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节环中环,11

作者:山水话蓝天 书名:攻约梁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惊骇欲绝的薛弼邓林猛然听到女人招呼别处,都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就扭头往女人盯着的地方看去。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那男子看到邓林如此,眼中的冷芒闪了闪转化为浓浓的鄙视。

  之前见这差役偷袭同伴何等干净利索,何等心狠手辣,还以为是个有点料可能有点难缠的对手,可现在一看,呵呵,就是头有些凶残狡诈的狗......眼前有大敌,居然不盯紧了防范对手以暗器什么的随时偷袭发作,却下意识随对手轻易影响控制去留意危险小得多的远处有的没的,这种人哪会是什么高手。

  就算有两下子,也必定是个意志薄弱好欺之徒,不足为虑,随手可杀。

  他的目光微转也盯向远处。

  随着女人声落,那片松树中果然突然转出两个人来。

  都是一身灰衣,黑皮薄手套,脚上是快齐膝的高腰尖头棕皮靴,头上都套着发明自沧赵商务并随后风行天下几乎成了但凡有点经济条件就会买的长毛兔的毛织的防寒头套,纯白的,远望如树干上雪一样,罩住头脸,只露出口鼻与眼睛。

  这两人穿着几乎完全一样,身量也都差不多,似乎是对亲兄弟,却一人持一口线条流畅优美却必定劈斩有力的朴刀,一人空手斜背着柄无剑穗装饰的宝剑。

  二人脚步轻盈,踏雪而行却速度极快,似乎眨眼就到了近前。

  当头的持朴刀者一双晶亮有神的眼睛扫视着这对诡异男女,并不在意女人的娇媚诱人,眼神迅速锁定在无声的青蛇面男子身上,声音似乎带着笑,问:“二位打扮好.......有趣啊。敢问是何方高人的高徒啊?又或是哪位贵人门下的高手啊?”

  此人虽是笑音,问得也礼貌得体,但言语声势间自有一股自信沉稳威严,眼神中更有股说不出的威势。

  女人闻言一声娇笑,扭动腰身,娇媚的眼神挑着朴刀汉子,说出的话却吓人:“奴家看你不凡,想必阅历也不凡。听说过湘西竹叶青、黑寡妇么?”

  可惜朴刀男紧盯这对男女,尤其盯紧那绰号竹叶青的男子,根本不为女人声色所动半点,手中朴刀随时准备出击。

  背剑男子也已持剑在手,紧盯着男女,严密防范偷袭。

  一计不成,这对男女的眼神警惕起来,重新审视着蒙面二人,但女人仍笑吟吟模样:“敢问二位英雄,你们是来达上意的,还是侠民心的?”

  这话是在委婉地问两神秘男子是执行朝中权贵命令来监督并完成杀薛弼的,还是所谓主持正义想救人的民间侠客。

  湘西竹叶青、黑寡妇是对绿林夫妻,本是奉朝中某权贵主人的秘密命令来监斩薛弼的。

  但薛弼的梁山之行结果让朝中太多官员失望,违逆了太多强势人物对沧赵对梁山财富的利益贪婪心,招致京城太多达官贵人的恼恨,想杀薛弼解恨的人太多,未必没有其他贵人也派了杀手象他们夫妻一样为坚决除掉薛弼而特意跟踪监斩。

  原本以这对夫妻的狡诈与心狠手辣,管他来者是不是和他们一样的身份与任务,管他来者背后是什么更了不得的权贵,他们都照旧暗器偷袭杀掉,不留一丝可能的危险与麻烦,可惜,来者戒心太强,武艺也怕是非凡,盘算的言语分散对方注意力使诈间偷袭未得到机会。

  所以女人又改为试探对手身份,既为试探,也为迷惑。

  若是和他们一样的人,在万一没把握杀掉来者时也好做同道之谊缓和矛盾减少冲突风险。但只要一有机会,他们还是会偷袭杀掉来者。这是他们行走江湖一惯坚持的风格。

  任何见识过他们这种杀人面目和手段的都得死,以绝所有后患。

  他们夫妇在南方绿林名声响亮,令无数好汉闻而生畏,本事虽高,但能够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混在社会人群装平常人自由自在生活,能混在京城隐匿行踪活到今天,正是得益于这一惯的行江湖原则坚持。

  戴兔毛头套的朴刀男子正是赵岳手下隐藏在东京的间谍头子锦豹子杨林。

  另一个则是他手下的杀手组刺客之一,叫唤展鹏。

  杨林是北方好汉,熟悉北方绿林,但潜藏东京这么久,干的又是间谍,对南方的绿林也渐渐多有了解。

  他此行是为解救薛弼而来,没想到会出现解差内讧的变故,

  之前偷窥分析邓林,也偷窥这对诡异男女,看其打扮已经和传闻的南方那对凶名赫赫却真面目诡秘不清的湘西绿林可怕夫妇对上了号,此际亲耳听到自承,见识了二人的诡异狡诈就确认无疑了。

