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大智者萁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甲 书名:夏启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啬夫记   三国召唤之英雄集结   最强特种兵王   唐朝好地主   匪战山河   龙起南洋   水浒求生记   银狐   盛唐崛起   贞观大闲人   赘婿   神话版三国   特种兵之利剑纵横  

  一行人继续向东南而下,经过阳城,也没有停留。
  这一日,终于到了涂山。
  克牙长吁一口,“奶奶的,终于到家了。”
  越向东南,风土人情越是与北方不一样,玛央看着新鲜,也十分喜欢,脸上洋溢的笑容越多。
  启子看到克牙和山南目光炽热,“你俩赶紧回家看看去。”
  山南和克牙立刻掉转马头离去,簇拥着玛央匆匆的走了。
  启子带着羽江、少俞,向涂山南面骑去,勒彪、勒威引着马车跟上。
  春天已经降临,柳树上长出了嫩芽,河水荡漾,碧波滚滚,田野里,绿绿的草正钻出土壤,一些小小的花朵已经绽放,麻雀飞来飞来,叽叽喳喳的叫着。
  几个农夫和妇人在农田里劳作,田埂上,长着一些玉米,一块菜园里,种着萝卜苗、丝瓜苗,还有一些韭菜和白菜。
  几户农舍散落在田野里,三三二二的,盖着茅草,下面是黄土泥墙,几个小鸡喳喳乱跑,一个公鸡时不时的打着鸣,一只大黄狗汪汪的吼着。
  一个水塘里,几只杂色羽毛鸭子在游荡着,呱呱的叫着。
  羽江和少俞第一次见到南方水乡的风情,感觉十分的新鲜,也十分喜欢,不时的到处张望。
  几个小男孩飞快的跑过来,好奇而又羡慕的看着的眼前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英俊少年,启子向他们微笑,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糕点散给他们。
  男孩子们纷纷上前争抢,又有几个小姑娘围了上来,羞涩的站在一旁。
  启子跳下马,把糕点一一的递到她们的手里,一个小姑娘娇羞的喊道:“谢谢启哥哥。”
  启子十分惊喜,“隔了二年,你竟然还记得启哥哥。”
  小姑娘快速跑进屋里,一边跑,一边喊,“娘,启哥哥回来了。”
  一位大婶跑出屋来,满脸的喜悦,“启子,你终于回来啊。”
  启子笑了笑,“大婶。”
  羽江和少俞骑在马上,静静的看着启子。
  启子又重新上了马,领着一行人进了一处院子里。
  院子背山而建,看上去很普通,有十来间屋子,分为前后院。
  满院子的鸡犬鸟兽,到处飞跑滚爬,遍地粪尿,气味杂陈。
  一名家仆惊喜的迎上来,“公子,你终于回来了,一去就是二年,可把老奴想坏了。”
  “季叔,我也想你啊,满院子的鸟兽没人管,伯益又跑哪去了,我娘呢?”
  “先生在后院”,季叔答非所问。

