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清溪小筑 竹海风波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烟波钓月 书名:弑道天神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推荐阅读: 邪王娶妻,废材五小姐   执魔   花宫弃少   完美遮仙   道中魔   剑隐仙   机械军团纵横修真世界   医绝天下,最强世子妃   逆女成凰:极品娘亲不好惹   尘王溺宠,强娶俏王妃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天神主宰   寻情仙使  

  自从境界无意中突破后,秦风就把主要精力放在禁制基础的学习和修炼大光明影杀术上。
  此刻,秦风正站在布满层层禁制的提炼室所在小院里,不断地挥动手中的青锋剑,大汗淋漓。
  秦风没有再去提炼那些只能炼制下品法器的材料,免得浪费时间。
  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练剑。
  他已经在这里练习了十几天之久,只为了能够有效的控制剑芒的轨迹和攻击范围,体悟心随意转,随心所欲的精微之境。
  这种状态可以减少真气的消耗,而且剑气分化的剑芒将更加凝实,威力自然也会更强。
  秦风想将大光明剑术与法宝配合使用达到融会贯通的程度,法技之力加法宝之威,实力将会大大增加。
  “轰!”
  “砰”……
  一道道剑芒轰击在禁制上,禁制层层破碎,勉强能抵挡住剑芒的禁制也被轰击的七零八落,最后也破碎开来。
  秦风为了不被人注意他练剑时闹出的巨大响动,把整个小院都布满了基础防御禁制,剑芒只能轰击禁制而不会毁墙裂地。
  即便有层层防御禁制的守护,暴走的剑芒剑气还是将小院院墙斩出无数剑痕,深浅不一,凌乱不堪。
  在小院中练剑过于狭窄逼仄,剑芒还未及远,就斩在禁制上,轰然炸响,想要练成精微之境,小院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
  提炼室外两里处有一悬崖名舍身崖,崖边有一石台,站于石台之上可以俯瞰群山风光,这里的风光十分之美,似雾非雾、似烟非烟的云雾缭绕群山,郁积磅礴之势,云集万千气象;早升霓霞,五彩缤纷;晚落彩云,姹紫嫣红。
  透过淡淡烟云向远处瞭望,宗门辖地之外可见一宽长谷地,谷地两侧山高壁险,幽深巉峭,嶙峋怪石遍布,尽显雄奇瑰丽之态。更远处则是一片层峦叠翠的延绵不绝的群山,青山远黛,秀美无波。
  谷地平缓处遍生青翠苍竹,郁郁苍苍绵延千里,清风过处,秀竹摇曳生波,竹浪如海,由远及近苍翠绵延横笛竖箫,如诗画般绮丽多姿。
  秦风此刻正独立台上,清风撩起衣衫,浓黑的发丝飞舞,傲然独立于世,睥睨天下。
  他选中了那处谷地竹海作为练剑所在。
  走下山峰向谷地竹海行去,待到山脚下平缓处,一条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的小径曲径通幽般的直入竹海深处,整条小路竟然全部由红砂石铺就。
  红砂石不是什么灵材,但是比较稀少且开采不易,能雕琢成石板的就更为稀少。

  这让秦风不禁暗暗咋舌,感叹道:“修仙门派果然财大气粗,修条小路都如此豪奢。”
  感慨完毕,秦风沿着小路向竹海而行。
  远处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的弟子开始对秦风指指点点起来,秦风也知道自己在门中‘名气’极大,看到他们窃窃私语,也只认为他们是在嘲笑自己,因此也不去理会。
  “秦风提炼材料累傻了吧,亲传弟子厉无咎专属修炼地他也敢进。”
  “无咎师兄可是炼气七转修为,亲传弟子中也是能排的上号的。”
  “谁说不是,无咎师兄为人心黑手辣,出手无情,气量还小的很。”
  “嘿嘿,他还是自求多福能在无咎师兄回来前离开吧。”
  这些弟子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目送秦风进入竹海,然后就三五成群的议论开了。
  深入竹海之内,豁然开朗,两条清溪蜿蜒汇集成一方碧玉如洗的小湖映入眼帘,溪水声若名琴宛转潺湲,湖波荡漾潋滟生辉与绵延竹海掩映成趣。
  有一处小巧雅致的亭台水榭立于溪尾湖畔处,更加映衬出此地环境之清幽、自然之宁静。
  小筑清溪尾,萧森万竹蟠,这样的地方才是修仙问道的理想所在。
  秦风见此知晓有人在此居住,不便打扰,遂转身意欲离开,但转念一想,既然来此还是拜访一下这里的主人为宜。
  这些建筑大多轩敞,直到近前,方见一阁楼牌匾上书:清溪小筑,秦风心下暗赞:“真是文雅之极,可见此地主人定是清心宁静无所欲先贤之辈。”
  将所有阁楼转遍也不见有人的痕迹,小榭内陈列的家具上也已经蒙上淡淡的灰尘,显然此处已经没人居住了,秦风放下心来,决定就在此地修炼。
  为不破坏这里清幽雅致的环境,秦风选择到湖对面空阔地去练剑,在竹海中修炼缥缈随风去身法。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修炼无岁月,秦风已经在这里修炼了整整一个月的剑术和缥缈惊鸿身法。
  此刻秦风在竹海当中急速奔行,灵活敏捷速度奇快,穿行大半竹林竟然片叶不沾身,浮光掠影,缥缈随风。
  待回到湖畔,手中的青锋剑轻轻地挥出一记光明斩,然后站定。
  看着光明斩斩出的金黄色缺月剑芒穿林过叶而不毁翠竹分毫,心随意转精微之境小成,可以随意改变光明斩的攻击轨迹和攻击范围。
  秦风顿时沉浸在这种精微之境中,细细体悟。
  “是谁?”秦风微闭的双眼猛地睁开,迸射寒光,随即缥缈惊鸿身法,如浮光掠影般,辗转腾挪间移出数丈,一道扇形法宝刃芒还是擦身而过,飒飒寒风刮得肌肤生疼,法宝刃芒轰击在地上炸裂,乱石纷飞,尘土飞扬。