  这时候,惊恐的薛弼与邓林已经趁机小心翼翼藏匿至离男女杀手稍远处的树后,当然想趁机逃走是不可能的。形势不明,敢逃只会成为首要靶子死得更快。若是后来者是侠义客,才有活命机会。虽然这机率极小,但只能搏一搏。

  杨林见薛弼已脱离暗器威胁处,就不再掩饰目的,一笑轻喝道:”很不巧。你夫妇来杀人。某家偏偏是来救人的。“

  声未落,那一直无声无息的竹叶青突然动了,猎豹一样瞬间猛窜过来,沉重朴刀以雷霆之势照准杨林顶门力劈而下。

  不动则已,一动就声势骇人。果然是高手。

  杨林早有防备,没硬接对手蓄势的全力一刀,脚下滑步,手上使个刀花巧劲挡开了这一击,顺手横斩,但被对手也轻易挡开.......两人杀到一处,转眼就进入最凶险的争命激战状态。

  那女人几乎同时出手,轻功也一样高妙,瞬间扑至,背的柳叶快刀已经在手中,双握刀柄顺势一个迅猛劈砍。

  展鹏挥剑硬挡,架开一劈,反手斩去。

  黑寡妇手腕一转,柳叶刀封住刀势,刀崩回间就势一个穿刺,狠狠扎向展鹏心口......刀法精妙狠辣,也是女中豪强。

  十几个呼吸间,竹叶青已斩出了几十刀,可惜无一奏效。

  他仍是面无表情一声不吭,哑巴一样,但眼神变得凝重越发冷厉。

  遇到对手了。

  更糟糕的是,对手的武器是宝刀,锋利得骇人,以他专门请高人锻造的宝刀却仍架不住对方的锋利,交手数十记,刀锋上已经落下深潜不一的牙口,激战的喘息间瞥眼看去,最深的牙口居然深达两指多宽那么深,几乎砍进朴刀宽的一半。

  这么斗下去,迟早会被斩断兵器,陷入被动......

  竹叶青惊叹不已,却并不惊慌,瞅着对手那口漂亮的刀,眼中反而闪出狂热兴奋......

  黑寡妇这边却已经刀断了。

  她的柳叶刀本就是女人用的狭长轻灵型。展鹏欺她是女人力弱,专门以猛力硬斩硬挡,并以迅猛攻击逼迫黑寡妇不得不硬挡。黑寡妇从未见识过如此凌厉可怕的剑法,无法取巧,只能硬挡,狭长的柳叶刀经不起如此激烈对砍,突然断了。

  但黑寡妇吃惊对手宝剑之锋利剑法之精妙,刀断却并不惊慌,果然把断刀砸向展鹏面门并趁机飞身后退。展鹏挡开断刀拔步追来,迅速欺近。黑寡妇在”惊慌“逃窜中手腕猛一翻,一只蓝汪汪的长针电射展鹏面门。

  双方不过几步之遥,这么近的距离不可能躲开。

  长针如黑寡妇所料扎入兔毛套中,却出乎意料的听到轻微一声当响不在深入。蓝森森的针就扎在雪白的厚厚的兔毛套上颤抖分外刺眼,但展鹏似乎浑然无觉,根本不顾脸上的毒针威胁,脚步不停猛扑上上来,森寒的宝剑对准黑寡妇的肚腹撩去,没半点怜香惜玉之心。

  绿林黑寡妇威名果然不是白给的。

  必胜一击出了意外,她诧异却反应迅速,脚下先一步发力后窜,险之又险避开了开膛破肚一击。身在后退的半空,手一闪,这次是两只毒针从指间甩出,一奔眼睛一奔胸口。

  她就不信了,对手脸上能藏护具,身上也能有抗住针扎的内甲,无法防护的眼睛能抗住针扎。

  自出道以来,还从来没人能逃过她的一手毒针绝技,配上心狠手辣沾惹即要命,正是她黑寡妇绰号的由来。

  已有准备的展鹏甩头避开了眼睛这一针,却不顾冲胸口的这一针,脚下发力照旧追杀上来。

  黑寡妇被这亡命徒凶煞骇了一大跳,急忙再退,但自负的轻功并不比对手高明很多,很难逃开,惊骇间双手齐扬,这次是左右手各四只毒针,目标都改为腿。

  就不信了,纵然此人身上也有能抵挡针扎的宝甲,双腿上下也能全护住。

  展鹏遗憾自己的轻功不及对手,没能一气紧逼及时杀掉,他宝剑飞舞,同时纵身上跳想避开,可惜,飞针太多,八根,又是上下左右分散,太难防范,剑扫了四支,上窜避开了三只,却仍有一支未能避开正扎中脚腕,中处微痛随即是发麻,果然是毒性强烈的毒针。