  启子对羽江和少俞说:“随我见见先生。”
  说罢,三个向后院去了,勒彪、勒威帮着季叔从马车上搬动物品。
  院子里铺着青砖,一些杂草从砖缝里钻了起来,绿绿的。
  一道圆门把前后院隔开,后院里长满了各种花草,分为东西两院。
  三人进了东院,闻着花草的香气,感觉神情气爽。
  整个后院,有一股温热,一道溪流弯弯曲曲,在花丛中涓涓流淌,一阵阵雾气飘渺在空中。
  多种菊花盛开,有白色的,有紫色的,有蓝色的。
  一株红梅伫立,朵朵梅花盛开,十分引人注目。
  院中央,一座湖石特别抢眼,满是青苔。
  在一片翠竹丛中,有一条走廊蜿蜒曲折。
  羽江和少俞恍如进入了传说中的仙境。
  拐过一个转角,一道竹门打开着,一个白发长者正站在门口,一身白袍,长须过颈,双目有神,脸色红润,笑盈盈的看着他们。
  “先生。”看到萁子,启子立刻变得跟一个孩子似的,欢快的跑了过去。
  羽江和少俞第一次见启子孩子般的面貌,见白发老者宛如神仙一般,气韵高雅,莫名的产生敬畏之心,快步上前,在他面前跪下,“羽江,少俞叩见先生。”
  二人就感觉有一股气托起他们,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萁子满脸慈详,“孩子们,进屋坐。”
  屋子里,阵设比较简单,中间放着一张榉木长几,一套黑陶茶具放在中间。
  在一侧墙壁,竖着一个榉木架,上面放着一些刻着文字的甲骨和一枚枚皮卷。
  在所有的陈设中,沙棠琴和丹木剑尤其抢眼,这都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器。
  沙棠琴通体赤黄,《山海经?西山经》:“(昆仑之丘)有木焉,其状如棠,黄华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
  丹木剑同样通体赤黄,《山海经?西次三经》:“圶山,其上多丹木,员叶而赤茎,黄华而赤实,其味如饴,食之不饥,丹水出焉。”
  《山海经?西次四经》:“崦嵫之山,其上多丹木,其叶如谷,其实大如瓜,赤符而黑理,食之已瘅,可以御火。”
  少俞对这二件神器早有耳闻,今天终于得见,死死的盯着,看在眼里,再也拔不出来。
  萁子见少俞很识货,一眼就看出这二个物件是不凡之品,“你认识此二物?”
  少俞仍盯着此二物,不舍得移开目光,“此琴为沙棠琴,是御水之神器;这把剑乃是丹木剑,是御火之神器,传说,食之可长生不老。

  萁子笑呵呵的说:“老夫长须过颈,可见传言不实啊,孩子,你是如何认得此二物?”
  少俞这才回过神来,向萁子作了一楫,“先生,少俞,岐伯后人,家中有上古皮卷,乃先祖遗传,对上古神器多有记载。”
  萁子眼神一亮,“竟是上古医圣岐伯的后人,幸甚,不知你家居何处?”
  “先生,少俞祖居蒲阪近400年。”
  “啊”,萁子手捻长须,“老夫一直寻找岐伯后人,久寻不得,还以为岐伯的医学失传,没想到,竟有如此年轻的传人,真是九州万民之大幸。”
  少俞又向萁子欠了躬,“家父令少俞随行启子,将先人的医学传于四方,造福九州万民。”
  “好”,萁子击掌称好,“岐伯的后人胸怀宽广,乃九州万民之表率。”
  又略疑惑的问道:“你家父知道启子的真实身份?”
  “启子在邰城表现出来的才智卓越不凡,绝非常人可比。在给启子把脉的时候,家父感觉启子的体内龙腾凤舞,麟辗龟转,绝非凡品。家父一直怀抱医治天下之志,可惜未得其主,少俞受教于家父,与他有同样的志向,终于遇到真主,岂能错过?”
  萁子赞许道:“岐伯与黄帝同列上古四圣,后人理应继续光扬他们的英迹,岐伯有你们这样的后人,十分万幸,你们也将与先人一样,美名传于后世。”
  少俞欠了躬,“多谢先生勉励。”
  萁子又看向羽江,“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羽江忙欠身施礼,“羽江,邰城大理力辰之子,今日得见先生,羽江之万幸,希望能时时得到先生的教悔。”
  萁子笑呵呵的说:“力辰虽陷犲狼之窝,能洁身自好,韬晦养身,实在难得。你父亲见识过人,只是未得其主,想来,此次邰城易主,你父亲可以才学致用了。”
  “多谢先生谬赞,想不到,遥隔二千里之外,家父竟有先生这般高雅知音,家父知道了,必须涂脑相谢。”说着,羽江眼眶红了。
  “你们二个与启子年龄相仿,志趣相投,都是九州之内的翘楚,望你们相扶相持,除残暴,扫奸佞,救困于万民,造福于苍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夏启王》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夏启王第18章 大智者萁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夏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启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