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徐州之战 230

作者:皇叔刘司马 书名:大汉龙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content>

  满宠的打算很明确了,就是要自己领一军去夺彭城,而由曹操前往徐州城,一句将徐州两大城镇占据,当然这样一来曹操其实也有所顾虑的,一旦分兵的话如果出现危险,可能就是致命的,所以满宠脸上尽量保持着自信,可曹操脸上却没有一丝轻松,沉吟道,“其实现在看起来刘澜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也有着足够的实力,可别忘了这一战是在徐州进行,地利人和甚至可能连天时都不在我们这里,你要仔细考虑考虑,一旦分兵,我们会生出多少不必要的麻烦,到时候出现任何不可预知的威胁,都可能没有任何外援来支援。”

  满宠退了下去,他理解曹操的担忧,说白了这也是徐州城突然冒出来上万军民自发御敌的情况让他必须要制定一套甚至多套方案的原因,当时让夏侯渊攻打徐州城,完全是出于知晓刘澜已经带领主力离开,攻打空虚的徐州城不费吹灰之力,但现实却告诉了他,刘澜在徐州的根基民心太深了,一旦用了满宠的建议,如果再一次发生类似徐州的的情况,那么分兵就会让他们陷入被动,而随后必然会使得夺取彭城徐州城的计划泡汤。

  曹操等满宠落座之后,说道:“知道我现在为什么纠结是去彭城还是去徐州城吗,道理很简单,因为徐州城乃徐州治所,夺得徐州对我们日后与袁绍争夺徐州各郡时更加有利,但现在看起来必须要有所取舍了。”

  曹操叹了口气,这一仗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如果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这一战的初衷,那么这一仗完全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而现在只不过他们是回到了原点并向前跨出一步,而之前对于曹操来说,所谓的徐州之战,他和他的兖州军一直都在原地踏步,而这使得很多人忘记了他们的初衷。

  他们的初衷是要消灭最大的威胁刘澜,然后占据徐州,那么占据徐州这件事情完全可以先等一等再说,而消灭刘澜才是关键,不然的话刘澜缓过了这口气,他就要面临刘澜的疯狂报复,而那个时候以现在兖州的情况,根本就无力抵挡。

  “曹公已经决定了吗?”郭嘉站了起来道。

  “犹豫不决是主将最大的忌讳,从故至今能留名的名将无不是当机立断者,现在我们在这里纠结是为了私利还是公义完全是因为人性使然,因为我们自然不自然的就会被利益驱使,可如果暂时不去理会这些,那么诸位以为是夺取一座徐州空城重要还是击败甚至是击杀刘澜重要?”

  满屋的将领谋士十几号人都挺了挺腰板,盯着曹操那泛着精光的双眼,这个时候其实曹操不用多说什么,他们也知道了他的打算,就是要彻底击溃刘澜,击败刘澜,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一放,更何况夏侯渊就在徐州城外,不用太过担心,完全可以在击败刘澜之后再派一将前往徐州城助夏侯渊一臂之力,但那都是击败刘澜之后的事情了,可能等到时候当徐州城内知晓了刘澜被杀甚至是被击溃的消息后,他们就放弃了抵抗了,所以现在徐州城内的那些军民自发的抵抗根本就对他们造不成任何威胁。

  当然曹操如此激动要击败刘澜的一个关键原因则是他的内线得到了袁术已经加快了称帝的步骤,虽然这个时候张勋可能还在回去的路上,可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如果袁术称帝的话,那么整个天下的局势就会因此而被改变,他们再想打徐州可就没什么机会了,到时候不管他是否愿意,主要目标必须要指向袁术,这就是天下的大势,不是他能够转变,就算他还要继续攻打徐州,不要说徐州城内会彻底乱套,可能现在帐中与他议事的人中就会跳出一多半人提出退兵的要求,而为了不失去这些旧部的支持不失去部队士兵的拥戴,他也只能妥协,将矛头转向寿春。