  “哼!胆敢进入我的清修闭关之地,你胆子不小啊。”一个身穿白色锦衣手持折扇之人翩翩然而来。
  秦风定睛一看,好悬没乐出来,如果一个俊逸儒雅的翩翩公子手持折扇,身穿白衣风度翩翩的出场,怎么说也赏心悦目,飘逸出尘。
  可是出场的这厮竟然身形五大三粗,宽鼻大耳,面色阴戾乖张,如此形貌外加这副打扮,任谁看了都有上去暴揍他一顿的冲动。
  秦风好悬没忍住呕吐的冲动,强忍着抱拳施礼,道:“我见此地日久无人,且风光秀美,便生了在此地修炼的心思,既然此间主人已经回来,我就不便打扰了,十分抱歉,我这就离开。”
  秦风觉察此人气息强横,比自己高了不知几个小境界,也不知道其实力如何,因此不愿招惹此人,转身就要离开。
  “全门上下谁不知道这里是我厉无咎的修炼禁地,任何闲杂人等都不敢过来,既然你敢来,那就不要走了。”厉无咎阴测测的盯着秦风,犹如毒蛇的眼睛一样,让人十分厌恶。
  厉无咎是门内某长老的侄孙,作为炼气八转巅峰的亲传弟子,他没有选择宗门内的修炼洞府,独独选择此处竹海作为修炼之地。
  他虽然形貌奇差,偏偏又附庸风雅极喜清幽之地,为人阴狠,随意打杀实力不如他的弟子,门内弟子多不与其往来,因此这片谷地竹林便成了他的禁地,外人不得入内。
  “难道你还想杀了我不成?”秦风眉头蹙起,语气稍有怒意,他不知道这个叫厉无咎的人为什么如此不通情理,只是一件小事罢了,何必非要做的如此绝情。
  厉无咎嘿嘿一笑,笑声听着都牙碜,折扇哗的一声打开,朗声道:“正有此意。”
  秦风闻言,知道不能善了,随即掣出青锋剑,全身戒备,真气慢慢凝注在剑上。
  他知道今天如果不硬拼一场怕是很难离开了。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秦风怒气升腾,疯狂运转真气,眼角瞥向别处,试图寻找退路。
  秦风决定要出一记狠招震慑住厉无咎,只要迟滞他瞬息时间,就好迅速脱身离开谷地竹海。
  “找死!”厉无咎怒喝一声,手持折扇猛地挥出,随即一片璀璨的白色光华倾泻而出,气势磅礴,杀机凛冽肆意,铺天盖地而来。
  秦风眼角一凝,心神颤动,一股寒意笼罩全身,他被这股浓浓的杀机锁定。

  “哼,想要我的命,那我也不让你好过。”秦风心里大恨,我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因为你实力强就想虐杀我,这真是个吃人的世界。
  大光明影杀术轰出,一道光明灿灿绚烂夺目的金色剑光以极其诡异的轨迹向厉无咎斩去。
  倏地,剑光幻化出无尽地剑芒,裹挟滔天怒意,直欲斩破苍穹。
  “轰、轰……”
  狂暴的真气对轰,真气炸裂,惊天动地的响声传出,鸟惊兽散。
  秦风也被气浪冲击的倒飞而去,倒退之时展开缥缈惊鸿身法,迅速朝竹海飞掠而去。
  厉无咎确实被秦风的攻击震慑住了,他在门内弟子中的实力属于顶尖一级的,根本没有几个人可以和他有一战的能力。
  如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然和他硬拼一记,还从容离去,这让他怒不可遏。
  蓦地,他感受到了一丝无形的杀机袭来,暗道一声“不好”,随即疾速闪身躲避,还是慢了一小步,一道无影无形的剑芒划过本就丑陋无比的脸上,伤口外翻,鲜血淋漓,厉无咎的脸看起来更加狰狞可怖。
  “啊……混蛋,我要你死。”一声愤怒咆哮声传出,谷地之外的弟子纷纷侧目望向竹海,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秦风已经从容离开竹海出现在谷口,然后一路奔向炼器峰,心中愤恨,暗自嘀咕:“清溪小筑这么好的地方被猪糟蹋了,他的实力和我相差不大,我要尽快提升修为,将他碾压,让他乖乖的将这片竹海送给我。”
  “什么,秦风那小子出来了,这怎么可能。”
  “是啊,我们亲眼看见无咎师兄走进竹海的。”
  “难道无咎师兄改性子了,刚才秦风是在逃吧?可那咆哮声却是无咎师兄的……”
  众人面面相觑,相视苦笑,顿时作鸟兽散,如果厉无咎追出来的话他们可也没好果子吃。
  顷刻的功夫,满面血迹的厉无咎出现在谷口平缓处,见四下无人恨恨离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弑道天神》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弑道天神第二十五章 清溪小筑 竹海风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弑道天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弑道天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