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七十:

作者:曹浒 书名:三国召唤女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并州的屯田所,阎芝就在田中走着,看着那成谷的庄稼,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些都是军粮,汉军能这样四下冲击,最大的原因,就是这里的军粮,能不间断的供应,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汉军,才能保证自己的战斗力。

  马玉从一旁走了过来,道:“听说荆州那面,今年也有一场好收成,春粮下来之后,我们可以松快一阵子了。”

  阎芝点头道:“不错,有了这些军粮,我们就能放心了。”

  沈云英拿过来看看,道:“我们四个都去,先是谏劝,若是不听,抬也要把她抬回去。”

  这些人里,只有沈云英敢这么说,既然她开了口了,那刘繇、钟繇就不怕了,而唐赛儿就是跟班,这会就是去站个场,帮个人气,也不用她说什么了。

  四个人一齐到了刘宠的大帐之中,原来虽然拿下了番禺,但是刘宠就怕让她回去,以石达开等人还在越王山为由,就扎兵在越王山下,并不曾进入番禺。

  刘宠这会懒懒的斜倚在榻上,手里拿着一个酒壶,小口小口的呷着酒,眼前是美女在跳着舞,看到四个人进来,她斜睨一眼,道:“怎么?你们现在进朕的帐中,都不通禀了吗?”

  沈云英沉声道:“是我领他们进来的,陛下要怪,就怪我吧。”

  刘宠笑嘻嘻的道:“爱妃,你做什么,朕都受着就是了。”

  沈云英没心思和刘宠扯淡,道:“请陛下回銮!”

  刘宠苦着脸道:“不就是一个刘备吗,丞相自然能够应付,这里还没有平定,那石达开没有投降,朕就这么回去,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刘繇上前道:“陛下,这不是一个刘备啊,而是天下诸侯,都会为之而动,若是时间一长,只怕有动我大汉基业之险啊呀!”

  钟繇也道:“陛下,而今中原,正是天下动荡,沙场引弓之时,您想打仗,我们回去有都是大仗可打,何必把石达开他们那点人马放在心上啊。”

  唐赛儿亦道:“请陛下放心,臣定会剿灭石匪。”

  刘宠眉头皱得紧紧的,就是不说话,沈云英有些急了,伏身跪下,道:“请陛下回銮吧!若是陛下执意不肯,云英就只能是犯上了!”

  刘宠干咳一声,别人说了这话,她不会在意,但是沈云英说了,那就真敢那么做,无奈之下,道:“朕答应你们就是了……。”

  “陛下圣明!”刘繇带头,众人一齐大喊,刘宠一摆手道:“且慢,朕得话还没有说完呢!”

  刘繇急忙道:“只要陛下同意回銮,那陛下说什么事,都可以。”他心中暗道:“你又不能强抢民女,要是带几个美男回去,只怕丁立那个醋罐子先就不答应了,除了这些,你还能闹出什么来。”

  “朕打仗就没有这样留过尾巴,所以你们三天之内,解决石达开,朕就三天后起行,你们十天之内,解决石达开,朕就十天后起行,至于让朕什么时候走,就看你们的了!”

  沈云英一听,这还是不想走啊,又要说开口,刘宠身子一转,背对着四人,道:“朕困了。”说完就打起呼来了。

  几个人又不好真的去推刘宠,只能是一脸无奈的站在那里,就在这个时候,刘淑英突然向前一步,道:“陛下,您说只要石达开被解决,您就起程,是吗?”

  “对!”

  呼声没了,刘宠闷闷的应了一声。

  “那末将今天就能解决石达开,陛下明天就走吗?”

  刘宠猛的坐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刘淑英,只是刘淑英并不怕她,就那样淡然的手刘宠对视着,刘宠冷笑一声,道:“好,只要你能今天解决,朕明天就走!”

  刘淑英笑道:“末将遵旨!”说完向着沈云英他们丢了个眼色,引着他们出去了,刘宠看着她的背影,嘀嘀咕咕的咒骂道:“吃里扒外的家伙。”说着拿起酒,又向着嘴里倒,同时向一旁没有说话的杜宪英道:“还是银花你好。”

  刘宠话没说完,那酒一口喷了出来,随后就是一阵干呕,杜宪英吓得连忙过来,给刘宠抚背拍身,同时向着门口叫道:“快请林太医。”

  “不许去!”

