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虞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甲 书名:夏启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啬夫记   三国召唤之英雄集结   最强特种兵王   唐朝好地主   匪战山河   龙起南洋   水浒求生记   银狐   盛唐崛起   贞观大闲人   赘婿   神话版三国   特种兵之利剑纵横  

  首领府里,十分凌乱,显然,盘信逃离时,过于仓促,很多重要的物件没能带走。
  不时有将领匆匆进出,见了上甲,都躹躬行礼。
  一行将领迎了上来,叩拜道:“上甲大人!”
  上甲抬了抬手,“起来吧,城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名将领引领上甲走向前厅,一边介绍说:“三苗人的粮草和兵器库都被我们拿下来,粮草足够大军半年所用,兵器可以再装备十五个旅还有余,可惜,让盘信跑了。”
  “城里城外的伤员,大半已经安置,战死的将士,正在掩埋,初步估计,参卫城附近的战斗,战死的将士有3000多人,伤者2000多,最终的结果出来后,将立刻禀告大人。”
  前厅的人渐渐退去,最后,只剩下启子、上甲和羽江。
  上甲站起身来,向启子躹了躬。
  启子连忙站了起来,惊诧的问道:“上甲大人,这是为何?”
  “恕我眼拙,在雍州的时候,你虽以平民身份示人,我总觉得你身份不一般,却没想到竟然是司空大人的公子,请恕上甲无理。”
  启子的脸上有些不大高兴了,“上甲大人,你我相识于军中,你并没有因为我的平民身份而怠慢我,把我当兄弟一样。我敬重你,是觉得你是一条好汉,如果你我之间以身份论贵贱,就真是把我当外人了。”
  上甲双手一击掌,“好,你既然这么说,就不该再称我为上甲大人了,从今往后,我们不妨以兄弟相称,如何?”
  启子上前,抱了一下上甲,“你年长我几岁,我叫你大哥,如何?”
  “好,好兄弟。”
  启子回过身来,拉起羽江,“他叫羽江,来自邰城,也是我的兄弟。”
  羽江向上甲躹了躬,“大哥经常提起你,今天亲眼目睹上甲大哥于阵前指挥若定,将敌军一一击退,小弟敬佩之至。”
  上甲拍拍他的肩膀,“邰城有一个人,叫力辰,你可知道?”
  “他是我的家父。”
  “哦,我猜就是你的父亲,除了力辰大人,邰城的贵族几乎尽数被抓被杀,即使铿伯留下几个戴罪立功,弃接管邰城后,由于这些人还抱有侥幸的心理,仍不悔改,基本上被弃杀光了。以我兄弟的人品,他终不会结交奸邪之辈。”
  弃也是舜的二十二大臣之一,舜将邰城作为他的封地。
  “上甲大哥机智过人,小弟拜服。”羽江赞道。
  上甲又看向启子,“那位岐伯的后人,也是你收的小弟?”
  “我与他一见如故,十分投缘,等他回来了,我再介绍给你。

  “你设下层层妙计,除奸贼,大败三苗人,巧夺参卫城,真不亏是司空大人的公子,才知过人,机智超群。不过,你为何一直隐瞒身份,混迹于江湖呢?”
  “如今,贵族奢靡,恶人横行,三苗人与中原缠斗数百年,无数生灵死于战火,我只想帮助父亲做些有益于世人的事情,不求闻达,不求富贵。”
  上甲听了,叹息了口气,“你的志向不低啊,先不说这个。哦,你们怎么没按约定的计划进行,却仓促的逃出巾水,十分狼狈,也十分的危险,身份被暴露了?”
  羽江眉头紧锁,抢过话来,“我和大哥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岩会对我大哥的身份一直有所怀疑,我们本打算利用巾水瓢笙节的机会先逃出来,在预定的地点藏好,再派人把我大哥的身份报告给岩会,他必定会派大队人马追击,并会派人告知盘信拦截。”
  “盘信得知我大哥是司空大人唯一的儿子,又是夜晚,必定会把参卫城的人马全部派出人寻找我大哥,以便于将来利用我大哥与王城谈判。”
  “同时,我们假装盘信的信使,向嘎闹、仡熊求救,告诉他们,参卫城遭到袭击。不管他们信与不信,参卫城好不容易打下来,不能再次丢失,必定会派大军前去支援。”
  “我们早已料到,岩会会派人去阳城和涂山调查我大哥的真实身份,即使他们查到了,至少也是十天后的事情了。所有的计划,正如事先的约定进行,大哥的真实身份提前暴露,一定是有人告密了,至于是谁,我们一直没想明白。”
  上甲也苦思起来,“是啊,连我都不知道我兄弟的真实身份,想来,能知道内情的人一定不多,究竟会是谁呢,而且,他一定离竟陵城比较近,甚至就在竟陵城里。”
  羽江越想越气恼,“竟敢出卖我大哥,我一定要查出来。”
  一名卫士快步跑出来,“禀大人,虞益大人到。”
  虞是官职,益是名字,他是皋陶的儿子,皋陶担任大理,二人都是舜的二十二功臣之一,也都是随大禹治水的功臣。
  上古时期,王城的主要官职有司空、后稷、司徒、大理、工师、虞等,司空相当于国相,大理相当于后世的刑部尚书,虞负责山泽的资源开发、渔业和畜牧业,在当时,这位职位十分超然,可谓权高位重。
  夏朝、商朝、周朝,甚至一直到战国时期,并没有专职的高级武将,战时领兵打仗,非战时,则治国理政。
  益和皋陶,都是大王的同殿大臣,启子虽然从没有见过,听到他来了,立刻站起身来,随着上甲迎出门外。

  一行人正走进来,走在最前面的人将近四十岁,八字胡,短须,一身皮铠戎装,面色清瘦,目光有神。
  上甲大步上前,“拜见虞益大人。”启子跟着上前拜见。
  益抬了抬手,示意二人起身,一同进了正厅。
  益在正厅中间的主位坐下,一众人依次落坐。
  羽江已经退了前厅,这里暂时还没有他的位置,启子不同,他的身份已经公开,是禹的儿子,又立下大功,益从襄阳赶来,有很大的成分是为了启子而来。
  上甲先把战事向益禀告,顺便把启子一路上的遭遇讲了一下。
  益听了,没说话,看向启子,慢慢的,脸上露出怒色,“你行事太鲁莽了,要是出了事,我如何向你父亲交待。”语气很严厉。
  启子对他父子早有了解,皋陶协助舜制定了许多刑法,是后世公认的中国司法鼻祖,他主张“明于五刑,以弼五教”,主张五刑处于辅助地位,对于有过激行为或者犯有罪行的人要先晓之以理,不听教化,再绳之以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夏启王》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夏启王第47章 虞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夏启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夏启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