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青磷

作者:风斯在下 书名:月老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萧菖兰挟着骊山神女逃离了竹屋,正行之间,忽听得冷风飕飗,竹林里射出精钢炼制的弩箭,锐不可当,夺人心魄。

  萧菖兰微吃一惊,连忙展动身法腾挪避闪。

  “萧大小姐,久违了。”

  黑暗中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看起来神完气足,不让少年。

  “你识得我?”

  白发老者笑道:“老夫归在田,有幸在魔道盟会中见过萧大小姐。”

  “归在田?你是地煞宗的人?”

  萧菖兰脸色微变,魔门三宗六派同尊子魔子为祖师,子魔子仙逝之后,魔门宣告分裂。这些年也不乏才智过人的魔道枭雄想要一统三宗六派,萧菖兰的父亲萧青玄便是佼佼者,一统魔门可以说是三宗六派的共识,但是如何一统,权力如何分配却很难达成一致。

  三宗天魔、地魔、人魔实力相当,皆有主宰盟会的意图。归在田是地魔地煞宗的长老,萧菖兰作为天魔天弑宗代宗主,也曾组织过一次盟会,但各大宗派欺她年轻,宗主掌门多未露面,盟会便不了了之。

  “怎么?地煞宗投靠了西社?”

  归在田嘿然道:“萧宗主做了飞龙卫的提举,位高权重,咱们地煞宗为了自保,自然得抱一抱西社的大腿。”

  “也罢,人各有志。”

  萧菖兰冷声道:“归长老,你阻我作甚么?”

  归在田好整以暇地道:“老夫岂敢阻挡萧大小姐的去路,但是你手上这个人乃是龙皇陛下钦点的要犯,还望萧大小姐把她放下来,不要给贵宗惹麻烦。”

  萧菖兰轻哼一声,不屑道:“我要是不放呢?给我让开。”

  归在田脸色一沉,“萧大小姐,包庇钦犯,就算你老子是飞龙卫提举,也救不了你。”

  魔门三宗六派高手辈出,称得上人才济济。地煞宗徒众之广,还远在天弑宗之上。天弑宗萧家兄妹皆是朝中显贵,地煞宗则有六合魔君,独当一面。归在田就是六合魔君之一,他年辈虽长,行事却甚是低调。此番投靠西社,也是地煞宗为了对抗天弑宗使用的策略。

  地煞宗和天弑宗不同,天弑宗以萧家为旗帜,萧青玄出面组建飞龙卫,就等于天弑宗为龙皇效力。归在田只是六合魔君之一,不能代表整个地煞宗。

  萧青玄地位渐高,不但魔道宗派害怕遭他吞并,龙皇也对他颇为疑忌。萧家看似风光无限,却很难再更进一步,甚至有颠陨的危险。

  “姓萧的,不要走。”

  怪笑声由远及近,长毛怪带着一干妖怪追了上来。

  “归长老,你不动手,还等什么?”

  长毛怪见归在田只截住萧菖兰的去路,并未出手擒她。魔道三宗六派渊源不浅,长毛怪也害怕他忽生反侧。

  萧菖兰眼见长毛怪率众赶至,压力骤增。连忙展动身法,夺路而走。

  归在田哈哈一笑,臂上青光熠熠,幻化出一面坚盾,横身拦阻。

  长毛怪则变幻出一条乌油油的铁杖,猱身而上,朝着萧菖兰后背砸落。

  萧菖兰能成为天弑宗副宗主,虽说因为她是萧青玄的独女,论修为也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遭遇两大高手前后夹击,手中还抱着骊山神女,要护她周全。

  萧菖兰清叱一声,骈指一点,打出一道气劲。

  归在田微吃一惊,连忙横盾格挡,他虽然没有和萧菖兰交过手,但素来行事谨慎,论年辈在地煞宗可谓是硕果仅存,修为虽非绝高,临敌经验却非常丰富,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拦住萧菖兰,有长毛怪帮手,岂有不胜的道理?

  归在田的蛮盾仿若青石,坚固无比,气劲打在上面火星四溅,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萧菖兰瞪大眼眸,暗叫可惜,这是萧家的绝学贯石指,萧菖兰虽然功力不深,也有三四分火候,奈何遇上归在田的石盾,居然击之不穿。

  长毛怪身法怪异,捷如闪电,他手舞铁杖,势如狂风暴雨,萧菖兰赤手空拳,登时落在下风。

  这次西社人马大举出动,恐怕不只是要对付秦越的医馆。

  长毛怪和归在田手下都有不少高手,若无人来援,萧菖兰怕是插翅难飞。

  萧菖兰本非两人之敌,又要保护骊山神女,斗了片刻便步法散乱,心头暗暗焦急:“表哥,你要再不来,可就见不到我了。”

  “萧大小姐,此人是朝廷钦犯,难道你要给她陪葬不成?”

