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竟陵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甲 书名:夏启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啬夫记   三国召唤之英雄集结   最强特种兵王   唐朝好地主   匪战山河   龙起南洋   水浒求生记   银狐   盛唐崛起   贞观大闲人   赘婿   神话版三国   特种兵之利剑纵横  

  一路下来,启子发现,这里的风土人情与中原大不相同,大多髽首,女人们上身窄袖、大领、对襟短衣,下身穿百褶裙,长至抵足,飘逸多姿,系一幅绣花围腰。男子装束比较简单,多为右衽长衫,肩披织有几何图案的毛毡,头缠青色包头,小腿上缠裹绑腿。
  离竟陵越近,战争的气氛越是浓厚,不时会遇到军队和粮草车队,许多路口设有关卡,盘查来往的行人。
  启子一身葛衣布袍,内衬蚕丝稠衣,一顶貂皮帽扣在头上,帽子上嵌着一块羊脂玉,脚蹬虎皮靴,骑着一匹白色大马。
  羽江一身虎皮袍服,内衬葛丝布袍,头顶虎帽,脚踏虎靴,背着一柄窄口长刀,一看就是北方来的世家子弟,骑着一匹棕色马,个头不高,却十分健硕,步履稳健,如踩浮云。
  勒威则是一身的葛丝布袍,头顶虎皮帽,脚踏虎皮靴,一色的宽背大刀,腰插短刃,马背上挂二个大包,满脸的凶相,嗜血的杀气弥漫在空气中。
  出到盘查,羽江掏出邰城大理府的腰牌,加上他们一身不凡的装饰,畅通无阻。
  启子发现,竟陵城内,店铺林立,人群穿梭,十分热闹。布坊、铜坊、玉坊、米坊、木坊等一应俱全,邰城、蒲阪、斟寻等城堡,完全没法与之相比,不时会遇到堆满南北货物的大车来往,难怪,二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中,三苗人付出了二万条生命,拼死力保竟陵城。
  一路打听,三人来到一处院落。启子看去,院落虽然多年失修,但是,雕梁画壁仍在述说着院子的主人曾经的荣耀。
  勒威上前敲门,一位老仆人开门,羽江说明身份,老仆人连忙请三人进了院子,又上来二个仆人把马牵走,其中一个仆人说:“季叔,我去禀告老爷一声。”
  季叔回应道:“好,我带客人去前厅,你告诉老爷,雍州邰城的羽江少爷来了。”
  三人随季叔进了正厅,安排启子和羽江坐下,捧上茶点,勒威站在一旁侍候。
  启子巡视了一下四周,大厅里,全是一色的油杉制作的家具,并且,都年代久远,中间供着一个铜鼎,除此之外,屋里的器皿都是细陶,黑陶为主,灰陶次之,也都有不少年头了。
  不一会,随着脚步声,一位四十多岁的人快步走了进来,只见他一身麻布衣袍,脚蹬锦靴,完全是一副中原人的打扮。
  再看他的脸上,微笑掩饰着哀伤,一把岁月之刃在他的脸上刻满了丘壑和沧桑,一双锐目却炯炯有神,像一把利刃直直的扎进人的心窝。
  二人连忙起身,羽江大步迎上去,叩拜在地,“小侄羽江拜见松恬伯父。

  松恬一把拉起他,仔细的看了看,脸上的哀伤淡了许多,“果真是你,孩子,快坐下。”
  羽江转过脸来看向启子,“伯父,这位是启子,我的挚友。”
  松恬顺着羽江的目光看向启子,一双锐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启子。
  启子向松恬躹了躬,“启子拜见松恬先生。”然后,神色坦然的看着他。
  羽江见松恬的神色有异,忙说:“伯父。”
  松恬打了个激灵,醒过神来,脸上堆着笑,“失礼了,二位快请坐。”
  松恬看着羽江,“邰城叛乱,我一直担心你们的安全,幸好你们渡过危难,我总算放下心来。”
  羽江欠了一躬,“多谢伯父关心。”
  “孩子,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来竟陵了?”
  “我打算与启子一起涂山看看,途经竟陵城,特来拜见伯父。”
  松恬转过脸看向启子,缓缓的说道:“我听说,雍州之战,涂山氏出了一位少年英才,计谋百出,深得彭铿的赏识。”
  启子看着他的目光,锐利无比,心里颇为吃惊,忙定了定神,神色淡然的说道:“松恬大人过誉,启子愧不敢当。萁子先生说过,大人一生刚正不阿,侦案无数,揖人过千,常怀仁爱之心,只要犯案之辈有悔过之心,往往手下留情,对于屡教不改的凶徒,无论是谁,都能揖拿到案。先生以为与大人是神交,要我一定要来竟陵拜见大人。”
  松恬大惊,“原来你是萁子的学生,我观你有龙腾之相,不是凡品。不过,你们诺是为了刺探情报,我帮不了你们,而且,我的府院一直受人监视,非常危险,你们速速离去为好。”
  启子笑道:“我在雍州出生入死,早已习惯了,我们既然来了,必然有所准备。大人本不是三苗人,只是随父来竟陵做生意,因受人陷害,生意破产,无法回归故里,用先祖留下来的唯一宝物为你谋了个揖盗的差事。先王赏识你的才干,破格提拔了你,终究,是他听信馋言,毁了你,并导致你唯一的儿子被杀,夫人也因此伤心过度而去世,你与他恩怨已了,不再欠他一分一毫。”
  “现如今,盘信无端挑起战事,王城会不异一切代价拿下参卫,并趁势打下竟陵,把三苗人赶过江水(长江),断了三苗人图谋中原的念想,也只有这样,双方才有可能相安无事。你身为有辛氏,该站出来,不仅为了中原人,也是为了三苗人。”
  松恬怒目而视,气哼哼的说道:“看在萁子和兴坚的面子上,我不把你们送官,你们自己好之为之吧。

  又对季叔吩咐道:“腾出几间屋子让他们住下,不要亏了他们。”说罢,负袖而去。
  启子和羽江早已料到会有这个结果,不以为意,随季叔去了后院。
  后院虽然比较简朴,楼阁却十分精致,季叔给二人安排了最好的二间客房,羽江连连称谢,拿出一点礼物相赠,季叔断然拒绝,“我们府上从不接受任何人的馈赠,即使是至亲好友,也不行。”
  启子和羽江颇为惊讶,一起向季叔躹了一躬。
  季叔离去了,羽江叫来勒威,对他耳语了几句,勒威转身离去。
  启子开口说道:“看来,先王对松恬真是不薄,这个院子应该曾是一个世家子弟或商贾的居所。”
  羽江接过话来,“先王到了晚年,十分昏聩,政令不清,不少大臣被废黜,盘信趁机排挤一些对他不利的重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夏启王》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夏启王第33章 竟陵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夏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启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