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除奸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甲 书名:夏启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啬夫记   三国召唤之英雄集结   最强特种兵王   唐朝好地主   匪战山河   龙起南洋   水浒求生记   银狐   盛唐崛起   贞观大闲人   赘婿   神话版三国   特种兵之利剑纵横  

  在数十名国相府卫兵的护卫下,一行人出了国相府,向城南而去。
  出了府门不远,启子看见一棵树上有一处不显眼的刮痕,中间有一个红色的小点。这是启子与山南约定好的标记,启子知道山南已经完成既定的计划。
  启子这次出行的真实目的没有告诉任何人,除了萁子先生,只有启子自己知道。
  一年前,萁子就知道了东女国女王汤滂中了蛊毒,国政被国相苏息把持,由于启子随大军去雍州平叛,只是没想到会拖了二年之久。
  萁子只能等,他想让启子去完成,萁子对启子和伯益有不同的安排,启子负责征战,他有龙腾之命;伯益擅长权谋,是权臣之命,去阳城搅局是他的长项。
  萁子让启子去东女国解女王之危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要汤滂欠他一份人情,将来是要还的。
  虽然竟陵的形势比较紧急,可东王国的形势是刻不容缓,只能先解决了东女国的事情,再来竟陵,这也导致目前的战局更加复杂。
  启子这次来竟陵,主要有二大目的,其一,找出三苗人安插在阳城的奸细。自涿鹿大战之后,九黎分裂为九夷和三苗,九夷暂时屈服于中原部落,休生养息。经过数百年的融合,双方基本上消除了隔阂和旧怨,形成了共同的理念和利益关系,相互之间纷争也只体现于内部的权力之争,与种族生存无关,因此,再大的纷争,危险也不是致命的。
  从血亲渊源上讲,九黎与中原部落本为同渊同种,分散于没海一带的居民,慢慢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和习惯,与中原部落大不一样,双方逐渐形成各自的利益集团,不断发生利益冲突。蚩尤统一了九黎各部,与中原的利益冲突达到了顶峰。
  在九黎内部,九夷本是自成一体,由于地缘关系,与九黎有更多的利益和文化关联,相互之间有更多的认同感,被九黎收服。
  而三苗则不同,九黎起源于三苗,因此,三苗人仍然将蚩尤奉为圣祖,时刻惦记着要光复蚩尤的遗愿,占领中原,将中原部落逐出河水以北的苦寒之地。
  数百年内,三苗人多次与中原发生大战,最后都是两败俱伤。从军事实力上来讲,中原各部落的将士数量远远多于三苗人,双方各部落将士的战力差次不齐,在空旷的平原作战,中原的将士战力比较强,一旦进入复杂的地形,尤其是进入丛林或山地,三苗人身手敏捷,战力要强于中原的将士。
  相比而言,三苗人在兵器制造上,要明显强于中原的部落,东夷各部落隔入中原部落之后,中原部落吸取了东夷的兵器制作技术,兵器质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与三苗人相比,差距已经不大。

  中原在总体战力占优势的情况下,总是不能战胜三苗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每次大战期间,所有重要的军事情报,都遭到泄密,包括参战将士的来源、特点,统军将领的情况,各部落之间的关系,作战计划,器械和粮草供应等等。
  虽然抓到过几个奸细,总不能彻底解决泄密的问题,萁子怀疑,一定是有不止一个世家大族一直与三苗人勾连,源源不断的向三苗人输送绝密的军事情报,被抓的只是一些小罗罗。
  松恬的门人文金遭到追杀,被萁子收伏,从文金的口中得知,松恬之前的大理是先王的亲弟弟,他突然暴病而亡,松恬受命担任大理,在整理遗留下来的机密文件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了三苗人潜伏在阳城及几个部落中的奸细名单。大理只负责侦凶揖恶,跟军事无关,这份名单不应出现在大理衙门里。
  松恬看到这份名单后,惊出一身冷汗来,悄悄的藏匿起来,不敢对任何人提起。这份名单过于重要,松恬自知自己本不是三苗人,离权力中心很远,一旦让人知道自己见过这份名单,必定会被灭口。
  后来,先王曾悄悄的寻找过这份名字,搜索的范围仅在他的弟弟的府邸里,没曾想到他会大意到把名单放在大理的官衙里。
  文金本是三苗世家子弟,对这份名单也有耳闻,一日,松恬心情烦闷,多喝了不少酒,手指阳城方向,大骂奸贼泄密,咒其不得好死。
  文金猜想,一定是松恬得到了这份名字,否则,不会如此义愤。
  因此,启子要逼迫松恬,让他对三苗彻底死心,把这份名单交出来。
  其二,这一年来,中原安插在竟陵的细作大多被一一拔除,这些细作中,基本上都是在竟陵潜伏了十年以上,甚至有的潜伏了数代,隐瞒的如此之深,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候内被拔除过半,一定是一个十分厉害的角色从中作梗,这个人也必须除掉。
  文金受萁子之命,重又潜伏到了竟陵城里,他的家族世代居住在这里,对竟陵城十分熟悉,一个被追杀的人重新潜伏回来,不容易被猜到。
  文金查实松恬受到陷害之事,十分隐蔽,大王盘信是不可能对外公开的,其一家人并没有被株连,只是一一以各种理由削了职。
  文金不易暴露形迹,通过他的弟弟查明了细作案件的真相。
  原来,松恬担任大理期间,无意中侦破了数件细作的案件,松恬不想卷入中原与三苗之间的政治和军事纷争之战,他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揖凶拿贼上,对侦揖出来的细作,总是劝其离开三苗境内,或者要求其停止细作的行动。

  松恬的弟弟元民,跟着松恬历练,加上天姿聪明,在竟陵也是一个相当有名的刑侦高手,一直就觊觎大理宝座。自从其儿子犯案而受到重责之后,恨透了他兄长松恬,便投靠了盘信。
  元民想得到大理的宝座,盘信想拔除所有阻挡他继任王位的障碍,二人一拍即合,在将松恬下狱,并毒死其侄子之后,为了赢利盘信更多的信任,元民把心思放到了侦破细作上面。
  在元民看来,与刑事案件相比,细作案件的功劳更能赢得盘信的信任。他本是刑侦高手,在跟着松恬办案的几年里,元民也掌握了多个细作案件,一直被松恬压着,未能公开。
  松恬一倒,元民没有了约束,放手全力侦揖,很快就将过半的中原细作拿下。盘信对他大为赏识,任命他全权负责三苗境内的细作侦破。元民考虑到自己并非三苗人,在竟陵的根基不深,深怕自己有朝一日落难,全无了退路,便一直隐藏在暗处,背后操纵这件事。
  萁子和启子通过时间对比,早已猜测此事可能是元民在背后所为,山南做出的标记,清楚的告诉启子,当初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二件大事,都是祸起元民,他必须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夏启王》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夏启王第39章 除奸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夏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启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