  “这个愚蠢的家伙,自以为是的蠢材。”曹操心里无数次的骂着袁术,如此短视居然会有自立的想法,这件事一旦发生,会让他陷入到极度的被动之中,此刻他甚至觉得袁绍真的是太可爱了,最少他只是一门心思的去废立天子要另立新君,而不是自己去登基称帝,可能连袁绍自己也瞧得出现在的天下形式,谁敢迈出这一步谁就会被天下唾弃。

  说白了现在天下有识之士虽然个子寻找明主建功立业,可说白了不过是想要管仲乐毅,可骨子里还是尊汉的,如果发现自己辅佐的齐桓公居然不是要称霸而是要取代周室,可以想象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挂印而去呢?

  而袁术却如此迫不及待的去触碰底线,完全是在引火自焚,其实现在这个时代,做一诸侯远比去做天子更有利,反之则会想被加起来炙烤一样,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反之寿春是你的,安安稳稳做个后将军不好嘛,最多学那刘焉外称益州牧内行天子事不也挺好嘛?

  曹操扫了一眼他们几人,揉了揉太阳穴,道:“现在大家不要在去想什么最后到底谁才能掌控徐州这些事情了,毫无意义,我们现去相信该如何击败我们的敌人刘澜吧,不然就算夺下徐州城,那也是名不正言不顺,而把刘澜击溃了之后,那么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有些话曹操虽然说的毕竟委婉,可道理却能够让他们心里清楚,击溃了刘澜,那么在许都的天子就能够任命徐州刺史,让袁绍到时候吃一个哑巴亏,可这不就是他们最初接天子入许都的原因嘛,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多了。

  当然袁绍也不会吃哑巴亏,必然也会派出一名刺史,不过那时候就看谁的手段更高明了,大不了想些办法复制朱皓和诸葛玄在豫章郡的情况,当时豫章太守周术病卒,天子委任了朱皓为太守,而袁术任命了诸葛玄,两人在豫章明争暗斗最后各控制了半个豫章郡,甚至连南昌城都是一人一半,所以说啊,这件事曹操已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当然如果这个周术不死或者不离开徐州城的话,这些个计划就都会落空,曹操可不不会错过这样的一个机会。

  “好了,既然大家都已经知晓了我的主意,那么就都开始准备吧,刚才我不是说了兵贵神速嘛,那大家务必要做好在三天内出兵的准备。”