  归在田忌惮萧家的权势,手上留有余地,骊山神女万不能放手,他倒希望萧菖兰能独自逃生。

  长毛怪冷哼道:“归魔君,你不要心存幻想。这丫头若是逃了,你以为萧青玄能放过你我?”

  归在田一想也是,萧青玄可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西社和飞龙卫虽说同为龙族禁卫,彼此却争权夺利,势成水火。这一战肯定是把萧家得罪了。

  萧菖兰银牙暗咬,再度使出贯石指,不过目标却换了长毛怪。

  长毛怪没有归在田的石盾防身,连忙闪身躲避。萧菖兰心头一松,飞身冲了出去。

  长毛怪微微冷笑,他手下妖怪早埋伏在侧,萧菖兰一脱出战圈,这些妖怪便使出林林总总的暗器袭击。

  四灵妖族天生都有一些防身之道,除了皮革之厚,爪牙之利,更让人畏惧的就是毒气、毒素。这些东西迎面飞出,比地煞宗的弩箭还要厉害十倍。

  人原是一种修行境界,人族称雄三界之后,才成为人族的专名,这是晚近的事。一般认为,龙族混一四灵,祖龙帝国灭亡之后,四灵不可复分,统称作妖族。但其实人族、妖族的叫法在四灵时代已经出现了。

  大抵人族指文化较高的族类,妖族则指僻居山野,和鸟兽为类的族类。

  通天教主有《灵宝大法》,将妖魔归于十魔之一。三宗六派却没有妖魔一派。因为三宗六派皆以人族自居,这和截教专门吸纳妖族不同。

  归在田和长毛怪同为西社效力,甚至地煞宗的战力还不如长毛怪的骊山妖族。虽说魔是道术上的分别,妖是血统上的分别,妖魔合流,也就用不着分那么清楚了。

  萧菖兰被妖人拦路,冲突不出。长毛怪看准机会,掌心金光一闪,一块金砖飞掷而出,正中萧菖兰后背。

  萧菖兰避闪不及,闷哼一声,吐出一口浓血。树林中弩箭齐发,萧菖兰身法不灵,又不想伤到骊山神女,前功尽弃,登时被弩箭射中。

  “一不做,二不休,这丫头不能留。”

  长毛怪见萧菖兰受伤倒地,想趁机取她性命。归在田嘿然一笑,事已至此,他也不想让萧菖兰活着回去。

  萧菖兰拔出胸口的弩箭,猛吸了一口冷气。看着骊山神女古井不波的面容,苦笑道:“想不到我萧菖兰要死在这里,神女,我是救不了你了。”

  看着竹林里影影绰绰的妖怪,萧菖兰顿觉得不寒而栗,她猛然抓住骊山神女的手臂,淡然笑道:“你还是跟我一起吧。落到他们手里,岂不辱及你的威名。”

  萧菖兰盘坐在地,双目微阖,体内渐渐浮泛起青磷光焰。

  长毛怪怔了一怔,他本对萧菖兰心存忌惮,她可是萧青玄的女儿,魔门诡秘奇术甚多,即便临死一击,也非同小可。万没想到萧菖兰会用磷火自尽,而且死前还要拉上骊山神女。

  “住手。”

  骊山神女是祖龙钦点的要犯,眼看就要抓住,如若被萧菖兰的磷火烧死了,岂不是功亏一篑。

  长毛怪又惊又怒,抓起铁杖就要捣毁萧菖兰的尸身。

  长毛怪身法奇快,身形方动,忽听得归在田叫道:“小心——”

  长毛怪心头一凛,陡然觉得危险临近,顿觉得毛骨悚然,还没看清发生何事,一道寒光破空而至,没中后背。

  长毛怪惨叫一声,扑落在地。

  一道青影翩飞而至,探手一招,长毛怪背上飞出一团银光,落到青衣人手中,却是一柄寒光闪烁的长剑。

  青衣人衣袂飘飞,脸上戴着一张白玉面罩,看不清面目。

  归在田惊疑不定,这人一出手便重创长毛怪,修为远在萧菖兰之上。

  “西社抓人,阁下莫非想搅局不成?”

