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旱神女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甲 书名:夏启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明末工程师   龙起南洋   银狐   龙神特种兵   匪战山河   唐朝好地主   啬夫记   最强特种兵王   神话版三国   带着仓库到大明   最强特种兵之王   最强猎人   特种兵魂  

  安排好羽江和少俞休息之后,启子独自一人又来到了萁子的屋里。
  萁子仍端坐着,正在品茶。
  “先生,我娘呢?”启子急忙忙的问道。
  萁子并不回答道的问题,满脸微笑的看着他坐下,“你眉宇之间多了一股阴霾,遇到什么了?”
  “快三个月了,你也能看得出来?”
  “当然,是遇到冥界的什么了吧。”
  启便把当时的情形细说了一下,萁子点了下头,“嗯,你该去见见她了。”
  “啊?”,启奇怪的问,“先生,我该去见谁?”
  “一个与你有缘的冥界异魂。”
  “见鬼?”
  “你怕了?”
  “启子可曾怕什么,为什么要见她?”
  “女魃,你可了解?”
  《山海经?大荒北经》:“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射。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启子说:“传闻,女魃为旱神,所到之处,无不大旱大灾,赤荒千里,她已经死了3000多年,启子为何与她有缘?”
  “女魃死后,魂魄困于西南蜀地,终日以泪洗面,黑水流经千里,想以此洗脱旱神的恶名,岂料,一直未能得到世人的认可。想必,她见你有龙腾之像,把一腔期望托付给了你,希望你有朝一日能洗去她背负了3000多年的冤屈。”
  “如果真能证明她是无辜的,我必定还她一生清白,并为她重新塑像建祠,毕竟,她是黄帝之女,在平叛蚩尤时立下大功的。”
  “好,这件事暂先放下,你父亲禹已经将天下分为九州。”
  “先生刚才提到九州,启子正要求教于先生。”
  “在治水的过程中,你父亲走遍天下,对各地的地形、习俗、物产等皆了如指掌。他重新将天下规划为九个州,分别是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和雍州,并制定了各州的贡物品种。”
  “还规定,天子帝畿以外五百里的地区叫甸服,再外五百里叫侯服,再外五百里叫绥服,再外五百里叫要服,最外五百里叫荒服。甸、侯、绥三服,进纳不同的物品或负担不同的劳务。要服,不纳物服役,只要求接受管教、遵守法制政令。
荒服,则根据其习俗进行管理,不强制推行中央朝廷政教。”
  启子略加思索,“家父想法很好,恐怕意愿难以达成。”
  “哦,说说看。”
  “如今,诸侯残暴,贵族奢靡,顽凶横行,歹人当道。在邰城,武氏的用具,与王宫无二,甚至部分贵族的奢靡超过王宫,尊卑不分;部落各自为政,王城平叛,欲多征一卒都不能成,导致平叛大军在雍州陷入危险境地,一战就是二年;贵族大肆兼并土地,平民流离失所,越来越多的平民卖身为奴,兵源、赋税日益锐减,各诸侯愈发做大,都城王权形同虚设。”
  “以上种种,造成王城的影响将越来越小,各方诸侯随时可取而代之,近来,有扈氏大有蠢蠢的迹象,南方的三苗人一直不安分,如不即时的加以制止,一旦他们达成联手之势,则九州危矣。”
  萁子问道:“你以为,如何解决当前的困局?”
  “刑律是建立在威望和武力之上,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即使如此,刑律还是要建的,只能不能寄予过高的期望。”
  “应该建立尊卑制度,不同等级的人,应守不同的规矩,住所、器皿、用车、衣冠等等也要分为不同的等级尊卑;打击土地兼并,遏制平民奴隶化的趋势;拉拢和重用良知未泯的贵族,打击偏激的贵族,徐而图之。王城里的贵族十分臃肿,即无用,又徒耗钱粮,应将他们分封到激进的部落,给他们添添乱,最好能分散他们的力量。”
  “从雍州开始,你一直忽略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力量。”
  “哦,请先生教我。”
  “奴隶,你们在雍州时兵力不足,却把他们给忽略了。”
  “奴隶能有什么用,他们只是私有的财产罢了。”
  “奴隶也是人,在他们当中,有很多本就是战士,由于部族战败,或贫困才成了奴隶。如果许他们以自由,他们将是最勇猛的战士。”
  “不错,先生说的对,启子确实把这么一支力量给忽视了,许他们自由,为了他们自己,更为了他们的家人和后代,这些奴隶必定拼死搏杀。这样,不仅多了一支力量,也可以借此削弱贵族,多谢先生教悔。”说着,启深深向萁子躹了躬。
  “先生,现在可以告诉我母亲去哪里了吗?”
  萁子微微一笑,“你母亲已于半年前去了阳城。”
  “阳城?”
  “没错,她是去了阳城,你父亲亲自把她接去了阳城。”
  启子露出怅然诺失的神情,“启子长大了,母亲该与父亲团聚,好好享福了。

  “你舍不得她?”
  “我想母亲。”
  “你恨你的父亲?”
  “不恨!”
  “他抢走你的母亲,扔下你一个人,你不恨他?”
  “父亲治大水,定九州,将会万世传名,启子以父亲为荣。启子出生时,天生异像,被世人视之为不详,不愿父亲的美名受污。”
  “什么恶神降世,那些巫师只是凡俗之辈,岂能窥得天机!”
  启子听了,疑惑的看着萁子,“先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对你真的很重要吗?”
  “额”,启子感到十分汗颜,又向萁子深深躹了一躬,“先生教悔的是,启子错了。”
  “你错在哪里?”
  “启子应该将目光向前看。”
  萁子颔首而笑。
  “先生,启子没见到伯益,难道,他随母亲去了阳城?”
  “你这一次去雍州,应该深深的体会到,身份是极其重要的。你母亲去阳城,你就将名正言顺的拥有贵族的身份,并继承你祖父鲧在崇(嵩山脚下)的封地。伯益此去,就是帮你拿到这块封地。”
  启子笑了,“先生让伯益去阳城,可不止这个目的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夏启王》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夏启王第19章 旱神女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夏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启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