  终于一针得手,黑寡妇紧张的心一松,刚才不由自主紧的俏脸又恢复了娇媚笑容。

  她对自己的毒针效果很有数,对手虽然远超意料的强大,但已经失去威胁,必死无疑。

  她不急于就势扑杀对手,继续急退,防止对手濒死反击,同时扭头探望丈夫那边。

  她只听声也已经感觉到丈夫那边怕是也陷于不利,不禁牵挂。

  不料稍扭头分神间,她就感觉脖侧一痛,有什么东西扎入。

  擅长暗器使毒的黑寡妇惊得神色大变,急把脖子上中的东西拔掉,一瞅也是根针,却是吹针,吹筒发出的,这个她一眼就能认出。这种暗器手段她也精通,当年山中学艺与起初行走江湖时也曾练习与依为防身依仗,只是随着手上毒针功夫神出鬼没成熟,吹筒这手显眼又相对笨拙的方式才放弃用不上了。

  可怕的是,这针上也有毒。不知什么毒,但脖子中处已经发麻,惊得黑寡妇面色惨白.......

  玩了十几年毒,最后却和中毒死在她手的人一样,她自己也死在毒中,这难道就是佛门所说的报应?

  惊骇欲绝间,让她更害怕的事发生了。

  她丈夫竹叶青抗不住对手的搏命悍勇和凌厉刀法与锋利,象以往遇到高手强敌一样以毒物暗器燕子镖使诈偷袭取胜,一手双发,近距离难挡难防,从无人能幸免,这次的对手也一样中招,两镖全部成功扎中对手胸腹,却也被对手只做不知照旧趁机挥宝刀逼斩,显然丝毫不受毒镖影响,惊得竹叶青稍分神间,后颈也突然中了不知打哪飞来的吹筒针。

  夫妇二人几乎同时中招,片刻间就感觉眼花浑身发麻,开始脱力,他们不禁心一酸:完了,这次是栽了.......

  悔不该当初为避难强敌而听了劝说动心投靠了当朝权贵求庇护来逃避官府与强敌的双重追杀。这近两年来虽然只在那权贵府上充当隐形护院,保护那权贵一家防仇家刺杀,没执行过什么罪恶任务,也没犯什么罪恶,可这次是来杀姓薛的官员,据说是个好官,因不顺从朝中那些权臣之意构陷梁山.....唉,唯一一次为奸臣枉杀好人种罪孽,却还是遭到了报应.....

  格外冤枉的是还没杀成,还没犯下实质罪孽。

  这要是到了地府见了阎君,说起来死亡的前因后果得多丢人多冤枉.......怕是鬼也会笑死。

  咬牙想支撑不倒,恍惚间就看到附近一颗巨松上飘下了一片白,努力细看原来是个人,一身全白的蒙面瘦小男子。

  那男子会飞一样转瞬就飘到了黑寡妇眼前,”一命换一命。快拿出你的解药救我兄弟。“

  声音急促,有些猥琐阴狠却不乏些威严,关键是蒙面中露出的那双眼睛分外机灵有神,咄咄逼人。

  他正是鼓上蚤时迁。

  时迁这些年苦练拳脚刀法,但天生身小力弱,硬打硬来不行,又是夜间进皇宫潜达官贵人家中刺探情报的工作性质需要,加强轻功修为,为提升自保力也专门练了几手暗器工夫,这个他能玩得强,今天随杨林一起出来解救薛弼,作为暗子接应,刚才趁双方打斗激烈无暇分神之时悄然藏匿在那处巨松上,并趁机偷袭得手。

  他担心展鹏中毒死掉,不得不以交换为条件紧急逼问解药。

  黑寡妇却是老江湖,哪肯轻易相信这种交换的话,

  宁死也不能上当救了对手的命,自己却照旧下地狱,还背着个蠢货软蛋的名声。

  她摇摇晃晃嘲讽笑道:”小矮子,想骗老娘,你太了点。老娘可是骗人长大的。“

  时迁急了,呸了一声:”吹牛的傻妞。你时大爷是梁山好汉,遵守主家的言出必践,童叟无欺信条。你以为是你这样的歹毒毛贼说了不算算了的不说的下流行事手段啊。快交换解药,迟了都后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攻约梁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攻约梁山第58节环中环,11》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攻约梁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攻约梁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