  青衣人看着萧菖兰化为乌有,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奇的是骊山神女并未和萧菖兰一同化为磷火。

  明钦战退一干妖魔,展动凤凰金翅找寻萧菖兰的踪影,可惜他赶到的时候为时已晚,只看到骊山神女委顿在地,身边站着一个青衣人,周围妖魔环伺。

  明钦还以为青衣人和西社人马是一伙的。手舞戮、陷双剑,飞身扑下。

  青衣人身形微晃,飘飞而退。

  明钦上前扶起骊山神女,见她仍然昏迷不醒,皱眉道:“师傅,兰兰呢?”

  归在田见明钦胁生双翅,手中宝剑光焰逼人,也是心头暗惊。

  长毛怪翻身坐起,咬牙切齿的道:“小子,姓萧的丫头已经被我烧死灰烬了,你来也是一样的下场。”

  “放屁。”

  明钦又惊又怒,虽然不愿相信,萧菖兰如若健在,岂会丢下骊山神女不管。

  “我先杀了你这不人不鬼的东西。”

  明钦放下骊山神女霍然站起,鼓荡金翅朝长毛怪扑去。

  长毛怪见明钦来势汹汹,他背上有伤,战力大打折扣,不由脸色微变。归在田横身一拦,他身为地煞宗六合魔君,本来不是良善之辈,他顾及萧家和天弑宗,对明钦却不怎么放在眼里,厉喝一声,臂上坚盾猛然涨大数倍,散发出青色的光晕。

  “破——”

  诛仙四剑是魔道圣剑,不过这是通天教主磨治,截教的镇教之宝。三宗六派在截教之前,归在田当然没见过此物,也不知道诛仙四剑的厉害。

  诛仙四剑皆有强大威能,虽然在一人手中威力有限,也堪称神兵利器。

  戮仙剑五行属金,是四剑中最铦利的一把,归在田的石盾尽管强固,也是他自身血气所化。

  明钦的剑法不注重招式,倚仗宝剑本身的光焰,以威力见长。他连斩数剑,居高临下,凌空扑击,归在田也抵挡不住,地煞宗弟子见归在田势危,立时弩箭齐射,势如疾雨。

  明钦扇动金翅,扫落箭支。他见归在田躲到地煞宗弟子身后,不肯上前。剑锋一转,朝长毛怪杀到。

  长毛怪心头暗骂,他和归在田都是成名高手,两人联手,又带着许多西社高手,岂有敌不过一个黄口小子的道理。

  但明钦甚是乖觉,又有羽翮之利,掌中宝剑又是少有的神兵利器。

  地煞宗弟子和长毛怪的骊山妖族能飞者少,自然不占便宜。

  “我来帮你。”

  青衣人飞身而起,杀入战团,她的声音轻柔悦耳,听起甚是舒服。虽然没有羽翮之利,身法却翩飞如仙,掌心长剑好似月光匹练,伸缩自如。

  两人联手势如破竹,长毛怪见势不妙,飞身遁走。他是西社头领,位次还在归在田之上,他一逃走,西社人马立时溃不成军。归在田带着地煞宗弟子也迅速退却。

  明钦本想取长毛怪性命,奈何他见机的早,而且修为不弱,想杀他并不容易。明钦当空盘旋尚能游刃有余,如果被一干妖魔缠住,胜败还很难说。

  “多谢阁下出手相助。敢问阁下尊姓大名,莫非是秦神医的朋友?”

  明钦见青衣人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偏又手段奇高,心中颇感诧异。他和萧菖兰来天界未久,不会有这样的朋友。想来定是秦越的相识。

  青衣人摇了摇头,“我来迟一步,未能救得萧姑娘。你不怪我就是了,何须称谢。”

  “我表妹真的……”

  明钦心头一恸,只觉得心慌气促,背脊发冷。他始终心存侥幸,觉得以萧菖兰的智计本领岂能无端丧命?

  青衣人叹了口气,走到萧菖兰自尽的地方,平伸出白晳的手掌,心底默念:“兰儿,到我这里来。”

  明钦呆了一呆,只见青衣人手里磷光闪动,让人莫测高深。

  青衣人转身走到竹林中,挥剑斩下一截青竹。将磷光在青竹上一抹,只见竹屑飘飞,现出几个吹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月老志》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月老志第1228章 青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月老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月老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