  刘宠沉声道:“谁也不许去!”宫女无奈,只能是站在那里,刘宠把杜宪英推开,道;“没事,可能是吃酒急了。”说着拿起酒壶道:“再来一杯,就能压下去了。”只是这一回酒到嘴边,一阵恶心泛起,刘宠急把手里的酒壶给丢了开来,这才压住泛上来的恶气。

  杜宪英看着刘宠,两眼发直,突然回身,大声叫道:“都给我出去!”那些宫娥彩女,吓得都溜溜的走了。

  刘宠不满的道:“可能是朕贪嘴喝急了酒了,又不关她们的事,你凶她们做什么。”

  杜宪英伏身跪在地上,以头触地道:“陛下,请您回銮吧!”

  刘宠皱着眉头,叫道:“你干什么?怎么比他们都烦人了!”

  杜宪英声音微颤的道:“您……您这个月的换洗,晚了……。”

  “那又如何,迟个一天、两天的怕什么。”刘宠毫不在意的说着,但是话才说完,整个人脸色一变,扭头向着杜宪英看去,杜宪英明白她已经想到了,就接着道:“太子……那个时候,您也是……沾不得酒了!”

  “娘的!”刘宠不由得骂了出来,恨恨的道:“这也太是时候了!”她总不能把孩子生在外面,而且那样一来,只怕说那孩子是谁的,都有人信了,可是算算时间,这孩子绝对是当初她离京的时候,和丁立告别时那晚缠绵的结果。

  “这个混蛋!好好的时候,一靶不中,这会倒是射一箭是一箭了!”

  杜宪英听得入不了耳,连忙道:“我这就去把林黑儿叫进来,让她确诊一下吧。”

  “去、去、去,赶快去!”

  杜宪英就出去把林黑儿给传了来,这滑脉是个大夫就能号得出来,林黑儿一搭手就知道了,道:“一个多月了,我的天爷,这一个月您又是打仗,又是行军,还骑着马去对付大象,这孩子还是能留下,这是天命啊!”

  杜宪英在林黑儿身后踢了她一脚,林黑儿这才想起来,在皇家‘天命’二字可不是随便说的,急忙闭嘴。

  刘宠没有那些心思,冷声道:“去传沈云英,准备车马,明日回銮!”

  杜宪英有些为难的道:“可是……您刚推了,这要怎么说啊?”

  “有个屁说得!”刘宠厉声叫道:“刘淑英不是说今天解决石达开吗,她解决了我还不走,等着干什么啊!”杜宪英不敢再说,急忙下去了,林黑儿却是不走了,就在这里看着刘宠。

  几个人出来,沈云英先开口道:“淑英,你真有办法吗?”

  刘淑英微微一笑道:“几位大人也都知道,诸葛姐妹因为身体的原故,留在了荆州,她们管得文书就都交给我了,刚才我接到了这个……。”

  刘淑英说话的工夫,从怀里取出一封信来,道:“这是石达开的义女韩宝英送来的,她愿意劝石达开投降,只有两个请求,一个是请不要伤石达开的性命,另一个是不要把石达开调出交州,如果我们同意,那就今夜在半山坡处见面。”

  沈云英拿在手里看了,沉声道:“有几分把握?”

  刘淑英道:“我今夜就去见韩宝英,就是只有一层把握,我也不能放过!”

  唐赛儿摇头道:“这太危险了。”

  刘淑英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

  刘繇摇头道:“话虽如此,但是就让你这么冒险,却是不行。”刘淑英是刘宠的亲兵头领,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就不好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冼英突然闪了出来,恭身施礼道:“末将愿意陪刘将军走一趟。”她现在还是客居,就在刘宠边上的大帐里住着,所以沈云英他们对她听到几个人说话,也并不奇怪。

  刘淑英急忙道:“冼夫人武功卓绝,就是唐帅也不能立刻就胜他,而山下就都是我们的人,只要坚执一会,就能闯下来,没有危险的。”

  唐赛儿向着刘繇、钟繇看去,刘繇、钟繇向着沈云英看去,沈云英正下不了决心的时候,就见杜宪匆匆出来,向她一礼道:“回皇妃娘娘,皇上有旨,让准备车马,明天起行。”

  沈云英他们不知道刘宠是有了孕了,不得不走,只道她是故意和大家抬扛,不由得都上了火气了,冷声道:“好,你回去告诉陛下,让她准备好,明天一定起行!”

