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较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甲 书名:夏启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啬夫记   三国召唤之英雄集结   最强特种兵王   唐朝好地主   匪战山河   龙起南洋   水浒求生记   银狐   盛唐崛起   贞观大闲人   赘婿   神话版三国   特种兵之利剑纵横  

  牡金看向羽江,羽江连忙向她行礼。
  “你家世代隐居邰城,先王多次招览你家先人,都没能得成;据说阳城也不止一次向你家示好,你家甘愿与武氏为伍百余年,本王一直不能理解,你可否愿意向本王说明?”牧金的语气有些怪怪的。
  羽江欠了下身,“长辈的事,晚辈不敢询问,万请牡金王原谅。家父偶遇大哥,觉得他是可以托负之人,晚辈便随大哥闯入了江湖。”
  牡金的眼神也变得怪怪的,瞄了一眼启子,说:“听你话里的意思,我三苗大小数十个部落,竟然不如一个毛头小子啰?”
  羽江反倒笑了,“家父常说,三苗有一位永远不会变老的女王,晚辈一直以为家父是在开玩笑,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女王继任嘎闹王位二十年有余,仍然是当年一般少女的年龄、容貌和甜美的铃声。”
  牡金已经四十有余,早已是半老徐娘,当众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夸成少女,羞得满脸通红,“哎呀,你这小子,竟敢油嘴滑舌,老的不正经,小的也不正经。”
  国相岩会和摸泽第一次见到牡金一副少女怀春的神情,一时呆了。
  羽江听她的反应,感觉父亲与这位女王之间一定有故事,不由生出好奇之心,想着有机会见到父亲,一定要好好问问。
  牡金缓了缓神,气恼的瞪了羽江一眼,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转过脸来,看向启子。
  启子知道,这是要进入正题了。
  “你是谁?”牡金露出一副咄咄逼人的神情,语气十分不善。
  自启子进入大帐以来,岩会和摸泽的神情一直没变化,牡金对三个人的态度各不相同,女人真是多变,翻脸比翻书还快。
  牡金平时常摆出一副娇娘的神情,行事却十分泼辣,打起仗来,尤其是十分凶狠,是五大部落里最难缠的一位,是有名的粉面罗刹、鬼难缠。
  羽江和少俞见气氛有异,不禁有些担心,启子来之前,已经对他俩有所交待,只得隐忍下来。
  启子想到萁子的交待,早已有了心里准备,不慌不忙,神态坦然,“女王大人,您以为晚辈是谁?”
  牡金没想到启子会反问她,楞了一下,跟着就露出一脸的一满,“我在问你。”
  “国相大人服侍二代大王近二十年,阅人无数,无论多么狡诈之辈,都难逃国相大人的法眼,我在国相府已有六七日,请问国相大人,我是谁?”
  牡金发现,这个少年比她还难缠,更加恼怒,“大胆小贼,来人!”
  帐外扑进来十多个卫兵,手提弯刀,将启子、羽江和少俞团团围住。

  少俞紧张的站起身来,被羽江一把拉住,重新按回软椅上。
  岩会和摸泽在一旁看着,并不作声。
  启子仍是神色坦然,“听闻,牡金王曾经一人面对十多名精壮的敌军,并将对方全部杀死。时隔不过数年,竟老迈和胆怯如此,面对三位羸弱少年,需要这般大动阵仗。”
  牡金咯咯的笑了起来,挥挥手,十多名卫兵又都退出大帐。
  “久仰萁子先生的大名,今天总算是见识了,这老家伙,教出来的徒弟如此调皮,真是不正经。”
  “牡金王所过之处,无数男子争相一睹女王的真容,甚至有的会痴迷得茶饭不思,当然会觉得,世上的男子一个个都是不正经的。”
  “额”,牡金这才想起来,刚才一番对话,统共提到萁子和力辰二人,都被她说成不正经之辈,就连羽江也没能幸免,当着国相的面,牡金有些恼羞成怒,“小子,你竟敢挑本王的刺?”
  启子欠了躬,“牡金王继任嘎闹王位之时,正身怀六甲,你父兄和郎君皆战死沙场,家园被毁,中原大军不断向南推进。作为一位弱女子,你挺身而出,接过父兄的大旗,率领嘎闹部众南迁,一路上,惶惶然,凄惨惨。牡金王励精图治,收拾民心,短短数年,便在江南之地打出一大片疆土,部众安居乐业,军力傲视群雄,晚辈区区一羸弱少年,岂敢冒犯虎威?”
  漂亮的女人,也经不起岁月的削磨;再坚强的女人,也经不起伤心往事的催残。
  牡金被启子挑起伤心往事,唏嘘不已,神情黯然,心神也跟着乱了,低下头去,顾影自怜。
  国相岩会和摸泽对启子的表现皆感到吃惊,越发觉得启子不简单,一时摸不透他的真实来历和用意,因为有萁子门生这一层关系,在得到真凭实据之前,不能直接下狠手。
  一直沉默不语的摸泽终于开了口,“启公子对三苗各部甚是了解,本王继位不久,想来你不甚了解,不知你如何点评我仡熊部落?”
  数百年来,仡熊部落一直在洞庭和彭蠡两湖之间,即使大战之际,仡熊部落的表现也是不显山露水,比较神秘。摸泽有兄弟五人,其中有二人颇有些功业,摸泽能在五兄弟中脱颖而出继承了王位,一定不简单。
  启子有心激一激,开口说道:“经摸泽王这么一说,晚辈好象是一个喜好窥探别家隐私,专门搬弄口舌之辈。晚辈从小玩皮,萁子先生偶尔将九州豪杰的事迹讲给晚辈听,勉励晚辈当以豪杰为榜样,勤勉努力,力图上进。
仡熊部隐于江南数百年,岂是我辈敢于随便评述的。”
  摸泽见启子刚才在言语上将牡金玩于股掌之间,甚是不忿,现在又将仡熊部视为无物,终于抑制不住,脸色大变。
  仡熊部世居江南,远离中原,一直不能切身感受到中原的威胁,每逢大战,都是出工不出力,一直为三苗五大部落及数十个中小部落所诟病。
  也正是如此,仡熊的实力一直得以保持,畏于仡熊部的实力,大家只能是背后议论,如今,启子竟然当众说了出来,摸泽感到羞辱。
  国相岩会一直在一旁观望,对二人的心思当然也是洞若观火,他怜惜启子的才智,不想让局面失控,只得出面调和,呵呵一笑,“摸泽王,后辈小子,年轻无畏,说话没把门的,不要与他计较。”
  有岩会出话,摸泽不能不给面子,恨恨的瞪了启子一眼。启子故意装出失言的样子,有面带惊慌的向摸泽道歉,“摸泽王似乎恼怒,一定是晚辈口中失德,冒犯了大人,请念在晚辈年轻无知,原谅这个。”
  启子嘴上说一套,心里却十分警惕,摸泽是否真的被激怒,刚才是不是假装出来的,他的二个兄弟威名在外,他能压他俩一头而夺得王位,不应该如此浅薄。
  牡金的情绪全都写在脸上,并不可怕,摸泽则摸不透,很有可能是一个老辣之辈,还须多加提防。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夏启王》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夏启王第42章 较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夏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启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