听闻,无不欣喜和敬仰,小儿少俞愿伴随小哥左右,早晚服侍,请小哥不弃。”
  启子顿时楞住了,兴坚又说道:“我岐氏不求闻达于诸侯,只愿将岐氏的医学传于四海,造福四方百姓,无论贵贱,不分贫富。”
  少俞急步走到启子的面前,叩拜在地,“请大人准许少俞相随。

  启子颇为吃惊,忙伸出双手,将他拉起,又伸手把羽江拉过来,“你我三人年龄相仿,志趣相投,你们二人都出身显贵,不可自轻自贱,得你们相助,是启子之万幸,我们当以兄弟相称,如何?”
  三位少年都十分高兴,三双手握在一起。
  兴坚也十分高兴的看着他们。
  城外大军多半已经返回各部落,涂山氏的大军也将于近日返回。
  启子离家二年,想随涂山氏军队一起回去,力辰以玛央的身子虚弱为由,又让启子住了半月有余。
  这一日,王城的指令到来,司徒后稷封于邰城,后稷也是舜的二十二大功臣之一,而司徒是负责农业的大臣。
  启子,终于踏上了返乡的途中,此时,涂山氏的军队已经出发数日,伯铿则要等到后稷到了邰城,双方交接一下,毕竟,二人都是舜的近臣,面子上要过得去。
  发出之前,启子特意拜访了一下伯铿,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羽江带上了二名身型健硕的奴隶,这二个奴隶在府里很受重视,与平民的区别是,一家人,包括老婆孩子,以及所有财产,都不属于自己,而是主人的。
  启子、克牙、山南、羽江、少俞、玛央,以及二个奴隶勒彪、勒威,一行八人,八匹马,一辆马车,直奔蒲阪,拜访一下岐氏的族长,祭拜一下岐伯的祠堂,这是礼数,少不得的。
  然后,一行人先后渡过河水(黄河)、洛河,打算经阳城返回涂山。
  到达斟寻时,大家紧张的神情放松下来,邰城已改名为邰城,名字虽改,那一幕惨烈的搏杀,是血淋淋的教训。
  斟寻离邰城有千里之遥,有人要动手,路上有的是机会,再有百余里,便是王城阳城,是王气所在,岂能容得了歹人作恶。
  一行人打算休息一天,缓解一下旅途的疲劳,再添置了些当地的特产,毕竟,斟寻处于中原的腹地,物产丰富。
  克牙和山南见玛央的身子恢复的很好,脸色渐渐又红润起来,笑容又浮上脸颊,自己也高兴起来。
  在集市上,克牙和山南一直围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她看中什么,克牙和山南就挣着付钱,反正有启子这个冤大头。他给涂山氏长了脸,赏赐不少,伯铿也厚赏了他,而启子本身比较节简。
  玛央知道二人都对自己很好,他俩并非贵族出身,不想让他们花费太多,只是看到喜欢不得了的才会伸手,却并不知道这些付出去的钱,都是启子给的。
  玛央看见有一个的肩上扛着一个木棍子,棍上绑着草,草上插着许多红红的东西,一串串的,很好看,不禁十分好奇,拉一下克牙,急忙忙的说:“那是什么?”
  山南抢先答道,“那是山楂葫芦。

  克牙嗡声嗡气的分辩说,“那是糖葫芦”
  启子、羽江和少俞微笑着看他们斗嘴。
  山南又冲那人喊道,“老子全要了。”
  玛央忙拉住他,“一串就够了,你当我是猪啦。”
  克牙惊讶的看着玛央,“你也知道猪,即使是猪,也是最漂亮的一只小母猪。”
  山南不乐意了,冲克牙喊道:“什么,你敢说玛央是猪,你才是猪呢。”
  启子、羽江和少俞看着他们耍宝,笑着摇头。
  玛央咬了一口,发现糖葫芦又脆又甜又酸,十分好吃,又要了一串,一手一串,欢快的在街上走着,克牙和山南则是双手提着东西,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来到一个布庄,克牙领着玛央一头扎了进去,山南终于醒过神来,“夯货,我们是陪几位大人逛街的,还是几位大人陪你逛街的?”
  克牙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身份,一脸讪笑的望向启子和羽江,二人皆笑着说:“无妨,难得你俩高兴,我们没什么可采买的,陪你们逛逛也挺好的。”
  克牙和山南连忙陪笑,又转过身去,抢着买了几块葛布面料,一块买给玛央的,二人又各自留下一块,带回去给自己的母亲。
  从布庄出来,一行人又去了一家上好的酒楼,用启子的话说,一路辛苦,犒劳一下,二位奴隶勒彪、勒威守在一旁,目光则警惕的向四周巡视。
  期间,一行人又在一家茶楼休息了一会,又去戏楼听了戏。
  一直逛到傍晚,一行人才返回客栈。
  第二天一早,启子发现,克牙和勒彪、勒威不见了踪影,问羽江,羽江说,“他们去办些私事,一会就会跟上来,我们先行一步。”
  启子虽然有些疑惑,既然是羽江有安排,必有他的道理,一路上,克牙、山南和勒彪、勒威,时不时的不见了踪影,凡是羽江安排的,启子一概不予过问。
  出了斟寻城,便是嵩山,一行人绕过嵩山而行,午时,一行人进行一片树林,山南一边骑着马,一边四周警惕,又走了半个多时辰,发现地上有一片血迹,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惨叫声,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玛央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山南安慰她说,“别怕,那些坏人已经被杀死了。”
  玛央听了,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不多一会,克牙带着勒彪、勒威骑着马回来了。
  玛央看到克牙平安归来,终于安下心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夏启王》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夏启王第17章 途中遇刺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夏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启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