  杜宪英有些奇怪的看着沈云英他们,眼见除了唐赛儿面色不变,沈云英和钟繇脸上都是不满,就连老好人的刘繇都是隐有怒气,不由得暗忖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说什么不对了吗?”但是又不好问,就自转身回去了。

  沈云英向唐赛儿道:“你来安排人马,一定要保证她们两个的安全。”

  唐赛儿点头道:“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安排妥当,到了夜里,冼英扮成小兵,跟着刘淑英出来,两个人向着山坡而去,眨眼的工夫,就到地方。

  刘淑英摆手示意冼英站住,然后取出一个灯笼,点燃之后,晃了三个圆圈。

  对面的树林里,闪出一匹马来,马上一人向着刘淑英一拱手道:“请问来得哪汉营哪一位将军?”

  刘淑英回礼道:“我是大汉侍卫中郎将,刘淑英。”

  那人听了这话,沉默片刻,又道:“可是天子身边的那位近臣吗?”

  刘淑英点头道:“就是我。”

  那人催马向前,进入了灯笼的照射,向着刘淑英一礼道:“小女子韩宝英见过刘中郎。”

  刘淑英笑道:“韩姑娘不必多礼,我这深夜之中,冒险前来,却不是为了听你说一句问好的。”

  韩宝英轻叹一声,道:“家父侍中韩轩,当日何进大将军专权,家父为董太后奔走,得罪了大将军,获罪被贬,这才辗转来到交州,却因水土不服,而客死异乡,小女子无处投奔,幸被我义父收留,这才在交州留下的。”

  刘淑英心道:“你这些事我都听冼英说过了,你这会和我们说这些有什么用。”但嘴上却道:“何大将军行事有误,令尊的事我已经和陛下说过了,陛下答应,一定为令尊昭雪沉冤。”

  韩宝英摇摇头道:“我不是想为我父亲做什么,我父亲虽然被何大将军贬了,但也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我是想为我义父相求,请看在我为陛下奔走的份上,千万保我义父无碍。”说到这里,韩宝英不由得珠泪欲滴,哀恳的看着刘淑英。

  刘淑英心道:“看你这个样子,好像那不是你的义父,而是你的情郎啊呀!”她嘴上自然不能说出来,却道:“韩姑娘放心,石将军只要投降,自有他的好处,我们是不会伤他性命的!”

  韩宝英长出了一口气,轻声道:“只要父无事,我就是身遭万死,也是不值什么的。”

  韩宝英的话音刚落,就听一声冷笑响起:“好啊,好一个孝女啊!”随着声音,四下里灯球火把全都点亮,一时之间,四下里亮若白昼,李文忠、刘忠敏两个挟持着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人马闪了出来,就把刘淑英、冼英、韩宝英三个人给围住了。

  韩宝英看着那中年男子,惊声叫道:“义父!”那中年男子冷声斥道:“你这逆女!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韩宝英听了这话,就像被抽了骨头一般,身子一晃,险些从马背上摔下去,刘淑英拨剑在手,护住了韩宝英小声道:“他是在护着你,怕你为了他和李文忠他们拼命呢!”

  韩宝英眼前一亮,抬头看去,这里火把通亮,让她能清楚的看到石达开的眼中,有着忧急关心,不由得心里又暖了几分,但是石达开的把戏并没有能骗倒李文忠,他冷笑着说道:“既然是逆女,那就不要留了,弓箭手!”随着他的话音,数百名弓箭,拉弓搭箭,对准了冼英三人。

  李文忠缓缓的抬手在空,只要他的手留下,这些箭就会射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冼英突然道:“李文忠,你是不是以为就这样,就能杀了我们了?”

  {本章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三国召唤女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国召唤女将七百七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三国召唤女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国召唤女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