  “诺!”

  ~~~~~~~~~

  曹操挥退了帐下,独留郭嘉,他的心情非常不错,当然这有一半的功劳是郭嘉的,毕竟是他一句话把自己点醒了,其实如果不是郭嘉的提醒连他自己都忘记了初衷,毕竟徐州之战这一仗之前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也因为局势的极度改变使得他早已忘记了最初的计划,经郭嘉提醒,他自然而然想起了最初的计划,就是要击败刘澜最不济也要将他赶走,到那个时候他们和袁绍争徐州也就会更容易一些,毕竟袁绍这个人好糊弄一些,要面子,说些软话放下一些身段,他就立时会得意忘形,那个时候掌控徐州也就容易了,当然就算是他们二家瓜分徐州,也比刘澜占着徐州强。

  当然,这件事他也必须要提早和袁绍通气,不然到时候大军都不好看,而最重要的是,他也害怕那个时候袁绍突然翻脸,其实曹操心里最害怕的还是刘澜,至于袁绍也不能说不害怕,只是他更清楚袁绍的软肋,知晓该如何对付他,所以也就有了现在徐州之战这样的情况,不然的话,傻子也懂得他这是在与虎谋皮,应该联合相对弱势的刘澜防备袁绍才对,可现实却告诉他,到了江东的刘澜将会是困龙升天,给他时间他会变得更加难以应对,到那个时候他可能连应对的机会都没有,而这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被动,反之袁绍则不一样,曹操有着太多对付他的办法了。

  所以现在的局势很明显,他就是要解决心腹大患,然后再与袁绍周旋,到那个时候袁术是否登基为帝他也不在关心了,当然如果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那就正好给了他讨伐其的借口,正可借此机会夺下淮南。

  其实现在能留在袁术身边的这几人,都是比较支持他称帝的,而那些反对者其实早就让袁术清除,但这些阿谀之辈只会让袁术陷入无底深渊,好在曹操除了对杨弘有些兴趣之外,对其余人根本就没有刮目相看的意思,反倒是对寿春有些想法,虽然现在寿春以及被他祸害的不成样子,可在祸害只要有人就成啊,现在他的情况不就是地多人少嘛,动员兵员的时候,举全力连七八万兵卒都难凑齐,这事听上去还真有些尴尬的。

  袁绍四个州,粮多人也多,没什么可比的,刘澜一州两郡人多粮多,让他眼馋,可他也清楚,粮多其实还是因为甄家糜家的原因,如果不是他与这两大家族联姻,得到这两家的支持,也不可能解决粮食的问题,可他呢,除了本家就再也没有依赖任何世家,在他的治下自然也就没有出现类似糜家甄家这样的庞大大家族。

  这两家现在借刘澜之手,在刘澜治下那可是呼风唤雨啊,可迟早刘澜会被这些世家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当然他知道的确实如他所说的意义,但他不知道的却是刘澜一早就有所防备,就好像甄家一直在经商,在政治上其实甄俨已经逐渐被刘澜排除了核心层,未来他相信也会彻底让他远离官场。

  这个情况糜家就有些困难了,当然这也是因为糜家兄弟两人确实要更有些才能,更何况他们还代表着徐州的势力,刘澜不能忽视,当然至于他们是否会做大,其实刘澜一直在进行权利的平衡,就好像甄家,刘澜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冀州的根基,在秣陵想要成气候每个三五十年太难了。

  而糜家,如果这一次东海郡也丢了的话,那么糜家也就一无所有,那他们又怎么可能威胁到自己,反倒是步家会一跃而登上前台,到时候他都怀疑可能糜甄两家会联合起来。

  不过这样的情况最好不要发生,三家分立,各自掣肘挺好的,虽然他对糜家一直颇有微词,可就像曹操所了解的那样,关键时刻如果甄家是在财帛上出力的话,那糜家对他的支持则完全是粮食,这也是刘澜可以安心指挥徐州之战的关键,这开销如果不是糜家的支持,根本就不可能进行这么久。

  但刘澜也只是这一回,其实他和曹操骨子里还是有些相似的,都对世家敬而远之,并没有像刘表那般依赖,毕竟两人的政令,或者说刘澜的政令尤其是招贤这一点,完全是在学曹操的唯才是举,这对那些个一心想着独揽大权的世家无疑是一种震慑,让他们望而却步,可又不得不与自己虚与委蛇。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你拿着他们的七寸一样,或者说始终给他们一丝光明,不给他们鼠首两端的机会,只要他们还抱着希望,那就会一直在自己这条船上,而如果绝了他们的这些念想,那刘澜相信第一个造反的就是他们。

  改换门庭,待价而沽是这些家族最精通的手段,他们太知道如何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在他们眼中只有家族的繁荣,对于是谁在主政,并不重要。

  而现在刘澜可能真的无须害怕糜家了,因为糜家已经在他这条船上下不来了,这个情况就好像甄家一样,被迫迁到了徐州又去了秣陵,而一旦他连徐州都丢了的话,那糜家也只能跟着他前往秣陵,到那个时候糜家的情况可不就和甄家一模一样了吗,到时候他们指挥更依赖自己,待价而沽的事情则再也不会出现。</content>

  本书来自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大汉龙骑》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汉龙骑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徐州之战 230》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大汉龙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汉龙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